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奇幻世界的无限之旅 > 第二章 大楚
    张奇听着黑子叔质问着仆役,心中开始思索着关于那个林意清的记忆,自己穿越而来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需要好好思索一下才能想起来。

    这个世界与张奇前世不同,拥有着超凡力量,这片大陆叫做卡拉图大陆,张奇所在的国家叫做大楚,此间人也自称翔龙人,就像张奇前世的自称中华一样,这个大楚与前世的楚国没什么关系,而是一个十分庞大且强大的国家。

    除了帝都天京城所在的京畿地区外,大楚拥有三十六郡,安西,安北,安南三大都护府,东北地区的奴儿干都司,原吐蕃地区的吐蕃宣抚司,南洋群岛的南洋宣抚司三大宣抚司,还在数个异位面与异度空间拥有殖民地,在当地殖民屯田,可谓是十分强大。

    张奇所在的地区却是帝国东南部的扶风郡,境内有着横亘其中的扶风山,地理位置大概相当于前世的福建,扶风郡拥有五府两州,下辖五十三县,张奇就在金平府下辖的东宁县之中。

    这个事件拥有着超凡力量,武者可以锻炼肉身,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读书人可以读书养气,练出一口诛邪破妄的浩然正气,道士可以拿妖捉鬼,吐纳长生,佛门更是流派众多,或修金身武僧,或是舍掉臭皮囊专修神通,还有墨门的机关术,辰州的炼尸术,十万大山中的巫蛊之术都是真实存在的。

    甚至江湖之上也不乏种种超凡力量,专修狐媚之术的舞姬,千门的百变幻术,就连闻香教,白莲道,红阳教这些被朝廷视为叛逆的邪教也有着独到之处。

    大楚之外也是分外精彩,东北地区的萨满巫的诡异巫术,吐蕃苯教徒的血祭神术,漠北草原的摩尼教大光明法,南方天竺的小乘佛法,南方次大陆的无信者术士和火巨灵,东方岛国库扎克拉的阴阳术,还有安西都护府的极西,费伦大陆的魔法。

    当今的年号却是乾元三年,取大哉乾元之意,为庆贺朝廷收复失地,金瓯无缺之意。

    大楚虽大,但四面强敌不少,南方的天竺号称拥有僧兵三十万,战象八千,高僧大德也是数不胜数,是大楚的劲敌,北方的柔然除了王庭的三万重骑,也是号称有着控弦之士不下三十万的存在,西面的图坎人虽然稍弱,但也不时突破边墙深入安西都护府,已经降伏的东北与吐蕃也不时爆发叛乱。

    朝廷为了管理纷乱的边疆地区,在边疆设置了三大都护府与三大宣抚司,采取的是大小相制的节度使制度,三十于年前,前代烈皇帝在佛门支持下,悍然发动了对天竺的战争,战争初期十分顺利,大楚的儒释道三家精锐尽出,攻破天竺那烂陀寺,断绝了小乘佛教的圣地,之后却陷入战争的泥潭,陷入僵局。

    这个时候,在某些大能的支持与操作下,岭南节度使反叛,断绝了大军的粮饷与后路,最终让烈皇帝一场惨败,北方的柔然人也趁机南下,吐蕃与东北海西人也纷纷响应。

    接着便是朝廷开征南饷,各地流民四起,边疆节度使叛乱,烈皇帝一边打击节度使,一边抗击着外敌,战乱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烈皇帝殡天,六年之前乾元皇帝即位,三年之前总算与天竺达成了协议,退出了天竺地面,各地节度使也上表降伏,朝廷为了庆贺办不到免征粮饷,就改元乾元庆贺一下了事。

    “少爷,我去带人把那小子抓回来,炮制一番送官了事!”黑子叔说着用力地摆了一下手,竟然在空气中发出了一声爆响,千金难买一声响,黑子叔显然已经破了命关,是个职业等级超过五级的好手了。

    被这声爆响打断了思绪,张奇摆了摆手:“不用,他杀了朝廷的人,自有王法收拾他,咱们不能妄动私刑。”

    这个退婚流的猪脚叫做林意清,是之前县城典史的独子,这典史专门掌管县里的县狱与缉盗事宜,与前身父亲是把兄弟,没少帮衬着前身父亲,因此定下了娃娃亲,两年前却因为牵扯了一桩大案,被夺了九品的官身,因为人清正没少得罪人,被人借机报复,最终郁郁而终,自己的娘子也因此哭瞎了眼睛,不小的家业被人巧取豪夺,只剩下几亩薄田。

    自己前身却是记恨上了林家,当时自己父亲新丧,母亲重病,自己外祖父有意谋夺自己家业,与自己母亲交好的舅舅在外领军,自己父亲这边也是数代单传,根本没有什么有力人物,处下的关系也有几分人走茶凉之意,这时县城的从九品巡检有了空缺,前身有意拜托林典史,却被拒绝,幸好父亲这边在府城还有着几个好友,加上自己小妹检测出了不弱的道术资质,才保存了家业。

    前身却是因此恨上了外祖与林家,做过郡城六品官员的外祖不是自己可以报复的,落魄的林家正好合适,张奇也不可能将小妹嫁给林家,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这两年充当起了陷害林意清的急先锋,林意清也咬死了牙关不肯退婚,一直藏匿着当年的一纸婚书。

    婚书是双方父母所立,而且还在月老神庙报备过,自己身为兄长根本无法废除,只能让对方亲自去月老神庙将婚书烧毁才行,前身发了恨,喂饱了快班的捕快,污蔑林意清偷窃财物,准备将他抓入狱中炮制一番,不用动刑,他那瞎了眼的老娘无人照料,他自己也会求饶以求脱身照料老娘。

    没想到他直接杀了两位捕快,张奇都没兴趣询问细节了,自己只需再去县中打点一二就行,杀了朝廷气运护卫下的捕快,月老的红契就算作废了,到时候只需要去月老庙中捐献祷告一番,烧上一条陈情,捐上几条门槛,就算了事。

    张奇正要吩咐黑子叔准备礼物与拜帖,打算拜访县中的捕头与典史之时,又一名仆役闯了进来。

    “少爷,不好了!姓林的那小子和埋伏在他家的捕快对上了!打死了三个捕快,巡检司的四个弓兵,还有县城的六个乡勇,当地的民壮也有多人死伤,带着他老娘不知所踪了!”

    张奇听了瞳孔一缩,先前那小子暴起发难,可以说是捕快有所松懈,现在看来县城的捕快集中了力量,弓箭,长矛,捕网肯定都有预备,还是埋伏起来,都被杀伤多人,让他从容带着自己老娘离去,就算是黑子叔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和黑子叔低声商议了一下,黑子叔快步离去,张奇喃喃自语到:“但愿就是个善隐忍的聪明愣头青,不是真猪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