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五十八章 浩劫往事(十)2
    月神同鸣的反应着实激烈,然而并没有人认为其是在倒戈一击。

    月神同鸣之所以会和许周勾结在一起做出背叛月神昊的事显然是被某种利益所迷惑,或者是内心中长久以来的不甘。无论这种诱惑与不甘是什么,显然其都要比其眼下所拥有的更要丰厚。

    然而就刚刚许周的表现来看,其目的绝非是简单的“篡权夺位。”反而是要将月神帝国彻底毁灭,而这是月神同鸣永远也无法认同的。很明显,他被许周给蒙骗了。

    对于月神同鸣的愤怒,许周不屑一顾,冷冷一笑道:“月神叔叔,我出头可是为了保你,怎么最终却得到你如此对待,看来你这人品着实够低劣的了。”

    “你...你...”月神同鸣被许周的言语噎得是哑口无言,但其现在宛如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许周继续冷笑道:“这么看来月神叔叔你倒也真的算是一个墙头草,如此性格难怪当年老家主没有将月神家交付于你,否则的话恐怕这份基业早早地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月神同鸣仿佛被说到内心中的最痛处,昏暗之中脸色已涨的通红,双眼布满血丝好似下一秒便要冲上去同许周拼命。然而就如许周了解他一般,他也同样了解许周的实力,他明白就凭自己年迈的身体根本不是许周的对。

    情急之下月神同鸣只有转头对月神昊苦苦哀求道:“大侄...啊!不!家主,我实在是不知道这小子所包藏的祸心啊,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疯狂到想要将我们月神家...”

    月神昊径直打断月神同鸣道:“叔叔,我明白。所以我先前说过只要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便会保你全尸。放心,这一点到现在也没有变。”

    月神同鸣闻言脸色早已变得一片惨白,双腿一软,“噗通”一声瘫坐在椅子上。

    月神昊的目光再度看向许周道:“我现在明白你所做这一切的缘由与目的,不过我现在仍有好奇,既然你早已意识到这一切的生,那么为何还要在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

    许周冷笑一声道:“如何?你认为我不敢来?”

    月神昊道:“敢于不敢是一方面,来与不来是另一方面。我不相信你会如此愚蠢、鲁莽。”

    许周闻言大笑道:“想不到事情都已到了这个时候我竟然还能够得到你的称赞,真的是让我感到无比荣幸啊。”

    月神昊道:“对于值得尊敬的对我都会致以最高的敬意,虽然你背叛了我,但在这么长时间以来能够让我陷于困境,失控于整个局面,能够做到这一点便值得被我称赞。”

    许周冷声道:“月神昊,你果然够狂妄。”

    月神昊将身体轻轻地靠在椅背上,悠然地端起面前的酒杯,那其中还有着许周送来的上等佳酿。

    月神昊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很可惜,要知道你错过了唯一一次可以杀死我的会。”

    许周的脸庞有些狰狞起来,月神昊的动作寓意不言而明,而偏偏许周送来的酒中并没有毒药。

    那种法是很可能无法杀死月神昊,且许周也不屑如此而为。在现在许周心中生出几分后悔。

    早知如此,不如一试!

    但现在说这一切都已太迟了。

    月神昊舒展了一下略有疲乏的身体道:“现在的时间还很早,不如我们继续将会议进行下去,看看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以应对当前所面临的危形势。”

    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大家都对月神昊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清不楚,自然无人会主动承接。

    而更为聪明的人则明白,接下来所生的则是月神昊与许周之间亦或者说月神集团与反叛者之间的较量。

    月神昊道:“现在圣堂已然向天英动,‘实验楼’被攻破便是圣堂的第一步战略部署,显然圣堂对于天英的打击决心之深,同样计划也相当周密谨慎。不过着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圣堂方面恐怕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生眼下如何恶性的‘天英爆炸案’,现在此时的大部分矛头已经指明了圣堂一方,恐怕这一次圣堂是有口也说不清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展?”

    月神昊的问题没有人回答,或者说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回答。

    面具被撕破扯下后,双方已都无顾忌的余地。

    许周冷笑道:“无论如何圣堂与天英的仇怨都已到了无可化解的地步,想要化解此问题很简单,只需要两个人死。”

    仇剑林与李杜。

    月神昊点了点头,他明白许周所言准确切中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所谓天英与圣堂之间的矛盾其实可以化为最简单的问题,那便是仇剑林与李杜的矛盾。这两位双方势力的代表人之间的隔阂早已存在多年,也正是此二人之间矛盾的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出眼下的结果。

    但许周很快再度冷笑出来。

    “不过想要这二人中的其中一人死?很难。”

    月神昊虽心有不愿,但其不得不承认许周再次说出了真相。在这一刻月神昊忽然意识到其实从很早的时候许周便将许多事情都预料出来了。

    仇剑林、李杜,天英校长与圣堂骑士长,若说是想要二人毙命简直是天方夜谈,除非二人失心疯一般贸然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否则双方必然不会有事。

    虽然两相比较下仇剑林相对处于弱势之中,毕竟天英已不复存在,但世界上现在最为有优势却正是这个老人。

    天英之强实则并不在于学校本身之强,而是这无数年来向世界所输送的大批精英分子。这些精英遍布各个行业,所涉面积之广令人难以想象。且经过仇剑林多年的苦心经营,其早已与这些人构成了紧逼的关系网。

    天英的毁灭并没有伤及仇剑林的太多根骨,相对而言天英校园的毁灭还导致李杜陷入某种被动状态。不过这种逼迫对于李杜这种向来我行我素的孤高之人来说影响也并不大。

    可见事情就此双方而言事情已无挽回余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