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七百一十章 心狠手辣 斩尽杀绝
    自从被关押在了临时为他们这些高级******专门设置的临时监狱之后,皮尔斯就一直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不安。八一中文网w★w★w.81zw.这种不安来自于他昔日的同僚,以及他们一贯的阴狠手段。

    九头蛇对付起自己人来从来不比对付敌人来的温柔。甚至说,为了保持内部的稳定性和命令的绝对执行性,他们对付自己人往往要更加酷烈一些。那种残忍的手段几乎可以说是过了人类的想象的,彻底地灭绝人性的。所以,很多时候,即便是死,九头蛇的人也不愿意背叛自己的组织。

    但是皮尔斯不一样,他可不想随随便便就这么死掉了。

    作为昔日九头蛇的一个脑袋,他和那些普通的小喽啰可是不一样的。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而这个不一样的主要分别就是,他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死掉。就算是当叛徒,他也不能去死。

    他的生命要值钱的多,也珍贵的多。不应该,也没有任何的理由陪在组织的规则上面。但是,话虽然是这么想,他却依然没有任何背叛九头蛇的想法。最起码,现在他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

    作为一个阶下之囚,皮尔斯很清楚自己做大的作用是什么,也很清楚托尼.史塔克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得到些什么。九头蛇内部的情况,还有各个据点以及隐藏人员的名单,甚至是九头蛇的头目的情报。这些都是他手上握着的最大的资本,可以说,只要他一天不把这些说出来,就别想从托尼.史塔克的手中讨到一点好果子吃。

    刑罚,甚至说是那种完全不人道的酷刑,在此时此刻并非是什么不能使用的东西。在这个由他一手导致的混乱时期,很多东西都已经到了完全不适用的地步。而正是因为这样,他在这段时间里可以说是吃足了苦头。那种感觉,不会比死亡更加好受一些。

    但是,皮尔斯还是坚持着,咬牙挺了过来。

    这并不是说他突然转了性子,铁了心地要当硬汉,当一当九头蛇的忠诚。而是和说出这些秘密的下场相比,他更愿意接受这些**上的折磨。而且,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还怀有着一种特殊的期望,那就是男爵还没有选择放弃他。

    当然,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像是他现在的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可言了。男爵几乎不大可能浪费时间和精力来营救下。甚至说,还有很大的可能,他会来灭自己的口,以绝后患。

    这才是最符合九头蛇一贯行为的做法。但是对于皮尔斯来说,他却是还抱有着那么点些微的希望。毕竟,他是男爵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也是第一个光明正大地站到男爵这边的魁。单单就凭借着这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事情,男爵都应该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再搭救他一把。

    也许,应该吧!

    这个时候就连皮尔斯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感情到底是期待还是畏惧。就算是一切都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了,他还是无法确定这种事情。

    此时此刻,在这个临时监狱的外面。早已经充斥了疯狂而嘹亮的枪声。透过窗户,皮尔斯甚至能看到枪口喷的火焰在黑暗的夜色中所映照出来的橘红光芒。

    那是专门看守他们的,由最精锐的特工和特种部队所组成的狱警们所造成的动静。响亮,而且激烈。虽然无法观察到具体的实情,但是仅仅是通过这些就能轻易地判断出,外面到底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九头蛇的进攻已经开始了。但是是为了救他,还是为了别的什么的原因,他还完全没有弄清楚。这让他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这是决定他生死的问题,由不得他不仔细思量。但是时间,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是不多,因为很快,外面的动静就消停了下来。

    这让这群平日里就像是老年公寓的住户,或者什么精神病医院的病人一样聚齐在一起的昔日的政客们纷纷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有的人脸上露出了恐慌,有的人脸上露出了欣喜。有的人显得迫不及待,还有的人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插到地板里面去。这些九头蛇的下层人员,或者是被九头蛇收买了的政府官僚,甚至是那些完全无关的、只是单纯地被波及进来的倒霉家伙,在此时此刻完全展现出了不一样的模样。

    惊恐、畏惧、兴奋、退缩、悔恨、疯狂,可以说,把这里每一个人的表情单独得剥离出去,一起放进一间屋子里,就足以形成一种让人赞叹乃至战栗的画面,一副如同炼狱审判之下的那些亡魂浮世绘的画面。

    而在这个画面中,皮尔斯的表情却是最特殊的。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冷静、沉默的模样,坐在那里动都不动,和这里的浮躁浑浊相比,可以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从他那微微跳动的眼皮以及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手指的轻轻颤动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内心完全没有像他表现得那样平静。尤其是在外面的枪声结束了之后。

    枪声结束了,那就意味着审判开始了。而到底结果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也就看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而很快,他就看到了那个应该出现的审判者。而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他立刻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帖木儿,没想到居然会是你来救我?”

    “我也没有想到男爵居然会让我来,皮尔斯叔叔!”

    说话的人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有着黄种人外表的年轻人,看起来年纪也只有三十多岁,相对于皮尔斯来说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家伙。而就这这样的一个家伙,一出现就能让皮尔斯放松下来,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和皮尔斯的关系实在是匪浅。

    而事实上,情况也的确是这个样子的。因为皮尔斯和他的父亲有着深切交往的原因,这个男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皮尔斯的一个晚辈,一个看着长大的晚辈。所以,对于这样的一个存在,皮尔斯自然地放松了下来。

    “看样子的我的这把老骨头还是有点作用的。帖木儿,你的父亲可汗最近怎么样了?”

    “我的父亲一切还好,而且在我来的时候,他还嘱咐了我,说非常想要再次见到您,和您好好地聊上一聊,叙叙旧。”

    从头到尾一直在背着双手的帖木儿突然间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而看着他的这个笑容,皮尔斯心中却是猛地咯噔一惊。

    作为可汗名义上的老朋友,实际上的合作伙伴。他可是很清楚在那个男人的心中到底在想着一些什么。那是一个意志坚定如同磐石一样的家伙,是一个野心勃勃如同火焰一般的强大存在。这样的人可不会说什么叙旧之类的客套的话。他从来都是直言着自己的目的,以最现实的手段来完成所谓的交易。就算是对他也一样。

    那种习性几乎是不可能被改变过来的。而这也就是说,帖木儿是在骗自己,但是为什么呢?

    惊疑不定的皮尔斯开始自己地打量起自己面前的年轻人,而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了这个年轻人一直背在身后的双手上面。

    “帖木儿,你为什么一直背着自己的双手。还是说,你手里握着的枪打算对着我的脑袋来上一吗?”

    “皮尔斯叔叔,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从来不屑于用枪这种东西的。”

    微微扯了扯嘴角,叫做帖木儿的家伙就平静地摊开了自己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皮尔斯。

    而当皮尔斯看到了他手上的特别存在的时候,他的心中顿时就生出一种无法置信的荒唐和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慌。这让他几乎是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同时眼神中也充满了惊惧和戒备。不过他还是怀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对着面前的男人出了这样的疑问。

    “帖木儿,可汗的戒指,你父亲的武器,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举起了手,帖木儿的眼神在自己十指上戴着的十个戒指微微地游离了一下,然后就似笑非笑地对着皮尔斯回答道。“我已经彻底地继承了我父亲的衣钵,从他的手里接过了他的一切。所以,我拥有这些魔力戒指,不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这不可能,满大人精通他的方术,他还能维持自己的生命数百年之久。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你。”

    几乎是立刻,皮尔斯就对着帖木儿反驳了起来。而对此,帖木儿只是呵呵一笑。

    “我的父亲当然是不愿意将他的事业交给我。但是,男爵大人却很是支持我的行为。所以,在男爵的帮助下,我劝服了我的父亲,这难道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皮尔斯叔叔!”

    此时此刻,在皮尔斯听来,这声叔叔是在是刺耳的不能再刺耳了。而和这种刺耳相比,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下场。男爵的参与已经让他清楚地知道了,那个曾经把持着一方的满大人,九头蛇的魁之一已经有了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而男爵现在更是让心狠手辣的,甚至对自己父亲可汗下了杀手的帖木儿来对付自己,那么,男爵对于自己的安排已经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了。想清楚了这一点,皮尔斯整个人都在战栗着。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而在眼下的这个情况面前,他却是连一丝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悔恨。早知道这样,那么他还真的不如和托尼.斯特克合作一下,说不定还有一个好一点的结果。

    但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已经在皮尔斯眼中变得面目可憎可畏的帖木儿已经狠狠地挥下了手,对着和自己一起走进这里来的九头蛇士兵们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杀光他们,一个不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