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五十五章 两军覆灭 武士末路
    周易万分感谢地球是围绕着太阳公转的同时还在自己转着玩,这样的行为除了让白昼和黑夜不断交替之外,最关键的就是造成了时区差这种神奇的东西。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而这神奇的时区差对于周易来说却是万分关键。

    虽然在伦敦这边已经是朝阳初升,黎明已至。但是在大洋的对岸,纽约这边可还是处在一片黑暗,黎明的身影可还是遥遥无期中。而这恰恰是周易所期望的,如果让大马基诺斯这样的家伙活着等到了太阳升起,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无垠的大海不能阻拦住他的脚步,只需要十几分钟他就会让大马基诺斯品尝一下他怒火的滋味。然而,大马基诺斯真的还有那么多时间吗?

    城堡之中,雪男苦苦的守卫着电梯的安全。虽然他的刀术已经精湛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面对如此多的异种围攻,他早就已经捉襟见肘,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再强大的狮子也不是一群土狼的对手,很何况他面对的东西要比土狼可怕得多。

    长刀狠狠地扫过了一个异种的喉咙,在他吐出恶心的舌头之前就彻底地斩断了这根恶毒的武器。同时雪男还贴近了一个异种的身体,用肩膀和后背爆出来的力量狠狠地把他顶在了墙上。

    被顶住的异种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雪男,在他的意识里一旦被他抓住基本上也就相当于死定了。而雪男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抓挠,而是飞快的抽出了腰间的短刀,刀刃顺着异种的腋下缝隙,狠狠地刺中了他的心脏。

    洞悉了异种的要害之后,对于像他这样的刀术大师,单对单地击杀一个异种根本没有一点点的压力。可是,这不是单对单,而是一群饿狼围猎他一个人。

    身后的异种已经变成了蓝色的火炬,还没有等他彻底化为灰烬。就有其他的异种张开手臂扑了上来。对于异种来说,除了要害受创之外对方能击杀他们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一点。而对于雪男来说,对方只要给他造成一点点的伤害,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每一点的体力流失对于他来说,都是把自己往死亡的深渊更推进了一步。卍 卍 ?八一中卍文?网 卐 w-w`w、.、81zw.

    然而这对于他来说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从来只有背弃武士的主公,没有抛下主公的武士。

    长刀再一次挥动起来,雪亮的刀光轻而易举地撕裂了扑到面前的异种的胸膛。却是无法对胸膛之下的心脏造成任何的伤害。而这样的伤害对雪男来说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抽刀回撤,隔开另一只异种的手臂。短刀趁机从下颌刺入,锋利的刀锋刺穿血肉,搅烂脑浆。即便是不能杀死异种,也可以让这个异种失去意识。没有意识的异种连捕食都做不到,这一点比起大马基诺斯新造出来的宠物就要差远了。

    雪男狠狠地一脚踹开脑死亡的异种,刚要向着下一个对手进攻,却是猛地觉得身子一沉。一个体型娇小、行动敏捷的异种已经跳到了他的身上。他战斗的时候已经太长了,高强度的持续战斗已经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他已经无法掌握自己周围的空间。而这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

    身后的异种弹射出了吸食鲜血的舌头,死死地钉在了雪男的脖颈上。雪男大吼一声,短刀从自己的颈边划过,刀锋切掉了他自己的半只耳朵,也切断了异种的舌头。

    异种痛得仰头大叫起来,而雪男则是长刀倒入,从自己的肋下刺进异种的胸膛。坚硬的骨甲使得刀锋难以深入要害,但是雪男仍在继续推动着刀柄。长刀开始出轻微的**,一丝丝的裂纹出现在长刀之上。

    坚硬的骨甲再也承受不了长刀的刺入,冰冷的刀刃破开了骨甲的防御,深深地扎进了跳动的心脏之中。异种立时点燃,而雪男手里的长刀则是一声轻吟,从中间断裂开来。

    摸了摸自己的颈部,仍在流血的伤口却是没有一点点的疼痛感。而这却是让雪男心里一沉,他知道异种的病毒已经传入了自己的体内。放眼看去,四周全是跃跃欲试的异种,而在这群异种中间,查德诺玛一脸不屑地看着他。

    “我父亲的忠犬,感觉怎么样。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的后裔,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保持着对我父亲的忠心!”

    说完,查德诺玛挥了挥手。成群的异种越过雪男,冲向了电梯。电梯的大门经受不住这样怪物的掰扯,很快深邃的电梯井道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雪男握紧了刀,想要阻止这些异种的前进。但是身体里传来的无力感却是让他连刀都挥不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刀,雪男毅然地将刀刃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火焰悄悄生起,看着查德诺玛愤怒的样子,他说出了最后的遗言。

    “我只会像一个武士一样死去,而不会以一个怪物的形象活下去。”

    查德诺玛感觉好像有火舌在****自己的心脏,燎人的灼痛让他大吼起来。而听到了他的嘶吼,异种的动作变得更加迅,他们统统钻进了小小的电梯井中,顺着幽深的井道向着大马基诺斯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甬道上突然传来了光亮。那是绚丽的光焰在燃烧、在奔腾。它们拥挤在狭小的空间里,顺着甬道一路飞驰,如同太阳上奔驰而来的骏马,将太阳的光辉洒满万物。

    薇莉恩临死前引爆的光学炸弹所产生的光芒放射着,沿着甬道一直涌动。到了现在终于起到了它们真正的作用。所有的异种只是茫然地注视着光芒席卷而至,这光芒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它们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

    查德诺玛只感觉到了眼前的电梯井中传递出的让他全身刺痛的光芒,他下意识地遮挡住了身躯。些许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他如置烈火之中,全身都有了被烧焦的感觉。等到光芒散去,他顾不得身上的伤痕,连忙冲向了电梯井中。

    而看到的一切却是让他狂怒吼,所有的异种一个都没有剩下,统统在这绚丽的光芒中化为纷飞的蓝色火焰。

    “这不可能,绝不!”他大吼着砸在了墙壁上,坚硬的拳头粉碎了城堡的砖石,留下异常明显的破坏痕迹。而很快,他就摆脱了这种负面情绪。看着电梯井的上方,他龇着牙恨声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父亲。即便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冲到你面前的。你给我等着。”

    说着,他已经冲进了电梯井中,手脚并用地向着上面飞驰奔去。他已经彻底地孤注一掷了。死亡对于他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复仇只是空想。复仇已经成为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为了这个东西,拼上性命一搏并非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查德诺玛向着自己复仇的目标疯狂冲刺着。而大马基诺斯此刻却是着急着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随时可能要了他性命的地方。

    坐在飞机的后舱中,他一边紧紧地盯着任何一个可能出现异种的地方,一边连声不断地催促着自己的女儿。

    “妮莎,妮莎!快一点,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然而,尽管他一再催促,妮莎也没有出现在飞机上。无人驾驶飞机,使得飞机简直和废铁没有什么区别。实在等不下去的大马基诺斯不愿意再枯坐在飞机里。他慢腾腾地挪出了飞机,抬头一看。却是看到巨大的金属遮罩正慢慢地合拢上来。

    那是飞机起飞平台上的防御设施,关闭了它,飞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起飞的。

    “怎么会,是谁?”大马基诺斯这一刻表现得好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妖魔一样。

    “是我,父亲。”妮莎慢慢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大马基诺斯的面前,平静而淡漠地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样。

    “妮莎?”大马基诺斯不敢置信地地吼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疯了吗?你这是在谋害你的父亲,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父亲,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承认吗?”妮莎没有理会大马基诺斯的质问,而是游离着目光,神思不属的说道。“承认你所犯下的一切错误?”

    “那是我的权利!”大马基诺斯如同被激怒了一样。“我是这一切的主人,我有权决定我应该做什么,我所做的一切你们没有资格质疑。我才是吸血鬼至高无上的主宰者。”

    “也许吧!”听到身后的天花板上传来的爬行声音。妮莎已经不愿意再和自己执迷不悟的父亲争辩什么,她默默地让开了身子。“就让您的儿子,我的哥哥来听听你的解释吧。”

    就在她让过身子的一瞬间,一个人影跳到了大马基诺斯的面前。沉重的力量将地板压迫地四分五裂,弥漫的烟尘顷刻间遮住了一切。当烟尘渐渐消散,出现在大马基诺斯面前的是查德诺玛欣喜若狂的面容。

    “父亲,我终于找到你了!”

    “查德?”看到自己久违的儿子,大马基诺斯没有丝毫的欣喜,恰恰相反。他老迈的身躯缓缓地后退着,慌乱的手脚让他差一点把自己绊倒在了地上。他颤抖着呼唤着自己儿子的昵称,试图用言语安慰自己儿子心里的毒火。

    “你要知道生在你身上的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悲剧,这件事情让我一直很痛苦。这是一个不能被原谅的错误。”

    “是吗,父亲。你已经认识到了错误了吗?”查德诺玛贴近了自己老朽的父亲,秽浊的白色瞳仁紧紧地注视着他。这目光让大马基诺斯感到刺痛。但是在求生**的支撑下,他还是颤抖着伸出手摸向了自己儿子狰狞的脸庞。

    查德诺玛躲开了大马基诺斯的手指,然而大马基诺斯没有放弃。他依旧以言语游说着。

    “现在一切都有了转机,我们已经接近了成功。回到我的身边吧,我的儿子。我们会找到解药的,你还是我儿子,我会让你重享你应有的地位。”

    说道这里,他终于颤抖着搂住了自己的儿子。

    “你会是我帝国的王子,我伟大帝国的唯一继承人,让我们一起来征服这个世界吧。”

    听到这里,查德诺玛不在躲闪。他同样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