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刑警荣耀 > 第324章 矿山机械厂
    九七年的矿山机械厂,效益还算一般,但也已经呈现出明显的破败迹象。

    整个厂区,多数都是一层二层的小平房,超过三层的建筑物很少,只有厂部办公大楼是三层的,而且还是六七十年代的红砖建筑物,连水泥都没刷,红砖就这么赤裸裸的露在外边。

    这么多年过去,尽管经过了数次的修补,还是显得非常的老旧。

    和正团级的架子很不般配。

    没钱,不硬气。

    眼下厂里只能勉强维持着,工资还能发出来,奖金补助什么的,那就要看了,哪个月销售情况好点,还有指望,销售情况一差,那就想都不要想了。不

    过比起胜利机械厂那些工厂来,矿机厂的情况要算很好的了。毕

    竟还有工资发,工人多数也还没有下岗。

    王为家老爸老妈,在另一个时空的遭遇就相当的惨,惨到连叶玫住院的钱都拿不出来。

    刑警队一帮人赶到厂部的时候,高岭所的人还没到。

    这里确实是属于高岭镇的辖区,但离高岭镇镇政府所在地还有不短的路程,相反从红玉街道办事处那边赶过来,要方便快捷得多。厂

    里的很多人要上街,也是去红玉办事处,而不是去高岭镇。

    事实上,红玉办事处已经和西城区融为一体,正儿八经划入城区范围了,高岭镇那边,这几年也在申请改为办事处,不过还没有得到上级的批复。

    这事,不那么容易。不

    过高岭派出所在矿山机械厂专门设了一个警务室,有两名民警派驻这里。这两名民警得到了所里的指示,老早就在厂部外边迎候红玉所的同志。见到红玉所的同志下车,立即就迎上来。“

    你好你好……哪位是王所?”其

    中一位年轻小伙子穿着簇新的警服,上前就迫不及待地询问,满脸的热切。

    从他的服装来看,这是一位新入职的一级警员,不过有警衔警号,可见是正式的民警。

    张方立马抬手往后一指,说道:“这就是我们老大。”

    一看就知道,这小伙子对王所是慕名已久。

    王为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边城市公安系统已经大名鼎鼎,部分年长稳重的老警察,有点看不惯他的飞扬跳脱,但大多数年轻警察,却将他当成了偶像一般的存在。王

    所确实牛逼,不是说着好玩的。

    刚刚警校毕业不到一年,就破了不少大案要案,声名鹊起,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和他同时毕业参加工作的同学,不少还在单位给老同志屁颠屁颠打开水,抢着帮阿姨拖地板,这位都已经副科级大所副所长了,手下管着十几号人,有职有权。

    “王所,您好!”年

    轻警察立即立正敬礼,满脸肃然。

    “高岭派出所刑事警察成斌,奉命接受您的指挥,请您指示!”

    特别的像模像样。看

    得出来,这也是正规科班出身,和张方那种联防队员转正压根就不是一码事,举手投足都不一样。

    王为也很认真地还了个礼,肃然说道:“请稍息。”“

    是!”正

    儿八经的见面仪式也就到此为止了,王为随即嘿嘿一笑,拍了拍成斌的肩膀,笑着说道:“兄弟,别整得和真的一样,天下公安是一家,咱们这还是邻居呢。怎么样,你们所领导什么时候过来?”成

    斌对王为的好感立马飙升。

    王为这一看就“不正经”的坏笑,在领导眼里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却特别对年轻人的胃口,瞬间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本

    来王为和成斌就是同一年警校毕业,只不过成斌是司法警察学校毕业,却不知道走了什么关系,分配到派出所来了。

    九十年代公安机关的人员构成相当复杂,真正科班出身的也就是百分之二十多,不到百分之三十,部队转业占比最重,还有一些其他单位调过来的,照顾干警子女顶职来的,联防队员转正的,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像成斌这样经过三年警校学习的,哪怕是司法警察学校毕业,在公安系统内部都要算是“正规军”,而且成斌正经是政法专项编制,实实在在的公安干警身份,公务员制度实行之后,可以直接转成公务员的。却

    不知高岭所的领导,为什么要将这样一个正式干警放到矿机厂搞警务室。

    也许是可以要锻炼锻炼他吧。

    “报告王所,韩所对这个案子很重视,正在亲自赶过来,等一下应该就到了。”“

    那好,咱们先去厂里保卫部坐一会,等韩所过来一起行动。”张

    方就忍不住在一旁提醒道:“老大,咱们这么大张旗鼓,会不会把犯罪分子吓跑?”

    这一家伙来三台警车,呜哩哇啦的停在厂部,矿机厂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小道消息传播得特别快,可不要让犯罪嫌疑人听到了什么风声。应

    该说,张方现在干刑警干得特别用心。王

    为一笑,说道:“不要紧,他不会跑的。”事

    实上,在另一个时空,犯罪嫌疑人也确实没跑,一直都安安稳稳在单位上班。警察不止一次到矿机厂排查,嫌犯硬是“巍然不动”。

    杨振华和老冯对视一眼,都是嘴角微微一翘,同时摇头。

    这两位是有点逗,还真把自己当神探了?凭着一道自行车车辙,就认定犯罪分子隐藏在矿山机械厂。

    这种毫无线索的刑事案子要那么好破,边城市公安局的刑警们,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神探了。“

    我已经和厂里保卫科的同志说明过情况了,他们表示会全力配合。王所,这边请!”

    矿机厂保卫科办公室就设在厂部办公大楼的一层左侧,一间老式的办公室。就

    一间办公室!

    因为矿机厂保卫科总共也就是六个人,其中两个还是厂部的门卫。矿

    机厂作为老牌军工企业,现在其实也还担负着一定的军工生产任务,九十年代前,对保卫工作还是非常重视的,保卫科足足有十五六个人的编制,还配了两支手枪。随

    着工厂逐年转型,军工生产任务连续减少,民用产品占比大幅增加,保卫级别也是连年下降。最重要的是,厂里效益不好,工资奖金发放都有一定困难,厂领导就一再压缩非生产单位的规模和人员编制,尽力保证一线生产单位的正常运转。再

    说,矿机厂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这么多年过去,也没发生几起重大刑事案件,保卫科配那么多人,实在是太浪费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开支,厂里负担不起。现

    在保卫科保留六个人的编制,厂领导觉得还有点多了,正在琢磨着是不是再减一两个。

    厂领导是这样的指导思想,保卫科的待遇可想而知。

    保卫科的负责人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同志,笑哈哈的,弥勒佛一般,怎么看都像是一位迎来送往的办公室干部,不大像是干保卫工作的。“

    雷科长,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王所,我们边城市公安局的神探……”

    成斌忙着给王所“打广告”,毫不客气就将神探的大帽子给王所端端正正给戴上了。“

    小屁孩,懂个屁……”

    杨振华低声嘀咕了一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清。不

    过看得出来,杨队很不爽。

    身为西城分局重案中队中队长,杨队觉得自己才配得上“神探”的称号,论到破案的能耐,在西城分局,除了魏大队,杨队谁都不服。

    王为算个屁啊!

    刚刚警校毕业的小屁孩,运气好点,破了两个案子,就觉得自己是福尔摩斯了?

    看把你得瑟的!“

    你好你好,王所,欢迎欢迎……”

    雷科长急忙和王为握手,那样子,就好像来了一位大领导似的,特别的客气。

    王为暗暗摇头。这

    么大一个工厂,家属职工加起来小两千人,再加上厂区周围的乡村村民,怕不得有三四千人之多。别小看这四千人组成的小社会,情况那是相当复杂。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位老好人来当保卫科长?他

    能保卫得了什么?不

    过转念一想,王为又能理解矿机厂领导们的煞费苦心。估

    计这位雷科长还要兼任“调解委员会”的主任,真正职务差不多相当于居委会大妈了,厂里各家各户发生的大小矛盾,都得他出面处理,性格不柔和点圆滑点,很多工作还真处理不来。

    反正保卫工作没太多的事情可做,当当居委会主任,调解调解家庭矛盾,夫妻矛盾也算是人尽其才。要

    是发生什么突发性案件,保卫科这几个人,那肯定是指望不上的了。

    好在王所也没指望保卫科帮多大的忙,只要能协助他完成排查就行,主要就是行个方便,起个“带路党”的作用。派

    出所林林总总来了十几二十个人,一时间,保卫科好不热闹,大伙将保卫科这间小小的办公室几乎是挤得水泄不通。

    这边如此热闹,立马就引来了一大堆看西洋景的人,叽叽喳喳,议论不休。雷

    科长不愧是迎来送往的长才,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硬是一一招呼到位,连小治安员都没落下。也

    是好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