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最终浩劫 > 24.善意的谎言
    一宿无眠。

    而待到晨曦光华略起,在贴纸圆窗的边缘勾出一缕金色薄边时,周美美才感到了些困意,五脏六腑都在诉说着疲惫。

    她终于闭上了眼,裹着深秋的毛毯靠着床里入了睡。

    而桌上摆着的红烛早已燃到了尽头,蜡泪堆积了好几层,将浮凸着满月的烛台包裹。

    她从不做梦,或者说周家人从来没有梦。

    所以入睡到醒来,总是在纯粹的黑暗里,像是死去了一般。

    还未睁眼,她的鼻子却是嗅到了一阵米香,那香气弥漫在空气里,从打开的窗户外飘来。

    周美美第一反应是异常。

    所以她想也不想,右手按动机关,然后直接从床下掏出了她的兵器,这一次是大口径的长管枪,枪口黝黑深邃,泛着死亡的光泽。

    枪名:神鹰。经过改造,使用大口径子弹,十发一填,穿透效果卓绝。

    右手握枪,她的眼神不复可爱,而是带着专注和冰冷死死盯着窗外。

    该死的。

    哪里来的米香?

    还有...老公去哪儿了?

    既然成了夫妻,那么他应该也被那些存在认可了吧?

    也不知道他获得了什么样的力量赐予。

    想到那个男人,周美美觉得突然有点温暖。

    无论他爱不爱自己,只要想到在今后的生活里,在这孤寂而漫长的道路上,陪伴自己走完的人是他,而不是别的人。

    到时候也许是他给自己入殓,又或者是自己为他下葬。

    会为彼此而哭泣。

    会在生病时,至少给出温暖的话语。

    这样,就够了。

    想归想,她的左手则是从机关之下抓出一把子弹,那子弹呈现出幽蓝色,像是涂抹在指甲上的蓝色花汁,表面凹陷延续,一圈圈旋转成看不到尽头的螺旋。

    啪啪啪...

    子弹迅捷地被填入神鹰枪中。

    然后她裹着新婚时候的睡袍,如同一只凶猛的母老虎,一跃便下了床,然后赤着足在深秋冰冷地面上缓缓前行。

    周家内院乃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这几日竟然有两人闯入。

    周美美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安,所以她平举着枪的手又握紧了些,同时进入了随时按动扳机的状态。

    风裹着米香涌入新婚的洞房,红账幔纱涌动如水。

    门开,周美美一个翻滚,进行了完美的规避姿势,然后她看到了正在院子里煮粥的老公...

    两人四目相对。

    周美美:“...”

    夏纪:“...”

    周美美眼中杀气立刻收敛,那是变态一般,虐杀过不知多少人才会拥有的杀气...

    她红唇上翘,瓜子脸配上水灵灵的大瞳孔,凌乱未曾梳理的长发蓬松如鸟窝,而一双雪白的长腿则暴露在阳光里。

    右手迅速将那大口径的长管枪别在身后,身子侧了侧,眼睛笑成了新月,“早上好...”

    夏纪淡淡道:“我看到了。”

    周美美身子挪了挪,直到背对着洞房,然后右手握着的神鹰枪被“刷”的一下甩出,精准、而无声地落在了床内侧的毛毯上。

    “没有呀,嘻嘻。”

    她露出可爱的小白牙,试图在夫君面前展示出最好的自己。

    也是最不真实的自己。

    然而,那有着墨火般碎发的大男孩却似乎不准备饶过她,将锅盖改好后,他面色不虞地走来。

    周美美有些慌张,以往所有的交际模式全都失效了,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傻站着,露出大白兔一样的牙,傻笑着。

    直到夏纪走到她面前。

    周美美咬住了嘴唇。

    他是不是要责怪自己...居然使用民间禁止的枪。

    可是自己床铺之下,都是这样的玩意,若是掀开床板,其下可谓是枪支博物馆...

    弓弩不过是平时掩人耳目,所以才用用。

    他是不是要觉得自己这样的女孩一点都不温柔。

    也对,哪有女孩睡醒就拿着枪跑来跑去,还翻滚出门的?

    真是...

    “哎。”周美美轻轻吐了口气。

    而一只大手却抚摸到了她的头上,温柔地给她理着发丝,也无情地摧毁着那些鸟巢。

    手掌的温度与头发的温度纠缠在一起,如同最体贴的缠绵。

    “准备吃早饭了。”

    夏纪露出笑容。

    周美美愣了半晌,然后声若蝇蚊般吱了声:“嗯...”

    匆忙奔跑返回,然后面红心跳地开始了洗漱。

    留下夏纪在她身后沉思...

    唔,这书上记载的“摸头杀”果然有用,她心跳明显加快了。

    于是,周美美虽然没有拥有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但是却拥有了一顿温馨的早餐。

    期间,她也曾问夏纪获得了什么样的赐予。

    夏纪回想了一下,似乎那什么存在试图激活自己的力量并且留下坐标的力量,早被自己吞噬了,而他也无意在制作出一个新的神纹,于是就展示出手臂上那个“f”的神纹。

    这是神纹周期表中最稳定、最常见的神纹:力。

    周美美无语了。

    夏纪笑道:“是不是很厉害的禁忌神纹?”

    周美美像看着怪物般看着他:“你没看过神纹周期表吗?”

    夏纪摇摇头,“听过。”

    周美美盯着那“f”很久很久,然后道:“是啊,这也是排名很高的神纹,但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成长,所以刚开始使用,效果会很...很微弱。”

    夏纪很满意她的回答,然后用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的口吻笑道:“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个普通人。”

    周美美露出温柔的笑容:“是呀,我的老公可是个盖世英雄,如果有一天我被囚禁在了某个地方,他一定会身披金甲战衣,驾着七彩祥云来救我。”

    夏纪默默在心里做了个笔记,然后道:“吃吧。”

    然后这古怪的未成年夫妻,坐在神秘的凶宅里,妻子喝着粥,而丈夫似乎在沉思,在谋划着什么。

    随后,周美美告诉了夏纪进出周家内宅的方式,这自然又引起了“未曾见过世面”的男孩一阵惊叹。

    然后,在周氏豪车的护送下,两人一起返回铃兰学社。

    如同英雄般的欢迎,自然使得学社的学生夹道相迎。

    这是对于新王的仪式。

    夏纪再次返回,已经成了这座学园公认的王。

    只可惜那有着“一王一神”之称的神明,林惠,却是迟迟没有返回,也不知去往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