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行走于诸天万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显神通
    中土虎家,是具有白虎血统的一族,守护着白虎神兽,而那白虎圣皇更是身具天赐神纹,天赋异禀,久远的岁月之下,积累了深厚的底蕴,为中土大族,在这个祖神消亡的年代,半祖便是至高,而那白虎圣皇,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在那黑袍青年的口中,无数人只以为自己听错了,面面相觑之下是哗然,有的面露不屑,有的沉默不语,还有的更是在摇头,似乎在叹息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来者。

    过去,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有天骄力压同辈,久战久胜之下只以为自己可以越境战半祖,最后落得个惨淡收场。

    而在暮东流的身上,他们并没有感受到半祖的压迫,确实,暮东流不是半祖,因为他走的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他杀过半祖。

    暮东流赤脚行于虚空之中,直到走到青天白云之上这才停住,与那万丈虚影遥遥相对,通体黑色的长袍随风鼓荡,背后披散的黑发更是被那苍穹之上的冷冽寒风吹过脸颊上的棱角,自背后而起吹向中土的方向,就如同是那猎猎作响的战旗,让他的身体,显得很是消瘦和单薄。

    而交锋便在此刻开始了,只见暮东流的黑发在飘荡间便已迎风而涨,千万条青丝竟然随着那股莫名的风变得遮天蔽日。

    大地之上,无数仰头的人瞬间呆滞了起来,不屑之色凝固了,嘲讽之色凝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也凝固了,哪怕是最后可惜的神色亦是凝固了。

    那发丝暴涨之下,已是显出了璀璨的光华,黑色已非黑色,就好像一条条星河,泛着晦暗的光,晶莹点点。

    然而发端却是不同,带着难以想象的锋芒,就好像无数把天刀,星河所化的刀,远远看去,就好像无数条奔腾不息的长河,以那个身影为源头,淹没向中土。

    这一刻,那身影就像是这天地的唯一,一切的源头。

    这是一幅异常恐怖的画面,青天好像被取而代之了一样,被一个人的头发取代,若是平日里有人这样说,恐怕那个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可现在,这个事实很清晰的摆在了世人的眼前,无法反驳。

    每一根发丝都好像星河垂落,扭动着,奔腾着,声势恐怖到了极点。

    “这?这是什么境界?肉身竟然能显化出如此异象,难道是某种神通?”许多老怪物亦是满目凝重的看着这一幕,仅这一招,便让世人噤若寒蝉。

    白虎圣皇也动了,它已是看出今日必有一番厮杀,更何况无数年来,又有几人敢这般和它说话,甚至是轻视它,这是一种侮辱。

    “吼!”

    那巨大虚影一声震天长啸之下,只见周遭虚空被其震碎无数,灭世白虎果真名副其实,不世凶威顿时显出。

    只见那遥远的星空更是投下无穷星光,将白虎圣皇淹没在里面,无尽光华汹涌,星力简直汇聚如海,它的万丈躯体在凝实,看起来就好像是星辰凝聚的一样,穿破云霄,它身上的毛发一切此时都纤毫毕现,就如同它真的是一只万丈白虎。

    几乎就在同时,它虎口一张,只见一道白光就已是吐出,竟然同样化作了一条长河,锋锐之意几乎要割天裂地。

    二者转瞬即遇,但是,天崩地裂,山河破碎的异象并没有生出,就像是他们失去了耳朵,没听到声音,那满天青丝所化的长河只如无数条狰狞扭动的苍龙,发端过处虚空皆是无数恐怖的窟窿和裂纹。

    众人只以为那白虎圣皇的神通能与之抗衡之间,然后,就像是被乱刀斩断的蛇,顷刻便已烟消云散。

    更令世人震惊的是,所有发端忽然变得古怪起来,然后没入虚空,再出现,已是离那万丈白虎近在咫尺,瞬间便已插入它的身体。

    巨大的万丈白虎在无声呜咽,它开始由实变虚,只因它的星力在消失,在被吞噬,而那发丝,则更加恐怖,远远看去里面就好像有无数星辰流动。

    这是多么强大的肉身,令世人瞠目结舌,那是无数的灵力和生机形成的异象,不可想象,浩瀚如星海。

    世间自古相传,上古之时,无数天骄辈起,他们征战之下,死后皆生异象,或化作江河,或化作山岳,或化作绝世灵根,种种之下,无一不是盖世人杰。

    难道,眼前这人也是如此?他们心中已是情不自禁的猜想着。

    而那万丈白虎,随着蔓延无比的发丝一震,便在悲鸣之下散作点点灵光,被暮东流吞噬了个干净。

    异象散去,遮天蔽日的星河散去,暮东流仍是站在那里,黑发飘荡,从未动过。

    而远方,那万丈白虎之前所立的位置,一只恐怖白虎正凌空站着,满目凶煞之意,这才是它的真身,之前的,不过是一道化身,星力所聚。

    它看似平常,不过普通老虎大小,但,偏偏却有一种如渊如海的气息不停溢出,睥睨着世人,睥睨着天下,天空因它而变得昏暗,恐怖的罡风凭空升起,一时间好似鬼哭神嚎,天地色变。

    “很多年没遇到过你这般惊才绝艳的人了,我的座下,还缺侍奉的奴仆。”冷酷无情的的声音,瞬间被罡风所带,传向人间大地,带着毫不掩饰的不世凶威,让很多人感觉到呼吸都困难异常。

    说完它已伸出两只虎爪,连续划动之下,只见千万条恐怖的乌光割裂虚空,朝暮东流湮去,所过之处,万物都在崩碎。

    而后再一划,只见虚空之间竟然出现了一个掌中世界,禁锢一方天地,将暮东流困在其中,而那漫天乌光已至。

    “惊才绝艳,可惜了。”

    有人见暮东流一动不动只以为他无法突破禁锢,不由得摇头叹息。

    这是绝杀之势,那乌光所过之处,虚空已是被割开了一条恐怖裂缝,如同一条黑色的巨蟒朝暮东流扑去,这般攻击,即便是他肉身再强,恐怕也难以幸免和抵挡。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暮东流要败亡之际,就见那一直静立的人动了,他身躯一震,恐怖的灵力和气血生机瞬间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势,禁锢只如纸糊的一样,然后在所有人的失神中,散作了一片星辰,一片恐怖的星辰洪流。

    肉身,竟是化作了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