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提尔年代记 > 59.
    对于媞尔珐口中的不在意,莱纳有些疑惑。

    在法丝蒂的口中,他知道媞尔珐是从小就跟在了尤蜜尔的身边,年龄上媞尔珐要大一岁,两人之间表面上是主仆,私底下则是姐妹。

    巴金斯在比赛中砍下了媞尔珐的四肢,将她队友中的其中三个当场砍死,比赛结束后,虽然媞尔珐的四肢被祭祀们用神术接了回去,但这对尤蜜尔而言,无疑是一种不可饶恕的事。所以,从媞尔珐的口中说出不在意这一句话的时候,莱纳有些迷糊,不清楚她指的是哪方面,毕竟袭击那天,他们见到尤蜜尔的时候,顺便把巴金斯被光明教会抓走这件事说给了她听。

    “就是巴金斯对我做的事,虽然很过分,在我醒来之后小姐也发了好大的脾气,不过不知道你的姐姐,法丝蒂小姐和她说了什么,忽然就看开了。”

    “法丝蒂?!”

    听到自己姐姐的名字,莱纳有些惊讶。

    在袭击结束当日,贝塞德城马上就关闭了城门,大量的军队在指挥下进城进行大搜查。

    就第一天夜里,数十个贵族,商人的住宅被军队破门而入,上至贵族,下至奴仆,军队一个不留的全部抓了起来,押送到了一片专门安置他们的地方。

    除了贵族和商人,还有不少佣兵和混日子的无业游民被抓,他们就没那么好运气有块地方住了,这席尔统统都被送到了城中漆黑的大牢里。

    同时,在伦德尔魔法学院当中,不少教师和学生也被暗中抓捕,扭送到了专门关押的地方进行审讯。

    至于抓捕他们的理由,官方放出的消息是和袭击有关。至于私底下,一部分人员的确是和这次黑暗议会策划的袭击有关,而另一部分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的消息都是莱纳通过住在自己隔壁,暗地里是情报商的索伦那里得知,代价是他在竞技场当天使用发出强光,扰乱魔物追击道具的制作方法。

    和有消息渠道的自己不同,自家姐姐法丝蒂并没有这方面的渠道。能让尤蜜尔不在意,说明法丝蒂是知道些什么,所以才安抚了尤蜜尔。

    “是啊,法丝蒂小姐没有和你说吗?”看到莱纳表现出的惊讶,媞尔珐眨了眨眼睛。

    “没。”

    “需要我去问小姐吗?”

    “不,不用了。”

    挠了挠头,莱纳放弃了谁给法丝蒂消息的探究,毕竟任何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法丝蒂不愿意说的话,莱纳也不愿意私底下去乱猜。

    回到屋内,莱纳看到了尤蜜尔完全没有贵族小姐的样子,整个人背对着自己,霸占了一整张沙发,像一只懒猫一样趴在上面,也不知道是不是靠近蒂娜和希露芙的原因,把猫的习性一下子传染给了她。

    “媞尔珐~,帮我做一杯冰镇果汁~。”

    没有回头,就跟莱纳他们一样,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谁。尤蜜尔翘了一下洁白的小腿,伸手将放在旁边茶几上的零食送进嘴中。

    听到自家小姐的使唤,媞尔珐走向厨房,准备为她做冰镇果汁。但等到莱纳经过尤蜜尔身边的时候,被她拉住了衣角。

    低头一看,发现尤蜜尔满脸严肃的看着自己,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等到媞尔珐走远,进入厨房后,尤蜜尔小声的说:“你刚才和媞尔珐在外面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向她了解一下,你刚才口中所说的话的意思。”

    “真的?”盯着莱纳的双眼,尤蜜尔眯起了双眼。

    “怎么了?”

    “不,没什么了。”

    见莱纳没有半点心虚,尤蜜尔又重新趴下,一边摊开在沙发上的书本,一边伸手从茶几上拿零食。只不过在莱纳准备上楼回房的时候,尤蜜尔的一句话让他差点跌倒。

    “你要是喜欢媞尔珐的话记得跟我说啊。”

    面对尤蜜尔的话,莱纳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

    在学院医院中,塞恩正躺在床上,透过窗户,望着天上皎白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

    “咚咚。”

    “进来。”

    “怎么不开灯?准备睡觉了?”那人推门进来,摸索着打开了放在房间中间的魔导灯。

    “父亲?你怎么来了?不用守卫王都吗?”忽然亮起的魔导灯让塞恩用手挡了一下。

    “你这个儿子,没过多久就受伤,你母亲每天都在我耳边唠叨,都快起茧了,我能不来看你吗?至于王都,那又不是靠我一个人就能守住的地方。”

    进来的这个男子长得和塞恩有几分相似,满头的白发让步入中年的他不失风度,合身的黑色风衣更是让他那雄壮的身躯在充满爆发感的同时,不失绅士风度。如果让涉世尚浅的贵族少女看到,肯定能只靠一个眼神就征服一大片。

    “那这次过来有什么事吗?”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塞恩大致也能想得出,他是顶不住母亲的压力,出来避难的。只是听到他说出的来意,塞恩有些紧张。

    没错,来的人正是他的父亲,瓦伦格。

    瓦伦格现在担任王宫近卫军的团长,自身实力达到了ss阶的强者,善用巨剑,在年轻的时候更是和贝丽雅,仅仅靠两人自身的力量,就正面击杀了雪原中的霸主-寒冰虎。

    “那个女孩你很喜欢?”

    没有转弯抹角,瓦格伦直接说出了塞恩最担心的事。

    “是。”

    “你知道她的真实过去吗?”

    “真实过去?”

    “拿去看看吧,看完再来回答我的问题。”

    瓦伦格在左手带着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正面盖有露娜芙王国情报处印章的信封,递向了坐在病床上的塞恩。

    看着眼前的父亲手中的信封,塞恩犹豫着抬起左手,慢慢地伸出,但快要碰到的时候,又放了下去。

    “我想从她的口中听她说。”塞恩不敢直视自己的父亲,连说话的语气中都充满了一种逃避的情绪。

    “唉,你不怕听完之后,她的过去会让你感到愤怒?说不定她的过去是一个风尘女子呢。”

    没有强迫塞恩接过信封,瓦伦格将一张椅子挪到他的病床边,坐下去,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瓦伦格的话让塞恩陷入慌乱。身为露娜芙王国女皇的丈夫,他肯定能命令国家的情报机构去进行调查,虽说这个时代的科技不是那么的先进,但也足以查出一个人大半的事迹。

    塞恩知道自己的父亲瓦伦格从来不会随便开口污蔑一个不认识的人,除非真正调查过。‘传闻终究是传闻,谎言多了,真实就会被埋藏起来。在不知道真实的时候,永远不要乱下决定。’这句话,从小就伴随着塞恩长大。

    可现在父亲的话,盖有情报处印章的信封,都让塞恩的内心,不断的在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