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81章 毕生夙愿
    王九的判断,虽然带着这样那样的主观因素,但对于赵沉露来说,却无疑是真理。

    在魔族问题上,如果天外神剑的判断都不是真理,那还有什么是真理,魔皇的金口玉言么?

    所以在听到王九的结论时,赵沉露心中顿时涌起了巨大的欣慰……与失落。

    期待中的第二次仙魔大战,看来是不会发生了。

    就算发生,那也一定是很多很多年以后,至少她是看不到那一天的了。所以那一天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

    赵沉露就是这样一个现实而且乐观的性子。

    如若不然,也不可能坚持追求一口根本不可能回应人类感情的神剑。

    “既然魔族灭绝了,那我们是否可以庆祝一下?”

    王九问道:“庆祝?”

    “是啊,庆祝仙魔大战的胜利啊,我们当年辛辛苦苦打赢了那么一场绝境中的战役,无论怎么说都该庆祝一下才对吧?”

    赵沉露说着,略带期待地看着王九,等待他的肯定回复。

    在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问题上,王九一般都不会拒绝身边人的提议,因为按照王九的理论,他只负责他擅长的事情,也就是诛杀魔族。但是除此之外的事情,就都交给专家负责。

    包括人类社会中的一切社交行为。

    所以,当初仙魔大战时,是由天外神剑和九仙尊共同领导万仙盟完成的翻盘,天外神剑只负责实战,其余的诸如团结各大门派家族、哄骗某些不知死活的刺头当炮灰……全都是交给九仙尊负责的。

    庆功当然也包含在内。

    仙魔大战结束前,虽然人类一直都面临着沉重的生存压力,但庆功宴从来没有少过。

    按照赵沉露当时的解释,这是人类社交中的必要环节,人类是脆弱的生物,不可能像天外神剑一样永远冷静理性地面对战局变化。局面劣势的时候会悲观,优势的时候则会乐观,而这些情绪都需要发泄。

    所以人类才会有葬礼、婚礼、庆功宴等等仪式行为,通过这种规范化的仪式行为,帮助人类发泄掉心中的情绪,从而恢复理性的作战状态。

    在王九的理解中,这就如同元磁炮发射时,从炮膛后面退出的弹壳,属于必要的垃圾。虽然是垃圾,但却是必要的。

    而赵沉露正是要利用这个环节,贯彻她自己的信念,只要能够说服王九召开庆功宴,她就有机会推进后面的仪式。

    按照九州时代,某些地方的特色——例如青州,在一场盛大的欢宴之后,必然伴随着男女之间最为亲密的行为。这既是人类追求快感的天性,也是一种基于对未来的不安定和对现实的满足感,所做出的繁衍决定。

    只要王九肯接受这个解释——事实上这个解释也是真实合理的,接下来赵沉露就可以进一步演绎说,主持这样的仪式,必须要亲自投身其中,因为两性繁衍,对人类而言是非常私密的行为,哪怕是九州时候思维观念最为前卫的青州,对于这种行为,也是认定不宜在公共场合出现的。

    所以就算狂欢、滥交,也一定是局限在某个私密区域,隔绝与外界的联系,也就是需要极佳的安全性。那么如何才能让参与的人确信这里的安全性?当然是召集人或者说主持人也一道参与进来。

    那么作为庆功宴的提议者,赵沉露责无旁贷,必须要参与其中。

    但两性繁衍,当然不可能一个人自娱自乐,那样的话也显得主持者的参与诚意不足,所以赵沉露当然有必要找一个伴侣。

    而这个伴侣,当然不能是随便认定的,对于高等修仙者来说,那些凡人、以及修为不高的人,就和死物没有区别,与这些人交合,某种意义上说依然属于自娱自乐,并不能被参与者广泛认同,会严重影响庆功宴的质量。

    那么接下来,有资格配得上赵沉露的人,如今找遍整个相州大陆,也只有一个人了。那么作为仙魔大战的领袖,核心人物,王九自然责无旁贷要承担起主持人的重任。

    以上的逻辑推理严谨周密,堪称天衣无缝,赵沉露在心中反复揣摩,找不出任何破绽,更找不到王九拒绝的理由。事实上,在九州时代,她曾经一度接近得手,却因为商斓妃从中作梗而功亏一篑——虽然作为报复,她也破坏了商斓妃的几次计划。

    但现在商斓妃已经不在人世,那么接下来,就到了最为激动人心的环节了。

    “庆功宴就不必了。”

    “……啊?”

    王九说道:“我记得你说过,庆功宴的意义在于激励参与者和旁观者,但是作为仅存的参与者,我们并不需要这种仪式来激励自己,而旁观者也早就不复存在。对于现在的相州人来说,仙魔大战只是发生在洪荒时代的不可考证的传说故事,以人类的承受能力而言,不让他们得知真相反而更有利于他们的发展,所以庆功宴并没有必要。”

    这番严谨的逻辑,让赵沉露瞠目结舌。

    “等等,难得打赢仙魔大战,真的不需要庆祝一下吗?说真的我等这一天好久了诶,决战的那一天,我死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法参与大战后的庆功宴……现在难得我死而复生,就当是奖赏一下我在大战时候立下的功劳,小小地办个宴会,然后放纵一下自我,有什么不好吗?”

    王九想了想,承认赵沉露的说法不无道理。

    作为九仙尊之一,她在仙魔大战时期也算立下了汗马功劳。除了对万仙盟的整合作用之外,在正面战场,她也是毋庸置疑的中坚力量。一直到与魔皇决战之前,拥有天崩境修为的赵月鸣,都是无数魔族的梦魇之源。

    那么作为仅存的参与者之一,她的确有资格要求一场庆功宴,哪怕不是作为激励,而是作为奖赏。

    “好吧,等回去以后,就如你所愿召开一场庆功宴吧,不过参与者只有你我二人是不是少了点?”

    “两个人正好!”赵沉露斩钉截铁,“不需要第三个人来捣乱了!”

    “好吧,你的奖赏,当然由你自己决定,不过现在先做好手头的工作再说。”王九说完,便调转剑尖,指向了船舱的更深处。

    赵沉露这才想起来,他们手头还有个重要的工作:探索幽冥海。

    王九又说道:“既然判定与魔族无关,先前的逻辑链就要重新整理,小白的天赋与魔族无关,而是大自然的神奇伟力,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解析这份力量,化为己用,培养出更多的剑道奇才。如此,就算以后再有新的异族入侵,我们也能游刃有余一些。”

    一边说着,王九已经当先拐过了一个拐角,深入到了舰船的更深处。

    船内依然维持着几百年前的模样——到处都是探索队员们挣扎求生的痕迹,墙壁、地板,遍布着斑驳与破碎,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当时的绝望。

    在一扇舱门前,王九看到了一个委顿在地的中年女子,她怀里抱着一面镜子,一动不动。从王九的角度看,正好能够看到镜子映出的影像,是一位二八年华的青春少女,少女面容姣好,此时双目紧闭,宛如被封在冰棺中的公主,然而棺外的女子,却瞪大眼睛,脸上写满了绝望。

    这镜子内外的对比,就像是一出恐怖剧目。片刻后,赵沉露小心翼翼地悬浮跟来,见到这一幕,便不由感叹道。

    “时空的错乱扭曲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要说是大自然的伟力,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啊。”

    “然而要说这不是大自然的伟力,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如果不是大自然的力量,那就是人为,什么人?魔族的可能性已经被否决了,而这种时空错乱的神通,就算当年的九仙尊也未能真正掌握,所以……

    赵沉露叹了口气:“行吧,大自然,我服气。”

    然后,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出现。

    他们见到了左脸少年,右脸老年的考察团首席顾问,左右两边的身体呈现截然相反的特质,仿佛是被残暴的屠夫将两个活人各取了半截,然后强行粘合在一起。

    他们还看到了本应是团队中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研究员,死时却呈婴儿状躺在襁褓中。

    两人沿着通道一路向下,因时空错乱而发生的瑰丽景象层出不穷,甚至舰船本身也被影响到,内部空间不断出现穿越和中断点,让原本结构简单直畅的舰船变得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

    迷宫中,到处都能看到绝望的尸骸,显然考察团队在最后时刻,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迷失在了这个迷宫中。

    “这里……让我想起了魔族的游乐场。”

    赵沉露走到一半,不由说道。

    王九说道:“的确有些相似。”

    仙魔大战初期,魔族对人类的态度,就仿佛是巨人践踏蚂蚁,一切都是例行公事,魔族需要的是彻底的灭绝,所以对人类既不会留活口,也没有心思玩猫耍老鼠的游戏。但是到了中后期,随着战局逐渐僵持乃至反转,魔族的态度也变得复杂起来。

    一方面,魔族不得不承认,开战前那种正面平推,随手碾压的战略已经行不通了,在前线战场,凭借莽勇作战的魔族伤亡异常惨重,而在破灭万界的战争中屡立奇功的暗杀者们,也开始不断被人类反杀,甚至出现了影魔军团一夜间全军覆没的惨案。基于此,魔族不得不改变方针,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

    如果能够通过瓦解敌人的意志来取得胜利,那么暂时将灭绝延后,也是可以接受的。

    简单来说,魔族对人类不再是不计代价的屠杀,而是会因地制宜地选择放一些人类生路,然后在这条生路上设下陷阱。如此一来,魔族需要面对的就不再是背水一战的人类,而是拥挤在逃生路上,背对敌人的逃兵。

    追杀逃兵,总比苦战哀兵来得轻松些。

    而魔族游乐场就是魔族在那个时期的新发明,最早出现在净州和虹州,这两个地方的钉子据点非常多,魔族虽然占领了净州和虹州全境,但人类抵抗军却始终活跃在占领区,这些人自知魔族不需要俘虏,所以永远都是死战不退,给魔族造成了非常沉重的损失。

    然后魔族就有了游乐场的设计,打造一个巨大的场地,邀请所有幸存者前往,只要按照游乐场的规则完成游戏项目,就能从净州和虹州的封锁缺口回归人类的领地。

    这种堂而皇之的阳谋,却吸引了相当多的幸存者前往挑战,而在游乐场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能够顺利通关,回归人类领地。

    这个比例当然不高,但却足以引诱更多心存死志的幸存者,忐忑地铤而走险。

    只要能通关,就能回到中州,重返人类文明的怀抱,而他们作为在敌占区拼死奋战的勇士,自然会得到应有的嘉奖和关照……就算不考虑这些,若是能够回到中州前线与战友们并肩作战,将他们在敌占区时死不放弃的精神带去,一定能够激励更多人奋勇作战,这样,怎么也好过在敌占区里苟延残喘。

    这个想法当然不能说有什么错误,所以魔族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消灭了占领区内三分之二的人类。

    而成功回归中州的人类,也没有如预期的那般,为万仙盟带去更多的抵抗意志。

    几乎每一个从游乐场中幸存下来的人类修士,带来的都是沉重之极的绝望,他们肉身虽然活着,精神却早已在游乐场中被折磨致死。

    如今,舰船迷宫里那些绝望的尸骸,让赵沉露没法不想起净州和虹州的游乐场。

    “我记得……开山曾经发誓,一定要摧毁所有的魔族游乐场,可惜直到战争的最后,我们都没能把战线推回净州和虹州,好在你和魔皇决斗时把九州都打得支离破碎,游乐场自然也不复存在了,也算帮了他一把。不过,想不到时隔万年,魔族游乐场仿佛旧景重现了。”

    王九对此则不置一词。

    的确,场面上真的很像是魔族的游乐场,在一片有限的空间里,魔族会尽情展示破灭万界得来的杀戮技巧,以令人不可思议的手法虐杀掉三分之二的参与者。然后留下他们的尸骸——在此之前,魔族屠杀人类,是从来不留尸体的。

    但是,这一切都不可能和魔族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仅此而已。

    ——

    一路前行了很久很久,在掠过了无数光怪陆离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舰长室,也就是考察团团长、当时的圣宗宗主所在的房间。

    房间内的布置大方而朴素,显然圣宗预算吃紧不是一年两年,房间中卧着一位白发胜雪的美丽女子,她仰在躺椅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被,仿佛是午间小憩的千金大小姐,只是那完全静止的胸膛,显示出她早已失去了生机。

    在女子身边,放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石,显然是她留下的遗书。

    而见此情景,无论是王九还是赵沉露都大吃了一惊。

    这是谁啊!?

    “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担当考察团长的人,应该是他吧!?”赵沉露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翻出一份当年的考察团资料,第一页就是团长资料,肖像栏上,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不怒自威。

    “的确,考察团成员里并无此人……就算将时空错乱导致的样貌变化考虑进去,也没有能对应上的人物。”

    “所以……她是某对狗男女在绝望中生下的孩子?”赵沉露猜测道,“因为确信考察团已经无法生还,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身上?算了,先看遗书吧,你有办法读取资料吗?”

    那枚玉石虽然看似晶莹无暇,但毕竟是在时空乱流中坚挺了许久,内里早就腐朽不堪了,如果没有足够精妙的读取技巧,是看不到里面的内容的。

    王九在旁边观察了一阵,沉吟道:“可以尝试一下。”

    下一刻,白剑就缓缓向前,点在了玉石上。

    以剑世界表里乾坤的神通,将玉石转移到剑世界内部,然后利用剑世界内部的法则镇住玉石的腐朽,这样就能顺利读出这位女子留下的遗书。

    然而在碰触玉石的瞬间,王九就发现,玉石质量极佳,完全没有腐朽的迹象,仿佛时空的乱流从旁边擦肩而过。

    理所当然,遗书的内容也顺利读取了出来。

    “如果有人看到这封信,说明我们最后的努力没有白费,对于这片神奇海域的解析,我们的初步结果是成功的,我们已经获得了抵抗时空乱流的技术,否则这枚玉石应该坚持不到你们的到来。”

    开头一段,王九就看出了遗书作者的理性和冷静,哪怕周围充斥着绝望和混乱,她却依然没有放弃希望,并真的得到了不可思议的结果。以相州大陆300年前的仙道技术,居然能让这枚玉石留存至今,人类的确是擅长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种族。

    然而继续看下去,王九就越发惊讶。

    “那么接下来,如果在这封遗书的旁边,你看到的是一位老者,那么说明我们的成果也仅止于此,遗书后面的内容就不必看了。“

    “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位女子,那就说明我们最不可思议的猜测成真了,我们不但能够抵抗时空,甚至可以巧妙地利用时空来完成我毕生之夙愿。好了,如果你看到这里,说明你看的的确是女人,对吧。”

    “或许你会好奇我的身份,在考察团的名单里,你找不到我的名字,甚至找不到与我相关的人,如果你看到这里都没有猜到我的身份,那就说明我的试验甚至超出我预期的成功,我已经真的变成了我此生最想要的样子。”

    “是的,你应该终于猜到了,我就是考察团的团长,圣宗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