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八百零四章 以退为进 记忆秘密
    托尼在新闻上出了公告。8  1Ω中文网ww w.81zw.他已经抓到了在逃的世界通缉犯冬日战士,并且将在三天之后开始对其的公开审判。

    这个消息一经推出,立刻就迎来了整个美国的轰动。对于冬兵这个家伙,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被通缉。但是在托尼的解说中,每一个美国人都认识了他,并且对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他们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当初在洛杉矶电视台上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人究竟是谁!这个一瞬间杀死了数百人,间接导致了美国对变种人动战争,并且一蹶不振的家伙,彻底地引爆了美国人心中的仇恨。

    甚至都不需要有什么人煽风点火,满大街都自地出现了游行的群众,并且浩浩荡荡地呼吁政府,要求将这个刽子手送下地狱。

    这个消息自然是逃不出复仇者们的耳目。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每一个复仇者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冬兵都是他们曾经的战友,他们都曾经并肩作战过。而现在,政府和国民居然这样来对待他,他们多少心里都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不过即便是心里不太舒服,他们还是强自隐忍了下来。

    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冬兵的确犯下了那样的罪行。政府和人民的指控并非是冤枉他的,就算是身为队友的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代替他做出辩护。

    所以他们只能憋住这口怨气,眼睁睁地看着游行的趋势在不断地扩大。同时担心着,这样的事情被队长现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队长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因为队长现在还在酒醉不醒中。当今天白天他们找到队长的时候,才现这个从来没有喝醉过的家伙居然倒在了一家酒吧里,醉的不省人事。

    酒吧的酒保说他从没有见过这么能喝的家伙。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队长这么能喝,还偏偏喝到醉的原因。

    眼看着自己的朋友赴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的确是一件能把人逼疯了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借酒浇愁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起来。事实上,他们很高兴队长能喝的如此烂醉如泥,因为如果他清醒着,那么显然要承受的痛苦还要再加剧上那么几分。

    而就在他们庆幸着,事情总算不是糟糕到底的时候。队长的声音却是突然从他们身后响了起来。

    “他们在干什么?”

    “什么?不,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群人在反对史塔克那个家伙而已。”

    行动迅地快银立刻关上了电视。但是队长却是自己走上前去,重新把电视打了开来。游行队伍的口号,还有那上面鲜红的新闻标题无不显示出问题的核心所在。只要他不是瞎子,他还识字,那么就根本不可能不明白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这让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种糟糕的想法。然而很快,他们就现了事情和他们想象的并不相同。

    队长很平静地关掉了电视,然后不一言地坐了下来。这种平静的举动让复仇者感到了些许的怪异和担忧。在他们看来,这仿佛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所以,立刻就有人对他关心了起来。

    “队长,你没有是吧?”

    “没事,只是还有些犹豫而已!”眼神游离在在场的所有复仇者身上,队长蓦然站了起来,对着他们说道。“我刚刚下定了一个决心。抱歉,伙计们。我要暂时离开你们一段时间。”

    说完这话,他不等复仇者们给他什么回答。就径直的离开了这个临时的基地。而看着就这么走掉的队长,剩下的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现了深深的忧虑。

    “见鬼,队长不会想要去冲击法庭吧。”

    心直口快的快银最先出了这样的疑问。而对于他的这个想法,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做出什么回应。

    队长的想法是显而易见的,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一个人想要去干些什么。而这也正是他们担心的事情。

    一旦冲击了法庭或者是半路截走了囚犯,都会引来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因为这是明摆着的和国家、和所有人民在作对。是当着无数人的面践踏法律和公理。这种行为,即便以队长的声望,都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成为人人喊打的老鼠,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而如果说这是史塔克专门设下的圈套的话,那么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在他们看来,史塔克现在简直就是个疯子。如果落入了他的圈套,被他抓到了手里,那么绝对是一件足够糟糕的事情。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入到史塔克的手中。不论是他们自己还是队长,都不行。

    怀着这种类似的想法,几个复仇者对视了一眼,默默地就在心底达成了共识。复仇者是一个团队,理应共同进退。既然队长已经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了,那么作为队友,他们也理应站在他身边,和他共同承担所有的一些。

    很简单的想法,也是复仇者羁绊的体现。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却都是被人算计好的。

    墨菲斯托就在暗中看着复仇者的一举一动,并且为这即将到来的好戏而露出了期待的笑容。作为一个魔鬼,他已经等不及看见这些所谓的级英雄们看到队长巨变之后的嘴脸了。那一定很有趣,不是吗?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隐藏于暗中的家伙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是对于周易这一大家子来说,他们却对此一点也不关心。

    对于她们来说,周易身上生的特殊情况才是更重要的事情。而为了弄清楚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她们已经盘问了不少家伙。

    而现在,她们则在盘问着最后的知情者。

    “斯科特,我需要你告诉我,当时到底生了什么。你知道天启干了那些事情,那个阴影的来源又是什么?”

    琴.葛蕾站在斯科特的面前,对着这个一脸痴像注视着自己的家伙,满脸不耐烦地问道。

    而看着自己面前那让他朝思暮想的人,斯科特直接就忽视了她脸上的表情,兴奋地冲了上来。

    “琴,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肯回到我身边了!”

    这样的疯言疯语立刻就让琴葛蕾皱起了眉毛。她先是伸手一挥,直接就把斯科特推到了墙上,让他如同壁画一样挂在了那里。然后才一字一句地对着他说道。

    “收起你的非分之想,斯科特!我们之间早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我就会从你的面前消失。这就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不,不是这样的。”拼命地摇着头,对于琴的说法完全不可置信的斯科特否决了她所说的一切。“我们有孩子的,琴。我们是有孩子的。内森,我们的孩子,他是从未来过来的。他证明了我们之间还是可能的。琴,你会回到我身边的。那个该死的混蛋身边根本就没有你的位置,你最终还是会属于我的!”

    可怜的斯科特根本还不知道内森只是他和琴格蕾的克隆人的孩子。他还在做着那样不知所谓的美梦,梦想着琴会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而他的这种美梦,则让琴葛蕾自内心的厌恶。他已经受够了这个家伙的恶心作态,也明白了从这个家伙的嘴里根本问不出来什么东西。所以她立刻手上一甩,就把斯科特一把甩到了房间的角落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钢铁的牢门在沉重的机械声中缓缓地合拢了起来。而身后那不依不饶的呼喊声也渐渐地变得微不可闻。面对着这样从其中走出来的琴葛蕾,汉克一边感慨着她的冷酷无情,一边对里面关押着的疯子出了深深的叹息。

    斯科特是个痴情的家伙,只可惜他爱上了一个不应该爱上的女人。然后,他本相毕露,变成了现在这幅让人作呕的模样。

    这其中犯错的人究竟是谁,汉克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再深究了。他只知道,男人和女人的那些事情,真的很让人无奈。

    一辈子没谈过几场恋爱的汉克感慨得很有些哲学家的风范。这让能窥伺人心的琴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她还是压抑住了心里的怒火,对着他问道。

    “那个内森在哪?我想和他聊一聊?”

    “还是那个阴影的问题?”好奇地问了一句,汉克就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见解。“我告诉过你们,这个阴影和变种人没有任何的关系。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愿意相信是某种更强大力量和意志的展现。而且,就算是那个从未来来的,叫做内森的家伙,你也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你想知道的东西的。他已经被天启洗了脑,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而已。”

    “我知道,所以我想自己看一看。”

    打断了汉克的喋喋不休。琴态度强硬地让他把自己带到了关押着内森的牢房里。而在那里,她很快就看到了这个拥有者斯科特儿子身份的家伙。

    就像是汉克说的那样,他几乎等同于一个白痴。彻底被清洗过的大脑几乎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反应。但是他的记忆还在,那些关于未来的记忆,而这才是琴想要看到的东西。

    “让我来看看,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吧!”

    怀着这种想法,凤凰之力开始涌动,她的意识也开始飞地深入到了内森的大脑之中。一个截然不同的未来,就这样展现在了琴葛蕾的面前。

    而这一刻,她才现,世界最大的不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