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一百零三章 野兽汉克 死侍登场
    科尔森在喝了一会咖啡之后就告辞离开了周易的家。作为神盾局的高级别人物,他在一般情况下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尤其是在刚刚和周易达成了协议的情况下,让他的工作量有了一个巨大的上升。

    不过科尔森毕竟是公职人员,这些繁重的工作可是他升职加薪的保障所在。所以他倒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有付出就有回报,对于科尔森是如此,对于周易也一样。

    他答应了神盾局的合作方案,充当他们一个特工的掩护,帮助那个特工打入拉肯市。这件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但是说到底其实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因为在这件事情上,神盾局表面上说是公平交易,其实可谓是让出了巨大的利益给周易。他们的打算很简单,就是和黎明骑士建立一个友好的合作关系.

    有了这层关系,他们以后再谈合作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一次性的利益哪有细水长流的收入来得好,这一点神盾局的高层们看的很清楚。当然,这一点周易也看得很明白。不过,他默认了这种事情。

    有些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解决得了的,借助外力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而神盾局,在目前来看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者。他们之间完全可以形成互助的姿态。周易可以给他们提供高端力量,而神盾局则可以供给他充足的人力物力。

    不过这种合作仅仅是最基础的程度。他还不想在自己身上打上这个有着明显政府影子的机构的烙印。所以他需要保持着一种然物外的姿态,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被彻底地绑上这架战车上面。最起码也要有跳车逃生的机会。当然,能不上车那是最好的情况。

    送走了科尔森,周易花费了一些时间来看着自己的小女仆忙前忙后。直到高兴的小女仆忙完了手里的工作,然后被他哄着上床入睡,他才离开自己的家。这个时候,天空中已经有太阳升起来了。

    吸血鬼女孩的生物钟完全是和人类相反的。当太阳升起,人类开始进入一天的劳作的时候。恰恰是她进入休眠的时候。这个生理习惯不能说好,但是也不能说不好。最起码对于周易来说,就是利大于弊的。因为他可以利用这种差别,去处理别的女人的问题。

    很快,他就飞抵了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  八№◎§卐一¤§中文?网?  w、ww.81zw.因为临近圣诞的原因,学校已经停止了课程。很多孩子都被自己的父母接回了家中。当然,还有更多的一部分则是留了下来。这些孩子大都是孤儿,或者说是被抛弃者。照顾他们的生活,是学院里老师们最重要的日常工作。

    不过现在,他们可能需要自己来照顾自己了。在仅仅只有三个老师的情况下,他们也必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过还好,他们看起来做的还不错。

    那些高年级的学生自的照顾起了他们那些年龄幼小的弟弟妹妹们。有些人开始接手了管理员的工作,维护起学校里的设施以及清理工作。不得不说的是,在这些千奇百怪、拥有各式各样能力的学生们手里,这些工作还是做得相当不错的。

    最少在周易的评价方式里,已经到了能够领薪水的水准了。当然,在这里可是没人给这群孩子们薪水的,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行动才显得难能可贵。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的的确确爱着这个学校的。

    然而,如果查尔斯教授不复存在的话,这个他们看做家的学校也将不复存在。就目前来看,没有查尔斯的保护,奥罗罗她们完全阻挡不了那些对着这群变种人孩子抱有各种企图的人的窥伺。

    奥罗罗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憔悴,就是因为她暂时接过了查尔斯教授的工作,接过了教授的工作自然也担起了他肩负的巨大压力。而在这压力面前,她还是显得太脆弱了。她远远没有查尔斯教授那样坚强,那样从容。仅仅一个星期,她就已经体会到了无法呼吸的沉重压力。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着急找回查尔斯教授的原因。因为除了教授,现在没人能够承担起保护学校的重任。

    周易也希望能够尽快的把教授找回来。教授是学校的保护者,他保护着奥罗罗、琴和夏芮丝她们很多年了,仅仅是从这里说,周易是欠他的,因为他在周易还弱小的时候保护了他最重要的几个人。同时,教授也是他最合适的合作伙伴。他的强大能力对于周易来说是绝好的臂助。在应对未来要面临的危机时,查尔斯教授的力量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扫视了一眼泽维尔庄园,周易开始寻找自己的要目标。?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人惊奇的是,他的要目标不是奥罗罗和琴,而是一个浑身长满了蓝色毛,长相如同野兽一样的大家伙。

    野兽汉克,这就是他要寻找的家伙。一般来说,这个家伙很少出现在学院里。而幸运的是,因为查尔斯教授的失踪,他不得不先呆在这个地方。所以,周易很快就找到了他的踪迹。然后,他快步地向着这个目标走去。

    野兽汉克,这个称呼只是他的别称。他的全称是汉克.麦考伊,美国变种人事物处理中心的部长。这也是变种人在人类部门中获得的最高职位。不过,对于变种人和人类的恶劣局势来说他,他的职位并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他的无能。恰恰相反,他是一个天才级别的明家。

    在冷战时期,他就开出来许多神奇的东西。比如说查尔斯教授的心灵扩散仪器,那个东西的原理就是他提出来的。此外,学院的音战机黑鸟,也是他开并制造的。当然,他还开过变种人能力抑制药剂,不过他失败了。

    因为这个失败的药剂,他变成了现在的这幅蓝毛野兽的样子。你其实想象不到,他之前还是一个看上去挺文弱的科学青年。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妥妥的大块头野兽范了。

    当周易走进这间像是工厂车间的时候,戴着眼镜的野兽汉克明显现了他的踪迹。他将庞大的身躯从黑鸟战机的下面挪了出来,找了块抹布擦了擦手,说道。

    “你好,周易先生。你这个时候应该躺在病床上才是,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两个人握了握手,周易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也受不了在清醒的时候躺在病床上。而且是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解决的情况下。所以我也就不费话了。汉克先生,你知道威廉.史崔克将军吗?”

    “史崔克?我有些印象,他因为家庭的原因一直和我们不是很对付。怎么了,这样有问题吗?”曾经担任过教授助教的汉克回忆了一下,简略地提及到。不过关于史崔克家庭的悲剧,他并没有明说。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回忆起来并不能给人什么好的心情。

    “我有明确地情报证明,教授被史崔克将军抓走了。如果你说他因为家庭的原因一直记恨着教授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到了他报复的时候了。”周易直接说明了情况,而听到了他的话,汉克直接捏碎了眉头上的眼镜。

    “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可靠吗?”再接回奥罗罗他们的时候,汉克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的亿万富翁另外的一重身份。对于他的消息来源,他并不怀疑,再问一遍只不过是想更加确认而已。

    “神盾局,如果你想不起来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它原来的名字,国土战略攻击和后勤保障局。”

    “原来是他们,我记得他们。就在邮局的右边,服务态度不好,而却做的披萨还级贵。真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脑洞那么大,取了这个一个又臭又长的名字,难道说长的名字可以吸引到很多的顾客吗?”

    说话的自然不会以学者自谓的野兽汉克,而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黑年战机上面,穿着着一身风骚的红色紧身制服的蒙面家伙。此时他正以一个吊儿郎当的姿势挂在机翼上,在完全颠倒的角度下用一双死鱼眼盯着周易他们两个。

    “你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汉克立刻出声问道,作为一个拥有级身体素质的变种人,他对于周围的动静的掌握几乎到了一种连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程度。但是说真的,这一回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现这个怪异的家伙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就好像这个家伙完全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哦吼吼,问得好,可爱的蓝色小猫咪。英俊潇洒的韦德大人给你的问题打出了十个赞呦,顺便说一下。对于你的外貌,韦德大人只能给两个赞。”奇怪的家伙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他从飞机的机身后面一路以经典的小芭蕾姿势一直蹦到了前面,一边蹦还一边油腔滑调地说道。

    “我是世界上最专业的雇佣兵,也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反派角色。我爱生活,爱美人,当然更爱金钱。如果要选一个的话,我他喵的统统都要。我会开枪,枪法不错。”

    说到这里,他从自己的大腿上掏出了两把口径不小的手枪,直接开始胡乱射击起来。一时间到处都是崩飞的跳弹,让在场的两个人不得不尽力闪避。

    “当然,我也会耍刀子。你看,我的动作是不是非常优美。”一通乱射之后,他又抽出了自己背后的两把武士刀,一时间银亮的刀光布满了他周围所有的空间,而这导致的就是,黑鸟战机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整齐的切口。

    “而且,我还会驾驶各种交通工具。你看!”奇怪的家伙再一次消失之后,却是出现在了黑鸟战机的驾驶舱里。“我能驾驶这个大家伙,天啊。我明明按了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这个东西就是不动呢?”

    野兽汉克听到这个模糊的声音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角,嘀咕着。

    “难道我会告诉你,我刚刚把电机和引擎都卸下来维修了吗?”

    “总之!”奇怪的家伙再一次蹦到了两人面前,手舞足蹈地大叫着。“在你们眼前的是,经验丰富,技能齐全。要啥有啥,说啥干啥的级雇佣兵,佣兵界的级大帅哥,紧身衣的终极爱好者。号称转售钱,不干事,给钱也不一定干正事的韦德.威尔逊。江湖人称级无敌可爱迷人的小死侍,那个让人害羞的外号就是给我的。”

    “所以,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快拿起你们手里的电话,给这个账号汇款吧,充值越多奖励越多呦!”死侍不知道再次消失之后从哪里抱了一大堆花瓣回来,他一边撒一边绕着两个人来回绕圈。当说到最后的时候,他还悄悄地贴在了周易的耳边,轻声说道。“第一名能到的我的**签名照哦,你还在等什么呢?”

    “我在等这个!”已经被这一连串的话唠摧残地神经错乱的周易直接抽出了他大腿上的枪械,对着他的脑门直接来了一。

    子弹瞬间从他的大脑贯彻了出去,这样的伤害让汉克一度以为周易杀掉了他。但是没有,几分钟后,在地上挺尸的家伙突然竖起了大拇指。

    “干得漂亮,伙计。我对这个话唠早就忍无可忍了。话说,你的枪法是跟谁学的,死侍吗?难怪这么准!”

    被打穿了大脑还这么啰嗦的人,这还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