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态度问题 不祥预感
    敌人跑了。≧八一中文 w≦w≤w≤.﹤8<1≤z≦w≦.≦确切地说,应该是在神话故事里有着恐怖威名,带来世界末日的恐怖怪物就这么跑了。

    耶梦佳得以自己的大半身躯作为代价,靠着自己强大的不死性狼狈不堪地带着芬里尔窜进了莱茵的河水中,而这也的确为它带来了活命的机会。作为莱茵化身出来的恶神,耶梦佳得只要进入了莱茵,就可以化身为一种规则意义上的存在,远遁出这个世界之外。除非周易又办法瞬间毁灭这条河流,否则它就是安全的。

    对于耶梦佳得来说,能用这样的代价从周易这种强大的家伙手里逃生,已经是一件足够幸运的事情了。而对周易来说,这却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情。

    诚然,他是有办法让整条莱茵消失,但是以他的手段,恐怕整个莱茵河流经的土地,甚至它所贯穿的三个世界都会受到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而那绝非是他所乐意看见的。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家伙就做到这种程度,也不是周易所能够接受的。

    所以,他只能脸色连看地看着滔滔的河水,许久之后才只能用一声无奈的叹息把一切都掩盖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脸上同样不是很好看的布伦希尔德也走了过来。她看着叹息的周易,立刻就对他说道。

    “抱歉,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给了它机会的话,它不会有机会从你的手上跑掉的。”

    “不用这么说,布伦希尔德。”

    扭过头,看了一眼在熊熊神火中扭转着,一点一点被化为灰烬的巨大的蛇的躯体,周易也对着她安慰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力。被我砍断的那一半的身躯里应该有不少重要的器官吧,就是这样它还能活蹦乱跳地打开那么大一个地洞,钻进莱茵河里。我都开始怀疑它到底是蛇,还是一条蚯蚓了。”

    这是周易安慰布伦希尔德的话,也是他现在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因为随着火焰烧化了巨蛇外部的鳞片和肌体,内里的内脏也一点点地露了出来。而从周易这个角度,则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这一大半的身躯里到底有着多少重要的器官。

    有刚好被切下来一部分的心脏,还有完整的肝脏、胃部、肾脏和小肠,可以说一条蛇能拥有的大部分内脏都在这里。而就是这样,耶梦佳得那只剩下头部的身躯还能带着同样凄惨的芬里尔逃走,不得不说,它的生命力实在是太顽强了一点。

    甚至周易都开始怀疑,如果他不去焚烧这一半身躯的话,这段蛇躯会不会重新长一个脑袋出来,就像被砍成两半的蚯蚓那样。

    当然,这也只是假设,周易可没有兴趣尝试这种无聊的事情。而且如果放任这截身躯不管的话,它恐怕会造成更加巨大的破坏。所以当即之下,周易就加大了火力,同时加剧了焚烧的力度。

    而就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布伦希尔德却是再度开口了。

    “你那是安慰我吗?对不起,我不需要任何的安慰,事实上我更希望你能把错误归咎在我的头上,也不希望你用这种安慰的语言来敷衍我。而且,现在的这个情况,我犯错也比你犯错要来的更好一些。”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周易立刻转过了头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女武神,从她的话语里,周易听到了更深一层的含义。而就是这层含义,却是让他不得不过问一下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轻抚着自己坐骑颈下的皮毛,布伦希尔德一边安抚着它惊恐的情绪,一边对着周易示意道。“在这场战争中,诸神已经无法成为主导胜利的存在了。我们会战败、会死亡。在那些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根本就自身难保,就更不要说去成为胜利的象征,带领这群战士走向胜利了。但是你不同!”

    “看看那些战士看你的眼神,看看我的姐妹们眼中对你的崇拜。在他们看来,你已经代替了我们,成为了比我和提尔,甚至任何一个神灵都更加崇高的存在。只要有你在,他们就能以无穷的信心去面对任何的敌人。而正是因为这样,你就绝对不能出错。”

    “英雄之王,这是英灵们给你的称谓。而作为英雄中的王者,你是崇高的、不败的、同时也是绝对不能有任何污点和错误的。一旦你出错了,你的地位也就动摇了。同样的,在他们心中的那份信仰也会被动摇起来。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所以,不要你安慰我,把错误归咎在我的身上吧。为了阿斯嘉德,我能担任任何沉重的东西,哪怕是罪名也不例外!”

    此时此刻,布伦希尔德的眼睛里出了一种灼灼生辉的光芒,一种刺痛人心的坚强信念。而看着这样倔强,这样由内而外散着无可名状的人性光芒的女武神。周易却是猛然一喝,彻底地打断了她的话。

    “够了,布伦希尔德。我不需要你这么做,我也不想成为你口中的那个存在。”

    “不,你不明白。你必须成为这样的存在。提尔已经死了,奥丁也沉眠不醒。而不论是等同于战败的我还是此时此刻连影子也看不到的托尔,都已经无法成为阿斯嘉德的依靠,阿斯嘉德的救星。只有你,只有你才能弥补这一切,只有你才能拯救这个国度。所以,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保护住你的名誉。”

    “听着!”话题进入到了这个最让周易厌烦的、属于英雄和牺牲阶段的时候,他的脾气也难免变得不好了起来。所以他立刻就厉喝了起来,同时手上猛地一拉女武神坐骑的缰绳,把这匹威武的独角兽都拉的一个趔趄,险些跪倒在了地上。“我不想再做什么英雄,也不想看着什么人为我做出牺牲。这是最愚蠢的行为,尤其是在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上面。不过是跑了两个半死不活的怪物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我不允许,也不需要你去承担什么责任。这种小错误就算是算在我的头上又怎么样,我根本不在乎这种小事!”

    “可是我在乎!”

    周易的厉喝并不能让女武神有任何的退缩或者怯懦。甚至恰恰相反,她的态度反而变得更加坚定、刚强。

    “这不是你愿不愿意做一个英雄的事情,这是关乎整个阿斯嘉德未来和命运的事情。如果你不是肩负着拯救阿斯嘉德的使命,那么你犯下怎么样的错误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的身上出现任何的污点。你必须做一个英雄,一个拯救阿斯嘉德,拯救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英雄。这是必须的,也是绝对不允许改变的事情。”

    “难道你就不怕我一走了之。别忘了,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如果惹怒了我,我完全可以回到我的世界上去,不再过问你们的生死。”

    布伦希尔德态度的强硬也是激了周易内心里的怒火,他看着这个站在自己眼前的女武神,已经是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危险的神色。

    而即便是这样,布伦希尔德依然是表现出了寸步不让的态度。

    “你也别忘了,你在奥丁的面前立下了怎样的承诺。怎么,像你是这样的人已经到了可以把说出嘴的承诺随随便便就丢的干干净净的程度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就当我瞎了眼睛!”

    女武神这满是尖刺的话一说出嘴,立刻就把周易给噎住了。在这一点上,他还必须要承认,自己还没有无耻到那种把说出嘴的承诺当做屁放掉的程度。而既然答应了奥丁,他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这么抽身而退。把这件事坚持到底,给奥丁一个交代,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然而看着布伦希尔德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周易实在是感受到了一种深沉的憋屈。以至于他现在只能泄愤一样对着女武神说道。

    “布伦希尔德,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这个性格非常糟糕啊!”

    “我知道,但是我不在乎!”女武神摇着头,表现出了一种再明显不过的轻蔑和不屑。“我现在只需要你接受我的意见,你明白了吗?”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和布伦希尔德争论下去的周易连忙叫停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可以接受你的意见,但是只限于这么一次,这一次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再有这样的情况。如果再有下次,就算是违背我的承诺我也在所不惜,这是我的条件,你明白了吗?”

    “怎么,我的行为伤害到了你那属于男人的自尊吗?”

    布伦希尔德依旧是直言不讳,直言到了周易脸色都开始扭曲的程度。而还不等他说什么,布伦希尔德已经给出了答复。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就像是我承诺的那样,在你拯救阿斯嘉德之前,我就是你的盾牌。除非我倒下,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所以,一旦情况出了界限,我必然会做出一些事情。到时候别怪我没有和你说明白!”

    “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你保护我的,我可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周易很明确的向着布伦希尔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对于他的这个态度,女武神只是微微一笑。

    “力量并不能代表一切,虽然它的确很重要。算了,反正这种事情有我在就可以了!”

    含糊着说了一句,女武神就把自己的视线投向了远方。在那里,英灵们已经带着自己的俘虏向着她们汇合了过来。这同样是一场辉煌的胜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布伦希尔德的心中却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生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