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临难纷飞 最后建议
    人类,一个集群特征的种族。? ? 八一中文网    w?w?w?.?8 1zw.在这个种族中,也许声的永远是那些站在高处的统治者,也许那些站在最底层的平民永远都不能成为这个族群之中意识的主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永远沉寂,永远懵懵懂懂,受人所摆布。

    他们也会有爆的一天,而当他们爆出来的时候。就是石破天惊,天翻地覆的恐怖场景。虽然这一刻还没有来临,但是每个明白他们力量的家伙都已经预见了那一天的来临。因特纳雄奈尔的辉煌还没有逝去,人民的力量自然不可能被人遗忘。

    已经现了自己被愚弄了,被代替了,被侵犯了权利的人民自是会替他们自己讨回这个公道,他们自是会证明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抛弃的东西。但是在这之前,最需要讨回公道的,却是琴格蕾。

    这个几近乎疯狂的女人现在满心都是因为周易所遭遇的一切而产生的不平和愤慨。这种愤慨让她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让所有伤害过他男人的家伙付出足够沉重的代价。毫无疑问,她绝对具备这个能力。但是就在她挥舞着自己的双翼,想要对那些愚蠢的人类动反攻的时候。周易却制止了她。

    “够了,琴。你不需要做这种事情。杀了他们只会脏了你的手。我们回去吧!”

    “易!让我杀了他们。他们必须要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琴格蕾还在固执地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周易的态度却比她想的还要强硬一些。

    “够了,琴。他们会付出代价的。但是不是现在,也不是经过你的手。明白吗?”

    琴格蕾可以无视任何人的意见,但是只有周易的意见,她必须重视起来。尽管自己非常想做些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忍下了自己心里所有的不满,带着周易向着已经倾覆的纽约市飞去。

    而就在这天空中的凤凰消失了之后,华盛顿的会议室里立刻炸开了锅。这一刻。这群刚刚还胜券在握的人终于束手无策,并且开始慌乱的不能自已起来。

    他们中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心怀鬼胎。如果在他们还有着共同利益的情况下,这群人还能勉勉强强同心协力,来应付所谓的共同的敌人。但是如果他们的共同利益崩溃了。并且他们面对的威胁已经大到某一种程度的时候,他们就立刻变成同林鸟,在大难临头的时候纷纷四散奔飞起来。

    总统还没有说话,那些理事会的高级成员们就纷纷登下了自己的虚拟成像系统。显然,他们已经不愿意再踏入这滩浑水了。而这。立刻就让这些美国政府的上层官员们彻底地把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里。

    安全理事会对于世界上的大部分来说,只是一个隐藏在暗中的组织。尽管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是权势滔天的家伙,但是他们却很少为人所知。也就是说,就算是外界的人想要追查他们,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他们的踪迹。

    但是,美国政府的这些上层官员们想要脱身就没有这么容易了。他们是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从公众的视线中隐藏下来。尤其是在他们作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更是如此。

    所以结果虽然都不大好看,但是相较之下,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而这其中。最惨的绝对是总统阁下。

    一连扔出了这么多战略核武器,他也算是美国总统中的第一人了。而最让他害怕担心的是,如果要追究所谓的责任,他绝对是跑不掉的那个人。他毕竟亲自签署了核武器的射命令,这是无论他怎么狡辩都狡辩不了的事实。

    所以现在的他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怎么能让自己的下场变得更好看一些。而能在这个时候帮他一把的,也只有安全理事会的理事长——皮尔斯了。

    此时的他,已经是这里唯一留下的一个安全理事会成员。而自然地,他也被总统和他下属的那群官僚们看成了唯一的救星。

    “皮尔斯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现在可是我们唯一的指望了!”

    “总统阁下。还有各位将军们。出现这种情况自然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但是已经到了目前的这种情势,说真的,我并不觉得我们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歉意地摇了摇头,皮尔斯作出了一副完全无可奈何的样子。而这样的话显然不能让在场的这些官僚们接受。

    “皮尔斯。别忘了。是你怂恿我们做下的这一切。如果我们因此而被捕,你觉得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大家都是一条船的人,你可不要把我们逼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将军?你是在威胁我吗?”眯起了自己眼睛,皮尔斯就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有些年纪的美国上将,对着他就直接冷声问道。

    “不,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能坐到将军这个位置。这个话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面做的性子。军旅生涯培养出的都是硬气的家伙。所以即便是面对着皮尔斯的质问,这个将军也依然面不改色。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将军阁下。”看着这么硬气的将军,皮尔斯脸上的表情先是变得愠怒,然后立刻又变得微妙了起来。“其实仔细要想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这一次,对于各位来说,不论好坏都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你想说什么?皮尔斯,你还想出什么馊主意!”

    听到皮尔斯这么说,有人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现在的情况可是和刚刚不一样了。有人想着能够被拯救,有人却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起来。那些不想错的更狠,错的更深的家伙。现在想着的只是能多拖两个人下水,好让自己的牢狱生活不那么寂寞。

    “各位如果不想听的话,可以不听。其实我也不愿意继续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耸了耸肩膀,皮尔斯就把选择权重新交到了这些人的手中。

    “不不不,皮尔斯先生。我对这个问题很有兴趣!”总统连忙对皮尔斯说道。但是皮尔斯却摇了摇头。

    “但是,阁下。似乎有人并不愿意在听我说什么所谓的馊主意!”

    “不用管他们,想死的话就让他们去死吧。皮尔斯先生如果还有什么办法的话,我想我和一些先生们肯定还是会愿意听取你的意见的。我们虽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但是如果有人硬要往水里跳我们也不能阻止他们不是!”

    “是吗?”带着嘲讽般的笑容看了一眼那个刚刚还对自己有意见的将军。皮尔斯的眼神立刻就让总统知道自己应该有所表现。

    “克伦威尔将军,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大可以离开。现在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都是紧要关头,我们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导致我们所有人都锒铛入狱!还有你们。如果你们中有任何人不愿意继续听下去的,大可以离开。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自己人,真正的自己人!”

    一个日落西山的总统能有多大的话语权,在这个时候已经显现地淋漓尽致。可以说,大部分的人都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离开。只有少数人。而这少数人也基本都是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才选择了留下。他们是这次事件里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人,所以明明知道这是一艘要翻了的船,他们也只只能咬着牙留了下来。

    赌徒的心性让他们选择在拼上一把,而这一把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心里其实都没有什么底。

    有些可怜的总统看着一个个的要层人员接二连三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从会议室里走了出去,眼里顿时生起了熊熊怒火。身为总统却要沦落到这般境地,连那些名义上的手下都不大愿意搭理自己。不得不说,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这些人统统枪毙在现场。但是,他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个胆量。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掉,然后把自己所有的怒火一点点地憋近肺叶里。这个过程让他的胸腔都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但是此刻的他却是还不得不强颜欢笑着,对着皮尔斯说道。

    “讨人厌的家伙们都离开了,皮尔斯先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扫了一眼剩下的包括总统在内的人员,寥寥七八人而已。但是却全部都是身高位重的那种。想想也是,这些跑不掉的人肯定是要为核弹的事故负责的。而能为这种大事负责的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什么小角色。

    就是这些人。现在却成为了皮尔斯的目标。

    “先,很高兴各位愿意继续听取我的意见,这让我很感动。”他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一边声情并茂的述说着。一边接近了会议室的大门。“但是,我想说的就是,在这最后的时刻,能够给予各位帮助的并不是我,而是另外的一些人。是的,他们会让各位从目前的困境中彻底地解脱出来。甚至说,各位都不需要担心任何来自媒体和社会的谴责!”

    “这怎么可能?”最先说出这句话的还是总统,他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皮尔斯说的有误,而是他描绘的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了他简直不能相信,或者说根本不会相信这是真的的地步。如果一切真的能变成他说的那样简单,那么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忙着从这个泥沼中撇开自己了。

    “是或者不是,各位一看便知!”拉开大门,让一众穿着黑西装的安保人员涌入进来。人数不多不好,刚好一对一地和会议室里除了皮尔斯之外的人一样多。

    而看着皮尔斯突然放进来这么一群人,总统立刻就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皮尔斯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