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6章 这会不会有种钦点的感觉……
    2018年5月10日

    金云顶遗迹,圣宗管辖的成千上万个洪荒遗迹中,规模最大,风险最高,收益也最高的一个。

    传说中,圣宗的传承起源就来自于此,两位初代宗主在生命的最终也选择了洪荒遗迹作为自己的埋骨地。其后两千年来,圣宗主导的大型探索行动不下百次,其中圣宗宗主亲自带队的行动就超过二十次。

    而金云顶遗迹也没有辜负相州修仙者两千年的努力开垦,蕴含的宝藏无穷无尽,每一次成功的探索都能为相州的仙道文明发展带来革命性的推动力,无论相州文明已经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相较于金云顶遗迹,都显得不值一提。而时至今日,历经无数次探索,金云顶遗迹依然蕴含着无穷的奥秘,甚至金云顶三个字,也是在青莲剑院两位院长牺牲后,才由其他人勉强带回连天城。

    如今,王九便站在通往金云顶遗迹的大门前。

    这是一扇球形的大门,准确地说,王九就仿佛是置身于一个石球内部。身后,来时走过的狭长通道已经消失了,四周都是浑然无暇的灰色石壁,只有四条线段将球面分割成均等的四瓣,然后在正前方的交点处,贴着一张封条。

    身旁,圣宗宗主解释道:“其实就算前辈不提,我也想找机会邀请前辈来的,现在你主动提出来,我倒是松了口气。在所有的洪荒遗迹中,一号遗迹的风险指数最高,不稳定性也最强,稍有不慎就会从遗迹中流出非常危险的东西,所以这边的封印防护也做得最为扎实。如你所见,这扇门是一处中转用的独立空间,一侧与一号遗迹相连,另一侧则掌握在圣宗宗主手中,一旦出现不可遏制的风险,只要将这个独立洞府消灭掉,就能将风险隔绝在相州以外。”

    王九问道:“那么失去这个中转站,你们要怎么锁定金云顶的位置?”

    宗主回答道:“如果是一般的洪荒遗迹,可以通过其他几处遗迹进行交叉定位,但一号遗迹的情况非常特殊,两千年了,始终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不光内部变化不稳定,遗迹在混沌中的位置也时常变化。目前并没有非常稳定的定位手段,一旦这个中转站被毁,我们几乎就等于失去了再次进入一号遗迹的手段。好在过去两千年间,还没发生过那么严重的事故。也是多亏了历代探索队员们,很多时候宁肯放弃那一线生机,将自己牺牲在遗迹中,也不将风险带回相州。”

    王九点点头,又问道:“所以说,如果你现在毁掉这个中转站,我就再也无法回到相州了?”

    宗主明显一愣,而后叹息了一声。

    “不愧是剑灵前辈,洞察力居然这么敏锐,我还以为至少能再隐瞒一会儿的……前辈猜得没错,只要我毁掉这个中转站,在我已知的范畴内,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前辈准确找到回归的道路,何况金云顶遗迹周边存在强烈的混沌潮汐,由此会产生极大的引力。就算前辈能找到路,也未必能有足够的力量抵抗住来自遗迹的潮汐引力。”

    说话间,宗主已经将手按在了身边的球形石壁上。

    “当然,如无必要,我并不想对人类文明的救世主犯下这种罪行,所以有些话,我必须要问个明白。”

    王九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认真观察对手,在心中推演起了一旦交战可能发生的变化。

    很遗憾,获胜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一,甚至阻止对手破坏石门中转站的可能性也不会超过十分之一。

    一旦开战,最大的可能就是中转站瞬间被破坏,而后遭到金云顶遗迹的引力束缚,被牢牢困在遗迹之中。

    目前能做的极限,就是将对手也拖下水,虽然无法战胜圣宗宗主,王九却有足够的办法在中转站破灭时,阻挠他沿着原先的通道回归圣宗,和自己一道落入金云顶……只不过,看起来对手未必会在乎这个问题。

    “嗯,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与前辈同归于尽,我也是在所不惜的。在恭迎你们大驾光临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后事,选定了下任宗主,备好了传承的仪式,所以,我希望前辈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王九想了想,决定正面回应对方:“问吧。”

    圣宗宗主吸了口气,仿佛在压抑心中的紧张,而后,在一阵漫长的沉默后,他开口问道:“前辈,愿意来做圣宗的宗主吗?”

    这个问题让王九吃了一惊。

    “圣宗宗主?”

    “是的,接过我的位置,成为相州大陆的首领。”宗主说道,“只要前辈愿意点头,我立刻就可以进行传承仪式。”

    王九当然没有急于回应,而是陷入漫长的沉思。

    对方的问题实在出乎所料,甚至忤逆常理。

    圣宗宗主的位置是可以这么交接的吗?资料上说圣宗宗主是世代血脉相承,而自己和他显然没有血缘关系——除非他是在用拐弯抹角的方式来占伦理哏的便宜。

    此时仿佛看穿了王九的疑惑,对方主动解释道:“圣宗的宗主传承并不需要有血缘关系,准确的说,是在传承以后,才会有血缘关系。”

    说着,宗主主动摊开手,露出掌心处的一滴血。

    “这是宗主的仙道真血,继承了它,就继承了圣宗两千年来的仙道真传,同时也能拥有宗主的全部血脉神通。”

    王九看着眼前那一滴色泽偏向金黄的血液。

    这种滴血传承,在九州时代也有过,并不算是特别罕见的技术。受者只要将滴血融入自身血脉,就能拥有对方的核心神通,成为接近血脉相连的家人。

    天外神剑并非人类,但只要在剑世界内打造血肉傀儡,一样可以使用滴血传承,而宗主手上的真血应该是真品,那浓郁的神通力量几乎要满溢出来……不过,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

    “你不是说已经在外面安排好后事了么?如果你死在这里,圣宗的真血岂不是也要遗失了?”

    宗主说道:“前辈放心,我来之前已经留了一半真血,足够宗主传承之用了。”

    “只留一半,得不到真神通吧。”

    “理论上的确如此,但实际上圣宗的传承略有不同,从初代开始,圣宗是拥有两位宗主的,也就拥有两份传承。但是1200年前,因为圣宗内部原因,宗主名额只保留一位,所以传承名额实际上是富裕了一位。”

    王九听到这里,又皱起眉头:“所以你们一直是一人掌握两份传承?唔,难怪可以分割出两滴血来,但是将两份传承融合为一是比较容易,想要将一人的传承分割成均等的两份真血却很难,现在相州的技术能做到么?”

    宗主说道:“……坦白说,做不到,留在宗门的那一滴血,与我手中的这一滴并不是均等分的,要将自己拥有的一切神通和传承,平均分割成两部分,对我,对整个圣宗都是不可能的技术,甚至未来100年内都难以想象能有那样的技术出现。”

    王九说道:“如果不能均等分配,那么两份传承实际上就都是残缺的。因为必然会有只存在于其中一滴血中的神通。”

    “是的,必然是残缺的,除非同时得到这两份传承,再合二为一——这期间其实也免不了有所损耗。但是,其实这是无所谓的。”宗主叹息道,“早在初代宗主留下传承的时候,就已经出现遗失和污染了,当时的技术比现在更为粗陋,继任者必须靠着自己的努力将残缺的部分进行补全。而这血脉传承至今,初代的许多神通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一些初代宗主留下的宝藏,后世的宗主都无法凭借血脉开启。换言之,经历两千年的传承,初代宗主的血脉早就断绝了。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圣宗依然是那个圣宗,相州也比过去的相州强大了千万倍。所以,我们其实并不在乎血脉传承是否完整和纯净。”

    “原来如此,这个解释就合理得多了,那么下一个问题。”王九非常理所当然地反客为主,反问起了圣宗宗主。

    “为什么要执着于让我来做圣宗宗主?”

    “因为这是唯一能限制你的方法。”

    “限制我?”

    宗主问道:“剑灵前辈,以你的底子,要多久才能恢复到足以镇压相州?”

    王九粗略计算了一下:“首先要取决于你这个‘镇压相州’的标准,如果只是指个人力量能够凌驾于相州众生,那么最快3年,最慢5年,主要取决于天材地宝的收集效率。如果要求我能以一己之力屠尽相州生灵,包括我的所有友人……那么最快10年,最慢50年,主要取决于我对相州天地法则的解析效率。”

    听着王九不断报出的数字,宗主面色不断变化:“也就是说,最晚50年后,相州就会出现一个随时能够毁灭世界的怪物。而最快3年以后,相州就再也没人能阻止你成长为那个怪物,所以,我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来限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