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九十三章 惊心十秒 生死一线
    合金弹头的飞行度极快,有万磁王的电磁脉冲提供的初度,它在进入地球大气层的一瞬间就提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八一中文网  w、w`w`.-8、1-z、w.换算成计量单位,它的度已经达到了25马赫以上。

    这个度看起来和周易的极限度差不多,但是不要忘了,他本身的自重和体积要远远比一个人类大得多。足足四百多吨的自重加上过一百立方的体积,让它的动能大到了一种不可想象的程度。而它的材质更是在万磁王控制下分解重组的密质合金。如果真的要比喻的话,这个合金动能弹头,完全可以看做是一颗真正的高金属含量的陨石。

    任由它这样自由坠落,别说是巴黎,甚至使整个法国,乃至欧洲都有可能产生足够巨大的地质变化。仅仅是摧毁一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出现地震海啸之类的天灾已经是最乐观的后果了。更严重的,就是这颗动能合金弹头引动小范围的板块位移,从而导致一些不应该被激活的火山出现集体性喷。

    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人类需要面临的将是一个非常严寒的季节。大量的火山灰足够让世界提前进入冬天,甚至是一个突变的冰川季。

    通过美杜莎的模拟程序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周易已经给自己定下了两个死目标,第一,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拦下这个合金弹头。第二,就是他一定要让万磁王尝尝自己拳头的滋味。

    在压力的促使下,他的度在飙升,引力乃至空气都已经给他的前进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而最大的压力却是来自于头顶上的那颗巨大的合金弹头,它在下坠时所造成的气场隔着老远都被周易清晰的感知到了。而正因为感知到它的存在,周易才会为它携带的动能感到震惊。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落到地上。

    念力场完完全全地爆出来,一层比世界上任何一道墙壁都更加坚硬的念力壁挡在了合金弹头的正下方。那是周易的第一道防线,在他的预想中,这道念力壁将承接大部分的动能。从而使合金弹头下坠产生的动能直接减少一半以上。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万磁王制造的密质合金,有着他完全无法估计的侵彻性。?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仅仅是一瞬间,合金弹头就贯彻了他所编制的念力壁,而弹头携带的动能更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将整块念力壁轰成了粉碎。

    原本周易还想依靠精神力强行撑住第一波撞击,从而使整个弹头的动能减弱下来。那样他就可以从容地消减精神力,用其他的手段来对付这个巨大的合金弹头。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念力壁在这颗动能弹头面前是那么的脆弱,而它摧毁自己念力壁的过程又是那么的暴力。这让他的大脑一瞬间就陷入了暴乱和痛苦中。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拿着一根烧红的铁钎狠狠地从前额叶贯穿一样,让全身的神经都弥漫着痛苦的信号。

    而这精神上的痛苦更是直接暴露在了外在上。周易的眼角和鼻腔都有鲜血留下,和正常人不同,他的鲜血温度极高,整体呈现一种极为显眼的亮红色。当他的鲜血滴落在头盔里的时候,头盔里的自检系统直接开启了低温灭火程序。有些冰冷的惰性气体直接喷到了周易的脸上,让他陷入痛苦的大脑勉强清醒过来。

    大脑刚一清醒,周易就恢复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尽管肢体还有些麻木,耳边还回响着刺耳的噪音。但是整体上他的状态已经恢复了过来,相比起人类的体质来说,他的身体恢复性绝对是怪物级别的。

    而一恢复过来,周易就把视线盯在了头上急坠落的合金弹头上。击穿了自己的念力壁,它的动能只是极其轻微地减弱了一部分,对于它的整体动能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它依旧如同一颗流星一样,挂着长长的尾焰,携带着击毁万物的气势向着大地飞去。

    眼看着这颗合金弹头已经突入到了平流层中,周易毅然放弃了那些辅助的手段,直接从下方正面迎了上去。时间已经不给他准备的机会了。他只能奋力一搏了。

    高温的热射线开始最大功率地输出,温度从十万度开始飙升,很快就达到了一个峰值。那是接近四十万摄氏度的级温度,同时具备了高辐射性和摧毁性,从本质上说这种射线和太阳中衍伸的高强度射线没有什么区别。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

    高的温度直接贯彻到弹头的身上,如同腰肢一样粗细的光线轻易地融化了合金弹头的外部结构,但是想要将这个巨大的弹头彻底融化摧毁,显然还需要不少的时间,而周易缺少的恰恰就是时间。

    以这个弹头的度,它要击中自己的预定目标还需要不到十秒的时间,但是按照周易的射线融化度,它依然还能在坠地的时候保持大部分的身体结构。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意味着周易的拦截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体积残留下来,对于这个城市来说也将是末日降临。

    所以他必须再多做些什么。看着这个飞陨落的大弹头,周易咬了咬牙。贴身飞了上去。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他就出现在了弹头的下方。不过很明智的,他没有试着用身体直接去撞击这个大家伙。因为结果根本不用想,两个音物体撞击在一起,产生的作用力可不是按照一加一来计算的。那种力量,即便是周易也没有保命的信心。

    所以他换了一种方法。保持着高倒着飞行着。这样的方式让他的度基本和合金弹头维持了一个平稳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一边近距离地用射线融化着动能弹头的金属身躯,一边在身体上架设起强大的斥力场。

    他不敢直接用身体去硬抗这样的冲击力,但是在力场的加持一下,他愿意尝试一下。也只能这么尝试一下。已经没有更多的办法了。因为万磁王的这次攻击,所波及的范围远远过了他的想象。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后退,也不能躲避。他的身下是巴黎,那里有无数的人类,甚至有他的母亲,妹妹,还有女朋友。有这些在,容不得他退后。一旦退后或是躲避,无数的生命都将终结,他最重要的一帮人也要面临着同样的威胁。这是他决不能容忍的事情,哪怕是为了她们,他也要用身体顶下这个大家伙。

    合金弹头已经接触到了他所布下的斥力场。动能侵彻下去,瞬间让他的斥力场变得稀薄起来。磅礴的伟力甚至直接加持到了他的身上,让他全身的骨骼都开始劈啪作响。他拼命地用双手撑住弹头的本体,已经在空中倒退的身体缓缓地停止下来。

    这样的动作无异于正面承受了它所携带的所有动能,当这动能完全压迫下来的时候,斥力场已经很难维系下去。周易鼓动全身的力量也只能让这些斥力勉强分担一部分的动能而不至于崩溃。至于剩下的动能,则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手掌之上的纳米金属已经彻底地崩溃了,黑色的金属粒子在弹头上弥漫的高温度下直接化为了灰烬。这让他的双手直接接触到了炙热的金属表层,不过远远比纳米金属更抗高温的皮肤让他几乎可以无视这种温度。甚至他还直接近距离地用热射线融化着弹头,双手更是伸进了几乎融化的合金中。他的双手在伸长,而这其实只是一个错觉,他的双手一直维持着一个动作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合金弹头。它融化的金属外壳在他撑起的动作下开始一点点地淹没着他的手臂。

    如果可以使用手臂,他或许可以更好地销毁这个弹头。但是他不行,他只能面前撑起一个小小的斥力场,将这融化的金属推成扁平的形状,希望能够通过增大受力面积来减轻一些些动能。

    至于他的双手,再承接起合金弹头的一瞬间就失去了其他的作用。他可以清晰地听到左手手臂上骨骼断裂的声音,甚至大部分的肌肉都被撕扯成破损的模样。血管也开始爆裂开来,这让他的皮下肌肤呈现出诡异的亮红色,甚至可以看到扭曲的热浪从皮肤上涌出。只不过这些在融化的金属掩饰下完全分辨不清楚而已。

    这种**上的痛苦并不比刚刚大脑上那一下要好到那里去,但是比起刚刚,周易明确地感受到了合金弹头的下坠度在减缓。这样的成就让他暂时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转而全力地坚持下去。

    他的左手手臂已经无法使力,这让他不得不用肩膀去承接这动能。而他那受伤的手臂微微动作,立刻就被动能抓住了空隙。力量猛地一沉,更是让他全身的肌肉都暴涨起来。这是在外部压力下人类身体的自然反应,也因为这自然的反应,他的手臂到肩膀这一部分的铠甲直接被他的肌肉震裂来开。本来就因为受到动能侵彻而受损的部分纳米金属已经不能完全起到保护的作用,它化为粒子状,脱离了自己的主体。

    失去了部分铠甲,周易却也是勉强维持住了局面。他的肩膀顶住了弹头的另一边。贯彻性的力道让他肩部和后背的肌肉出现严重的挫伤,但是比起一开始手臂的受伤情况,确实要好上不少。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合金弹头的动能已经开始大幅减弱了。

    6地已经在脚下不远的地方了,是时候进行最后的努力了。

    周易用肩膀死死地顶住身上的弹头,空出的一只右手开始对弹头的侧面进行着高的轰击。无数的拳头落在弹头一侧的身躯上。这高的拳击不仅仅开始扰乱它的下坠方向,更是一点点地消磨着它最后的动能。

    尽管由于力的反作用,让周易的右手也受到同样的撞击力度。但是他依然没有停歇,拳头像是金属风暴射出的子弹一样落在弹身上。每一次轰击都带着巨大的撞击声。破碎的金属、融化的残骸、漆黑的粒子在他挥舞的拳头四周弥漫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阵火雨飞溅开来。连同着一块传来的还有他的怒吼,痛苦的吼声让他听起来如同垂死但依旧威严的巨龙一样。

    这场景深深地震撼了下方所有人类的内心。

    而随着周易的动作,动能弹头的势能终于消散到近乎于无的程度。除了本身的自重外,它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动能可言。他就在周易的肩膀上,所有的运动都被他控制了起来。这也就意味着,它不再是个武器,而只是一个吨位巨大的垃圾。

    当周易托起这个巨物落在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有想象中的恐怖冲击,大地安然无恙,没有一点点的震动。地层也同样无损,在周易的肩膀上,他甚至接触不到地面。所以,危机也完全不复存在。

    巴黎残存的人类居民出震天的欢呼,而在这欢呼中。周易狠狠一拳砸穿了身上的合金弹头。残破的金属外壳顿时被撕裂成巨大的两瓣,脚踩着这巨大的外壳,周易甩了甩肩膀。对着万磁王大喝道。

    “来吧,让我们进行第二轮。让所有人都见证你的失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