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二十五章 蛆虫王者 残酷现实
    “我的末日?”

    玛勒基斯的五官开始扭曲起来,他脸上的肌肉抽动着,然后开始疯狂地大笑起来。{[ 八一中?((〈文 <( w〕ww.81zw.

    “白日做梦,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王,是命中注定要统治一切,重新拥有一切的王者。没有人可以打败我,没有人可以杀死我。我是命运的选择,我才是能笑到最后的人。”

    “这话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玛勒基斯。这不过是你可笑的自我安慰而已,你的内心已经开始颤抖了,我能感觉的到!”

    面对着玛勒基斯的疯言疯语,同样被挂在那里的洛基开始讥笑了起来。而她的讥笑显然揭开了玛勒基斯心中不为人知的部分,这让他立刻恼羞成怒了起来。

    “给我闭嘴,你们这两个下贱的家伙。不然我立刻就让你们永远没有用这张嘴说话的能力。”

    “嘿嘿,等一下我们就知道失去这种能力的人到底是谁了!”

    没有理会这种色厉内荏的威胁,洛基依旧自顾自地吐出了毒辣的言语。而她的这种话,却是立刻摧毁了玛勒基斯心中所有的脆弱防线。

    “够了,我本来还想留你们一条小命,让你们亲眼看着我来毁灭你们的王国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我就要毁掉你们的性命,你们的灵魂,让你们彻底地成为灰烬,成为阿斯嘉德墓碑之下的一块基石!”

    “你有这本事的话,就过来试试吧!该死的混蛋,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才会成为墓碑的一部分。”

    托尔愤怒的咆哮着,但是已经被制的身躯让他更本无法阻止玛勒基斯做任何事情。而对于现在只能靠吼来展示自己威力的托尔,玛勒基斯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畏惧。他只是狞笑着走到了他们的边上,然后对着他们伸出了一只手来。

    猩红的光芒在他的手掌之上涌动着,如同一条活生生的毒蛇一样在托尔和洛基之间摇摆不定着。当然,这可比蛇危险的多。毒蛇的獠牙威胁不到神灵的安全,但是这种猩红的力量却有着这样的威力,甚至能够直接湮灭他们的生命。

    这一点托尔他们很确定,因为对于这力量来说,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有所接触了。所以对于他的这种举动,托尔整个人都像是愤怒的狮子一样对着他怒吼了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玛勒基斯,有什么事情都冲我来?不准你伤害她,听到没有,不准你伤害她!”

    “怎么,你很在乎这个女人?”

    一看托尔这种急不可耐的模样,玛勒基斯本来就没有多少度量的心胸中顿时生起了深深的恶意。

    “不过现在的你能做什么,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骁勇的雷神吗?不,现在的你只是我手底下的一个囚犯而已。你,甚至她的生命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让你们生,你们才能生。我让你们死,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说到这里,好不容易从这卑微的满足中寻求到快意的玛勒基斯立刻出了猖狂而得意的笑声。

    “不过作为王者,我可以大慈悲给你一个特殊的例外!”

    “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猩红的毒蛇缠绕在了托尔的身躯上,上面的力量很快就让托尔产生了一种窒息的感觉。“你可以选择一个人先死,而剩下一个,我会把他当做献祭给我新王国的祭品。怎么样,你的选择是什么?是你?还是她?”

    “一个先死,一个后死。告诉我,你选择让谁先?”

    这种疯狂的恶趣味让托尔愤怒地大吼了起来,就连洛基也满是怨恨地看向了玛勒基斯。不过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他们并没有反抗的余地,他们能做的也不过只有选择而已。

    “让我来,让我先死。不准你伤害她,让我先来。”

    “不,让我先来。放过他,让我先来。”

    玛勒基斯想要看到的那种自相残害的情况并没有生,两个人争相求死的模样让他整个人内心里都是说不出来的厌恶,以及嫉妒。虽然贵为国王,但是玛勒基斯可找不到这么一个能和自己玩这种把戏的女人,而正因为这样,他越的想要除掉这两个讨厌的家伙。

    “不,我突然改主意了。你们两个现在就要死,我已经等不及了!”

    猩红的毒蛇骤然分成了两条,死死地纠缠在了这两个苦命的鸳鸯身上。这给他们带来了痛苦,让他们痛苦的无法几乎无法呼吸,甚至整个脸孔都开始扭曲起来。而看着他们面容扭曲的模样,玛勒基斯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扭曲的表情,就是这样让人快乐的表情。去死吧,你们两个,给我去死吧。用你们最为绝望的痛苦来取悦我吧。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我才是最后的国王!”

    “国王?我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肮脏的还不自知的蛆虫而已。”

    一个声音骤然出现在了玛勒基斯的身边,而这个声音的出现却是让这个刚刚还猖狂无比的家伙立刻转过了身子,对着自己身后的方向大叫了起来。

    “是谁,是谁在那里?给我出来!”

    “你要找我?”

    光芒一闪而过,托尔和洛基的身边已经是猛地多了一个人影。他手中捏着两条不断扭动的猩红毒蛇。稍稍用力,猩红色的光点立刻就如同破碎的水晶粉末一样迸射出来。而看着这样的情况,玛勒基斯立刻就眯起了眼睛,死死地盯向了他。

    “你就是那个家伙,那个他们口中的一定能拯救世界的英雄?”

    “能不能拯救这个世界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肯定能干掉你。蛆虫!”

    平淡地不能再平淡的语气,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足以让玛勒基斯这样自负的人从内心里生出无尽毒火。

    “就凭你,一个藏头露尾的小虫子,也敢说这种大话?给我上,杀了他。”

    一直侍立在他左右的最后的两个诅咒战士听到命令,立刻就大踏步地走了上来。虽然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很危险,是一个已经杀死了十个像他们这样存在的威胁,但是天性中的服从还有忠诚,让他们不得不按照他们国王吩咐的那样做。

    换做以往,对于这样的忠犬,周易还有些手下留情的意思。但是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已经放到了自己的老对手身上的他,根本没有什么兴趣再去和这些家伙玩什么仁慈的游戏。

    眼看着一个快步跑上来的诅咒战士对着自己伸出了拳头,他立刻就是一拳向他打了回去。

    两个拳头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金色的光芒和猩红的流光微微对冲,然后瞬间就以一方的彻底溃败而宣告结束。

    从对撞的拳头开始,诅咒战士身上的铠甲,下面的皮肤肌肉,再深层的骨骼神经统统都在这冲击的力量下开始分崩离析,从手臂蔓延到半身,再至整个身体。所有的一切都被冲击所波及,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毁灭。就像是一个破碎的水晶一样,或者说就像是一个在火焰中燃烧的纸人一样。他在顷刻间,就以肉眼能及的度破碎、灰飞,所留下的不要说尸体,就是连一个完整的部件都没有。除了灰烬,只有灰烬。

    这种情况自然是周易的力量造成的,但是他的力量却不是全部的原因。其中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无限宝石力量的反馈。这种宝石对于没有资格的人向来苛刻,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但是对于玛勒基斯来说,这种情况就实在是有些乎他的想象了。诅咒战士是他最大的依仗之一,也是黑暗侏儒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强大的战士。他们曾经被列为禁忌,因为他们的力量让黑暗侏儒本身都感到恐惧。

    但是现在,所谓的禁忌居然像是无法反抗的鸡仔一样被人肆意屠杀。不!那不是屠杀,怎么看都像是被不小心一脚踩死的模样!这种刺激实在是让这个打破了禁忌的王者有些无法接受。

    虽然还有一个诅咒战士,但是玛勒基斯对于他能有所斩获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他现在能依仗的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而这个底牌就是,无限宝石!

    现实宝石,这颗猩红的无限宝石拥有着扭曲现实的力量。曾几何时,它是黑暗侏儒的至宝,是他们国王的象征。但是随着奥丁的战胜,这样之宝也被封禁了起来,知道洛基盗走了它。

    它落到了周易的手上,成为他和灭霸作战的有力依仗。虽然在最后,这样东西因为无限宝石的集体暴走而流落深空,但是无形的命运却又让它回到了这里,回到了它曾经主人的手上。

    玛勒基斯,作为这一代黑暗侏儒的王,就是这颗宝石的持有者。而它也坚信,无限宝石的力量能够帮助它战胜眼前这个可怕的存在。

    然而,猩红的光晕刚刚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一只手就已经撕裂了这些光芒,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胸膛中。

    “现实宝石,真是熟悉的东西。忘了说了,这样东西曾经也是我的囊中之物!所以,对于它我不比你陌生!而相比之下,这颗无限宝石似乎更喜欢我当它的主人,而不是你这个废物!”

    随手凌空一挥,把另一个诅咒战士像是纸片一样打飞了出去。周易一手插在玛勒基斯的胸口中,一边对他这么说道。

    而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可置信的玛勒基斯出了痛苦而且嘶哑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鲜血在他的胸口喷涌而出。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猩红的光彩在狂乱的、不受控制的奔涌着,而随着那只手从他的胸膛中抽出来,一颗猩红的宝石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无限宝石,已经不再为他所有。它为自己再度寻觅了一个更合适的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