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章 战士之国 悼念仪式
    周易和布伦希尔德并肩站立在河岸边,在他们身后则是忙碌着的阿斯嘉德战士们。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们忙着正在修整,忙着埋葬自己的战友,也忙着清洗场上的一切。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耶梦佳得留下的残躯。

    在巨蛇的身躯不再抽动之后,周易就熄灭了自己的火焰。他的火焰不能随便留存在世界之上,因为那很可能会波及到很多无辜的东西。所以他一直对自己的火焰采用一种相当环保的方式。

    当然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一层意思,那就是提尔的遗体。他的遗体现在就应该在耶梦佳得的胃里,而为了让这个战死的神灵得到最起码的尊重,周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就这么和这个怪物的躯体一起化成灰烬。

    所以,留下这烧了一半的躯体已经成为了一个必然的选择。而能不能找得到他们想要找到的东西,就只能看运气了。不过看来运气还不错,因为很快就有人向着他们两个通报了过来。

    “大人,我们找到了战神的遗骸!”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即便是以布伦希尔德的坚强也不由得露出了悲怆的神色。不管再怎么说,提尔也是她的兄弟,虽然她名义上不认同他们的存在,那是那改变不了他们血脉相连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他们之间固有的关系。而且说实话,对于提尔,布伦希尔德还是有几分兄弟情谊的。

    看着女武神罕见地露出了有些软弱的模样,周易叹息了一口气,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说道。

    “走吧,去看看他吧。就当是送了他最后一程也好。”

    按住了周易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布伦希尔德低着头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立刻又重现变成了那副坚强的样子。

    “我并不伤心,提尔他是死在了战场之上的,对于我们来说战死要比死在阴谋和诡计里要好得多,最起码这样还能保全我们的荣誉!”

    “你这样想就好,不过在那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自己的眼泪擦一下,你这样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无耻!”一抹自己的眼睛,现没有任何水迹的布伦希尔德立刻红着脸骂了一句。然后就直接甩开了周易,大步向着耶梦佳得的残骸走了过去。

    而看着这个样子的布伦希尔德,周易微微一叹,就快步跟了上去。现在的布伦希尔德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放心,因为周易很清楚,她的内心远不如她的外表那么坚强。

    此时此刻,提尔的遗体已经被战士们清理了出来。女武神们清理干净了他的身躯,把他高高地放在了由橡树搭建成的高台之上。而围绕着这个高台,每一个走过的战士都面色哀伤地祈祷着,为他放上一只纯净的花朵。

    神灵是无法成为英灵的,即便是提尔这样英勇的战士,在战死之后也就彻底的死掉了。人们永远只能在故事中怀念他的过去,怀念他曾经的荣耀。他永远无法回归到英灵殿堂之中,幽深的死之国才是他唯一的去处。

    当布伦希尔德和周易脸色沉寂地走过来的时候,早已经等在这里的欧若拉立刻一头扎进了女武神的怀抱里,伏在她的怀中嘤嘤哭泣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洁西德也走了过来,声音低沉地对着他们说道。

    “我们找回了他的胳膊,但是却无法把他的剑取下来。当我们现他的时候,他正用嘴咬着自己的武器,想要从那怪物的腹中劈砍出来。他已经劈出了很多伤口。但是,还没有等他做完这一切就已经来不及了。别太哀伤了,布伦希尔德,还有欧若拉,你们的哥哥是战斗到最后一刻才死的,他死的很英勇。所以你们应该自豪才是!”

    “你说的没错,洁西德!”看了一眼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宝剑剑柄,到现在也没有松开的战神提尔,布伦希尔德一边抚摸着欧若拉的头,一边高高得昂起了头。“好了,欧若拉,别哭了。这不是哭泣的时刻。就像是洁西德说的那样,我们应该为他感到自豪才是。能英勇地战死是提尔的幸运,我们也许也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流泪的话到这里也就足够了。我们是女武神,迎接战争,拥抱死亡不就是我们的宿命吗?”

    听到自己姐姐的话,欧若拉坚强地抬起了自己的头,然后用力地擦开了自己的眼泪,在稚嫩的小脸上勉强露出了坚强的神色。而看着这个比自己的两个孩子大不了多少的少女陡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周易却是脸色阴沉地骂了这么一句。

    “该死的宿命!”

    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样的过去才会让这样一群女人说出迎接战争,拥抱死亡这种可怕的话语,他更不明白是怎么样的经历让欧若拉,这个他眼中的女孩都如此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

    不可理解,无法接受。如果奥丁现在在他的面前,他真的想问一下,他究竟是怎么统治自己的国家,竟然让他的子民,甚至他的女儿都能对死亡表现出如此的豁达,豁达的让他这个外人都感到心寒、害怕。

    而看着周易脸上露出的非常明显的不满,看起来像是温柔可亲的大姐姐一般的洁西德却是叹着气,温婉地对着周易说道。

    “您感觉到了不适应吗?还是说您觉得我们阿斯嘉德人表现的太过冷漠和残忍了呢!”

    “都有吧。说真的,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你们会这样的坦然。女人、孩子,为什么连这样的人都如此坦然地对待死亡。一开始我也许只会认为这是英勇的表现,但是现在我真的觉得,太过残酷了。”

    “但是这就是阿斯嘉德!”洁西德还没有回话,布伦希尔德就已经调转过了头,对着周易铿锵有力地说道。“从我的曾祖父布利开始,到我的祖父包尔,我的父亲奥丁。千万年来阿斯嘉德就一直战乱不休。我们要保护阿斯嘉德,保护中庭,保护其他的每一个世界。我们是天生的保护者,人类、妖精、侏儒都是在我们守护的目标。为了守护这些,为了我们的信念,我们牺牲了一代又一代的战士,而这也让我们铸就了你看到的品质。”

    “也许你觉得残忍了,但是正是因为你所认为的这种残忍,我们才能一次又一次战胜我们的敌人,存活到现在。也正是因为我们的这种残忍,人类、精灵还有侏儒们,才有未来可言。”

    “也许身为中庭的你已经离开了我们太久,但是在我们被迫离开中庭世界之前,可是一直守护着那个世界。没有我们,就没有人类的先祖,这一点你明白吗?”

    骤然听到这个解释,周易立刻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颜色。在这个问题上,他可是从莉莉丝的嘴里了解到更多也更详细的内容。诚然,在那个时候人类的祖先是受到了来自神灵的庇护,但是那可不仅仅只是阿斯嘉德一方而已。几大神系,无数神灵都做过这样的事情。

    他们享受着人类的信仰、香火甚至崇拜和祭品,以自己的力量庇护着人类在那个蛮荒的时代开创出自己文明的雏形。这其中如果真要说的话,也只能说阿斯嘉德众神要比其他的神系的稍微干净一点,最起码,他们从没有向人类要求过什么过多的祭祀。

    当然,这话可不能向布伦希尔德明说。在这一点上周易看得很清楚,这个时候的布伦希尔德看似坚强,其实已经开始钻起了牛角尖。和她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那和脑子被驴踢了也差不多了多少。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周易却也是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品质。一个身经百战的民族,一个从来没有从战争中脱离出来的国度,的确会让它的子民开始习惯战争,甚至习惯死亡。然而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周易还是感觉,这样太残酷了!

    不是不能接受,而是很难接受。

    对于周易的想法,阿斯嘉德人并不在乎。这是他们自己的习俗,是他们自己的传统。别人接不接受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愿不愿意尊重他们的传统。不过还好的是,周易在这一点上倒是做得相当合格。

    所以他只是看着,看着这群阿斯嘉德人唱着古朴庄严的歌谣,把提尔送上了满载着鲜花、常青树枝和美酒的龙船上,然后放置在莱茵河之上,让他顺流而下,一点一点飘向大河的尽头,也就是金宫和金伦加鸿沟的方向。

    而在河岸两旁,以布伦希尔德为的阿斯嘉德战士们则举起了刚刚制好的长弓,目送着提尔远去的同时,也点燃了自己手中的箭矢,向着龙船的方向远远地抛射了过去。

    火箭如雨而下,布伦希尔德的第一火箭在所有箭矢之前就已经将大船点亮了起来,熊熊的火焰点燃了美酒和树枝,点燃了鲜花和提尔的身躯,让他在一片煌煌的火光中,一点点远去,一点点消沉。

    没有人说话,只是挽歌依旧。每一个战士都注视着自己的守护者,注视着自己的战神就这么消失在火焰和河水上,然后陷入了最深沉的哀思和悼念。

    哀荣备至,虽然过程简陋。但是周易却还是能感受到他们对于提尔那深沉的情感。这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存在,虽然交集不多,但是周易已经从这些战士的表现上看出了这一点。而这却足以让他感慨。

    同时,他的心中也不免有些疑惑。如果换做了自己,他会有这样的尊荣吗?他会有人悼念吗?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周易没有多想,也不敢多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