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武士过往 无匹异能
    原田健一,一个日本人,一个身世非常离奇的日本人。八一中文★网w w★w√.√8 1 z wく.★c★o√格来说,原田健一只是他现在的名字,而他真正的名字应该是矢志田健一,同时他也是日本最大的军工业集团矢志田家族的一员。

    甚至说,他的身份也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矢志田族人,而是矢志田的掌门人的私生子的后代。他出身名门,按理来说应该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才对。但是事实上却并非是如此。

    他的父亲是私生子,是不被他祖父承认的一个存在。而他也同样如此,所以说他并没有获得他应该获得的东西。甚至在一开始,他就连姓氏都不允许被冠以矢志田之名。他从小就被叫做原田健一,原田其实就是他母亲的姓氏。

    姓不姓矢志田,对于原田健一来说影响并不大。他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小时候的生活倒还算是幸福。父亲的宽容和母亲的爱护,让他享受过一段非常美妙的时光。但是,直到有一天的来临,他所有的生活都生了改变。

    矢志田自古以来都是日本的一代名门,他们把持的权利让他们从来都是出于统治阶级之上的。而之所以矢志田能维持着这样的局面数百年来未曾改变,那是因为这个古老的家族中还隐藏着一个特殊的秘密。

    那就是这个家族在人前光鲜的背后,还悄悄经营着不为人知的黑暗势力。日本最大的忍者集团黑武士,就是由这个家族所暗中操控的。利用黑武士,矢志田家族一直保持着一个然的社会地位。即便是到了今天,这些精锐的杀手们也是闻名世界的矢志田集团赖以维持的根本。

    但是,一个杀手集团,怎么可能一直被矢志田操控着,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呢?这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矢志田家族的秘密。

    矢志田家族,一直以来有一个传统,一个特殊的传统。而这个传统,则是关系到他们血脉的一个问题。相传,每过几代,矢志田家族中就会有一个男婴,诞生出神奇而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个男婴会被当做神赐之子,成为黑武士的领,守护矢志田家族的银武士。

    虽然听起来有些离奇,但是这个传统却是确实存在的。一连数百年,直至今日,这个传统都未曾生过任何的变化。但是,偏偏是在这一代上,矢志田家族出了点小问题。

    传统虽未改变,但是这个特例却没有出现在矢志田的家族中。因为这一代,矢志田正统中并没有男婴出生,唯有的第三代却是一个女孩儿。本来,矢志田的族长都已经把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但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生了。

    原田健一,这个私生子的儿子,继承了这个传统,并且从身上觉醒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而当矢志田现这件事的时候,他立刻派人带走了这个孙子,并且赋予他矢志田之名,同时将其送入了黑武士的基地中,接受忍者以及武士剑道的修炼。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绝对是残酷的事情。黑武士们为了训练出合格的银武士,可是从来不会手下留情。所以那样的日子对于原田健一来说,可以说是地狱般的回忆。

    但是他承受了下来,并且真正得继承了银武士的名字,同时他也继承了黑武士这个组织,成为了矢志田当代的守护者。

    这样的经历可以说成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如果你不看他的结局的话!

    原田健一最后是继承了矢志田传统的位置,成为了黑武士的主人,家族的守护者。但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却早已经死在了十多年前,死在了那个他被接走的夜晚。银武士是守护者,而守护者除了家族之外,是不能有任何的羁绊的。所以,在当时,他的祖父就给他做出了选择。

    如果说,原田健一是一个故事的主人公的话,那么说不定他会选择给于这个家族惩罚,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自己死去的父母,自己失去的未来。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故事的主人公。他只是一个在现实中苦苦挣扎的可怜虫。他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接受这样的安排,像是一个人偶一样,接受着自己唯一的亲人,他的祖父的安排。

    甚至说,就连加入九头蛇,来到这里和托尼.史塔克这样的家伙为敌,也是因为他祖父的安排。矢志田也是九头蛇的脑之一,而且是最早臣服于男爵的那批脑。所以,银武士也必须效忠于九头蛇,必须效忠于男爵。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不过,托尼可不知道这些弯弯道道的事情。他只知道,银武士这如同匹练般的一刀有着无法想象的威力。

    活性纳米装甲全部激活了之后,不仅仅会产生这种爆炸性的威力,而且还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斥力场来应对冲击伤害和能量伤害。这也是为什么满大人那个切割光线几度失效的原因。在这种的斥力场面前,他的魔法伎俩实在是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

    而就是这样一层神奇的无形护甲,却是在这道匹练的刀光面前,瞬间就像是一张被强行撕开的纸张一样,整个地分成了两半。甚至说,就连他身上的纳米装甲也没有起到任何的防护作用,在刀光下整个地被撕裂出一道异常分明的切痕。

    这还是托尼见状不对,及时抽身后撤了的原因。否则,别说是一块纳米装甲,恐怕就是他整个人都要在这道刀光下,被彻底的一分为二了。

    这种险死还生的情况让托尼瞬间就从骨子里生出一阵森森的寒意。他不是没有遇到过那种强大的没法对抗的敌人。但是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攻击犀利的,让他感觉瞬间就要被杀死的敌人。

    就如同行走于高楼之间的钢丝一样,那种稍有不慎就要摔得粉身碎骨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炸起了汗毛,在心里疯狂地敲起了警钟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见鬼的刀光又是怎么回事?这是托尼此时此刻心里最为真切的想法,遇到这种危险的敌人,他实在是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尽可能地去了解对方攻击中的秘密。毕竟稍有不慎,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贾维斯,这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检查出来为什么刚刚那道刀光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一边捂着自己的胸口,让纳米金属以最快地度修复上面的伤口。托尼一边疾退着,同时呼唤着自己的智能管家,想要借由他的力量分析出对面这个银武士的攻击模式。

    而在他的吩咐下,贾维斯很快地就动作了起来。他用各种手段重塑了当时的场景,并对银武士的这一次攻击扫描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结论。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显然已经过了科技所能检测的范围了。

    “抱歉,先生。我无法从刚刚的数据中得出有效的结论。这种能力似乎已经过了我的检测范围了!”

    “无法从能力入手?那能不能从其他方面得出有效猜想呢?”

    一边继续询问着,托尼一边以自己的级度躲闪着来自银武士的攻击。

    只见银武士高大的身躯像是像是一辆银白色的跑车一样向着托尼疾驰而来,一边行进着,他还一边用自己手中的武器肆意的对托尼挥舞着。每一次挥舞,就有一道赤红的刀光挥洒而出,洋洋洒洒如同匹练一般延伸出十来米的距离。而只要是阻挡在这道刀光之前的,不论是什么。高大的建筑也好,厚实的混凝土地面也罢,纷纷都像是被锋利的裁纸刀切开的纸张一样,只留下一道宽大而整齐的,光滑且没有任何缝隙的深深切痕。

    如果是水平的切口还好,一些物件还能勉强地维持着原本的形态。但是那些倾斜的切口,就只能让被切开的物品顺着整齐的切口,无声地滑落下来。像是汽车、电话亭这样的小物件还就算了,但是当托尼看着一整座写字楼顺着被切开的裂口整个地滑落下来的时候,那种震惊实在是有些过了他心里的底线。

    这个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方式才能防御住这种可怕的能力。他只能逃窜,再以保全自己生命安全为前提的情况下,拼命地逃窜着。

    但是,他不可能一直逃下去,也不可能对审判地所生的一切不管不顾。他必须要想出办法来对付这个家伙,否则,他所有的布置都很可能功亏一篑。

    这个艰涩的问题让他思考的大脑都有一些痛,而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来自贾维斯的报告却是突然间插了进来。

    “先生,这是一个变种人。我从他的身上检查到了变种人x基因的存在。”

    是的,原田健一就是一个变种人。所谓的矢志田的传统,也不过是他们父系代代相传的变种人基因而已。洞彻了所谓的传说和神话,其实一切都是这么的现实。现实的可能打破许多人的想象。

    原田健一,说到底,不过是这种残酷现实下的牺牲品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