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华山女剑神 > 443.授意
    躲在屋外的,是昨日那小男孩阿明。

    幽星夜虽拒绝教授他武艺,可他从杀赵构处便一直偷摸着跟随二人到了这里,只是中间未靠近,后来也并未进来打扰,只躲在外面。

    而这一躲,便是一整个晚上,直到现在。

    幽星夜一直分出着一份心思关注着外面情况,能确定,这中间他绝无离开过,不存在待到半夜时,先回家舒舒服服睡一觉,天亮前再回来猫着的作假可能。

    旁边,明月天问道:“那你是决定教他武功了?”

    她当然也知道外面有这人。

    实际上若非幽星夜相阻,昨日才跟随时,明月天便想去喝退他了,至于后来,也是幽星夜说想要看看他能忍到几时,才听之任之,由得他躲在屋外。

    幽星夜眯起眼笑道:“也看他运气喽。”

    此时三月上旬,天气已回暖,但这时节的夜晚,尤其是屋外、露天席地的夜晚,也绝不会让人觉得丝毫温暖,能在外面挨足一晚,这小孩根骨悟性如何姑且不说,就这坚毅的性格也能算是块好料子了,所以,她也乐意给一个机会。

    当然了,留一本两本秘籍让他自学,或者带在身边教导,皆非所愿,她另有想法。

    随后打了水简单洗漱过,二人带上行李与还躲在角落里睡懒觉的白黑出门,找到蜷缩在墙角下瑟瑟抖的阿明,幽星夜蹲在前面,轻轻拍着他脸蛋,叫他起“床”:“阿明,阿明,醒醒,天亮了,快醒醒。”

    “啊,姐姐……”

    小男孩悠悠醒来,见是二人,一骨碌爬了起来,低下头双手捻着衣角,略显局促。

    幽星夜佯装是才现的他,神色惊讶,问道:“阿明,你怎么在这里?”

    小男孩还是低着头,不吱声。

    幽星夜又问:“你昨晚一整晚都在这里吗?”

    小男孩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略略点头。

    幽星夜道:“还是想要我教你武功吗?”

    小男孩才抬起头说话,点头道:“嗯。”

    幽星夜叹了口气,道:“你就这么想练武?”

    阿明哀求道:“对,我想练武,姐姐,我真的想学武功,求你教我吧。”

    幽星夜道:“好。”她起了身,说道:“我会考虑的,不过现在,你先帮我一个忙。”

    阿明大喜,连忙道谢道:“谢谢姐姐,谢谢姐姐。”才问道:“姐姐想要阿明帮什么忙?”

    幽星夜指了指才走出来屋子,问道:“这屋子主人是谁你应该认识吧?”

    阿明点点头:“是阿喀伯伯和阿曲婶婶。”

    幽星夜道:“他们昨晚没回来,不知是睡在哪户人家了,你带我们去找他们。”

    阿明道:“好。”

    小男孩自小在这寨子里长大,对这户夫妇与寨子里哪家哪户关系比较要好十分清楚,也就能猜到昨夜他们可能会借宿在哪家,带着二人去寻,找到第二户时,便找到了人。

    询问后,得知赵构的尸身还安置在寨子外的一座破草堂,幽星夜问道:“可有木板?”

    一块木板很快找来。

    幽星夜以指为剑,以剑为笔,刻文字于板上:移天星月杀木昭于……落款自还是凌珊留字。

    木昭,是赵构曾在大理国时化名,也是幽星夜给赵构的身份。

    若是真名相录,有朝一日赵家有人寻至此,说不定会迁怒寨子,也算未雨绸缪吧。

    将板子交出,幽星夜提醒道:“等将人埋好,便劳诸位顺便将这牌子也放在墓前吧,或者,干脆以此为墓碑,亦无不可,随你们喜欢。”

    又取了几块散碎银子,充当辛苦费。

    随后向人打听阿明所说的土匪情况。

    附近的土匪称凉山盗,是盘踞在大凉山一带的一伙恶匪,近些年才出现,贼窝确切位置,就在往北四五十里外的一座阿寒山上。

    凉山盗每年都要向各村各寨强收“岁银”,对违逆者或是数额不到量的村寨,也不杀人,就是或重或轻打伤几个青壮,再抢几名村寨之中的年轻男女上山去,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八载,则大多能给放下山来,而这些被抓上山之人的作用,男子是为奴为苦役,女子自是陪寝暖床。

    据说当地官府也与之沆瀣一气,每每报官,多是不了了之,加上这伙盗贼基本不杀人,时间久了,百姓也就认命,鲜少再反抗了。

    确认了情况后,幽星夜又让阿明带她们找一块大石头。

    阿明带她们去了附近的一条山涧。

    山涧由寨子后的连绵大山一路流淌来,河道也随着山势的高低而起伏极大,其间巨石林立,奇岩突出,反而泉水稀少,耳中固然水声不绝,但目光所及,只在那些巨石之间,偶尔才露一角清冽。

    幽星夜站在岸上看了看,挑中一块两三人高的巨石,来到旁边对立的一块石上,呼了口气,碧落一横,意气相生,怦然作响,石灰碎块簌簌而落,顷刻间,在对面石上,留下纵横交错的十字剑痕,其长一丈余,其宽三四寸,而其深过一尺,纵横两道剑痕皆相差仿佛,赫现于巨石之璧,十分醒目。

    这剑痕之中,便是剑意相守。

    她将当初在玉女峰上所得的天剑剑意,留了一份于此。

    只是她如今不过意境小成,留此两剑已是极限,亦无法久持……当然,这个无法久持的久,是相对而言,若说几十年自然毫无希望,十年八年也不敢说,可三年五年之内,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一二年内,则更是完全无惧风吹雨打与岁月的消磨,无惧维持不住而消散。

    出剑,收剑……一气呵成。

    看着付出不少精力的杰作,幽星夜喘了几口气,满意地点点头,回到岸上,说道:“世间武学,皆以武道意境为尊,这两道剑痕里面,便留有我所修炼的剑意,最多可在这石壁之中保存三四年,你此后可时常来此感悟,如果在这三五年之内,在石壁剑意散去之前,你能从中悟出剑法真意,便证明你有足够天赋,到时可去华山找我,若不然,便是你没有练武学剑的资质,我劝你还是放弃练武的想法,另谋出路吧。”

    阿明不觉得幽星夜是在欺骗敷衍,可毕竟与期待的有所区别,难免有些失落,可也不敢再提什么要求,唯恐连这点希望也没了,低下头,鞠躬道谢:“谢谢姐姐!”

    “你自己好生参悟吧。”

    幽星夜留下一句话,二人离开。

    小男孩抬起头时,她们已走远了,只余下一个背影,以及圆滚滚的白黑扭着屁股飞快追上去的身影。

    就算是这异兽的度,也是他所望尘莫及的。

    小男孩急忙追上前几步,喊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幽星夜的声音远远传来:“若真有上华山的那日,你报上移天星月的名字就行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