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奥丁受伏 托付大权
    会挨骂完全在周易的意料之内,因为不管怎么说,女人其实和男人的想法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八一中≧文 w≤w≤w≤.≤8≤1≤z<w<.﹤c﹤o≤

    国家和家庭,女人更顾及的往往是后者。她们的感情让她们重视家庭,重视身边的人胜过一切。也因为这样,她们才更为认同那些为了家庭和身边的亲人而战的勇士。相比之下,那些为了更庞大的集体而牺牲家庭和亲人的类型,则很难得到她们的认同。

    奥丁就是这样。当他为了自己的孩子而牺牲自己甚至整个阿斯嘉德的利益的时候,布伦希尔德却是能够接受他这种出于父亲身份所作出的一切。但是当他铁面无私,为了阿斯嘉德利益而向着自己的子女痛下杀手的时候,她却是完全无法理解了。

    她的情感束缚着她,让她根本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奥丁的这个选择。这也是她现在苦闷忧愁的源头。

    然而,对于周易来说,他却是非常理解奥丁的这个做法。并且,对于奥丁的这个选择,他由衷地感到敬佩。因为如果让他做出选择的话,他很可能就做不到奥丁的这个程度。

    家国天下,不是每个人的思想深度都能做到这一步的。周易对自己很了解。他也许有拯救世界的能力和意志,但是却没有舍弃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去做到这一步的决心。而正是因为自己做不到,他才会对能如此果决的奥丁表示出敬佩之情。

    但是敬佩归敬佩,对于这种人,周易还是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想法的。

    周易和布伦希尔德的心思是相似但是却有不同的。这让他们之间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一致,所以喝酒就成了他们两个唯一能有的交流方式。

    酒壶一壶接着一壶,很快就堆成了一大堆。喝酒的两个人也是一个越喝越糊涂,一个越喝越清醒。不过,他们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直盯着天边的夜色,一边继续着这种无声的交流。

    很快,夜色就渐渐地深了下来。而随着夜色的加深,远方的天空却是像浓墨的浸染一样,变得格外的诡异。那种深层的颜色已经脱离了现实,似乎进入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形态当中。而当其中出现狼的凄厉吼声的时候。布伦希尔德再也坐不下去了。

    “海姆达尔,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在这里都能听得到那些声音!”

    尽管布伦希尔德表现得摇摇晃晃地,但是她还是强撑着走到了海姆达尔的面前,对着他质问道。

    而听到了布伦希尔德的质问,心中也同样不放心的海姆达尔立刻挪开了自己的视线,向着远方张望了过去。他在观看黑暗中生的一切,想要从中了解到现在正在生的事情。

    但是很快,他就阴沉着脸,低下了头。

    “抱歉,我看不到那里生的一切。奥丁陛下已经用他的魔法把那里生的一切蒙蔽了起来。看样子,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在那里做下的一切。”

    “早晚都会被人知道的事情,他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吗?”

    喝多了酒,布伦希尔德自然也就没有了那么许多的顾忌。而听到她这有些叛逆的话语,海姆达尔却是立刻皱起了眉毛。

    “对于你的父亲,你的国王,你应该保持一个基本的恭敬。布伦希尔德!”

    “我很想那么做,但是我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么做的理由了!”

    布伦希尔德继续在醉中嘲讽道,而就在海姆达尔想要更多地训斥些什么的时候。一声狼的哀嚎和马的嘶鸣猛地响彻了整个黝黑的夜空。

    狼的声音代表着他们已经达到了预想中的目的。而战马的嘶鸣却是意味着让所有人都不安的事情。

    “不对,那是斯雷普尼尔的声音。奥丁出事了?这怎么可能!”

    对这个响动反应最快的莫过于有着能听清万物声音的海姆达尔。他的听力让它立刻就听清楚了这声音的源头。而一听清楚战马嘶鸣的来源,他立刻就出了这样的惊呼。

    斯雷普尼尔是奥丁最忠实的伙伴,如果不是奥丁出现了问题的话,它根本不会出这样的声音。而这样的消息却是足以意味着阿斯嘉德将迎来巨大的动荡。

    “行动起来,女武神们。我们去营救奥丁,去营救我们的国王!”

    这突然的噩耗让布伦希尔德立刻惊醒了过来。她猛地大喝了起来,召唤起在场的女武神,架着战马就向着天边冲去。而看着他这样的举动,海姆达尔却是脸色难看地摇起了头。

    “来不及了,奥丁已经回来了。他已经身受重伤。该死的,情况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怎么,你已经看不到未来了吗?”

    看着如此失态的海姆达尔,周易走了上去这样对他问道。而听到周易的问题,海姆达尔的脸色越地难看了起来。

    “自从你改变了命运的轨迹之后,我就已经无法看到任何清晰的影像了。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我都已经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到底是好是坏了!”

    “你的意思是怪我喽!”

    虽然人还算是清醒,但是喝了不少酒的周易这个时候也难免语气犯冲。而听着他的话,海姆达尔则是摇了摇头。周易现在对于阿斯嘉德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性,所以即便是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得罪周易。

    “我没有把一切归咎到你身上的意思。只是阿斯嘉德现在实在是经不起任何的动荡了。奥丁的事只会让本来就已经艰难的时局变得更加窘困而已。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该怎么才能坚持下去。”

    “如果我的话让你产生了误会的话,我向你道歉,阁下。现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的力量,所以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在这个时候抛弃阿斯嘉德。”

    “我做出过承诺和保证,而我也从来不是什么食言而肥的人。”摇了摇手,周易皱着眉重复着自己已经说过不止一遍的话。与此同时,他也把自己的眼神投向了夜空之上。

    在那里,刚刚才冲出去的女武神们已经重新向着金宫飞了回来。而以周易的目力则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女武神的队列中,八足战马斯雷普尼尔伏着奥丁的身影赫然在列,而从他的情形来看,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陛下急召,请尊贵的客人和守门人以最快的度到他的寝宫去!”

    奥丁的身影刚刚出现,刚刚报信的勇士就再度出现在了女武神的宫殿里,把来自奥丁的命令告诉了周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不论是周易还是海姆达尔都是脸色一肃,以最快的度向着金宫的宫殿赶了过去。

    而一进入那里,他们立刻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的如同死人一般的奥丁。现在的奥丁看起来非常的糟糕,不仅仅是脸色难看,同样让人担忧的是他身上还有许多明显的伤痕。这些伤口有的像是被什么给硬生生地撕咬掉了一样,有的则像是沾染上了古怪的剧毒,伤口周围无时无刻不在重复着愈合和腐烂的过程。

    这种变化的过程完全无视了奥丁本身的神力,以及周围那些祭祀的治疗。它顽固地存在着,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点消退的意思。

    “你们来了。真是抱歉,我的朋友,让你看到我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

    看到了走进来的周易和海姆达尔,奥丁勉强地在神后弗丽嘉以及布伦希尔德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向着他们虚弱地伸出了手。而看着他的这幅模样,周易立刻走了上去,想要以自己的能力给予他一些帮助。

    但是情况依旧不是很乐观,那些被撕咬出来的伤口被治愈了起来,但是那些仿佛被剧毒侵蚀的地方依然顽固坚挺。显然,现在的周易所拥有的治愈力量是不足以治愈这些伤口的。

    “别费劲了,我的朋友。这是耶梦佳得的毒液,不是一般的方法能够解的开的。”

    “你会怎么样,陛下?”皱着眉这么问了出来。周易很担心奥丁接下来有没有办法来主持阿斯嘉德大局。而就像他想的一样糟糕,奥丁很快就证实了他所担心的东西。

    “很抱歉,朋友。接下来我恐怕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本来以为我可以轻易地杀掉那个孽子,但是我没有想到,到最后我还是没有能直接狠下心来。我的软弱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而现在,我恐怕就要陷入到沉睡之中了。”

    “沉睡?”听到这个词语,周易显然变得更加疑惑了。而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更多时间的奥丁也顾不得再和他解释些什么,他强打起了精神,把自己心里的安排统统地说了出来。

    “在我沉睡的时候,我恐怕无法站出来主持阿斯嘉德的大局。而现在,整个阿斯嘉德已经处在了最危险的境地中。他们显然是有预谋的,而我则愚蠢地走进了陷阱之中。可以想象,接下来一定会有大事生。而这个时候,我能托付的只有你了。我的朋友!”

    “托付给我?”这句话立刻让周易愕然起来。他想要奥丁会把大权交给弗丽嘉,想过他会把大权交给提尔、托尔甚至布伦希尔德。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把阿斯嘉德的大权,阿斯嘉德的未来交给自己这个外人。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都让周易开始怀疑,奥丁是不是被刺激的脑子坏掉了。但是奥丁自己却非常的笃定。

    “是的,我的朋友。我要把这一切都交托在你的手上。我会让海姆达尔和布伦希尔德辅佐你的。请无论如何都不要让阿斯嘉德毁灭。我现在只能拜托你了,也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了。求求你,我的朋友。答应我!”

    他用力地握住了周易的手,一根本没有一点容许周易拒绝的意思。而这立刻把周易推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