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借酒浇愁 武力胁迫
    吉尔.瓦伦丁曾经是s.t.a.r.s的一员,当然现在她已经被停职调查了。八一小№說網w、w`w-.、81zw.

    不过对于她来说,停不停职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拉肯市s.t.a.r.s小组已经名存实亡,即便让她继续干下去她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她现在最想要的,不过是替自己的队友报仇。

    然而想到了这里,她就不由得一阵苦闷。理想和现实之间巨大的差距,让她一度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安布雷拉巨人一般的阴影让她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到艰难,至于说扳倒它,连她自己都觉得是痴人说梦。

    人在苦闷的时候总是喜欢借酒消愁,吉尔也不例外。事实上她已经在这个酒吧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忘掉心中的苦闷。

    “老乔许,再给我一杯。”

    酒吧老板摇了摇头,他伸手按住了吉尔面前的酒杯。叹息道。

    “我知道你很难过,吉尔。不过喝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见鬼,你什么时候改作牧师了。”吉尔推开了他的手,直接从他手里抢过了酒瓶。“我是在消费,是在为你创造收入。你应该老老实实地给我满上一杯,而不是在这里像我老妈一样啰哩啰嗦。

    “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和我是老朋友,我才懒得对你说这些废话。”老乔许感慨着夺回了酒瓶,但还是给她倒上了一杯酒。“最后一杯,今天的算是我请。不然,你就先把前几天的帐结了再说吧。”

    “知道了,知道了。”吉尔厌烦地挥了挥手,却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播放的新闻上。

    “拉肯市目前爆的疯人袭击事件再次增加,到今天为此,已经有数十例案情生。警署方面表示会全力阻止这些疯人病患者造成更多的案情,但是就目前来看,形式并不乐观。”

    看着吉尔对新闻上的事情这么上心,老乔许也观望了一下。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随后感慨道。

    “这个世界还真是混乱啊,前一阵子就有一个变种人差点把巴黎给拆了,现在我们这个小地方还有一群疯子在到处乱窜。真是不知道哪里才能让人放心一点。”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离这个该死的城市远一点。”吉尔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警告道。“这些疯人很有可能就会要了你的命。”

    “不要把我当成那些连枪都握不稳的软蛋!”老乔许立刻反驳了起来。“就算是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也会在包里揣上一把猎枪,如果有疯子敢对我龇牙,看我不卸掉他身上几个大件。”

    “除非你崩开他们的脑袋,不然是不会有用途的。”吉尔呵呵一笑,点上了根烟。“在他们碰到你之前对着他们的脑袋来上一枪。不然,你就死定了。不论是被咬到还是被抓伤。”

    听到这话,老乔许猛地一噎,好半天才出声道。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说真的,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嘛?”烟雾中吉尔的表情非常严肃,严肃到了老乔许有些看不懂她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那么我想你一定是喝醉了,听我句劝,吉尔。你还年轻,喝完这一杯就回去吧。有些事情过段时间之后,你自然会忘记的。”

    吉尔冷笑了起来,她喷吐着烟雾,让自己的表情全被笼罩起来。

    “你也以为我疯了,你们都以为我疯了。不过疯掉的可不是我,你们以后会因为这个而后悔的。”

    老乔许耸了耸肩,对于吉尔的警告他全然不放在心上。在他眼里,这个老朋友的孩子肯定是因为被停职了有些抑郁过度,过段时间她自然会好起来的。他开始忙起了手头上的事情,而吉尔也不愿意再对他多说一些废话。

    这些天来她已经被太多太多的人当成了一个神经病,一个满嘴谎话、散布着谣言的疯子。卐 ?卐?八一小§卍??說網w`ww.81zw.她已经习惯了这些人怎么看她了。

    她现在只是默默地喝着自己面前的烈酒,想要用这些东西把自己灌醉,好让自己忘掉忘掉那场噩梦。但是无论她怎么灌自己,都不可能让自己忘掉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人生。

    吉尔还在喝酒,但是身边却已经多了一个人。那个人看了她一会,好半天之后才开口问道。

    “吉尔.瓦伦丁。应该没错吧。”

    吉尔眯着眼看了看这个有些奇怪的亚洲人,高大的身材,陌生的脸庞。完全是自己不认识的家伙。

    “我们认识吗?”

    “不,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吗?”陌生人看着他,黑色的平板眼睛上泛着单单的荧光。

    “我想你找错人了。”吉尔醉眼朦胧,但是依旧非常警觉。她悄悄地把手伸到了身后,在那里她放了一把手枪。

    “我想我没有找错,除非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陌生人笑了笑。“不过如果你还需要确认一下的话。那么,请问你是吉尔.瓦伦丁,前s.t.a.r.s的队员。现在全市有名的疯子警探吗?”

    这话一出,吉尔立刻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她从身后抽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这个陌生人。嘴里面更是出冰冷的质问。

    “你是安布雷拉派过来?”

    不得不说,她非常幸运。因为这个时间段里酒吧里除了她之外根本没有别的顾客。否则,单单凭借持枪威胁这一点,她就可以再上一次电视。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做。”陌生人摇了摇头,想要靠近一点。但是他刚刚一动,吉尔就直接拉开了保险。

    “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这样做。”她用同样的话说道,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完全不同。“回答我,你到底是谁?”

    “说真的,这么近的距离射击真的很不安全!”陌生人耸了耸肩,猛地向前一窜。在吉尔反应之前,就用手按住了枪筒。尽管吉尔已经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但是子弹并没有射中目标。而是打烂了边上的椅子。

    这让吉尔立刻感觉到了非常的不妙,她连忙挥拳打向这个陌生男人的手腕,想要通过击打手腕关节的方式让他松开自己的手枪。但是陌生人的反应比她更快。

    他直接曲臂用手肘顶住了吉尔的肩膀,让她的身体立刻倾侧起来。而他本人则是贴身上前,一手抓住了她挥动的拳头,同时轻轻一推。本来就喝了不少酒的吉尔在这个时候根本把不住自己的平衡,她整个人都向着身后倒了过去。

    眼看她就要倒在地上的时候,陌生人又猛地一拉。把她拉进了怀中。不过他的姿势并不暧昧,反而充满了胁迫性。因为他的手臂都圈住了她的脖颈,另一只手更是握着吉尔的枪顶在了她的后腰上。

    “枪械越近,就越没有威胁性。因为你根本没有太多反应的时间。”陌生人调笑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让吉尔心中怒火燃烧。她拼命地想要挣脱陌生人的挟持,但是却根本挣脱不出来他的臂弯。

    看样子似乎她只能选择束手就擒了。不过,要知道在这里她可不是一个人。

    一杆猎枪从旁边伸了出来,对准了陌生人的后脑。老乔许恶狠狠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

    “放开她,混蛋。不然你就会尝到鹿弹的滋味。”

    “好吧,好吧。千万不要走火,不然我和这个美人可都要去整理遗容了。”陌生人慢慢地举起了拿着枪的手,在老乔许警惕的眼神中一点一点地把枪放在了吧台上。

    老乔许紧紧地盯着他,但是在手枪从他眼前晃过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不可避免地分散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陌生人就抓住了机会。

    手枪突然落在桌子上,让老乔许的眼睛一跳。而陌生人则趁机反手一挥,手臂直接砸在了老乔许的猎枪上。猎枪的枪口猛地晃动起来,这个时候猎枪自然对准的不再是原来的目标。而就趁着这一个小小的间隔,陌生人已经掏出了一把左轮。

    巨大而精致的左轮在老乔许把枪口移回来之前就顶住了他的下巴,让他老老实实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而陌生人则是轻轻地笑了笑。

    “虽然不想说,但是好像是我赢了,那么好好坐下了谈一谈怎么样?”

    吉尔还在挣扎,她已经试过肘击陌生人的肋骨,但是效果并不好。这种感觉就像是和特种部队的格斗教官比划一样,你所有的攻击都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在他的攻击下,你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船一样,连方向都找不着。

    所以最后,她只能泄气地问道。

    “你想要谈什么?如果是安布雷拉让你来封口的话,我介意你最好还是杀了我。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永远不可能在那件事上闭上嘴。”

    陌生人叹了口气,他示意老乔许扔掉手里的猎枪。在他照做了之后,却是把手里的左轮收了起来,同时松开了被控制住的吉尔。

    “我并没有恶意,瓦伦丁小姐。我想和你聊一聊关于s.t.a.r.s的事情。我想也许你需要一些帮助。”

    一离开陌生人的怀抱,吉尔立刻后退着拉开了距离。她警惕地看着这个陌生人,问道。

    “帮助,你能给我什么帮助?”

    “给你的战友报仇,以及保护这个城市里的居民。这个帮助难道不够吗?”

    报仇。听到这个字眼,吉尔疲倦的心灵就如同注入了燃料的引擎一样。这是她一直在想的事情。她知道如果不能为那些死去的队友报仇,恐怕她的一生内心都不得安宁。所以不论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那些死去的战友,她都必须答应下来。

    不过好歹理智还没有从她的身上消失,她不会无条件地相信一个陌生人。除非他拿出能让自己相信的东西。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我?”

    (抱歉,临近毕业越来越忙了,今天还要去招聘会上看看。可能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