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零七章 海姆冥界 死人之船
    海姆冥界,九大国度里最为神奇也是最为让人恐惧的地方。八>一中文 w﹤w≤w≤.<8<1≤zw.

    严格来说,九大国度里一切死去的生灵的灵魂都会进入到这里,然后在死神的接引之下回返至死亡女士所统御的死亡世界里去。就如同各个世界的死神一样,他们都是在为死亡女士服务的。

    但是海姆冥界却并没有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或者说,这一任的冥界女王海拉根本就没有为死亡女士服务的心思。

    除了米德加尔特也就是地球之外,她把九大国度所有的死灵都接收到了自己的世界里,然后让他们在那个没有光,没有火,只有冰冷的雾气和痛苦哀嚎的世界永远地生存下去。

    当然,死灵们所受到的待遇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作为海姆冥界的统治者,这里的女王。海拉对待不同的死灵有不同的态度。

    她善待那些战死的勇士,满腹仇怨的被害者,死去的恶徒和罪犯,甚至是被斩杀了的妖魔和怪物。只要是拥有力量的,能够挥舞刀剑加入战争的亡者,都是被她款待的对象。

    而相反的,女人、老人还有孩子,以及那些病死床榻,寿终正寝的人。在这里则是受到了及其糟糕的待遇。海拉把这些死灵驱逐到冰冷的冥土大地上去,任由他们整日整夜地在这个冰冷多雾的黑暗世界里游逛着,让他们一点点腐烂、枯朽,甚至被冥土之上的妖魔鬼怪吞噬的干干净净。

    严重的两极分化让海姆冥界变得更加可怕和怪异。对于那些善良的平民来说,海姆冥界完全就是如同梦魇一般的存在。而对于那些恶徒和妖魔来说,这里却是他们最终的归宿。不能走进英灵殿堂的他们,能够进入海拉女王的埃琉德尼尔——悲惨宫殿也是一种特殊的幸福。

    日以继日,千万年以来,海姆冥界的力量已经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没有人能够知道在这个冥土世界里究竟有多少可怕的恶灵盘踞于其中,就算是海姆达尔的眼睛也无法看透海姆冥界的冰冷迷雾,现隐藏在其中的真相。

    但是,众神们都清楚海姆冥界的可怕。以至于就算是奥丁,也不敢轻易地涉足这片死亡国度。而现在,在这个死亡国度里,一个如同游轮一样巨大的船只正破开迷雾和滚滚的波浪,顺着流淌在冥土世界的大河吉欧尔,飞快地行驶着。

    这条大船巨大无比,但是却无比怪异,甚至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艘大船通体上下完全是由密密麻麻,死灰一般颜色的指甲盖拼接出来的。单单只是这点,就足以让人心生畏惧,更不要说在这大船之上始终萦绕不散的哀嚎和哭泣。

    这是海拉女王的座驾死人之船——纳吉尔法。它的出现同时也就意味着冥土的女王已经来临,来到了冥土世界的尽头,生者和死者世界的边境。

    巨大的死人之船在一座悬挂在半空上的镀金水晶桥旁停靠了下来,而此时,早已经有人在桥上等待着海拉女王的驾临。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面孔有些狭长的纤瘦男人。他的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袍,长袍下有华丽的铠甲和武器。当然,这些东西都不如他头上的王冠显眼,在他那惨白的、梳成辫子的头上,一个像是橄榄树叶环绕在一起的金质王冠在烨烨生辉,似乎也在证明着他非同一般的身份。

    黑暗侏儒的王,也是他们最后一任的王——玛勒基斯,这就是这个男人的身份。和他们的同族侏儒不同,黑暗侏儒其实并不像是他们的同族那样矮小,甚至说比起阿斯嘉德人,他们也差不了多少。除了纤瘦一些之外,他们几乎和正常的阿斯嘉德人在体型上没有多大的差别。

    也正是因为这样,黑暗侏儒们一度将自己称之为黑暗精灵,寓意自己是黑暗的宠儿,万物的灵长。当然,随着阿斯嘉德攻破他们的王都,覆灭他们的国家。这些东西自然也就烟消云散,黑暗侏儒始终还是黑暗侏儒,曾经宣称自己为黑暗精灵的辉煌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耻辱,如同一个烙柱一样把他们死死地钉在了上面。

    作为王者玛勒基斯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存在,所以他在得到了诸神黄昏的消息之后,毅然结束了黑暗侏儒在宇宙中数千年的流浪,加入到了这个毁灭阿斯嘉德的阵营当中。

    巨人、侏儒、邪神以及死者,几乎每一个和阿斯嘉德有所仇怨的家伙都加入了进来,而这就是这个阵营的全部。但是他们之间各自为战,不论是巨人还是侏儒,都只听自己领的命令。说是阵营,其实他们并没有份数同盟时该有的姿态。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随着巨人军团的全面覆灭,黑暗侏儒以及芬里尔子嗣的战败身亡,一股强大的势力被海拉女王收拢到了自己的世界之内。同盟的军队变成了她自己的军队,这自然是让本来就强大无比,并且没有受到任何损失的海姆冥界变得越强大了起来。而与此同时,也让海拉女王在这个同盟之内得到了最高的话语权。

    脆弱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了,覆灭阿斯嘉德的联盟中也出现了一个无法匹敌的怪物。这个时候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玛勒基斯有着最为聪明也最为现实的想法。所以他当即对着站在在大桥一侧,以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形容如同挂满腐肉的枯骨一样的家伙这么问道。

    “莫德古德,你的女王已经驾临过来了。怎么,你还不愿意给我让开吗?”

    “嘿嘿嘿!”如同枯骨一样的守桥人莫德古德阴森莫测地笑了起来。“女王还没有下令让我让开,我又怎么敢擅自违抗海姆冥界的规矩呢?照我说,黑暗侏儒的王,你倒不如伸出脖子让我咬上一口,看一看王者之血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同。这样的话,你既可以进入女王的宫殿,我也可以落得个尽忠职守的名声。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听到这话,玛勒基斯还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他身后的那个高大的,全身被狰狞盔甲包裹着的战士猛地动作了起来。

    只是一脚跺在镀金水晶桥上,整个水晶桥就猛地摇晃颤动了起来。然后莫德古德就看见在那个高大的战士身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散着猩红光芒的裂纹。这些裂纹就如同身躯涨裂的创痕一样,密密麻麻,形容可怖。但是这创痕的出现没有让这个高大的战士出现任何虚弱的情况,反而让他变得气势雄浑,显露出如同蛮荒野兽般可怖。

    看到这个样子的高大战士,已经在这个水晶桥上驻守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莫德古德怎么可能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以至于他立刻就嘶哑了嗓子,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从自己早已经空无一物的腐烂胸腔中出这样的声音。

    “诅咒战士,怎么可能。你们黑暗侏儒怎么可能还能制造出来这种怪物?”

    “为什么不可能?”伸手制止了自己身后的诅咒战士,玛勒基斯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吊在水晶桥上的一根头,这是整个桥的承重物,或者说他们以及他们脚下的水晶桥,都是由这根头吊起来的。

    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此的神奇。让人以最直观的方式见识到了海姆冥界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却也是让玛勒基斯越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看着神思不属的玛勒基斯,莫德古德僵尸一般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难看的形容。

    “你们黑暗侏儒不是已经遗失了你们代代相传的至宝吗,为什么现在你们还能制造出诅咒战士这种可怕的怪物?”

    “该怎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呢?”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玛勒基斯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这应该叫天命所归吧,毕竟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会得到这件失而复得的神物。怎么样,现在我应该可以面见你的女王了吧。”

    “当然,您已经有了这个资格。”

    和之前那种倨傲狂妄截然不同,现在的莫德古德露出了谦卑的模样和十足的礼仪。他微笑着对着玛勒基斯说道,同时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号角,向着死人之船吹响了起来。

    顿时,死人之船上开始出现了新的动静。一个个如同虚幻的人影出现在了甲板之上,然后在他们的运作下,一个由指甲拼接出来的舢板被扛了出来,然后搭接在了镀金的水晶桥上。

    而就在这个舢板的边上,莫德古德恭敬地弯下了自己的身子。

    “您请吧,玛勒基斯陛下。我的女王已经恭候您的大驾了。”

    前倨后恭,这是对守桥人莫德古德最好的解释。而这样的情况也足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实力,的确是说话的重要资本。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更不要说别人的尊重。而有了实力,所有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认清楚了这一点,玛勒基斯大步地走向了死人之船纳吉尔法,而在侍者的接引之下,玛勒基斯一路被带到了船舱的深处,一处如同宫殿般堂皇的大厅之内。

    此时,在大厅之上一座由白骨搭建而成的王座上,一个戴着一个骨质面具,只露出半张脸的妖娆女人早已经等在了那里。她看到了走进来的玛勒基斯,立刻张开了口,以一种沙哑而魅惑的声音说道。

    “黑暗侏儒的王,你约我前来这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量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