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坦白罪行 心生隔阂
    面对队长的疑问,伊凡说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8 Ω1中Δ文 网wwんw.『81zw.而通过这个,队长立刻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九头蛇的领,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的多。

    这个从未显露过真身,甚至连存在与否都是个问题的家伙有着巨大的,乎他想象的威信。以至于即便是这个时候的伊凡,也一点不敢透露出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这让队长感到了棘手。不过他却并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把其中的内情问清楚了,那么以后他还会不会有这个机会。甚至说,伊凡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张开嘴,这都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所以他只能继续追问着,并且以激将的方式对着伊凡问了起来。

    “难道你害怕了?害怕会被他们秋后算账?”

    “当然。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愚蠢。这种只要说出来就会死的禁区,我可不想碰。尤其是在我还没有向史塔克复仇的情况下。”

    低笑了两声,伊凡就直接闭上了嘴,任凭队长怎么撩拨,都不再对这件事情表任何的意见。而看着这样的情况,队长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副苦恼的模样。

    “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这样直白地出卖你的那些队友,但是却不敢透露出关于这个家伙的只言片语。他很恐怖吗?”

    “他是不是很恐怖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能够轻易地决定像你我这样人的生死。只凭借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我在对于他的问题上保持缄默了。所以放弃吧,罗杰斯队长。你是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的。”

    给出了这样一句评语,伊凡就次沉默了下来。而看着他的表现,队长也就没有了继续追问的意思。他看的很明白,这个时候就算是继续追问下去,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所以他也只能跟着沉默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一直旁听着的詹妮弗却是悄悄地靠近到了队长的边上,然后对着他小声地问道。

    “队长,你相信他说的那些话吗?”

    “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对我们撒谎。”闭上了眼睛,队长这么回了一句。然后就突然地对着詹妮弗问道。“詹妮弗,刚刚他说的那些东西,你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怎么了?”

    听到队长这么问,詹妮弗顿时好奇了起来。而对此,队长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估计过几天,托尼就会过来一趟。他是胜利者,以他的习惯,他肯定会过来对我们嘲讽一番。而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把这些消息透露给他,然后换取了离开这里的机会。有着班纳在,托尼不会特别地为难你的。”

    队长的吩咐立刻就让詹妮弗变了脸色,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队长。话语里的愤怒,几乎都快要满溢了出来。

    “队长,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我怎么能够把这种功劳据为己有,然后就这样抛弃你们,独自一个人向托尼那个混蛋投降?”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詹妮弗。这件事情本来就错在我的身上,你们都是被我拖累进来的,我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而且这件事非常重要,已经不仅仅是个人荣辱的问题了。”

    按住了詹妮弗的手臂,队长急切甚至是有些强硬地对着她解释道。

    “我们的内乱对于九头蛇来说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他们肯定会趁着这个机会,对我们动反攻。这个时候,任何关于九头蛇的信息都会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每早一分把这个信息交到托尼的手上,就能让我们更快地针对九头蛇做出防范,可以让更多的无辜者免于那些级罪犯的迫害。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是为了整个人类,而不仅仅是为了你一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但是为什么是我。你也可以借此和史塔克谈判啊。史塔克虽然混蛋,但是在面对九头蛇的问题上,他也一定会做出慎重的选择的。你完全可以有那个机会说服他,让他释放我们啊。”

    詹妮弗并没有那么简单地就被队长给说服掉,相反的,她很快地就对着队长反驳了起来。而听到她的这种反驳,队长苦笑了一声,然后就深深地埋下了自己的脑袋。

    “这件事也是我正准备跟你说的。等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把它向托尼说清楚了,然后再帮我转告给受害者的家属,就告诉他们,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

    这个突然的说法让詹妮弗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但是凭借着女性的本能,她还是敏锐地觉察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着的隐情。所以她只是紧紧地抿着嘴,静静地等待着队长把他要说东西公布出来。

    而在一阵沉默之后,队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就对着詹妮弗说道。

    “在营救巴基之前。我犯下了一件错事。我杀了一个人。”

    听着这话,詹妮弗下意识地就是嘴唇一动。她很想告诉队长,杀人并不是什么大事,像是他们这样的级英雄每次行动的时候总是难免得会对一些无辜者造成意外的伤害。可以说,认真地追究起来,每一个级英雄的手中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无辜受害者的性命。所以,这真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事情。只要你不是故意的,就算是那些知情者也不会刻意苛责你的。

    但是,她刚刚准备把这种安慰的话给说出来。队长已经制止了他,并且脸色凝重地对着她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詹妮弗。这件事情不一样,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这一次我很清楚我到底做了些什么。那不是因为我的过失而误伤的无辜者。而是当时的我,的的确确抱着一个想要杀了他的想法。我按照我的想法那么做了,而这也就意味着,我主动地谋杀了他。”

    这种坦白让詹妮弗呼吸一窒,然后她立马就对着队长强笑了起来。

    “那这个家伙一定是个罪犯,他一定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对吗?队长。我说的是不是当时的实情?”

    她的这种话有着很大的偏颇的意思,可以说只要队长点点头,那么她就可以直接把这件事就这么给揭过去,再也不提起它。但是,队长虽然听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他显然并不愿意就这么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

    这是犯罪,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他身上的罪恶也是显而易见,洗刷不掉的。就算是他们表面上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但是内心里,这件事情却是怎么也不可能被掩盖下来的。他会一直铭记着这一切,铭记着自己手上所沾染的血腥。并且一辈子被自己所犯下的这些罪行折磨的寝食难安。

    队长并不愿意过上这样的日子,在它看来,与其那样自欺欺人得过上一辈子,那么还不如坦白一点,让自己的良心能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脱。

    所以他摇了摇头,非常明确地对着詹妮弗说道。

    “不,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我所杀死的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一个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错事的孩子。”

    “那是一个给开家庭旅馆的祖父打下手的孩子,他还在上高中,而且还在期待着一场美丽的约会。但是就因为他可能现了我的身份,我当然没有忍住,就直接害死了他。在那之后,我欺骗了这个孩子的祖父,让他看着我这个杀人凶手光明正大地从他眼皮底下离开。这是我的过错,我不会否认这一切的。”

    队长的话让詹妮弗哑然失声。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她还可以为队长说话。但是当队长把一切都坦白出来了之后,她却是再也无法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出任何的辩解了。这让她只能沉默着,借此来表达她对于队长的意见。

    刻意地谋杀了一个孩子,这已经是一件无法被容忍下来的事情了。即便是队长,詹妮弗也不可能原谅他的这种做法。如果不是限于身份,詹妮弗可能立刻就要对他进行指责。而现在的沉默,就已经可以说是她最大的克制了。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詹妮弗心中对于自己的不满,队长也是苦笑了起来。

    “你想指责我吗?不用客气,我其实也很想指责我自己。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就像是我之前所得那样,我的心里似乎住进了一个魔鬼。现在的我,甚至都已经无法克制我的行为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让你说出那些消息,换取一个离开这里机会的原因。因为我,已经没有资格离开这里了。”

    “我应该留在这里,和巴基一起接受法律的审判。这是我应该面对的事情,我也不会对此有任何的怨言。而你,詹妮弗。你是无辜的,你不应该和我们搅合在一起,那对你不公平,对于复仇者的大家来说,也不公平。”

    想清楚了一切的队长表现出了一种大彻大悟的状态。仿佛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可以坦然接受了一切一样。而这却是让詹妮弗纠结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答应他,是不是应该任由他在这里自生自灭,而自己去寻求那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

    而就在他还在纠结的时候,孤岛监狱的警报,突然间响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