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基地被破 凤凰前行
    罗根和百合子在铁水金汤中进行着凶狠残忍的殊死拼斗,旺达也和灵蝶也在半空中你来我往,种种诡异莫测的手段尽皆施展开来。? § ◎八№一?中文?网  w、w-w-.81zw.

    而作为事件中心的周易,却异常地安静。他既没有帮助自己的队友,也没有对自己的敌人施展雷霆般的打击。他只是一动不动地漂浮在半空中,就好像一个摆设一样。

    而他的这幅样子恰恰是罗根和旺达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他们知道之所以他会这样,并不是在偷奸耍滑,而是在面对世界上最可怕的心灵攻击。

    查尔斯教授加上幻象大师杰森,这样的心灵攻击足以让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强者感到恐惧。即便是站在变种人最顶尖层次上,能够抵御查尔斯教授心灵攻击的绯红女巫旺达,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在这样的组合攻击下安然无恙。所以,周易的情况之危急,完全是可以想象的。

    他们担心查尔斯教授和幻象大师联手,一起杀死这个世界上目前最强大的英雄。同时,也更担心黎明骑士在他们的心灵入侵中失去自己的意志,成为史崔克手中的爪牙。

    第一种情况会让他们伤心难过,而第二种情况却会让他们有生命危险。而无论哪一种,他们都不想接受。所以他们在拼命,希望能在这一切生之前救出周易。同时也在心里祈祷着,希望黎明骑士能够坚持地更为长久一些。

    而此时,在周易的心灵世界中。他的情况的确异常地危机。他在经历一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幻境。

    一眼睁开,他现自己躺在一个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房间里,头顶上的雪白天花板和自己身边滴滴作响的仪器告诉了他,他正身处于意见病房之中。

    他想要站起身来,但是从四肢和全身传来的却是空白的触感,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石头一样坚硬,无论他怎么力都不能让它产生任何的反应,哪怕是连最轻微的手指颤动都做不到。

    这种诡异的事情让他感到了巨大的疑惑和惊讶。? § ◎八№一?中文?网  w、w-w-.81zw.他从来没有丧失过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这种感觉让他感到非常不好。他想要张口大喊,寻求帮助。但是却现,自己连声音都不出来。除了转动自己的眼睛,他根本做不到任何的事情。

    这种好像一个感知完全的人被束缚到一个小的连活动都做不到的容器里的感觉,简直让人想要疯狂。周易虽然没有疯狂,但是他的心情也难以平静下来。

    他开始思索,这中间到底生了什么。然而,当他开始检索自己的记忆的时候,却现自己的记忆中开始出现成片成片的空白。

    之前他在哪里,他做过哪些事情。他身边的朋友亲人是谁。统统都像蒙了一层雾气一样,根本想不起来。他唯一能记得的事情,居然只有他的母亲、妹妹还有他的身份。

    黎明骑士,太阳神灵。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级英雄。

    但是哪怕是这仅有的记忆,都是变得有些模糊。不仅仅是因为一种难以形容的干扰,更因为他自己本身对于这个记忆产生了质疑。

    从这具好像石头一样的身体里,他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存在。这样人能是所谓的级英雄吗,他不相信,也不相信有人会相信。那么,如果连这个都是虚假的,那么他的母亲和妹妹会是真实的吗?

    他想怀疑,但是却又不敢怀疑。这仅存的记忆已经成为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他开始在自己的心里默默地将这段记忆重复着,无限次地重复着,将它深深地映入到脑海中,刻入到骨子里。但是,这苍白的记忆能维持多久,他不能了解。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每一秒钟都像是一整天一样漫长。直到太阳升起落下,月亮变圆变缺。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而在周易这里,已经算是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

    时间永远是最恐怖的毒药,因为它能让一切都褪去原有的色彩。八一中文网  w、w`w`.-8、1-z、w.哪怕是记忆,周易对于那自己已经诉说了无数遍的记忆都变得恍惚了起来。无数个日夜过去了,他的世界都是一层不变。

    白的可怕的病房,动也不能动的身体,烦躁地让人无名火起的滴滴作响声。不曾有人来过,也不曾有过任何的改变。就好似世界中只有这些一样。永恒不变的色彩和景物,足以让所有人抹平自己心中的一切。

    那些记忆都开始渐渐地消散,尽管有些不甘心。但对于一层不变的现实,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妥协。他的世界只有这些,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自我。一切,都开始变得沉沦起来。

    周易的心灵世界中还在维持着近乎永恒的不变。而在心灵之外,世界却在剧变中。

    失去了心灵增幅器的影像,查尔斯对自己做下的封印再次起到了作用。他的力量开始衰减,很快就失去了对于所有变种人来说堪称致命的威胁。而当幻象大师和查尔斯联起手,把周易拖入到最深层的心灵幻境的时候,他们对所有人的影响都降到了最低的层次。

    这就意味着,不论是变种人兄弟会和学院这一方,还是史崔克控制的变种人。他们大都恢复了过来。尤其是那些被控制的人,在杰森无暇他顾的时候,些许的致幻药剂再也不能控制他们的心神。他们获得了自己心灵上的自由。

    但是,当这自由降临的时候,他们也跟着现了恐怖的灾难正向他们涌来。

    艾丽卡大坝在镭射眼的强射线下早已变得伤痕累累,它之所以还维持着下去。全靠了镭射眼的射线和汹涌的湖水形成了一个脆弱的平衡。射线从大坝的缝隙处射出,让涌进来的湖水统统蒸,而不能对大坝造成冲击。

    这是饮鸩止渴,但是不能说没有用途。然而,当镭射眼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的时候。这个脆弱的平衡被打断了。湖水像是挣脱了束缚的野兽一样向着大坝扑来。

    有着致命伤口的大坝再也不能阻挡那巨大的水压和恐怖的力量。从那巨大的创口开始,这个大坝开始分崩离析。和这个基地一起,他们要面对的是来自自然的恐怖灾害。数以亿万吨的水流将会把这里的一切都彻底淹没。

    变种人们开始争相逃命,在这自然的伟力面前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也没有时间去做其他的选择。大坝或许还能支持一小会儿,但是能支持多久。没有人会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他们现在所想的一切,都是逃离这个天灾。

    身体健全的野兽抱起了昏迷的奥罗罗,从高空中摔下来的她折断了自己的双腿。同时,他还拉扯上了镭射眼,斯科特这个时候只能闭着眼睛走路,失去了自己眼睛。他根本就是一个瞎子。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他只能让自己闭着眼睛防止造成更大的破坏。

    至于万磁王的手下们,他们在这个时候跑的是最快的,因为他们要管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这一点上,不得不说,万磁王对自己手下的教育绝对是失败的,弱肉强食或许会造就强者,但是却无法打造强力的团队。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往外跑,但是却有一个人在逆着人流前进。那是琴,或者说已经陷入了能力暴走中的琴。

    查尔斯之前的心灵泯灭并没有对这个可能存在的最强变种人造成任何的伤害,恰恰想法。他的心灵攻击让琴脆弱的意志再也无法维系下去。

    心灵的牢笼已经关押不住那近乎失去理智的黑凤凰,她开始和身为本体的琴格蕾争夺身体的主权。而这,造成的就是她身上能力的暴动。

    念动力,心灵力量甚至是黑凤凰泯灭物质,从物质本源,微观层面分解一切的力量都混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堪称可怕的心灵风暴。

    她一步一步地向前,所走过的道路上,那些水泥、钢筋统统被分解成细小的颗粒,她在加着这个大坝的毁灭。但是却没有人敢对她说什么。因为,一道肉眼可见的风暴围绕在她的身边,也正是这风暴,在造成着他们看到的一切。

    在这毁灭性的力量面前,没有任何人有言的勇气。他们只能远远地从她的身边绕开,拼命地从这个地方逃离出去。

    野兽看到了琴的存在,但是他对于自己看到的一切却是保持了沉默。他没有高喊她的名字,因为他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会因为她而不顾一切的人。

    而即便斯科特不在这,他也没有勇气去阻拦他。身为教授曾经的助手,他对于这个可能存在的最强变种人,以及她内心深处的黑凤凰也是有所了解的。一个能被教授忌惮的存在,只会让他心中的忌惮更甚三分。光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他就差不多失去了勇气。

    聪明人永远会做他们认为的最正确的事情,而野兽汉克认为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带着学院仅存的果实逃离这里。琴格蕾在他的心中已经变成了教授嘴里最畏惧的存在,他已经在心中放弃了她。

    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带着奥罗罗和斯科特混在了人流中,逃了出去。

    这一幕,琴自然看在眼中。身位本体的琴格蕾感到了一丝丝的伤心,但是对于现在意志上更处于上风的黑凤凰来说,她却丝毫不在意。蝼蚁的想法从来不会在她的心里留下任何的痕迹。她在乎的只有一个,也只有这个能让她放在心中。

    而现在,她感受到的东西却是让她畏惧。

    心灵力量已经快要赶上查尔斯的她这一刻已经感受到了朦朦胧胧中,那个他最在乎人的心灵之光。这光芒在两个强大精神力的诱导下变得如同风中的残烛,似乎马上就要熄灭的样子。

    而这样的现象却是足以让她疯狂。几乎是一瞬间,她周围的心灵风暴就狂飙起来,破坏力比之之前更加强大。同时,这风暴开始飞地移动起来,像是真正的飓风一样。

    它破坏着一切,目标只有一个。就在这个大坝的最深处。

    (不行了,这两天气温变得太大,感冒实在是太厉害了。今天只有一更,抱歉了。我要去找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