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战神之力 兄弟对峙
    “去死吧,提尔。八一中文  w≦w≤w≦.≦81zw.”

    身形巨大的耶梦佳得猛地从莱茵河之下显现出身形,以雷霆万钧的架势张开了大嘴,向着提尔噬咬了过去。而看着突然出现的耶梦佳得,提尔脸上却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个只有一只手臂,光着头长满了络腮胡子的大汉猛地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宝剑,然后独臂一挥,锋利的宝剑上立刻就绽放出了极致的光芒,就像是当空浮现出了一柄被无限放大的宝剑一样,狠狠地斩落在了耶梦佳得的头颅之上。

    作为战神,提尔所拥有的力量在整个阿斯嘉德都是数一数二的。和创造了魔法的奥丁不同,也身为雷神能掌控雷电的托尔也不一样。他拥有的力量很普通,但是却也很强大。

    他是战士的守护神,因此他也是技艺最精湛的战士。而战士的权能给他的还不仅仅是这样的力量,它还让提尔有着更加强大的能力。比如说,他能以神力把自己的攻击放大千百倍,形成更加强大的破坏。此外,他还能以最敏锐的眼光洞察敌人的弱点。亦或者以不屈的姿态去面对任何敌人。在那种话状态下,如果他不承认自己失败,那么除非瞬间给他以致死的伤害,那么就算是断手断脚,斩断头颅,他都能继续战斗,直到他认为自己已经无需战斗了为止。

    这就是战神的力量,也是每个神系里最坚实的支柱。也正因为这样,战神提尔才成为了那些窥伺着阿斯嘉德的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不先把他解决掉,他们实在是寝食难安。

    所以面对着提尔的反击,耶梦佳得不躲不闪,它任由着巨大的光芒巨剑落在自己的身后,摆出了就是死也要把提尔拖下水的决心。

    它巨大的双颚几乎撑开了一个能吞下一整座山峰的宽阔距离,即便是被提尔变化出来的巨剑硬生生地砍进了上颚,几乎都要嵌进颅骨里,它都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相反,剧痛刺激了它的凶性,让它不顾一起地伸展出了自己满是毒液流淌的獠牙,然后死命的向着提尔的位置合拢了自己的嘴巴。

    面对耶梦佳得那如同史前巨鳄猎食一样的吞噬方式,提尔蓦然长大了嘴,出了野性而狂暴的咆哮。他手中的宝剑提尔锋在他力量的灌注下变得更加巨大,也更加锋利,当他握剑横斩的时候,变化出这般尺寸的光芒巨剑瞬间就贯穿了耶梦佳得的下颚,然后以开天辟地一样的姿势,环绕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圆出来。

    锋芒无匹,血下如雨。在提尔的反击之下,即便是耶梦佳得这种堪称恐怖的巨兽也无法忍耐的住**上的痛苦。它开始嘶吼哀鸣,因为巨剑的切割已经从它的嘴部开始的将近大半个头颅都硬生生地斩断了下来。这和斩无疑的痛苦让它几近疯狂,而在这疯狂之中,它在也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

    它已经关不了提尔了,事实上野兽的本能也告诉它继续把提尔吞下去会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所以它在头颅猛甩的时候就把提尔给直接抛了出去。而同时,剧痛未消的它开始疯狂抽动着自己的身体。

    比山峦还要巨大的身躯从莱茵大河的下方显露出来,骤然起伏的瞬间立刻就让莱茵的河水疯狂暴涨,如同涌动的潮汐海啸一样向着两岸拍去。而同时,巨蛇的身躯也在疯狂的婉转游动着。

    它身上的鳞片刮擦在沿岸的石壁上,让坚硬的岩石也如同豆腐一样被轻易地切碎搅烂。而当它巨大的,满是骨刺的尾部抽动着拍击到两岸的土地上的时候,在场的阿斯嘉德勇士和黑暗侏儒,都感受到了一种近乎天灾般的恐慌。

    大地在抖动,地表在皲裂,流淌的河水竟是比武器还要锋利,比岩石还要沉重。光是碰触到就有要人性命的威力,而最要人命的却还是那抽动的蛇的尾巴。它依旧在暴动着,制造着这一切,甚至毫无顾忌地向着停靠在大地上的侏儒战舰抽打了过去。

    刺耳而恐怖的声响之中,巨大的如同剑戟的战舰已然是被巨蛇那恐怖的尾巴抽成了无数的碎片。坚硬的金属像是崩塌的山石一样直直地坠落下来,溅起无数烟尘的同时,也让无数的黑暗侏儒抱头鼠窜。但是不管他们怎么跑,终究还是有些人注定要倒霉的。而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耶梦佳得所造成的伤亡就已经过了阿斯嘉德对黑暗侏儒的战果。

    这种情况让双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都糊涂了。到底耶梦佳得是哪边的?甚至有些阿斯嘉德人都开始猜测,是不是提尔已经降服了这个巨兽,让它调转方向,把矛头转向了自己原来的阵营。

    当然,这只是猜想。因为疯狂起来的耶梦佳得根本就是敌我不分的疯狂野兽,抽断了战舰的蛇尾在剧痛之下猛地抽搐了一下,就猛地向地面之上落了下去。巨大的和山峦无异的蛇尾有着和泰山倾覆般的恐怖声势,再这样的声势威迫之下,不论是阿斯嘉德人还是黑暗侏儒,能做的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逃跑。

    能活着谁也不想死,而且还是死在这种怪物的身下。所以,双方做出了相当一致的决定。不过想要逃命哪有这么容易,尤其是在这般体型的怪物身下。而眼看着阿斯嘉德的勇士就要遭受到耶梦佳得的毒手,回过神来的提尔猛地大喝了一声,再度擎出了自己的宝剑。

    无匹的锋芒顷刻就贯穿了耶梦佳得那少了大半的头颅,把它死死地定在了河床之上。而同时,提尔也伸出了自己的独臂,把它幻化出了无穷巨大的如同天柱般的体型,然后在穿云破海的无边威势和隆隆巨响中,硬生生地砸穿了耶梦佳得的脊骨,把它巨大的身躯都砸成了一滩烂泥,在一阵无力的抽搐中缓缓地收缩进了河水之中。

    这是堪称致命的一击,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攻击,也没有让耶梦佳得就此死去。它巨大的身躯还在无意识地抽动着,每次抽动都从莱茵大河的河床之下搅动起无数的泥沙,在顷刻间就让整个河流变得一片浑浊,而在这一片浑浊之中,根本看不清楚河床之下到底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这让提尔有了些许的担心,他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最好就是能趁着现在把耶梦佳得给彻底地斩杀掉。为此,他开始压榨起自己已经变得疲惫的身躯,重新凝聚出战神之力,灌注到了手中的提尔锋之上。

    巨大的几乎可以斩破浮云的光之巨剑再度显露出来,而就在提尔准备把剑锋劈向河床的时候,暴烈可怖的风声却是猛地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来自战士天生敏锐的第六感,提尔及时得转过了自己的身子,把手中的宝剑牢牢地挡在了身前。而就在他做完了这样的动作之后,一股恐怖的力量撞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像是流星一样击飞了出去。

    在这力量的冲击之下,提尔根本停不住自己的身体。他的身躯被冲入了大河之中,迅疾的度和恐怖的力量让大河都被他的身躯分割两半,在他的两侧分开出两道数十米之高的水幕。咋一看上去就好像是大河被从中间劈开了一样。

    不过,提尔毕竟是提尔,是阿斯嘉德的战神。虽然一着不慎被偷袭,但是他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身子,重新在河流之上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也看清楚了偷袭自己的家伙,以至于他忍不住神色复杂地念出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霍德尔!”

    没错!在他面前的就是曾经的黑暗之神,因为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而被流放出阿斯嘉德的霍德尔,而现在他却是有了新的样貌和新的名字。

    原来的霍德尔是一个面目阴沉,怪癖可怕的瞎子。当然,不论怎么说他都还是一个人的形态。而现在的霍德尔已经不再是人了。现在的他是一只狼,一只体型巨大的浑身洋溢着漆黑雾气的怪狼。

    足足有五六米的肩高让它可以以俯视的姿态面对九大国度里大部分的生物,即便是巨人也不例外。黑色的皮毛透漏出的幽深金属色泽,粗壮的身躯和树干一样的四爪也能让人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力量和强大。它的眼睛如同黑夜中最幽深恐怖的灯火,利齿比任何的刀剑都更加锋利。而最让人感到心悸和畏惧的是它脸上的表情。

    当一头狼当着你的面露出阴险可怖,如同人类一样狡猾善变的神色的时候,任何一个人都会感觉到害怕的滋味。而现在,面对着这样一直盯着自己狞笑的魔狼,提尔却只是满嘴苦涩地这么说道。

    “你终于肯出现了吗,霍德尔,我愚蠢的弟弟!”

    “愚蠢的弟弟,你是在说我吗,提尔!真是有趣,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愚蠢的呢?我可并没有这样的觉悟。”

    魔狼芬里尔,也就是昔日的黑暗之神霍德尔用渗人的幽绿色眼睛盯着提尔,然后呼哧呼哧地喘着白雾一样的雾气,以一种狞笑一样的语气对着他回答道。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霍德尔的执迷不悟让提尔感到由衷的心痛,他紧盯着芬里尔,情绪激动地大吼了起来。“你现在已经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怪物。而这只是为了向阿斯嘉德报复,这样值得吗?你杀了巴尔德,斩断了我的手臂还不够,居然还把毒手伸向了父亲,伸向了生你养你的国家,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后悔的感觉吗?”

    “后悔?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