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一十五章 祈愿之歌 死战之意
    对于托尔这种鲁莽的几乎就是寻死的决定,布伦希尔德一点也不能理解。八≯一中文网≥> w<w<w﹤.81zw.明明都已经处在了这种劣势,他是哪来的信心和敌人去决一死战。明明他们现在只能靠着金宫的防御勉力撑起一道防线,为什么他还要这么不顾一切去进攻,而不是防守?

    看着已经快要走出自己视线的托尔,布伦希尔德是满心的焦急。不管是从个人出,还是从整个阿斯嘉德的利益出,她都不能允许托尔这么做。但是,她又没有能力去阻止托尔,所以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洛基的身上。

    “洛基,你必须阻止他。这样做毫无意义,只不过是单纯的送死而已。”

    “不,这是有意义的。”

    看着一脸焦急神色的女武神,洛基脸色阴沉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想要笑但是却根本笑不出来的模样。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认为我们只能防守。只能等到那个人赶回来力挽狂澜。但是你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阿斯嘉德的士气。”

    说到这里,洛基扫了一眼一些躲在阴影处,从头到尾都没有响应过托尔的召唤,反而把自己缩的更深了的家伙,眼睛里闪过一丝非常清晰的不屑。

    “看看这群可怜的家伙吧,他们甚至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所以,一旦潮水般的敌人压倒面前,你觉得他们能起到你预期中的作用吗?”

    “可是像是托尔这样杀出去,难道就有用了吗?”

    尽管认识到了洛基说的那些问题,但是布伦希尔德还是很难认同这样的做法。

    “这事攸关整个阿斯嘉德的存亡,如果他失败战死在那里,你知道对于这里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吗?”

    “我当然知道!”理了理自己脑后的长,动手把它们编织成了一个利落的马尾。洛基身上光芒一闪,就变成了身披甲胄,腰配利剑的模样。随后,她迈步向着托尔的方向追了过去,在经过布伦希尔德边上的时候,对着他轻轻地说了一声。

    “所以,我是不会让他死在那里的。最起码,我不会让他死在我面前。”

    “我会和托尔一起出征,而守卫金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同时,我们也把自己的生命托付到了你的身上。转告那个家伙,他救援的是否及时关系到我和托尔的生命,我们把活着的希望统统放在他身上了。说真的,这可真是一场豪赌啊!”

    “既然知道是豪赌,那么为什么还要上!”布伦希尔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眼睛里满是这样的疑问。她并非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只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答案。

    洛基没有回答她,因为她知道自己不需要这么做。她只是默默地追随着托尔的身影,独自一人离开了金宫的大殿。

    事情到了这一步,布伦希尔德已经彻底地无可奈何了。她只能按照托尔说的做,把剩下的人聚集起来作为金宫最后的防线。而与此同时,她的心中也难免对周易怨怼起来。这个时候,你到底在哪?

    金宫城池的大门被打了开来,托尔一马当先,鲜红的披风让所有注视着他的人都产生了一种永生难忘的印象。精锐的勇士紧紧地跟着他身后,践踏起如同长龙一般的烟尘。

    这种景象在阿斯嘉德并不少见,或者说应该是一种很常见的事情。

    作为王子,托尔曾经数十上百次这么出征过,也一次又一次地把胜利和荣耀带回来过。可以说每一次他都是在人民的欢呼中出征,在欢呼中凯旋。所以,不管是他自己还是人民,都对他有一种特殊的信任。一种能够对他能战胜一切敌人的信任。

    也正是因为这种潜意识,那些在这场战争中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人,那些畏缩的如同鹌鹑一样的平民开始悄悄地从角落里走出来,开始走上城墙,远远地注视着这支特殊的军队。

    勇气,艰难地从他们的心中再度生根芽。给这些早已经被恐惧所主宰的人带去了些微的希望。他们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或者说没有人知道自己真正该做些什么。他们只是注视着,徘徊着,相互之间窃窃私语着。让整个金宫都充满了一种特殊的变化,如同冰层之下蠢蠢欲动的暗流,波涛汹涌,似乎随时都可能破壁而出。

    这种怪异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声嘹亮的钟声,响彻了整个金宫。

    那是站在金宫制高点上的布伦希尔德敲响警钟古林肯比的声音。这个表面上刻有一只骄昂雄鸡的警钟声音无比的高昂,以至于只要敲响它,它的声音就能传遍整个金宫,刺穿所有人的耳朵。

    在阿斯嘉德古老的习俗中,警钟敲响就是战士出征,外抗强敌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每一个阿斯嘉德人都应该为这些奔赴前线的战士送上自己的祝福,送上衷心的祈祷。

    在今天,惨败和恐慌让这些阿斯嘉德人忘记了自己古老的传统。而女武神却是用钟声再次让他们铭记了起来。

    城墙之上,有人开始祈祷起来。而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当越来越多的人回想起他们曾经的辉煌的时候,古老的歌谣也再次飘荡了起来。

    “yitbeaneveningstar(祈愿有颗暮星),

    shinesdonuponyou(光芒照耀着你)。

    yitbehendarknessfa11s(祈愿当黑暗降临时?),

    yourhearti11betrue(你的心依然坚定)。

    youa1ka1one1yroad(你走在孤独的路上),?

    oh!hofaryouarefroo(?哦!你已离家多么遥远)。?

    rnieutu1i?(黑暗来临),

    be1ieveandyoui11findyouray(信仰会指引你找到你的方向)。

    rniea1anti?(黑暗笼罩?),

    aprose1iveithinyouno(这诺言现起与你同在)。

    yitbeshadosca11(祈愿阴影的召唤)?,

    i11f1yaay(终将烟消云散)。

    yitbeyourjourneyon(祈愿你的征程),?

    to1ighttheday(会将白日照亮)。?

    henthenightisovere(当黑夜被压倒),?

    youyrisetofindthesun(你将奋起去找到太阳)。?

    rnieutu1i?(黑暗来临),

    be1ieveandyoui11findyouray(信仰会指引你找到你的方向)。

    rniea1anti?(黑暗笼罩?),

    aprose1iveithinyouno(这诺言现起与你同在)。

    aprose1iveithinyouno(这诺言现起与你同在)。”

    古老的歌声如同涓涓的溪流一样流淌着,有着一种让人心灵沉静的力量。而听到这个声音,那些怯懦的人再次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那些因为恐惧而逃避的人,再度站到了城墙之上。

    如果战争真的不可避免,如果死亡真的无法逃离的话。那么,在这黑暗之中,阿斯嘉德人知道该怎么选择。勇气在传递,越来越多的人拿起了刀剑。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歌唱的行列之中。而这歌声渐行渐远,很快就传到了还没有走远的托尔的耳中。

    听着这一如既往,甚至更加透彻的歌声。这个金的大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高坐在八足战马上的他蓦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妙尔尼尔,闪电涌动的光芒让每一个随行的战士都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他则是大笑着,对着身边所有的勇士们问道。

    “听到了吗,诸位?来自金宫的声音,我们阿斯嘉德的出征之歌。”

    所有人都看着他,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则愣愣地点了点头。而看着如此沉默而肃然的军队,托尔自顾自地诉说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心中再想什么,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心里的想法。事实上,我和你们一样。面对这场几乎不大可能胜利的战争,我和你们是一样的。”

    “恐惧、迷茫、绝望。那种几乎看不到未来的感觉,那种除了迈步走向死亡的感觉。我都懂,我都明白。但是,各位既然愿意和我一起来到这里,我想你们心中也是做好了决断的。这一点,我也一样。”

    “我们都不是为了自己在战斗,我们是为了我们身后的人。我们的亲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爱人。阿斯嘉德在这之后能不能还存在,我们谁都没有把握。作为你们的领,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们,就算是我,也是抱着死亡的觉悟而来的。但是我没有后悔过,我相信各位心中也没有后悔的感觉。”

    “因为现在我们不去抵挡这些敌人,那么我们就再也没有能力抵挡他们了。如果连我们都失去了勇气了,那么整个金宫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勇气去反抗,去拼搏了。我不想当屠刀落在我所有珍视之人的身上时才后悔现在没有站出来,所以我选择现在站出来,用自己的双手,用我手中的武器给他们争取一个可能的未来。即便这个未来非常的渺茫。”

    “既然死亡已经无法避免,那么为什么不让我们再次用刀剑拼上一把,试一试能不能希望争取回来呢?是握着刀剑去死,还是跪在地上去死。阿斯嘉德的战士们,儿郎们,把你们的答案告诉我!”

    “为了阿斯嘉德!”高高举起的武器几乎林立成了一片金属的森林,而在这森寒的光芒面前,托尔的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容。这个时候,他的眼光落在了身边的洛基身上,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眼中才露出了一丝温情和遗憾。

    “你不应该来的。不过,谢谢你愿意和我一起来这里。”

    “我必须来这里!”没有任何的顾忌,洛基握住了托尔的手。“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全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