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九十九章 决斗终章 乱入快银
    看着近乎无穷,威势如此惊人的闪电向着自己劈来。八?一?小說網w-w、w`.、8`1`z-w、.奥罗罗直接闭上了眼睛。面对死亡,她表现得出奇平静。或者在在攻击万磁王的时候,她就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

    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就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并且永远地占据他。在这死亡的前一刻,她的脑中却是闪烁着这样的一个念头。爱情的力量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足以让人忘却死亡的恐惧。

    不过奥罗罗等待了许久,也没有等待到死亡的到来。迎面扑来的是一股熟悉的温暖和炙热。她睁开了眼睛,却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一只巨大的,全身燃烧着金色光焰的神鸟张开了巨大的双翼,挡在了她的面前。无尽的雷光落在它金色的翎羽上,却只是绽放出细碎的电光。巨大的身体在这恐怖的攻击下没有丝毫的颤抖,三只利爪牢牢地抓在埃菲尔铁塔之上,高昂的头颅几乎顶到了半空中的闪电巨球,像是加冕着一顶王冠一样。威严而神骏是它最真实的写照,而在这神骏的外表下。奥罗罗看到的却是一双温柔的金色眸子。

    “三足金乌?易?”看到如此熟悉的神话生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奥罗罗忍不住这样问道。

    而面对奥罗罗的疑问,三足金乌出一声震慑长空的啼鸣,它巨大的双翼慢慢合拢起来,和煦的金色光芒从他那和埃菲尔铁塔差不了多少的身躯上绽放开来。这光芒驱散着所有的闪电和风霜,安抚着所有人的心灵和痛苦。

    随着着温暖和煦的光芒逸散开来,钢铁长矛组成的牢笼飞被化为灰烬,奥罗罗在获得自由的同时也感到自己身上的伤痕开始飞快地愈合,而她眼前巨大的金乌也开始飞地缩小。

    很快,一个全身被金色光焰围绕着的男性就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熟悉的模样和身型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这就是她的爱人。

    她用力地扑了上去,一双强有力的胳膊则是接住了她柔软的身体。两个人紧紧地拥抱着,片刻之后。奥罗罗才伸手摸了摸他一直放射着温暖光芒的脸庞,小心翼翼地问道。

    “易,你这是怎么了?你还活着,是吗?”

    “当然,我还活着。??  八一§№卍◎小說§?網w`w、w`.`81zw.”周易笑着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手,将自己的体温传递过去。“要知道现在我可是没有衣服穿了。不弄成这个样子,恐怕会有人说我有伤风化!”

    奥罗罗下意识地一低头,顿时绯红了脸颊。不过这次她却是怎么也不愿意再松手。一次生离死别已经足够让她放下一些心中的芥蒂。而对于周易也是这样,对于这些爱着他的女人,他只会握的更加紧密。

    金色光焰缭绕的人影震惊住了奥罗罗,也震惊住了万磁王艾瑞克。他迟疑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家伙,问道:“你是谁?”

    “艾瑞克先生,如果你不是老年痴呆症的话。就应该记得,刚刚还站在这里接受赌约的人。那就是我,黎明骑士。我来迎接我的胜利了。”周易平淡地说道,

    在这场赌约中,他已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不可能,没有人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活命。没有人,你不是黎明骑士。你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家伙!”万磁王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很快这神色就变得凶狠而阴戾。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更确切地说是他无法接受自己梦寐以求的变种时代在开始之前就被终结。

    梦想的破碎足够让任何人心中滋生出足够的恶念。更何况万磁王本身就不是什么良善。

    无尽的磁暴闪电开始轰鸣,万磁王鼓动着最后的力量向着眼前的两个人动了进攻。

    操控太空轨道上的国际空间站和撕裂地球本身的地磁防御场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力量,他现在剩下的力量除了维持地磁护盾之外只够控制脚下的磁暴线圈。这力量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依然是近乎神明的力量,但是在获得了新生的周易面前。这力量已经不值一提。

    面对着无尽的雷暴,他只是伸出了手。蜂拥的金色光焰顿时化作席卷一切的火焰飓风。雷电在这金色的飓风中被席卷地支离破碎,完全不复刚刚的声势。◎◎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金色的飓风更是冲势不减,向着万磁王就是铺天盖地地涌了过去。

    “愚蠢,你这个不知名的家伙。我可是被大地之力保护着,你的攻击根本无法触及我分毫。”面对着呈现着席卷之势的光焰飓风,万磁王伸开了双手做出了拥抱状。大地是他最坚实的后盾,他不相信这区区火焰能够将大地洞穿。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如此地无畏。

    然而,事实却远远出了他的想象。金色的光焰撞击在他的磁力护罩上,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被阻拦在外面,而是一点点地渗透了进来。很快,这些奔腾着的光焰就彻底撕破了他引以为豪的防线,冲到了他的面前。而他什么都做不了。

    面对着这已经扑到了自己面前的光焰,万磁王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这一刻,死神已经向他露出了微笑。

    通天彻地的光焰飓风直接从埃菲尔铁塔的顶端放射了出去,炫目的光焰几乎将整片天空染成了金色,在这金色的天空下,一道如同巨神之矛的光焰飓风贯通天地,那宏伟的景色,便是隔着数十里也能清晰地看到。

    不过对于巴黎来说,它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两个小时内几经生死的折磨让巴黎人的精神变得格外坚硬。在经历了黎明骑士的回归和大逆转之后,他们对于这道光焰飓风的唯一看法就是,呵!干得漂亮。

    对于他们来说,万磁王绝对成为了一个深恶痛绝的大恶党。相反的,黎明骑士这个为了他们几乎豁出了生命的英雄角色一瞬间就获得了无数的拥戴。即便这个英雄在刚刚的战斗中毁掉了不少人的财产。但是对于以浪漫著称的巴黎人来说,谁在乎。他们就是拥戴英雄的存在。毕竟比起财产,生命才是更珍贵的存在。

    金色的飓风开始消退,万磁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很多人都以为万磁王已经死了,连奥罗罗也不例外。但是周易知道他还没有死去,有人把他救了下来。

    他盯着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平静地说道:“躲在角落里瑟瑟抖可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你说是不是?艾瑞克先生,还有你的同伴?”

    银色的光影一闪,名为皮特的男子就扶着万磁王出现了他和奥罗罗的面前。按理来说,在周易展现了这样的力量之后,只要是敌对方,都会在他面前表现出足够的恭敬。这是力量的好处,它让弱者敬畏强者,而且无关身份。

    但是这个男人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敬畏,而是相当不在乎的反驳道。

    “先,我要告诉你。这个老头子可没有瑟瑟抖的习惯。失败对于他来说不算少见,所以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另外,我不是他的同伙,硬要说的话,我算是第三方。只不过顺带出点力而已。”

    “出力救走我的敌人,那么你这个所谓的第三方也算是我的敌人喽!”

    “喔哦哦哦!你这是威胁我吗?还是你觉得你真的能威胁到我吗?”叫皮特的家伙笑了笑,他抓紧了万磁王,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容。“等你能抓到我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银色的身影顿时开始闪烁,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消失在了周易的眼前。周易的级视力虽然还能捕捉到他,但是对于捉住他本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自信。

    那个家伙奔跑的度足足达到了二十七马赫,几乎就是一瞬间他就消失在了巴黎这个城市之中。当然,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万磁王这个大恶党。

    两人的消失让奥罗罗吃惊不已,她不由得问道:“天啊,他们人呢?”

    “在那里,巴黎的郊区。恐怕我们是追不上他们了。真是让人吃惊的度,这么快,居然没有一点点高度产生的物理现象。真是不可思议!”周易感慨着的同时,操纵着力量撕开了小淘气的牢笼。万磁王已经败于他手,那么小淘气自然理所应当地获得了自由。

    而获得了自由之后,小淘气直接扑到了周易的身上。刚刚的情况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几经生死对于一个孩子可不是什么能够轻易接受的事情。她急需一个能够泄情感的拥抱。而为了她历尽苦难的黎明骑士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小淘气自顾自地泄着自己堆积的压力,但是她没有想到的一点是,她的能力成为了压垮周易精神的最后一棵稻草。

    历经了数次死战之后,周易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几乎面临枯竭。即便是觉醒了神性,也不能改变着一点。刚刚的威风完全是借着神性觉醒还有吸收的太阳风暴力量耍出来的。他真正的情况,其实早早地就到了极限的程度。

    而当小淘气不顾一切地扑上来的时候,他的精神顿时失去了承载的力量。小淘气的能力是不被控制的,随着他的力量被小淘气的能力所吸收,他再也无法保持清醒,直接就晕倒了在了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怀中。而且,是以一个比较原始的,没有衣服的状态。

    这情况自然让两人女人脸红心跳的同时也担心万分。但是情绪更加激动的却是远在大洋对面,三万英尺高空中的希尔指挥官。

    完全没有想到英雄归来的最后一幕是这样的限制级场景的她直接别过去了脸,并且开始在心里疯狂地咒骂起来。这场景在一般人看来或许很正常,但是对于一直关注着她的科尔森来说,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希尔指挥官,一个完美贯彻特工条例的女性。就特工来言,她绝对是最优秀的。这一点从她的级别就可以看出来。九级,仅仅次于局长尼克.弗瑞,甚至还在他之上。

    但是这个优秀的特工在面对黎明骑士的时候总是出现问题,就像刚刚一样。不过是原始状态而已,哪个合格的特工没见过,完全不必要露出这样子的表情。而且,居然还有极为细微的微笑。这对于科尔森来说简直就是颠覆世界。难道,指挥官也要恋爱了吗?这难度未免也太大了。

    看着卫星传递过来的两个女人小心地将黎明骑士搀扶走的影像,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作为特工,他应该把这件事情报上去,防止出现意外。但是作为朋友,他又必须把这件事藏在心里,最少在希尔指挥官的工作出现问题前都是这样。这种难以把握的平衡让他非常难做。他甚至怀疑自己的际线会不会因此再往后退上一点。

    希尔指挥官可不知道他现在的复杂心理,注视着周易被两个变种人安全地护卫走之后,她再次露出一贯的冰山脸色,对着科尔森说道。

    “巴黎的善后事件,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一下。”

    “当然,这可是个巨大的烂摊子。”科尔森耸了耸肩,他现在只能把一切想法暂时压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