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零九章 树根之下 兴师问罪
    心满意足的玛勒基斯悄悄地走掉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他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海拉女王有过会晤,尤其是在他已经和海拉达成了协议的情况下。而目送着玛勒基斯离开冥土的边界之后,海拉立刻转过了身子,对着侍立在一边的仆人说道。

    “好了,这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我们回尼福尔海姆吧。”

    尼福尔海姆,一个冰雪和雾气的世界,也是一个了无人烟的世界。因为实在和海姆冥界太接近了,它几乎已经被默认为了海拉女王的领土。而在这个世界里,所隐藏的东西绝非一点半点。

    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的主根就在这个世界之中,而在这个世界里,还有着另外的秘密,一个能够主宰九大国度命运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奥丁也曾经想要探究这个秘密的真相,但是很可惜,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海拉就是这个秘密的洞悉者,而现在她要去的地方也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所在。

    死人之船纳吉尔法悄悄地撕开了浓密的雾气,顺着冥河吉欧尔就一路逆流而去。很快,这艘象征着死亡和痛苦的大船就来到了尼福尔海姆的领地之中。冥河吉欧尔从这里源,而自然的,死人之船也顺着河流一路前行到了一处怪异的地方。

    那是无比粗壮的如同树根一样的存在。巨大而虬结的身躯如同一条条狰狞的龙蛇,盘踞在了天空之下的每一个角落。它们不是山峦,但是却要比山峦更加巨大。上,连接着天空之上的无尽虚空,下,洞彻着大地之下的浩瀚厚土。通天彻地,扎根于世界之上,这就是尤克特拉希尔——世界之树的根系。

    而在这巨大的几乎越任何人想象的根系之中,死人之船依旧一路前行着,逆溯着冥河的源头,直到进入到了根系的深处。

    光明在这里几乎失去了意义,而在这冰冷而潮湿的黑暗之中,纳吉尔法寻觅着前方一闪一闪的光亮,慢悠悠地摸索了过去。

    很快,光亮变得越来越清晰,灼热的温度也随之扑面而来,一扫之前的寒冷和潮湿。这种感觉让伫立在船头上的海拉感到了些许的不适应,但是她还是下令让死人之船再多靠近一些。

    几个幽深的拐角过后,光亮的来源终于显现清楚了。那是一个全身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人,在不断挥舞着手中烈焰高炽的宝剑,一下一下地劈砍着如同山壁一样的树根。每一次劈砍,烈焰萦绕的宝剑就骤然爆出喷薄的光亮,将四周昏暗的空间骤然变得一片通明。

    而在这无数次的重复中,优特克拉希尔那如同鳞甲一样的表皮早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内里如同岩石和金属一般的质地也被宝剑上的火焰一点点地烧灼成灰烬。每深入一分,如同山壁一般的树根之内就会多上几分异色。那是深沉无比的黑暗,连火光也驱逐不掉的黑暗。而就在这黑暗之中,一个越来越清晰的巨大的呼吸声渐渐地传递出来。

    听着明显清晰得多的呼吸声,伫立在船头的海拉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喜色。她迫不及待地飞了起来,来到了挥舞宝剑劈砍树根的巨人身边,对着他问道。

    “苏尔特尔,你还要多久才能完成你的工作?”

    “呵!”冷哼了一声,全身被滚滚黑烟和赤红火焰包裹着的恐怖巨人猛地停止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将自己的宝剑就地一插,就对着海拉一脸怪笑得说道。“怎么,冥土的女王,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那个家伙吗?”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海拉回答的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目光温柔地落在了远处一处怪异的突起上,然后以一种神思不属的语气说道。“我为了等他苏醒过来就不知道等了多少万年,而现在这一天好不容易就要来临了。我怎么能让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依旧被囚禁在这个让人生厌的苦狱之中呢?”

    她的话刚说完,远处那怪异的突起就猛地抽动了一下。而与此同时,整个世界树的根系都震动了起来。这古老而神圣的巨树突然出了一阵阵让人牙酸的呻吟,就如同什么东西在扯动着它一样,让它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自己的身躯。而随着它的颤抖,整个尼福尔海姆都开始生可怕的变化。

    大地开裂,群山崩塌。海水和湖泊被撕开的地缝吞噬下去,天空上的浮云也被搅动地漫天溢散。这几乎是一副末日天灾般的景象,但是这样的景象却是让海拉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明艳起来。

    “是的,亲爱的。我知道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再等等,再等等!很快我们就可以重聚了!”

    她的语气诡异而疯狂,让立在一旁的苏尔特尔感觉自己仿佛根本不是在和一个有着理智的人交流。和面对玛勒基斯时的高傲冷艳的女王相比,现在的海拉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痴狂的疯女人。

    实在是受不了海拉这幅模样的炎魔之王不爽的哼了一声,刺鼻的硝烟顺着他的鼻腔连带着一股炽热的炎流喷涌而出,在世界树的根壁上炸出一团火花之余,也让神思不属的海拉女王回过了神来。

    “还有三天,三天之后我就能砍破这最后的壁垒。但是我想要知道,你们答应我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可不想在付出了这么多东西之后,什么都得不到。”

    “怎么,你付出的很多吗?”

    听到他的话,海拉翘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的意思。而她话音刚落,一股灼热的炎流就猛地向她扑了过去。那是炎魔之王的愤怒,然而这炎流还没有碰触到海拉的身体,一阵阴沉的冰冷雾气就突然升腾起来,死死地挡在了炎流的前面。

    冰冷和炽热,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制造出无数灼灼的蒸汽,把每一个人的身影都淹没在了浓厚的白雾之中。而就在这白雾之中,苏尔特尔则是放下了手,停下了自己攻击的动作。

    “不要挑衅我,海拉。你要知道惹怒我的代价是什么?那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我已经把我所有的士兵都消耗掉了,如果你不能给我个交代的话,就算是有他护着你,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当然,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微微一笑,海拉也悄悄地退回到了船上,同时也以言语向着苏尔特尔保证了起来。

    “放心吧,我们不会言而无信的。就像是我们答应你的那样。只要你能帮助我打开这该死的囚笼,帮我们夺回他失去了的东西。我们就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不论是重新化身为始祖巨人尤弥尔的秘密,还是无限宝石。甚至是你最想要的女神的灵魂,我和他都可以给你。我记得那个女神叫做布伦希尔德是吗?一个漂亮而勇敢的女孩,说真的,连我都有点喜欢上她了。尤其是在我听说她拒绝了你之后......”

    说到这里,海拉再度笑了起来。而看着她那让人生厌的样子,苏尔特尔罕见的没有动怒的意思。

    海拉的条件实在是丰厚的让人心动、臣服,尤其是对于他来说更是如此。对于她所说的那些东西,那一点点小小的屈辱完全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把所有的过节都给忘掉。事实上他只是把这一切都记下来了而已,留待以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有的是时间和海拉清算。

    这一点苏尔特尔想的非常清楚,也盘算的明明白白。在这个时候,他肯定是不会和海拉这些人闹翻的。所以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之后,他再度拔出了自己的宝剑,在一阵阵烈焰的呼啸和激荡的轰鸣声中,重新开始起自己劈砍世界树的工作。

    而看着重新开始干活的炎魔之王,海拉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和嘲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尔特尔的那点小心思,只是她完完全全地不在乎而已。凭她的力量,就算是苏尔特尔也未必能把她怎么样。更可况,三天之后到底是谁该畏惧谁,还不一定呢?

    同样打着小算盘的海拉一言不地回到了死人之船上。接下来的三天里,她都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苏尔特尔砍破这个囚笼,释放里面的囚徒为止。她要在自己最爱的人苏醒的那一刻就看到他,也要让他在那一刻先看到自己。这是她身为女人的执念,也是她心中最为迫切的想法。

    而就在他这样盘算着的时候,一阵阵奇怪的窸窣声突然从四周传了过来。那声音初闻的时候还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转眼间就像是突然而至的暴雨一样,密密麻麻到了喧嚣的地步。

    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苏尔特尔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向着黑暗处怒喝起来。

    “渺小的虫子,是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

    “渺小?炎魔之王大人,你在说我吗?”巨大的蛇的头颅突然从他们头顶之上的根须中探了出来,它用昏黄的眼睛紧盯着手持宝剑的炎魔之王,一边吐着自己的蛇信,一边出了沙哑低沉的声音。

    “嘿嘿,这不是刚刚苏醒的莱茵河神耶梦佳得吗?怎么,你不率领自己的大军进攻阿斯嘉德,来这里看我工作是什么意思?”

    看到了现出身形的蛇,苏尔特尔大嘴一咧,一边喷吐着火焰,一边开口嘲讽了起来。而他的话却是让大蛇身上的鳞片都猛地竖立了起来。

    “这一点我还想问问阁下你呢?问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手下的那些军队战败了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敌人中还有那样的家伙存在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炎魔之王——苏尔特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