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涅灭危机 复仇之怨
    玛勒基斯艰难地逃脱出了那个对于他来说和地狱没有任何区别的地方,而一等他逃到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的位置时,他立刻就爬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头也不回地向着战舰深处走去。( ?[{[八一中文{  w〕w>w〉.>8〉1?z]w>.〉c〕o]

    一个黑暗侏儒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的国王居然像是一个蚯蚓一样在地上扭来扭去,直到玛勒基斯同样现了他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才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涩声问道。

    “陛下,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吗?”

    “怎么,连你这种家伙也想嘲笑我吗?”

    一把握住了这个没有眼色的家伙的脖子,玛勒基斯作为一个从来不曾在自己子民面前显露过仁慈的王,此时此刻已经变化为了彻底地暴虐和疯狂。而他的这个样子,显然让这个不幸的黑暗侏儒吓坏了。

    “陛下,饶命啊。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啊!”

    他话还没有说完,愤怒的玛勒基斯已经一把拗断了他的脖子,把他狠狠地摔到了一边的墙壁上。

    “该死的下贱家伙,你们毫无用途!”

    这样骂着,玛勒基斯已经控制住了自己脸上的神色,让自己看起来并不那么狰狞。但是在他的心中,邪火还在疯狂地燃烧着。

    他无法忍受自己受到这样的屈辱,而一旦逃脱出他所认为的危险之后,这种屈辱感更是让他有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冲动,他迫不及待得想要做些什么,来洗刷自己所遭遇到的一切。

    而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径直来到了这艘战舰的核心深处,也就是它的动力炉所在。

    黑暗侏儒在星空深处流浪了数千年,而作为能够在宇宙中延续自己文明的种族,他们自然也是有一定的可取之处的。他们的科技,就是他们的力量。而这些战舰,无疑就是他们科技的最高体现。

    靠着摄取宇宙中无处不在的暗物质来作为能源核心的动力炉,足以使一艘这样巨大的战舰正常运行数千年。然而,一旦这种暗物质动力被人为地操控,产生不可控制的涅灭反应。那么,它就是最危险的武器。

    暗物质的涅灭会让一定范围内所有的一切事物都被彻底地摧毁为最原始的原子状态,而它本身变化所造就的力场,更是有可能直接造就一个模拟的黑洞,吞噬它所能吞噬的一切。

    在这种力量面前,任何神灵都是无力而可笑的。他们并不能表现得比所谓的凡人更加出色,因为就算是他们也和那些凡人一样,只有一眨眼就消亡掉的生命。

    这本应是黑暗侏儒最终极的武器,可惜的是,这种武器目前还只停留下概念上。即便是身为流浪者的黑暗侏儒们也明白武器开的一个基本道理,那就是不能被控制的力量是不能被称之为武器的。而这种恐怖的力量,他们始终无法从纸面上实现它,把它变成自己手中的利器。

    单兵武器已经是这些侏儒科学家们所能做到的极限,而这种极限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毫无意义。半径不过五米的涅灭炸弹最多也只能对付一下普通的战士和英灵。换成是神灵,哪怕他再弱下,在炸弹爆之前逃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也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玛勒基斯会把诅咒战士这种禁忌的存在当成自己王牌的原因,因为这些所谓的科技让他实在是太失望了。但是现在,这却是他最后的希望。

    不能控制,不要紧,他要的只有毁灭而已。杀伤友军,无所谓。只要他还存在,那么黑暗侏儒就永远存在。至于那些下贱的平民,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死了也就是死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玛勒基斯就直接杀光了动力炉内所有的黑暗侏儒。然后打开了动力核心的阀门,开启了毁灭的倒计时。

    而当他做完了这一切的时候,玛勒基斯突然有了一种不切实际的虚幻感。动力炉的操作系统已经彻底地崩溃,暗物质涅灭已经无法逆转。两分钟后,这里的一切都将彻底地化作虚无,包括上面那三个家伙。都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还没有人来阻止他。这真的是有些奇怪。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把所有的奇怪想法统统扔掉。玛勒基斯已经准备尽快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他来到了最近的一处飞行甲板内,而当他来到了这里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而直接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大池子前。

    这是一个满是血红液体的水池,各种仪器分立在水池边上,不断将猩红的液体灌输进去。而在这个水池中,一个全身插满管子的巨狼陡然间张开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玛勒基斯。

    芬里尔,被玛勒基斯带走的重伤魔狼。

    虽然很不爽耶梦佳得把芬里尔这个自己眼中的废物扔了过来。但是一想到芬里尔的身份,以及他现在所侍奉的主人,他就不得不按照耶梦佳得说的那样把他带了回来,并且尽可能地吊住他的性命。

    这是彻彻底底的无奈之举,甚至还有些憋屈。但是玛勒基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芬里尔居然成了自己拿回最后资本的唯一依仗。

    他的手里还有着八成的诅咒战士暂时归于海拉女王的麾下。这些力量被海拉放置在自己身边,作为保卫着她的安全的屏障,同时也是和其他的那些怪物抗衡的资本。而玛勒基斯想要重新拥有力量,重新执掌权利。这些诅咒战士就是他所必须的东西。

    然而,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海拉女王面前会遭遇一个怎么样的结果,他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从来不知道礼义廉耻的怪物绝对会侵吞掉他的一切,他如果胆敢出现,那么绝对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在那之前,他甚至连自己的诅咒战士都接触不到。

    所以,他必须要一个投名状,要一个能帮助自己打入到海拉女王势力内部的家伙。而芬里尔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能见到自己的那些诅咒战士,他就还有着希望。

    想清楚了这些,玛勒基斯就对着张开了眼睛,紧盯着自己的芬里尔说道。

    “长话短说,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敌人中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来到了这里,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的诅咒战士也一样。现在,我准备以这里的一切当做诱饵,用最终极的毁灭武器消灭他。而你,我本来准备放弃你的。但是你对我来说还有些利用的价值。”

    “誓,你会带着我进入到海拉女王的宫殿那里,直到我和我的诅咒战士接触了为止。这样的话我就释放你,带着你安全得离开这里。否则,你就和那些该死的入侵者一起,给我统统被毁灭吧!”

    没有更多的选择,也不需要更多的选择。听完玛勒基斯的话,芬里尔就径直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嘶哑的嗓子说道。

    “我誓,放我出去吧。”

    知道时间不容得再耽误的玛勒基斯一听到这个回复,立刻就操作着边上的机械,把那一根根管道从芬里尔的身躯里撤了出来,而等到这些兼具治疗和麻醉效果的管道退出来的时候,芬里尔立刻站起了身躯。

    “走吧,我们必须赶快离开了,如果你不想变成粉碎的话,就别磨蹭,很快这里的一切都.......”

    玛勒基斯话还没有说完,一阵腥风就猛地窜了上来。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他已经被芬里尔一口咬住了半个身躯,然后高高得抛了起来。

    这个时候,剧痛固然蔓延了开来。但是比剧痛更加暂居玛勒基斯内心的是愤怒,还有最为彻底的不可思议。在这个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反抗,而只是单纯地对着芬里尔怒吼道。

    “你疯了吗,芬里尔?你忘了你的誓言吗?还是说你这个怪物就这么想要吃了我?”

    “想吃了你,真是一点也没有错。我真的想把你吞进嘴里,一点点地用牙齿磨碎你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寸骨骼。把你彻底地挫骨扬灰,撕成粉碎。”

    伸出爪子,按住玛勒基斯摔落下来的身躯,芬里尔低下了头,满脸的狰狞和疯狂让玛勒基斯看着都是一阵阵寒。他后悔了,后悔自己居然把希望寄托在这么个疯狂的野兽身上。但是现在,一切已经晚了。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最后的挣扎和求饶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别忘了,没有我你也会死。这里的爆炸,海拉的惩罚,还有你刚刚的誓言。你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

    “怕,当然。但是却不重要。别忘了,我的誓言是送你去见海拉那个女人,而这样不就是最快的方式吗?至于为什么?”芬里尔说到这里,狼脸上的狰狞和恐怖顿时深沉到了极限。“因为你杀了我的母亲——弗丽嘉!别忘了,我也曾是阿斯嘉德的一员,而你杀掉的那个女人,则是我的亲生母亲,那个生下了我,养育了我,对我有恩情的家伙。你杀了她,居然还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对你,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一瞬间,玛勒基斯就产生了一种极致的恐慌。他挣扎着想要从芬里尔的脚下逃出来,但是无论他怎么动作,都不可能对抗得了魔狼的力量。而面对着芬里尔渐渐底下的头颅,他心中剩下的只有恐惧。

    “对不起,原谅我,对不起,原谅......”

    惨烈的嘶嚎和疯狂的撕咬吞咽声出现在了那里,污秽的鲜血染透了肮脏的皮毛,而曾经的王者就这样归于了沉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