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79章 我已经是废人了
    仙魔大战时期,所有人都会承认,是天外神剑的出现,让本已陷入绝境的战局呈现转机。

    而天外神剑最为人称道之处,并非是无坚不摧的剑锋,而是那敏锐到不可思议的嗅觉,也就是指魔剑。

    当时的仙魔战场,魔族占据绝对的优势,这里面,一半来自魔族的实力强大,一半则来自魔族的诡异,无论是战斗方式,还是存在方式,魔族都超乎人类的理解和想象。

    战场上,被魔族杀害的修仙者,有一多半是死于来自身后的利爪。当时最为困扰万仙盟的,并非是魔族正面战场的强势,而是魔族的来无影去无踪。人类好不容易调兵遣将,形成局部的力量优势,却总是重拳落在空处。而当人类力量分散开来的时候,又会被魔族抓住机会各个击破。

    人类本来力量就处于劣势,再被不断偷袭,士气一落千丈,纵观九州各处战场,完全找不到翻盘的希望。

    而这个时候,天外神剑横空降世,第一战就以一己之力全歼了魔族最擅长背后偷袭的影魔军团,超过五百头寄生于光影之间的魔兽被天外神剑一夜间屠戮殆尽。

    五百头魔兽,相较于整个仙魔战场的参战人数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但影魔军团全军覆没以后,人类正面战场的压力却霎时间就减少了许多,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尤其是士气方面,更是瞬间由低落转为激昂。

    对于当时的人类来说,希望实在是一种奢侈品,很多人都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魔族的滔天气焰根本无法抵挡,九州的覆灭看来已成定局,那么预期祈祷不切实际的奇迹,不如死得其所,和魔族同归于尽。魔族的正面力量强于人类,人类想要击败乃至击杀魔族,难度都非常之高,但如果退而求其次,以生命为代价求个同归于尽,还是有可能的。

    偏偏人类就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魔族神出鬼没,总能在人类意料不到的时候出手突袭,以一分的力量博得十分的战果。

    所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正是当时人类战士们的写照。

    而天外神剑一夜之间全灭影魔军团,恰恰是杜绝了人类的后顾之忧,对士气的提振作用是难以估量的。

    再之后,天外神剑继续延续着自己的传奇,不断以指魔剑敏锐地洞察先机,比魔族更加神出鬼没,让偷袭者反遭偷袭,迅速反转战局。再之后,当魔族意识到天外神剑的存在时,他身边已经围绕起了以九仙尊为核心的人类精英战团,正面战场也足堪一战了。

    ——

    指魔剑,某种意义上说,是比斩魔锋更为核心的宝物。

    这样的宝物,当然也不是凭空得来的。

    而是用魔族的血肉精华打造出来的——极上位的魔族。

    当时的魔族,身兼两种不可思议的特长,其一是神出鬼没,明明是侵略者,在他人的主场作战,但是魔族就敢大胆地分兵多路,甚至分散到单兵作战,如同一盘散沙的程度。另一方面,魔族却又能在他人主场中完成极其默契的协同作战,仿佛有一张无形的网络,将所有的魔族都联系到了一起。

    后来经过大量的解剖研究,人类才确认了一件事,魔族内部的确有这样一张网络,彼此之间可以互相感应,互相联系,无需借助任何魔道媒介,这种感应能力生而有之。只不过比起网络,魔族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树木的根须,从上到下逐级延伸。以魔皇为首,上位魔族对下位魔族生杀予夺,而且了如指掌。

    而指魔剑利用的就是魔族的这种特殊关系。王九在还是人类之身的时候,已经屡次击杀上位魔族,而后利用这些魔族的尸体,打造出了指魔剑的雏形,再之后,随着剑下亡魂不断增加,指魔剑的敏锐程度也不断提升,直至最终,天外神剑甚至痛饮了魔皇之血。而后虽然剑世界内的一切都被魔皇摧毁,但魔皇之血的味道,却已经深深地刻印在了神剑之中。

    如今重新打造的指魔剑,虽然神通尚不及九州时代,但毕竟还残留着至精至纯的魔族气息,一经释放,立刻让赵沉露化作了惊弓之鸟。

    王九的漆黑形态维持了很久都没有散去,而赵沉露站在船舷上,终于平复了自己的气息,才苦笑道:“转世重生了,我还是适应不了你的这个形态,真的是好别扭啊,明明你杀魔族杀的比谁都多,但扮起魔族却比谁都像……”

    本来只是随口的抱怨,却听王九忽然解释起来。

    “正因为杀的多,所以才能比谁都像魔族。魔族是最沉醉于自相残杀的种族,在魔皇出现以前,魔族几度因为过度的内耗而濒临灭亡,而魔族之中,杀的越多,位阶也就越高,力量也就越纯粹,所以纵然灭族在即,魔族依然乐此不疲。”

    赵沉露愣了一下,说道:“是啊,所以魔族也真是运气好,有了大魔神皇横空出世,阻止了魔族无休止的内战……”

    “并不是运气好,虽然包括大多数魔族都认为魔皇的出现是运气使然,但其实魔皇的出现是一种必然,这一点,也是我和魔皇交手以后才意识到的。”

    赵沉露悟性极高,听到这里,就猜到了王九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是说,大魔神皇并非机缘巧合下诞生的,而是魔族无尽内战的产物?”

    “是的,在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的漫长时光里,魔族不断自相残杀,终于积累到了一个极限,产生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怪物。”

    赵沉露说道:“魔皇降世后,立刻就建立起魔族之间的感应网络,以及严格的等级秩序,严控内耗……当然,也理应如此,虽然魔族诞生第一个魔皇,耗用了无数载岁月,但既然有第一个,就能有第二个,而魔皇一定不会允许有新的挑战者出现,所以魔族的内战必须到此为止。而从后面的发展来看,魔族也的确没有再诞生出任何一个可以和魔皇竞争的个体,当然,也不可能再诞生那么强大的个体。魔皇严格禁止魔族自相残杀,其他人又不是远不是他的对手,除了遵从规则,做魔皇旗下走卒,还能怎么办?”

    说到这里,赵沉露脑中又是灵光一闪。

    魔皇建立魔族的秩序以后,魔族内部,再也没有哪个个体,能够手染大量的魔族之血。但在魔族之外呢?

    这个念头其实早在九州时代她就考虑过,只不过实在荒唐

    魔族于无数年间,征服万界,破灭了无数文明,这期间,当然会有魔族阵亡,但是每当战事不利,魔族伤亡逐渐惨重的时候,都会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

    只要有魔皇在,就没有任何人能痛饮魔族之血,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例外。

    天外神剑。

    死在天外神剑之下的魔族,早已没法统计数量了,而期间,魔皇其实也几次尝试出手干预,但总是被天外神剑巧妙地避过锋芒,一直到战局逆转到某个界限时,人类终于能够彻底掀起反攻的浪潮。而那个时候,魔皇也不得不暂时放弃追击九仙尊和天外神剑——效率实在太差——而将重点放在其他战场上。

    现在想来,天外神剑当时的敏锐,也显得有些诡异。指魔剑利用的是魔族之间的共感,然而这份共感其实是单向的,上位可以感知下位,同位之间在彼此认可的情况下可以互相感知,下位却无法感知上位。

    而当时的天外神剑,已经可以屡次避开魔皇的突袭了,难道说……

    “我并没有比魔皇的位阶更高,只不过我能约束指魔剑的锋芒,断绝魔族之间的共感,魔皇身为众魔之首,却没有这份余裕。”

    漆黑的长剑微微颤抖,激荡空气,发出沉闷的声音。

    听到这种无限接近魔族低吟的声音,赵沉露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在野党总比执政党要自在一些。”

    “魔皇统御万魔,以魔族狂暴、嗜杀的秉性,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管制,否则在激战之时,血性上涌,魔族随时可能狂乱起来。反而我这边,只在必要的时候启动指魔剑就好……不过,如你所见,指魔剑的使用,其实一直都是有副作用的。”

    听到副作用一词,赵沉露的心脏就是猛地一沉,想要开口调笑两句,但在关乎魔族的问题上,她实在笑不出来。

    “什么副作用?为什么你以前从来没说过?”

    王九说道:“因为此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副作用的存在。”

    说话间,天外神剑的色泽变得更加阴沉,尽管原本就已经是漆黑无光,但此时却仿佛是能将周围的光线也全都吸收过去一般,有着令人生畏的力量。

    赵沉露刹那间就在脑海中浮现了无数个惊心动魄的猜测。

    这个时候,她就格外痛恨自己的联想能力,在过去,这曾是她引以为傲的优势点,只要给她一个线索,她就能迅速联想并推演出全局,但以联想能力而言,她甚至不在商斓妃之下……但这个时候,她真的宁肯自己像沈开山一样蠢。

    “亲爱的,都这个时候了,你不要吓我……我们费劲千辛万苦,牺牲了绝大多数同伴才打倒魔族,你别告诉我说,我们之前的努力都是白费功夫。”

    王九愣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白费功夫,相反,正因为我们做的太出色,所以才会出现这个副作用。”

    话音未落,漆黑的长剑便忽然开始褪色。

    仿佛一瞬间,漆黑就化为了雪白,纯白的色泽让赵沉露一阵目眩。

    “亲爱的,到底怎么了?”

    王九说道:“这就是副作用啊。”

    顿了顿,王九又说道:“我已经再也没法使用指魔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