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简单任务 奇怪队伍
    解决了不怎么重要的志愿者盟军问题,艾达她们就再度忙碌了起来。[? ([八{一小([<[说网 w}w>w?.?8]1?z}w.不管是调度军队、物资还是布置好防线,都是她们现在工作的重点。想要塑造好一场战争,就必须要面面俱到,把一切的可能都纳入到预计之中。而这些事情对于她们来说,并不太容易。

    战争不是游戏,它考量的东西太多太多,而这些东西足以让艾达她们焦头烂额。可以说要不是为了她们的终极目的,她们真的不想把事情展到这一步来。直接让周易出手推平这一切都要简单的多。

    但是现在,既然只能想到那样的解决办法,她们也只能这样继续进行下去。而这就让她们连一个着家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这样对周易来说倒是也好,因为可以省下很多尴尬的问题。比如说,在周岚要求去看自己孙子的这件事情上,她们不参与其中的话,其实对所有人都是件好事。

    轻轻地敲开了吉尔的房门,在她诧异的眼光中,周易一脸尴尬地像她介绍起了自己身边的女性。

    “吉尔,这是我的母亲,周岚。我把宝宝的事情和她说过了,她无论如何都想过来看他一下。”

    “你好,瓦伦丁小姐。我是周易的母亲,真是抱歉,我在这种冒然的情况下过来打扰你。但是还请你体谅一下我现在的心情,毕竟这个孩子对我来说,意义实在是有些非凡。”

    “我明白的。”侧过了身子,让出了一条通道来。吉尔则是微笑着地对着周岚说道。“请进吧,小家伙刚刚醒过来,我正准备给他洗澡呢?”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他可爱的样子。”

    看到吉尔的表情,周岚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她径直地走进了房门,而就在周易打算跟上去的时候,周岚却是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挡在了他的前面。

    “接下来的事情你就可以不用参与了,我想要和瓦伦丁小姐好好地谈一谈。所以,你自己找到地方待着去吧。”

    “妈妈?”一听这话,周易脸上的神色顿时就僵住了。他真的是有些担心,担心自己妈妈会做出什么伦理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神奇故事。所以他立刻若有所指地说道。“我不在的话,是不是有些事情不太方便啊。而且......”

    “没有那么多而且,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去找个地方呆着吧。事情不会像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做的。”

    挥了挥手,像是打什么仆人一样对着周易摆了摆手,周岚的意思显然已经到了不容拒绝的地步。而看着这个样子的周岚,周易只能苦笑着,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吉尔。

    他希望吉尔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多多包容一些。最好不要在她们之间生任何的冲突才是。而看着他的眼神,吉尔显然也明白了点什么。她笑着对着周易点了点头,然后和周岚一样,对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被人嫌弃到这种程度,恐怕也是没谁了吧。对于自己眼下的遭遇叹息了一声,周易就只能按照这两个女人的吩咐,自顾自地离开了这里。不过,该何去何从呢?周易实在是没有什么头绪。

    而就在这个时候,艾达的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你现在有事情吗?”

    “应该没有,或者说我现在非常地闲!”坦白地把自己现在的状态说了出来,周易其实非常感兴趣艾达究竟能安排什么事情给自己。而就在他这么回答了之后,艾达立刻就不客气地说道。

    “既然你这么有空,那么就去一趟这个位置。靠你的手段,把那些人统合起来。我现在没有空去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所以这种事情就交给你了。”

    说话这话,艾达就挂掉了电话,同时把一个地址了过来。而看着这么自顾自地安排着一切的艾达,周易再度苦笑了起来。他真是不明白,这些女人到底在忙些什么。为什么要把那么简单的事情弄得这么复杂。不过,既然她们高兴,也就随他们吧。反正,这也只是个游戏而已。

    这样想着,周易已经慢悠悠地想着这个城市的一个地点出了过去。而当他到了那里的时候,却是现,那里早已经待满了奇怪的家伙。

    有穿戴战术装备,各种枪支挂了一身的战争专家;有衣着奇怪的,看起来极为非主流的朋克暴走族;还有几个穿着医生制服的奇怪家伙和如同流浪汉一样满身狼狈的家伙。虽然其中还有一部分都是看起来挺正常的家伙,但是有这几个家伙在,周易实在是不能不把他们归类于不正常人这个范畴之内。

    所以他也很直接地对着这些人问道。

    “请问,我是来错了地方吗?这里是什么精神类疾病的研究中心吗?还是,我来到了什么奇怪的宗教现场?”

    “你来到了你一生中最不应该来的地方,体面人。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一边说着这话,一个高大的,却全身破破烂烂的家伙就走了上来。他全身上下都显得没有几块干净的地方,尤其是指甲和露出来的牙齿,实在是肮脏的有些吓人。那里面深深的污浊混着奇怪好像油渍一样的东西,让人光是看着都有一种不想接触的感觉。

    而看着这样的家伙越来越近,周易立刻对着他说道。

    “嘿,伙计。你不会是打算用你那该洗一洗的手碰我吧。”

    “你是说我的手吗?”看了看自己脏的几乎分不出底色的手掌,高大的家伙露出了一嘴恶心的黄牙,把它放在自己面前舔了一口。“相信我,伙计。等一下你就不会在乎我会不会用手碰你了。因为我会把我的手伸进你的身体里面。那种感觉一定会很美妙。”

    “说真的,伙计。你这么说可真是让我印象非常不好。如果我是你的老板的话,我敢肯定,你一定会是被炒鱿鱼的那个。”

    “炒鱿鱼?也许吧。不过在那之前,你觉得你能做点什么呢?哭着喊着叫妈妈?”

    脸上出现了极为恶劣的笑容,肮脏的大汉在周围一圈人那此起彼伏的大笑声和口哨声中向着周易就一步步逼近了过去。

    但是他越是接近,就越是感到吃力。还没有走上几步,他就现自己连迈动步子都已经做不到了。好像有万斤巨力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压炸了一样。他想要高呼求救,但是沉重的力量让他的肺吃尽了苦头,连喘息都困难的他更不要说出声求救这么费力的事情了。

    人都是有着强大的自救心理的,在这种外力无法介入,他根本寻求不到帮助的时候,他只能依靠自己来挣脱目前的困境。所以他开始生变化,从身躯开始。

    一层层厚厚的毛从他的身上蜂拥着冒了出来,瞬间就布满了他的全身。他的嘴巴和鼻子开始伸长,尖利的獠牙像是雨后春笋一样从的唇齿间露了出来。同时他的体型也开始疯狂地增长着,眨眼间就到了一个浑不似人类的地步。看起来像是某种庞然大物,或者说,简直就像是一头人立起来的巨大灰熊一样。

    他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头巨大的灰熊,看起来雄壮而且憨厚。不过和刚刚一样,他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因为他身上的巨大压力。而看着这头以五体投地的姿态趴在那里的灰熊,周易笑了笑就对他说道。

    “原来是一头熊啊,怎么,能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样的想法吗?我是说,你想不想叫妈妈?”

    灰熊奋力地张着嘴,看样子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一样。但是除了从嘴里流出恶心的唾液之外,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这个时候,其他的那些人才现了情况有些不对。他们中立刻有人冲了上来,对着周易大喊着。

    “嘿,把他放开。你这个奇怪的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

    但是还没有等他们冲到周易面前,他们就像地上的那头灰熊一样,死死地趴在了地上。情况越来越奇怪,或者说乎了在场人的想象。这让他们再也不能以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而是认真谨慎地对待起出现在这里的周易。

    枪支开始上膛,医生打扮的家伙手上拿出了锋利的手术刀,朋克非主流更是把一件件看起来就很危险的东西摸了出来。他们把这些东西统统地对准了周易,然后有人就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有什么目的!”

    “问得好,其实我也想知道这些事情。你们来的工作是什么!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就先给我趴下吧。”

    微微一笑,周易就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而随着他的动作,巨大的重力立刻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上,瞬间就把这里的每一个人带倒在了地上。

    有人挣扎,有人反抗。但是最终的结果始终是无济于事。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周易再度问道。

    “有人知道吗?让你们来这里的人到底想要你们干些什么?别告诉我,你们来这里只是聚众吸毒的。那样的话,我只能很抱歉地把你们扭送到警察局去了。”

    没有人说话,或者说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而就在周易叹着气想要放弃从他们嘴里问出点什么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女人声音却是突然从外面传了过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先生。因为我还没有把他们的任务告诉给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