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华山女剑神 > 442.杀
    “啊……”

    血光迸射。

    事实证明,这宝衣还不够宝,没能抵住碧落的锋芒,碧落,还是如此的无坚不摧。

    痛晕过去的人又被生生痛醒,面目扭曲,青筋毕露,发出哀嚎,凄厉慑人。

    明月天迅速拔回碧落,递向亦到身侧的幽星夜,道:“杀了他,取书。”

    “好吧。”

    幽星夜叹了口气,点点头,一甩将剑鞘插入地面,左手接过剑。

    被捅了一剑,赵构还没咽气,而剑光冷慑之下,仿佛也察觉到了逼人杀气与死关危劫,一下回光返照了一般,意识恢复,连痛楚都被压下,急声开口,口齿虽有些模糊,但条理还算清晰,道:“别,别杀我……我是,赵家嫡子,以我为质,可以与赵家谈条件……”

    幽星夜歪着头:“不杀你也行啊,你先说说,我可以拿你和赵家谈什么条件?”

    赵构露出喜色,咧嘴强笑,道:“能换……额……”

    话未说完,剑光蓦地一闪,声音戛然而止。

    脖子上迸起的血液溅落了一地。

    赵家第九子,当代武学奇才,就此不复存在。

    赵构瞪大了双眼,犹不肯信,自己已身死此刻。

    幽星夜叹气:“唉,这样骗一骗你,毫无反应之下,死的应该就不算太痛苦吧?我真是太仁慈了!”

    将碧落送还鞘中,蹲下将赵构不曾瞑目的双眼合上,又道:“看在我这么仁慈的份上,如果你死后怨气不散,就别来找我了,不过,假如你非要找人报仇的话……”微微抬起头瞟了瞟明月天,低声道:“就找她吧,是她逼我杀你的。”

    明月天哼道:“你废话太多了。”

    幽星夜撇撇嘴。

    “啊,杀人了……”

    远处,有一些寨民躲躲藏藏在四周围观,见到了逞凶杀人的一幕,终于恐惧压过好奇,有以汉话喊,也有以俚语叫,纷纷惊呼着奔散,逃离的逃离,回屋关门的回屋关门,不敢再留,本就不多的人登时一个不剩……应该说,还剩下一个,一个衣裳褴褛的小男孩。

    幽星夜道:“你看吧,这下咱们被当成杀人犯了。”

    明月天等她:“你还啰嗦?”

    幽星夜一缩脖子,转过身,走向那小男孩。

    蹲在小男孩旁边,笑眯眯问道:“小朋友,你在看什么?”

    小男孩初时有些畏缩,目光躲闪,但片刻后,鼓起勇气,看着她:“我,我在看姐姐!”

    昔日奉室强势,奉天帝一扫八荒,定九方神州后,曾下“朝奉令”,命这神州九方之内,无论是何族类,在保留原有语言、习俗等文化的基础上,必须学习中原官话,为此不惜重典,明拒硬抗者,阳奉阴违者,一经查实,必得重罚,令喻初下时,屠人灭寨之事都没少发生,

    数百年下来,汉外各族虽未断绝,可汉人文化、汉人语言早已天下皆通,到如今,像此类异族小孩也好,深山野民也罢,识不识字不好说,可往往都能说汉语与人正常对话,世人行走天下,鲜少有语言不通而致误会的尴尬事,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幽星夜道:“看姐姐?为什么要看姐姐?姐姐刚刚可是杀了人,你不怕吗?”

    小男孩道:“怕……但是我想学武功。”

    幽星夜:“哦?为什么想学武功?”

    小男孩道:“学好武功,就可以帮大家打土匪了。”

    幽星夜问:“土匪?这附近有土匪吗?你知道土匪在哪里吗?”

    小男孩点头道:“有土匪,他们每年都会来寨子里抢东西……还会抓人。”接着失落道:“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幽星夜又问道:“你爹娘呢?”

    小男孩摇头道:“我没有见过我爹娘,听寨子里的叔叔伯伯说,我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被土匪打死了。”

    幽星夜:“那你还有其他亲人吗?”

    小男孩还是摇头:“没有了!”

    幽星夜道:“哦,那你现在住哪里?在哪里吃饭的?”

    小男孩道:“我住在爹娘留下的屋子里,每天到各位叔叔伯伯家里去吃饭。”

    百家饭吗?幽星夜:“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我叫阿明。”

    幽星夜道:“阿明吗?你看天差不多黑了,你该走了,去你哪位叔叔伯伯家里吃饭吧。”

    小男孩道:“姐姐,你能不能教我武功?”

    幽星夜道:“不能!”

    小男孩抿紧嘴:“为什么?”

    幽星夜:“因为练武很辛苦,还很危险,而且,我现在不想收徒弟,不过……我虽然不能教你武功,却可以帮你去把土匪都给赶走,让他们再也不敢来寨子里抢东西。”

    只留下小男孩不甘心地望着她的背影。

    幽星夜回到赵构的尸体旁,摸出了一本《神拳术残谱》,翻了前面几页,与所习过的确实无异,就不知道这残,是残在其中的那些,但现在非考究这些的时候,星月二人去找到托付白黑的那户人家,对主人道:“老乡,那恶贼已被我们杀了,无需再去追他,不过现在天色已晚,希望能在此借宿一晚。”

    年纪不小的夫妇俩恐惧刚刚才手沾血腥的人,有心相拒,却是有口不敢开,只得唯唯诺诺点头答应。

    幽星夜又道:“如此多谢了。我给你们些银子,请两位找人帮忙将尸体找个地方暂放,明日挑地方埋了吧。”

    主人家战战兢兢不敢受这钱财,但推辞不过,才收了钱慌忙去处理了。

    幽星夜又研究起得自赵构的那部残拳。

    这残拳只有二十四势,相较百花谷所藏版本,还有一些地方改动不小,改善改差的都有,不过大体上,是改善的少,改差的多,也不知道是修改者目光局限,还是有意如此。

    没一会儿,看完了残谱,异书便自行化光而散,只将内容,铭刻在记忆之中。

    又在屋中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人回,料想是这乡民还有恐惧,见她们在,不敢回家,也或许是跑去报官了,对此也不在意,适逢锅中有饭,桌上有菜,还未动过,看来是做好后碰上她们这一档子事没来得及吃,这会儿虽难免有些凉了,但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便不客气享用了。

    说是暂宿,可主人家也未准备客房,主卧的话,焉知现在不回的主人家半夜不回?何况人已躺过的床铺,明月天不大肯屈就,便没去住主卧,从大柜子里找了块干净的布,铺在地上,老规矩靠着打坐吐纳,对付了一宿。

    这一整晚,主人家都没有回来,不知是哪处邻居家借住了。

    第二天。

    清晨,

    东日已起。

    第一缕晨光照进窗户。

    星月二人如期醒来。

    幽星夜望向某个方向,尽管隔着墙,不可能看到什么,但耳听与神感,仍能察觉到该有的东西,不禁叹道:“果然还在,年纪轻轻,耐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