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十二章 控心药剂 亡心树人
    加拿大境内,一个名为艾卡利的人工湖泊。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是在二战以后,美国政府资助加拿大政府建设的一个大型人工堤坝。为的是提供便利的人工灌溉以及防止该地区的夏季山洪爆。

    因为该地区降水量极为充沛的原因,这个堤坝在建造完成后不久就形成了规模巨大的人工湖泊。这使得周围的农场主以及居民都开始有意识地向这里迁徙。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就形成了规模足够庞大的城镇。

    对于镇里的居民来说,这个被命名为艾卡利的湖泊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他们的生活所需极大一部分来自于这个湖泊,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代人。可是,这里的居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所熟悉的湖泊和几乎已经废弃数十年的堤坝中,还隐藏着惊人的秘密。

    这里,就是史崔克将军的秘密基地所在,他所领导的神秘组织就藏身于这座已经废弃的大坝之中。

    为了改造这座大坝,他耗费了不少心血。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防止那些拥有各种各样能力的变种人进出这里。他将变种人视为毕生的敌人,就连自己的基地也是为了对付变种人设计的。而在这个基地里面,除了他手下的士兵之外,最多的也就是被他囚禁起来的变种人。

    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让他的基地里塞满了他的囚犯。那些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变种人。他们中有的是因为犯罪被捕后利用关系转移到这里的,但是更多的却是被他的手下抓捕进来的,在这之前,他们根本不会考虑他们所抓的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更甚至,他们所抓的变种人中有许多都还是小孩。

    在史崔克以及他手下的士兵眼中,变种人并非是人类,在这点上,即便是变种人的小孩也一样,他们根本没有丝毫地心里负担可言。甚至能像看待动物一样看着这些变种人被进行各种各样没有人道可言的实验。

    就像现在这样。

    一个不断挣扎着的变种人被牢牢地锁在一个座椅上,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用一个高转头在他的颅骨上转出了一个小洞,然后用细长的针头将一种看起来颜色有些怪异的液体注射进去。卍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br />

    周围的士兵连一点点的表情变化都没有,似乎在他们眼里,被实验的家伙并非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有着人类外貌的小白鼠罢了。他们已经习惯了,习惯眼前的一切,习惯耳边的哀嚎和惨叫。这已经是他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没有任何人会对他们的实验品的哀求和痛苦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这次试验的结果如何。

    看着充当实验品的变种人的瞳孔渐渐涣散,挣扎的行为慢慢停止下来。而不是前几次那种生理波动紊乱到几乎失控的状态,周围的几个白大褂纷纷对视了起来。他们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共同的神色——喜悦。

    “将军,我们好像已经成功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对着站在他们旁边的一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说道。

    这是一个虽然头都已经有些白,但却依旧显得相当硬朗的男人。他戴着古板的眼镜,梳理地很整齐的胡子和紧闭着的嘴唇显示着他是一个相当严肃的家伙。始终挺直的腰杆和稳重的步伐让他的行为里充满了浓厚的军人色彩。这就是威廉。史崔克将军,这个秘密军事基地的最高指挥官。

    听到研究人员的报告,史崔克将军快步走到了实验品的旁边。如果是在平时,这里的变种人看到他来到自己面前即便不是恨得咬牙切齿,也会畏缩地像一只受惊的鹌鹑一样。他是所有变种人眼中的魔鬼,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会否认。

    而此刻,这个变种人的神情却有些怪异。他的眼睛盯着史崔克,却是没有一点点的波动在里面,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而这还不能概括出他全部的异状,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只能说他的神情异常地纯洁,就好像是婴儿一样的感觉。

    史崔克注视着他的神情,片刻后将自己生硬的面孔贴到了他的面前,在这种近在咫尺的情况下,轻轻地对他诉说着。

    “听着,凯恩。我是你最尊敬的人,你一向都听从我的吩咐。不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去做。你始终都认为我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为了完成我所说的事情,你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完成它。?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

    叫做凯恩的变种人歪着头盯着史崔克,似乎在理解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样。

    看着凯恩的反应,史崔克挥了挥手,说道:“士兵,解开他的束缚。”

    “将军,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实验体254的能力很危险,我们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试验!”一边的白大褂听着史崔克的命令,连忙劝阻道。

    这只是最初步的实验成果,没有必要用这种危险的方式来确认实验的效果到底如何。如果实验体真的失控了,以他的能力,很有可能对在场的所有人都造成巨大的危险。不仅仅是史崔克,连他们都有可能受伤甚至死去。

    “我不喜欢你们这些家伙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你们实在是没有一点点的胆量。”史崔克扯了扯嘴角,这已经是他所愿意表露出来的最大程度的表情了。“完成我的命令,士兵。打开他的束缚。”

    对于这里的士兵来说,史崔克的命令是需要无条件的执行的。不论他们是不是真的像那个研究人员所说的一样,会遇到危险。

    在史崔克的命令下,几个士兵走上前去。他们打开了铐在凯恩四肢上的锁扣,将他彻底地从坚硬的钢铁座椅上释放了下来。

    而离开了座椅的凯恩并没有任何让人担心的举动,他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走到了史崔克的身后,就像是他的影子一样。

    史崔克的嘴角拉出了弯曲的弧度,显然凯恩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很好,凯恩。现在,我命令你,变身吧。”他转过身子,对着自己身后的凯恩轻声命令道。

    凯恩闻言稍稍退后了两步,然后整个人都开始生巨大的变化。他的身体在迅地拔高,肌肤的纹理上出现了好像木头一样的质地。很快,他的全身都变成了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木头雕成的巨大人像一样。

    “不不不,凯恩。不是这种小打小闹的样子。我要你变成你最可怕的形态。那种巨大的形态。”

    凯恩木头一样的眼睛转动了几下,显现出几分犹豫。但是很快他就点了点头,已经两米多高的身体再次进行着变化。

    木质的肌肤上开始迅爬满树皮一样的外壳,他的身高再次往上拔高,很快就触及到了实验室的顶部。而在他的头部,颅骨已经变化成了向外分散延伸的形状,一层浓密的绿色树叶布满了他整个头顶。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好像再看一棵树木的冠盖一样。

    而他肢体上的变化也同样惊人。巨大的手臂已经看不出人类手臂的形状,而是带着根须的粗壮树桩,足足有常人腰肢粗细的树桩从肩膀的位置延伸出来,随着他肩膀的晃动摆动着。在他的下身,是同样的树桩伫立在那里,不同的是他下身的根系更加粗壮有力,这些粗壮的根须甚至撕碎了厚厚的混凝土地板,将自己牢牢地深扎在土地中。

    此时的凯恩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类的样子,硬是要说的话,他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长得略微带着人形的大树而已。

    这就是树人凯恩的能力,完全释放开来的他能长成一棵足足有四米高的人形大树,在这个形态下他可以做出缓慢的活动行为,但是却能使用极为巨大的力量。单单是手臂的巨大树桩就能造成大概两吨的沉重撞击。并且只要脚下有树根深扎在地上,她就能源源不断地从土地中吸收养分和力量,恢复自己受到各种伤害。

    而他坚硬的木质皮肤甚至能挡住一般自动武器的子弹射击。

    在史崔克手中的记录中,树人凯恩的力量、防御能力、和恢复能力都出了一般变种人的程度。在他手下众多的囚犯中也是相当危险的那种类型。

    不过,这种危险完全在可以制服的范围之内。因为凯恩的这种能力也不是可以一直维持着的。凯恩如果长时间地维持着这种能力,他的大脑也会渐渐地树木化,到了那个时候他就真的成为了一棵树木。所以他会在一定的时间后,会主动地解除掉这个形态,而这个时候并不长,只有一两个小时左右。

    看着凯恩化作巨大的树形,史崔克并没有任何地意外。他在等待,等待最后的结果。看看凯恩会不会一直听从他的命令,或者出于自我保护,主动解除这个形态。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凯恩那张看起来好像带着轮廓的树皮脸上流露出艰难的神色。不过他没有动作,依旧维持着自己树人的形态。而史崔克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神色渐渐僵硬,看着他的原本略有晃动的动作渐渐静止下来,看着他就这样在他面前变成一棵真正的树木。

    两个小时后,史崔克敲了敲凯恩的身体,坚硬的身体传出来的是沉闷的响声。那是优质木材的声音。

    “凯恩,凯恩。听到请回话!”他试着呼唤了几声,但是完全变成树木的凯恩已经彻底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他虽然从生命的角度上说还活着,但是从人类的角度来说,他其实已经死亡了。大脑死亡。

    等不到凯恩回话的史崔克掏出了自己的配枪,顶在树身上射击了几下。子弹撕开了外层的树皮,却嵌在了中间的木质上。如果是平时的凯恩,他还能感受到痛苦的情况下,也许会有一些动作。但是现在,整棵树都是静止的。

    “看来真的有用!”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史崔克收起了枪,不在理会自己面前的树木。“士兵,收拾一下这个家伙。砍碎了扔出去就行了。别留在这里碍事!”

    “现在,告诉我。重复这样的实验你们有多大的把握?能做出多少剂量?”

    白大褂讨论了一下,很快就回应道。

    “在原材料能够支持住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做出大概十人左右的剂量。如果需要更多的话,最少也要等到实验体147号自我恢复过来才行。”

    “先把手上的材料全部用上。我有计划需要用到它们。”史崔克挥了挥手,吩咐下去。然后看向了实验室的外面。

    在那里,成片成片的监牢中,许许多多的囚犯正用一种悲哀和仇恨的眼神看着他。它们都是变种人。

    “变种人是相当好用的工具,有了它们,我的计划很快就会实现的。”这样自语着,史崔克狠狠地握住了拳头。他等着这一天实在是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