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好的父亲 旧的回忆
    “我该说真不愧是最大的谍报组织吗,居然这么快就把安布雷拉逼到了这种程度!”周易一边举了举牌子,把正在拍卖的商品的价格抬了上去。卍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而科尔森只是含蓄地笑了笑。“他们自己的问题太多了,稍微暴露出来一点,再施加点压力给欧洲那边。很快就能让一些投资者望而却步。这些问题堆积起来,资金链出现问题几乎是肯定的。”

    “以我们的能力,让他难受上一阵时间,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吗?”

    神盾局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略知一二了。一个跨国大企业几乎神不知鬼不觉地就陷入了困境。这种手段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去正视他。

    或许他在真正的力量上比不了那些毁天灭地的家伙,但是他潜在的能量足够影像更多的东西。这是一个集群性质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上他们比任何能力都要厉害得多。

    “准备好了就直接联系我吧,最近我应该会很有空闲。”直接把价钱抬到了两百万美元的地步,周易牵着艾瑞莎准备离开。他这次在这里已经差不多付出了五百万美金,用来作慈善事业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科尔森悄悄地眨了眨眼,却并没有和周易告别。他现在还在扮演一个陌生的客人,如果和周易有过多的交涉的话只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那样对于他们的合作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在和史黛西局长告别了之后,周易就带着艾瑞莎开车离去。

    路途上,他看了一眼有些无精打采的艾瑞莎,稍稍减慢了车。同时低头问道。

    “抱歉,亲爱的。把你带到这么无聊的地方来。”

    “没关系的,爸爸。”艾瑞莎抬起了头,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我只是感觉有些累了。”

    已经被冰封了好几年的艾瑞莎对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这么快就接受了周易这个父亲。对于她来说,其实周易也只不过是一个填补心灵空缺的角色。

    轻轻地揉了揉这个生死可怜的女孩儿的黑色长,周易有了些愧疚。一心只想着计划的他,忽略了这个孩子的心理。今天晚上的一切明显并不适合她,尤其是他们之间还并非是真正父女的前提下。

    “抱歉,亲爱的。我保证以后不会在这样了。”他开始郑重地承诺到,如果他之前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的话,那么现在和以后他就要向一个好父亲的方向展。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然选择了承担这份责任,那么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份责任承担到底。

    而想要做一个合格的父亲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做一个好父亲呢。

    看着艾瑞莎脸上强装出来的笑意,周易想了一想才开口问道。

    “亲爱的,如果我送你去学校上学的话,你觉得会比在家里请老师要好吗?”

    “学校?”在学龄之前就被迫承受悲惨命运的艾瑞莎对于这个名词有一种天然的向往,也许这是她在一切生之前最渴望的事情。“真的可以吗,爸爸!”

    “当然,不过可能你还需要等上几天。要知道尼克同龄的孩子之间可是差了不少功课,也许你该让瑟拉娜给你好好补习一下。”

    “没问题!”一瞬间就变得活力满满的艾瑞莎立刻回答道。“我回去就去找瑟拉娜,求她帮忙!”

    “哦,真的吗?你难道不怕瑟拉娜会咬你了吗?”看到女孩的反应,周易适时地拿着艾瑞莎的糗事打趣道。自从看过一部关于吸血鬼的电影之后,艾瑞莎就彻底地怕上了瑟拉娜,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求开着灯,防止瑟拉娜会在黑暗中偷偷地潜伏过来吸她的血。

    “我才不怕她呢,她又不会真的咬我?”艾瑞莎鼓起了小嘴反驳着,不过很快她又迟疑地追问了一句。“她会咬我吗?”

    “这我可不知道。”耸了耸肩肩膀,周易开始危言耸听。“也许你应该自己去问问瑟拉娜,看看她的食谱里有没有年轻的女孩这一项。”

    艾瑞莎脸上立刻浮现出怕怕的样子。和瑟拉娜晚上单独在一起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挑战。到底该怎么做呢,还分不清玩笑和真话的女孩陷入了自己的小纠结中。

    而看着养女的这幅模样,周易心里立刻泛起了莫名的笑意。这个时候他突然找回了小时候调戏夏芮丝的感觉,她们两个可都是在自己编造的鬼故事里度过一个有一个担惊受怕的夜晚的。

    汽车一路平稳地前行着,很快就到了皇后区附近。看着四周有些熟悉的街道,周易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来纽约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就曾经在这个街道的一个冷饮店里搞定了自己在纽约认识的第一个啦啦队长。当然,他们也很快就分手了。

    随手打了个转向,他很快就现了那个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招牌。这让他有些吃惊,一个在最混乱的地下酒吧边上的冷饮店能开这么长时间,真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八一中№文网  w、w`w、.`8、1zw.不过,也有可能和冷饮店老板的手艺有关系。

    当年那个时候可是有不少女孩喜欢一整天都呆在这里,就为了品藏老板的独门点心和冰淇淋。

    把车停在了路边,周易对着还在纠结的女孩儿问道。

    “亲爱的,想再吃点冰淇淋和甜点吗?香草味、草莓味,还是巧克力味的?”

    听到了冰淇淋和甜点,艾瑞莎立刻就放下了心里小小的纠结。对于这种东西,她简直没有一丁点的抵抗能力。

    “草莓味的,我还要甜甜的果酱和漂亮的草莓!”

    “乐意为你效劳,我亲爱的小公主。”打开了车门,周易还不忘叮嘱女孩儿一句。“呆在车里。千万不要随便乱走,更不要搭理那些陌生人。”

    直到看到艾瑞莎乖巧地点了点头,他才放心地离开。作为一个新加入这个行列的父亲,他总是有着一些不放心存在着。这是为人父母的通病。

    冷饮店虽然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但是因为身边这个酒吧的原因一般也会营业到挺晚的时候。而现在,还远远不到打烊的时间。

    和十多年前一样,老板依然还是那个人。虽然看上去苍老了很多,但是依然精神奕奕,并且对每一个顾客都饱含着热情。

    他没有在乎周易一生和这种小店格格不入的昂贵西装,一如既往地用一种热情的,带着浓浓法国口音的腔调说道。

    “欢迎光临,尊敬的客人。有什么是我能帮助你的吗?”

    “当然,麻烦给我一份这里特色的草莓冰淇淋还有最好的草莓蛋糕。另外,还请再给我一份热可可。”尽管十多年过去了,周易对于这里还是轻车熟路。对于他来说在,这里也算是他青春的一部分。虽然这一部分在现在看来有些荒诞和可笑。但是作为回忆的资本,却总是让人割舍不掉。

    老板之所以能让这个小店历经十多年风雨而不倒,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纯手工制作的。这限制了他的规模,但是也让他留住了更多顾客的心。尤其是他的手艺还非常不错的情况下。

    他一边熟练地制作着精美的点心,一边和周易聊了起来。

    “这位先生看起来对我这里很熟悉,但是还请原谅。我对您的印象实在是有些模糊。”

    “我上高中的时候倒是经常带着女孩光顾这里,不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我记得那个时候,这里好像才刚刚开业。”

    “哦,那差不多有十年了。听您这么一说,我好想有了些印象。那时候先生您好像经常带着一位金的小姐来光顾小店。”

    “你的记忆可真不错,一般人可不会记得自己店里十几年前的客人。”听着老板的回忆,周易开始赞叹起来。而这也让老板很得意,这让他找到了一种年轻的感觉。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高中生里,能骑着哈雷戴维森载着漂亮女生的可没有几个。那是您的女儿吗?您已经和那个漂亮的女孩结婚了吗?”

    “艾瑞莎是我的女儿,不过当时的那个姑娘可能早就不认识我了。”

    “哦,我明白了。这就是青春,尤其是男人,总是会有一段美好的回忆。”老板做了一个我懂的样子,把包装好的点心和饮料放到了周易面前。

    “能见到您这样的老顾客真是让人开心,只收您点心的钱,饮料和冰淇淋算是我请的。希望您不介意。虽然对您来说不算什么!”老板说到这里对着停在门外的宾利努了努嘴。“但是就当是我对车里那位小公主的一点点心意。”

    看着趴在车窗上显得有些垂涎欲滴的艾瑞莎,周易有些哑然失笑。他付清了点心的钱,却并没有其他东西上面强行推辞。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没必要去算的那么清楚。

    “谢谢了,老板。祝你生意兴隆!”

    “祝您生活愉快,先生。我期待着您的下次光临。”老板微笑着向周易送别,还送上了自己的祝福。这就是这个淳朴的人的生存之道,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能让这么多人记住他。

    看着周易带着甜点走回来,艾瑞莎迫不及待地摇下了车窗。不论是女人还是小孩,对于这种东西的抵抗力都是很小的的。至于小女孩,更是抵抗力直接成为了负数。

    隔着车窗把蛋糕递给了艾瑞莎,周易没有急着开车。他看了看艾瑞莎握着勺子大快朵颐的样子,站在车外点起了香烟。

    自从家里有了孩子以后,瑟拉娜就一直在家里实施着禁烟运动,理由是会影响到艾瑞莎的育。这个理由周易不能反驳什么,所以只好把吸烟这个爱好放在了外面。

    像是现在,就是一个吸烟打时间的好机会。然而,一声枪响打断了他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在他对面的街道上,一个老人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两个看起来很慌张的家伙则是飞快地向着街道这边跑了过来。看样子他们似乎是想抢车逃跑,而周易这个大开着车门的家伙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一个身材高大的墨西哥裔一上来直接把手里的手枪对准了周易,他一边招乎着自己慌张失措的同伴,一边大喊着。

    “给我滚一边去,你这个黄皮猴子。不然小心你脑袋开花。”

    “你们还真够倒霉的。”周易把手里的热可可放在了车顶上,一边吐着烟圈一边用戏虐的眼光打量着这两个家伙。

    “**到底在说什么,你在找死吗?”仗着自己手里握着手枪,他直接走了上来,看样子似乎是想更直接地用枪口顶着周易。

    但是刚走上两步,他就现周易整个人都贴了上来。这个突然的举动让他下意识地想要开枪,但是却怎么也扣不动手指上的扳机。仔细一看,却现对面的这个家伙居然直接伸出手,用大拇指卡住了扳机间的缝隙。

    失去了活动的空间,用手枪射击也就成为了空谈。墨西哥大汉还想力抢回手枪,但是周易已经一记掌击磕在了他的下颌上。

    力量虽然不大,但是却足以让一个正常人昏迷过去。至于他会不会有脑震荡之类的症状,那就和周易没有关系了。

    看着周易一瞬间就搞定了自己的搭档,甚至连枪都被抢了过去。另外一个家伙显然失去了上前的勇气,尤其是看到了周围已经有人开始拨打电话之后,他更是头也不回,向着街道间的小巷里跑了过去。

    他心里很明白,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也只有在这种小巷子里,他才有逃走的机会。

    没有理会这个逃跑的小贼,周易回头对着艾瑞莎说了一声呆在这里别动,就向着街道的另一边跑去。他没有忘掉那个被枪击的老人,和追一个小毛贼比起来,还是救人显得更重要。

    “你还好吧,感觉怎么样?”老人躺在地上,乌黑的血液开始从他的衬衫中浸透出来。看得出来,老人的情况非常严重。但是周易还是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这样问到。

    这对于他来说是废话。因为在级视力的作用下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个老人体内的情况。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没救了。子弹打穿了内脏,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内出血。除非能立刻接受最尖端医学的治疗,不然不可能有任何希望。不过看这个老人的衣着就知道他不可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不过,他却能享受到最顶尖的富豪都不一定能享受到的待遇,来自神灵的恩赐。

    (4ooo字大章,算是补上前段时间生病的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