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前锋交战 貌合神离
    莱茵的河水前所未有的泛滥了起来,本来就宽阔的如同天堑一样的大河陡然间升起了百米之高的狂澜,让人光是一眼看上去,就有一种肝胆俱裂的恐慌。八一中<?[文〔[ (?〔 w〕w〕w〕.)8}1)z}w].}c>o}而这还不是最让人感到畏惧的。

    最让人感到畏惧的是在那波涛怒澜中驾驭着这无尽洪水的大蛇,以及那密密麻麻,聚集在洪水之中若隐若现的生物。侏儒、巨人、妖魔还有凡人,只要是曾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步入了死亡深渊的生物都出现在了这洪水之中。洪水没有摧毁这些亡者的身体,把他们再度送回死亡的世界中。相反,它还庇护着这些妖魔鬼怪,护送着他们一路向着阿斯嘉德的土地奔袭而去。

    无数年来,这些死国的囚徒们一直在等待。阿斯嘉德征服了多少敌人,这里就有多少复仇的士兵。阿斯嘉德的勇士屠杀了多少妖魔,这里就有多少从死亡深渊爬出来的怪物。

    可以说,这是足以将整个阿斯嘉德吞没十次的力量,是足以彻底使这个王国成为灰烬的力量。而这还不是阿斯嘉德人所要面对的全部。

    芬里尔高高地站在死人之船纳吉尔法上,身形巨大的它像是船头的撞角一样,有着一种特殊的威险感觉。而在他所站立的船上,群狼环伺,最为精锐的亡者战士像是雕像一样伫立在那里,似乎就在等着他一声令下而已。

    诚然,这个堕落的恶神已经失去了自己大部分的后裔,但是有着海拉女王当后台的他根本无惧于这些微薄的损失。只需要点点头,它那些失去的子嗣就统统能够回到这个世界上,而且还是以一种更可怕也更凶残的姿态。

    亡灵和群狼,这样的组合已然可以统治整个大地和河流。而在天空之上,却也依然有着他们的军队。

    成群的战舰遮天蔽日,几乎把自己经过的每一个角落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中。黑暗侏儒的王在那些身形高大的诅咒战士的拥簇下,站在甲板上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和那些人一样,他也是来复仇的。阿斯嘉德曾经夺走了他珍视的一切。所以现在,他理所当然地要向阿斯嘉德讨回个公道。或者,不仅仅是讨回个公道。

    想到这里,玛勒基斯忍不住把自己的视线投向了自己下方的那条大蛇,眼中阴冷的神色几乎可以化作剃刀,割破别人的喉咙。而他这自认为隐蔽的视线,根本就没有逃脱过下面那个时刻注意着他的大蛇的眼睛。

    “真是个蠢货,真的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我都没有注意到吗?”

    咧着嘴嘿嘿一笑,耶梦佳得就鼓动着浪潮。让洪水前进的度更加迅捷了几分。而这个模样,却是让上方的玛勒基斯直接当成了挑衅。

    “你们带领突击队先行出,我要第一个看到金宫的影子。”

    在这些早就无法言语的诅咒战士眼中,来自国王的命令才是绝对的。所以他刚说完,在他身后伫立着的那一队整整十二个诅咒战士就纷纷动作起来。除了两个依旧守卫在他身边之外,其他的纷纷率领着精锐的士卒,充当起了先锋的角色。

    玛勒基斯已经把阿斯嘉德看成了盘中餐,砧上肉。面对着这么一块大蛋糕,他可是一点也没有和别人分享的意思。

    而就在他贪婪而有得意地看着远处已经快要消失的没有踪影的先锋战舰的时候,一道轰雷却是猛地劈落下来。

    这道刺眼的雷霆瞬间就撕裂了天空,透过了层层战舰的防御,直接就向着玛勒基斯攻击过去,而面对着这样的攻击,玛勒基斯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他身边护卫着的两个诅咒战士已经瞬间走上前去。

    其中一个诅咒战士直接用自己的胸膛挡在了雷霆闪电的面前。轰隆作响的刺眼雷光劈打在他的身上,除了迸射出绚烂的光芒外,根本就无法击破这个诅咒战士身上那厚实的盔甲。

    而就在这个诅咒战士用身躯护卫自己主人的时候,另一个诅咒战士则是一步上前,挥舞着拳头就直接向着电光后面砸了过去。他不是在攻击空气,而是在攻击那隐藏在暗中的杀手。

    随着一声恍若洪钟大吕般的怦然巨响,一个隐藏在电光中的短柄锤被他直接抽飞了出去。这个度之快几乎和电光没有什么区别的锤子连让诅咒战士后退一步都做不到,就被当成了棒球一般,狠狠地击落在了另一架战舰之上。

    巨大的战舰瞬间就被火光所吞噬,虽然那个飞来的锤子块头不大,但是巨大的威力也在一瞬间把整个战舰砸了个对穿,而不幸被砸中了动力炉的战舰除了变成火炬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在轰隆隆的声响和翻滚的浪涛中,那艘不幸的战舰飞快地被巨大的洪水所淹没。其中有不少幸运儿躲过了战舰自爆的危险,但是他们刚刚从战舰中脱身出来,就被那些水中隐藏着的妖魔鬼怪拖拽着撕成了碎片,然后像是贪食的鬣狗一样把这些碎肉塞进了自己早已经不知道血肉滋味的嘴里。

    战争还没有开始,这些鬼怪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盟友。这种行为让看到这一切的人都生出了愤怒和恐惧。而对于这样的情况,玛勒基斯铁青着脸,强行转移了视线,转而把注意力放到了刚刚闪电来袭的地方。

    “阿斯嘉德的雷神托尔,这就是你的本事吗?难道说除了偷袭之外,你连正面作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一个除了偷袭之外什么都不会的流浪狗也有资格说这种话吗?”雷声再度响起,早已经沉没了的战舰下猛地窜出了一道电光飞射到高空中。然后玛勒基斯就看到一身甲胄,猩红披风的托尔接住了自己的神器妙尔尼尔,高立在半空之上以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他。

    对于玛勒基斯来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来说,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的蔑视,尤其是来自那些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的家伙的蔑视。这让他怒火中烧,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多想,就指着托尔怒喝道。

    “区区一个丧家之犬也有资格对我狂吠?来人,给我杀了他!”

    他话音刚落,一个诅咒战士就拔地而起,向着半空中的托尔就扑了过去。他虽然不会飞,但是一扑数百米的高度让他几乎和飞没有任何的区别。而面对这个能够空手接住自己飞锤的怪物,托尔根本就没有和他缠斗的想法。

    抡起妙尔尼尔,他直接就拔升了自己的高度,然后在瞬间就变作雷霆,连人带锤地向着敌人扑了过去。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上方的玛勒基斯,而是他所立足的那艘战舰。对于自己的战斗目标,托尔非常清楚。在这个时候,拖延敌人远远比杀伤敌人要有效的多。

    在一开始看到托尔的时候,玛勒基斯就做了不少的设想。他认为这是一个被杀母之仇冲昏了头脑的傻子,一个只知道搏命的蠢材。也正是因为这种轻视,让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有效的防范。

    一瞬间,他脚下的那旗舰就被凿出了一个大窟窿。尽管这艘战舰要比其他的战舰巨大的多,但是在托尔暴力拆迁式的破坏下,它还是开始失去了平衡,并且缓缓地向着下方坠落了过去。

    这个情况让玛勒基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他猛地推开了护在自己身前的诅咒战士,然后对着他大喝道。

    “不要管我,先去把这个小臭虫弄死再说。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尽快给我解决他。还有,不要让我看到那条该死的蛇。就算是这艘船上的人死光了,我都不允许有人向那条蛇求救,明白吗?”

    点了点头,最后一个诅咒战士向着身下不断传来爆炸响动的地方赶了过去。而玛勒基斯则是冷哼了一声,就独自走进了一个隐蔽的房间里。那是他的专属逃生舱,通过这个东西,他可以很快就换乘到另外一艘战舰上去。所以,托尔的举动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太大的意义,除了让他丢了些脸面之外。

    不过,玛勒基斯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脸面。他已经被托尔给彻底地激怒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一定要先弄死这个该死的雷神再说。

    而看着天空中出现的动静,巨大的蛇慢悠悠的伸出了脑袋,出了奇怪的感慨声。

    “这就是黑暗侏儒这一代的王吗,真是一个好懂的家伙。也真是一个愚蠢的家伙啊!”

    “怎么,你不打算营救你的这个国王了吗?”

    芬里尔听到了它的话,忍不住嘶声冷笑了起来。而对于这个有些嘲讽的笑声,耶梦佳得只是摇了摇头。

    “那是他的事情,我可管不到。而且,你不觉得我们有事情要做了吗?”

    他的话音刚落,前方河岸两边的山峰就猛地爆裂了开来。巨大的山峰仿佛被一个巨人拦腰截断了一半,带着滚滚的碎石和漫天的烟尘,就直接向着莱茵的河道坠落了下来。

    河道堵塞,滔天的洪水瞬间被截停了下来。无数的亡灵被裹挟着撞击在了碎石之上,顿时就落了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而看着这一切,不论是耶梦佳得还是芬里尔都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看样子,我们的对手也已经来了。怎么,你有兴趣吗?”

    “当然,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饮血了!”

    魔狼眼中露出了嗜血的猩红,而对于他的这幅模样,耶梦佳得也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了起来。

    “你也只不过是个蠢货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