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身体里有主神 > 第240章 悬赏1
    天朗气清,阳光正好。

    一大早阳光便来到了二师兄的房间门口。

    “咚咚咚。”阳光敲响了房门。

    可等了半晌,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阳光有些疑惑,又加大了几分音量问道:“二师兄,起来了吗?”

    可回应他的仍然是一片寂静。

    阳光觉得奇怪,上前一步,侧耳倾听,这一次,他终于听到了某些细微的声音。

    “唏——嘘,唏——嘘……”声音充满了节奏感。

    阳光诧异的看了眼头顶的太阳,失笑不已:这位二师兄也太能睡了吧……

    师兄弟之间无需有那么多顾忌,“我进来了哦”阳光打了声招呼后,推门而入。

    甫一进门,阳光便闻到了一股浓烈至极的酒味。

    阳光皱了皱眉,来到卧室前,一眼便看到二师兄四爪趴啦的躺在那里睡得正香,甚至连皱巴巴的外衣都没脱,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

    “奇怪,二师兄他这是怎么了,难道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出去喝闷酒了?”阳光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本来阳光是来找二师兄一起出门转转,顺便打听下这次任务的情况的,可看他现在这模样,显然是无法同行了。

    阳光摇了摇头,正准备退出房间,可这时或许是修士的感知能力延迟一段时间后终于挥了作用,二师兄睁开朦胧的眼睛,半梦半醒的问了声:“谁?”

    阳光闻言转身,笑道:“二师兄你终于醒了啊。”

    “你是……?”二师兄像是喝断片了,目光直的看着阳光。

    片刻后,他使劲晃了晃脑袋,看向阳光的目光才终于有了焦点:“原来是小师弟啊。咦,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我是来找师兄的,”阳光指了指房门说道,“敲门没人应,我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状况,所以才冒昧闯了进来。”

    阳光关切的问道:“二师兄昨晚一个人出去喝酒了?是碰上什么烦心事了吗?能否说来听听让师弟我帮你分担一二呢?”

    “一个人喝酒?”神智尚未完全清醒的二师兄嘿嘿傻笑道,“不是的,昨晚有慕姑娘陪我一起喝……”

    “我告诉你,嗝儿……”二师兄打了个宿醉的酒嗝,异味扑鼻,熏得阳光忍不住连退几步,只听二师兄还在那回味道,“那酒可好喝了,师兄我一不小心就多喝了几杯……”

    这个贱人!

    阳光一阵无语:亏得自己还在为他担心,以为他有什么心事呢,谁想他却是有美人相伴,月下对饮好不快活。

    不过话说回来,二师兄跟慕兮颜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阳光心中充满了疑惑。

    以阳光对二师兄的了解,二师兄是那种在漂亮女人面前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性子,很难想象他会去主动招惹那位慕姑娘。

    那这么说来,是慕姑娘主动的咯?

    可是这位慕姑娘究竟是看中了二师兄哪一点呢?

    并非阳光看不起自家师兄,只不过二师兄性子比较内敛,像这种人的优点往往需要天长日久的相处才能感受得到,可二师兄此前和慕兮颜似乎并没有怎么接触过吧,甚至连话都不曾说过几句。

    莫非,慕兮颜有着一双能看清他人内秀的慧眼?

    说到底,阳光总觉得那位慕姑娘的主动里透着几分古怪……

    若只是单纯的美人垂青倒也罢了,阳光乐见其成还会为他们送上祝福,可若是那位慕兮颜别有用心……

    阳光的神情不自觉间变得严肃起来,不管从哪种角度来看,都是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大啊。

    可这份疑惑阳光注定只能藏在心底了。

    “慕兮颜怎么会看上你的?”

    这种话要是当着二师兄的面问出来,无疑会伤到二师兄的自尊,更会伤到师兄弟间的情分。

    但话说回来,阳光的目光落在二师兄身上,出神的想道:若慕兮颜的接近是刻意为之,那么二师兄到底有什么值得她图谋的地方呢,或者说,她究竟想从二师兄身上得到什么?

    “呃,阳光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这时候二师兄的一声问话将阳光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没什么,只是来跟师兄问声好的。”阳光笑着说道,二师兄眼下的状况显然不适合跟自己一起出去了。

    所以他关切的叮嘱道:“反正这些天也没什么事,师兄你宿醉未醒就再休息一会吧。”

    “唔,好吧,确实我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二师兄打了个哈切说道,“师弟啊,我跟你说,昨晚那酒可真……够……”

    一句话还未说完,二师兄身子已是歪倒下去,重新出了均匀的鼾声。

    虽然二师兄这举动看似有些失礼,但阳光却丝毫不觉芥蒂。

    不管怎么说,二师兄毕竟是个金丹修士。

    能够在人前这么快毫不顾忌的入睡,只能说明一点:他对自家小师弟毫无防备,全心全意的信任。

    看着二师兄那酣睡时显得纯真的面孔,阳光在心中暗中许诺:希望那位慕姑娘只是单纯的慧眼识珠,可若是她有什么别的图谋,特别是这图谋可能伤害到二师兄时,自己绝不会视若无睹!

    阳光转过身去,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然而仅仅半柱香后,他又重新出现在了二师兄的床榻前。

    盯着二师兄外衣上的酒渍,阳光考虑了片刻,而后轻手轻脚的将那外衣脱了下来,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中。

    ……

    离开住处,阳光来到了两条街外的修真联盟总部。

    虽然几个月前不辞而别了,但阳光的联盟执事身份还保留着,进入总部时没有受到任何刁难。

    阳光来此是来找人帮忙的,合虚城里他认识的人不多,老吴可以算是交情算好的朋友了。

    找老吴的过程中,阳光路过了联盟宣广司。

    随着闻仙榜的起死回生,原本这个备受冷落的部门又重新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经过宣广司时,阳光的目光远远投了过去,只见里面人声鼎沸,充斥着做事却无权,有权不做事的各色人等。

    阳光笑了笑,收回了视线,目光中没有任何留恋。

    一路打听,阳光好不容易找到了所谓的联盟展规划委员会。

    这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牌子,挂在一个昏暗的小小的隔间门上。

    甚至连这个小小的隔间都已经被各种破烂的桌椅杂物给占据了。

    其实当初联盟用委员长和副委员长的名头,将老吴和自己调到这个展规划委员会来,两人心里都清楚,这就是一种变相的配。

    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惨啊。

    记得老吴当时笑着说道:“反正在哪都一样坐冷板凳,现在级别提了俸禄多了,而且还不用担负任何责任,这么想来,委员会也是一个不错的去处嘛。”

    可要是老吴看到如今这个情景,不知道还能那么乐观吗?

    堆满杂物的隔间显然是不能藏人的,一时该去哪里找老吴让阳光犯了难。

    好在他的执事身份还是挺能唬人的,特别是萌新们对阳光恭恭敬敬,有问必答。

    问过十几个人后,阳光终于找到了那位将杂物搬到隔间去的原主,也终于从他口中得知了老吴的下落。

    原本以为只是坐坐冷板凳而已,谁想面对的却是明摆着的排挤,在阳光走后,老吴显然过得并不如意。

    正好这时老吴收到了老家传来的好消息:老吴的儿子给他添了个大胖孙子。

    正待得不痛快的老吴干脆提出了请辞,反正这些年他存下来的俸禄再加上阳光当时慷慨给他的五十万分红足够一家人花了。

    而联盟中某些人忙着在复兴的宣广司中争权夺利,正担心老吴对宣广司的残留影响力呢。

    因此见他识相的提出了离职,不仅爽快的批准下来,甚至还给了老吴一个带薪离职的待遇。

    于是感觉自己捡了大便宜的老吴乐不可支的回家含饴弄孙去了,彻底将联盟将宣广司这一堆破事给丢到了脑后。

    听到老吴能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阳光是打心底的替他高兴,可这样一来,又该找谁帮忙却让阳光犯了难。

    离开了联盟总部,阳光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起来。

    就当阳光打定主意去药材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寻到一两位炼药大家时,突然面前传来了一声喝止的声音:“来人止步,这里是私人领地,非请勿入!”

    阳光一愣,抬头现自己出神间竟已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与联盟总部一街之隔的问天阁。

    阳光摇头笑了笑,也不计较,正准备离开时,突然现一个眼熟的身影走了过来,朝着那一侧的问天阁守卫出示了一个腰牌状的东西,然后进入了问天阁之中。

    阳光挠挠头,显得有些疑惑。

    片刻后,他像是想起些什么,从自己的储物戒中翻出了一片纸张来。

    只见上面记载着:

    姓名:不详,大概姓包吧

    性格:十分八卦

    长相:毫无特色

    初见:浔阳城

    再见:千音阁

    事件:两份邀约

    备注:可以考虑接受,这家伙自己就是双面间谍……

    在此之后,还额外添加了几行小字:这家伙帮自己对付过雷家,联系过问天阁这个卖家,更重要的是,团伙作案将那个陈天河坑得死死的。

    总的来说,这是个值得一交的家伙,虽然老是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嘿……阳光突然高兴起来:原来自己在这合虚城的熟人不止老吴一个嘛。

    怪不得自己先前还在疑惑:为何那个眼熟的身影,大白天的就敢穿着联盟服饰堂而皇之的走进问天阁,原来是拥有让人过目即忘天赋的包兄啊……

    这下阳光可不急着走了,干脆守在门口等着包兄出来。

    迎着问天阁守卫不耐烦的警惕目光,阳光挑衅的说道:“干嘛,不让人进去,还不让人守着啊?”

    话分两头,神色匆匆的包兄并没有注意到街对头的阳光。

    进到问天阁后,包兄径直去了任务交接处。

    除了联盟干事的身份之外,包兄同时也是问天阁的一员,平时会为问天阁做些情报收集之类的工作来换取积分兑换奖励。

    而问天阁之所以有着比联盟更灵通的情报能力,正是得益于旗下有着数不清的像包兄一样全职或兼职的情报人员。

    这次,包兄交接的是一个关于墨阳镇赤铜矿价格高涨原因的调查任务,将情报上交后,包兄急切的问道:“我的积分有多少了?”

    问天阁设在合虚城的情报副主管,疑惑的看着包兄问道:“你是……?”

    真是忙昏了,包兄拍了拍脑袋,自然而然的掏出身份令牌递了过去。

    虽然他完成的任务众多,可以说与眼前这位情报副主管已经打过无数次交道了,但是包兄对他记不住自己长相的现实也早就习惯了。

    问天阁情报副主管接过令牌,喃喃的念出了“刑无痕”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

    可等他查过记录里这个名字下的积分后,立刻露出了一副肃然起敬的神情。

    虽然对这副面孔、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但副主管对这笔积分以及这些积分背后的故事可在清楚不过了。

    他态度变得十分郑重,告诉包兄道:“你已有的积分是九万四千九百点,加上这次任务奖励的一百点,正好是九万五千点。”

    副主管很清楚,眼前的这位虽然修为只算一般,地位也没有多高,但在问天阁的情报部门里却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传奇了。

    因此副主管真诚的为他送上自己的祝福道:“加油,离实现你的梦想也只差五千积分了!”

    “还有五千分啊!”包兄怅惘的叹了口气。

    但是只是片刻,包兄便振作了精神,重新充满了斗志。

    他笑着对副主管说道:“让您见笑了,不知道为什么,越到目标快达成时,我这心里也就愈加的焦躁不安。”

    “谁会笑话一个为问天阁完成了近千件任务的人呢?”

    副主管敬佩的说道:“十万分兑换阁主的一个承诺,这个悬赏原本只是为了激励阁中成员而设立的。”

    “这个悬赏已经挂出来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真真切切有希望去拿到这份奖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