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一十章 内斗险生 树底魔音
    耶梦佳得昏黄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自己眼前的巨人。八一中文  w≦w≦w≤.≦8﹤1≤z﹤w﹤.它的鳞片翕张,獠牙微露,喷涂的蛇信上不是溢洒出一些腥臭的毒雾,显然它在质问着炎魔之王苏尔特尔的时候,并没有排除以武力获得答案的想法。

    而看着对自己敌意毕露的耶梦佳得,并不比它小上多少的苏尔特尔呵呵一笑,就把自己手中的暮光之剑扛到了肩上。

    “怎么,你想试一试我手中的毁灭之火吗?耶梦佳得。我保证,这对你来说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体验的。”

    暮光之剑在他的话语中猛地飚射起一道炽烈的暗红火焰,滚滚的热浪甚至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把这个树根盘踞出来的洞穴变成了一片滚烫的灼热地狱。这种变化虽然不能让在场的一众神魔感到畏惧,但是却也足以让心存恶念的耶梦佳得升起少许的顾忌。

    它巨大的身子从尾部探入到了冥河的水流之中。而当它接触到这流水的时候,滚滚的浊流带着冰冷的雾气蜂拥着顺着它的身躯蔓延了上来。仅仅是一瞬间,它的身躯就再度扩大了几分,并且还在不断地增长着。

    这让它本来就巨大无比的身形变得更加可怕了起来,而原本还能勉强和它比较一下的苏尔特尔,转瞬间就变得如同一个小可怜一般,小的实在有些可笑。而看着在自己眼中已经小的不值一提的苏尔特尔,耶梦佳得从自己的胸腔中出了低沉而恐怖的笑声。

    “怎么,苏尔特尔。你想用你的那根小牙签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吗?真是可笑,如果你真的想要那么做的话,就先把莱茵和吉欧尔的河水烧干了再说吧。”

    耶梦佳得的话语很是猖狂。但是和他猖狂的语气相比,海拉倒是更关心它刚刚说的东西。如果它只是说要烧干莱茵,那么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如果在加上一条冥河吉欧尔,那么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隘,海拉立刻紧盯住了耶梦佳得的身躯,而从它的躯体上,她果然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之前的耶梦佳得只是一条单纯的黑色大蛇,尽管它的形容上同时有着龙和蛇的特征,但是本质上它还是一条全身黑色鳞甲的蛇神。而现在,它的形容已经有了些许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主要就是在它的鳞甲上。

    那原本黑色的鳞甲现在已经变得有些偏向于灰色。当然,那并不是真正的灰色,而是一种雾气般的存在。这些雾气正从它鳞片的缝隙中一点一点地涌现出来,遍布了它的身躯周围,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变了一个颜色一样。

    而再仔细看的话,就可以透过雾气,看到一个个奇怪的影像。那些影像仿佛是印在它的鳞片上一样,并且随着它的蠕动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自己的形象,悲惨而恐怖的形象。一个个扭曲哀嚎的亡灵遍布在它浑身上下所有的鳞片之上,让它光是扭动一下身躯,都如同一个移动的地狱一样出无尽可怕的悲鸣。

    耶梦佳得已经不仅仅只是莱茵的化身了,现在的他似乎窃夺了更强大的力量。一种已经侵占了海拉本身所统治的领域的力量。这让海拉立刻咬牙切齿了起来。

    “耶梦佳得,你竟敢窃取冥河的力量,窥伺我的死亡领域。”

    “别说的那么难听,海拉。”看着气急败坏的海拉,耶梦佳得的眼睛里则是流露出一副让人看不懂的玩味神色。“别忘了我可是不死的存在,来回徘徊于生与死的边界之上,再加上蛇本身所拥有的往死重生的性质,很容易就让我窥看到死亡领域的力量。其实就连我都没有想到,冥河居然会认同我的主权。这真的是一个意外,我可以誓。而且,死亡领域也并不仅仅是你的专属,不是吗?你也只是万千世界的死神之一,真正的死亡另有其人,你应该很清楚这点才对。”

    “你给我闭嘴!”说道这个问题,海拉立刻就变得暴躁了起来。她看着已经凝聚了两条大河力量的巨蛇,全身都开始涌动起一股骇人的力量波动,属于死亡的力量波动。显然,因为它刚刚的话语,这个冥土的统治者已经开始了些许的杀机。

    而这个时候,苏尔特尔也咧开了嘴,露出了狞笑。

    “哈,这就是你的依仗?真是可怜啊,耶梦佳得。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斗不过自己的兄弟了。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笑了!你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所对抗的是什么力量。不过是一点点冥河的力量,难道你就以为自己已经无可匹敌了吗?”

    暮光之剑骤然一挥,狂飙的火光高炽起来。滚滚的炎流让大蛇身躯上萦绕的雾气都消散了开来,而它身上那些扭曲的亡灵的影像,更是在暮光之剑的火焰映照中纷纷消融为了无形。

    “你根本不明白火焰的强大,根本不知道末日的火焰究竟是何等的伟力。区区冥河,不过是顷刻就可以烧干的火柴而已,也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把它当做是底牌!”

    苏尔特尔挥手间展现的力量让耶梦佳得猛地收缩起了自己的眼瞳。它试想过暮光之剑雷沃丁的威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它居然是这般的强大。只是溢散出来的力量,就让自己刚刚获得的死亡神力消弭为了无形。再加上一个怒气冲冲,蠢蠢欲动的冥土女王海拉。耶梦佳得已经开始为自己鲁莽的行为而后悔了起来。

    所以,趁着现在还有补救余地的时候,它连忙张开了嘴,说道。

    “等等,等等。我想我们现在没有战斗的必要不是吗?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同盟!”

    “同盟,我可不记得我有和你做过什么交易。”

    苏尔特尔冷笑着迈动起了自己的步伐。而看着他的动作,耶梦佳得更加紧张了起来。它巨大的身躯一缩,以一个难以想象的度退开了一个惊人的距离。而同时,他也没有放弃游说的意思。

    “别忘了,我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我可是已经帮你们干掉了阿斯嘉德的战神提尔。你们现在对我下杀手,不感觉有些落井下石吗?”

    “区区战神提尔,还不被我放在心上。”

    作为实力冠绝九大国度的炎魔之王,苏尔特尔有充足的底气这么说。所以他对于耶梦佳得给自己找到的借口一点也没有接受的意思。

    “你以为你干掉了一个提尔就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了吗?整个阿斯嘉德,没有任何一一个人能被我放在眼中。在我看来他们都不过是弱者和蝼蚁。区区蝼蚁,并不能成为和我交谈的资本。所以,你太狂妄了,耶梦佳得。而这种狂妄必须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么那个凡人呢,那个帮助阿斯嘉德战斗的凡人英雄,别告诉我你有本事对付那个凡人。”眼看着苏尔特尔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耶梦佳得病急乱投医一样谋求起出路来。“那个凡人的力量是我所见过的最为强大的存在,我敢说那种力量绝对过了奥丁,甚至还要过了你。别告诉我你有把握对付他,苏尔特尔。如果你真的有那个把握的话,你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军团就这么全军覆没的。所以你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你就少了一个绝好的帮手。没有我们在旁边应衬,你是绝没有可能战胜那个凡人的。”

    耶梦佳得的话显然让苏尔特尔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这让他恼羞成怒的同时立刻就挥舞着宝剑,斩出了一道滚滚的炎流。这炎流如同撕裂了空间的间隔一样,瞬间就落在了耶梦佳得的身上。然后立刻在它巨大无朋的身躯之上撕扯出一个狰狞而且恐怖的伤口。

    鳞甲崩碎,皮骨分裂。暮光之剑雷沃丁所释放的炎流完全无视耶梦佳得身上那巨大的鳞片,眨眼间就把它身上的防御撕了个七零八落。而同时,灼热的火焰也把它伤口上的皮肉烧成了一团狰狞的形状,以至于即便都已经看到了深处的骨头了,耶梦佳得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丝鲜血流淌出来。

    这并不好受,相反而极为痛苦。但是耶梦佳得强忍了下来。甚至还老老实实地低下了头,缩小了自己的身体,对着苏尔特尔露出了恭敬的样子。而它的这幅表现显然让苏尔特尔感到了满意,他收回了宝剑,踩着耶梦佳得的脑袋居高临下地说道。

    “这一次只是小小的惩戒,下一次如果你还敢在我的面前露出这种可笑的模样,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一堆灰烬。”

    “是,我保证,炎魔之王大人。”

    很难想象一条蛇怎么做出谄媚的样子。但是耶梦佳得的确做到了,而且还做得非常微妙。而看着事情居然间展到了这种程度,一边的海拉却是皱着眉,不满地走了上来。

    “苏尔特尔,你就这么放过了它?为什么?”

    “因为它说的没错!”苏尔特尔瞟了海拉一眼,就再度把暮光之剑竖在了自己的眼前。他看着自己眼前的宝剑,眼中显露出有些疯狂和炙热的神色。“那个凡人的确强大无比,是我从未遇到过的劲敌。我需要这条蛇的力量,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足以让我对他网开一面。我过誓,我一定要把那个凡人定在尤克特拉希尔的树干之上。我要让他,那个叫做周易的人类和世界树一起焚为灰烬。也只有这样,才能一借我心头只恨。”

    说到了后来,苏尔特尔几乎就是如同在咆哮一般。而听到了他的话,海拉却也是愕然地重复了起来。

    “周易?你说那个凡人叫做周易?”

    世界树的根部再度开始颤动起来,这一次更加强烈,也更加恐怖。与此同时,一种如同嚎叫般的声音也从树根之下的深处响彻起来,悲惨而疯狂,绝望而炽烈,一如毁灭世界的火焰,吞噬万物的黑暗。世界树之下,那个被囚禁的怪物,被惊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