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5 姜老祖和绿旖
    苏尘施展血燃术飞身落在神山之巅,气力耗尽,脸色苍白如雪。消耗的气血太多,以至于眼前一暗,更是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

    他一动不动,歇了大半个时辰,才稍微恢复了过来。

    好在,到了神山之巅,一切恢复正常,没有了那股恐怖的重压。

    苏尘暗道一声侥幸。

    血灵珠内储存的庞大妖血都燃烧殆尽,连他自己的气血也燃烧掉近一半,差一点就半途趴下,没能登上来。若是被困在九百九十多块石阶,想往前挪动一步都难如登天。

    苏尘抬头朝神山之巅的四周,好奇望去。

    神山之巅并未被削平,而是削了一半。半座山峰被鬼斧神工的剑芒削平,留下陡峭的山壁。

    山壁上,造了一座山洞石室,石壁上被剑芒划出龙飞凤舞的“蓬莱仙洞”字迹,显然是蓬莱历代元婴老祖们的闭关修炼之地。

    山洞前,则夷为一块数百丈方圆的平地。

    生长着一株极为古老的桃树,虬蝤斑驳的树干有十丈粗,树冠更是遮天蔽日,桃花灼灼如一片红霞云彩,霞光绽放数百丈。

    以至于从山下遥望神山之巅,总能看到一片红色霞光笼罩着山顶。

    满树结满了大小不同年份的灵桃,灵香诱人。

    这株参天桃花树下,摆放着几张古色古香的青色石桌和石椅,桌面摆着一副对弈的棋盘和黑白棋子。石桌石椅历经无数年的风吹日晒,斑驳脱落。

    “万年灵桃树!”

    苏尘看到这棵古老的桃树,神情一震。

    神山之巅,传说有一株万年仙树,没想居然是一株古老的灵桃树。

    真正意义的万年灵树,并不是时间达到万年便行了。这期间还要持续的汲取庞大的灵气养分,养育长达万年,方才是一株真正的万年灵木。

    如果是长在无灵气,或者灵气单薄之地,汲取不到足够的天地灵气,哪怕是活上万年也是朽木,无法成长为真正的万年灵木。

    苏尘的识海灵山有时光加速百倍之效,只需花费短短三年,耗费巨量的灵石供应灵气,便可种植大量一千年份的三阶灵花异草。

    达到千年药龄,他便会采摘下来,或者炼成三阶灵丹,或者直接卖掉。

    苏尘难以耗费长达三十年去种四阶灵草药,因为需要的灵气太庞大了。品阶高一大阶,所需的灵气几乎要翻数十倍。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财力,在非常漫长的岁月无法得到任何回报。

    如果是大型的灵树,比小型的灵草药耗费更为庞大,至少高出数十上百倍。

    苏尘的灵山内,只有一株极品珍稀的七宝葫芦灵藤一直养着,已经达到金丹级三阶上品,如果放开量来汲取灵气,一日便能汲取上千块灵石的灵气。

    苏尘各方面的开销巨大,根本无法给七宝葫芦足够的灵气,顶多一日供给几百块灵石,缺灵石的时候甚至要断供。它们的品阶提升自然也变得缓慢了许多。

    至于灵山之中,桃夭居住的那株灵桃树,也才成长到二阶上品而已。

    蓬莱仙宗的这株万年灵桃树,生长扎根在这座神山之巅,汲取大山主灵脉的灵气和天地日月精华,每日汲取的灵气至少也是数千上万块灵石。

    正因为每日都能汲取如此澎湃的灵气,它才有机会成长为一株真正的万年仙灵之木。

    整个蓬莱仙宗,也就只养了这么一株万年桃树,供养不起第二株。

    这株灵桃树上,结了数千枚灵光四溢,大小不同的灵桃。最大的灵桃足有盆大,红润饱满灵香扑鼻,恐怕已经是四五阶灵桃。小一些则如拳头大小,都是一二阶灵桃。

    “这灵桃树上结的,是三五千年灵桃?”

    苏尘仔细看桃树结的那些灵桃,吃惊。

    这灵桃树的树龄有万年之久。但树上的灵桃只有三千年和五千年,尚未达到万年。

    “当啷~!”

    一把沉重金斧头丢在神山之巅的石阶上,发出清脆的金鸣响声。

    吴樵的一只粗糙铁掌,抓住了最后一块青石阶的边缘,用力攀爬了上来。他气喘吁吁累趴在地上,手腿都用力过度而打颤。

    “终于上来了,累死我了。苏老弟,你刚才那是什么战技,一眨眼就冲上来了,也太快了?!”

    吴樵喘着粗气,说着。

    他原本攀登到了九百九十多石阶处,还以为自己能第一个登上神山之巅,却没想苏尘爆发一下反超了上来,让他目瞪口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在苏尘的强烈刺激之下,他也是拼尽全力,一鼓作气翻过了最后的几块石阶,上了山巅。

    “是一门上古战技,会消耗气血,不是太好修炼。这斧头你还没丢掉?”

    苏尘回头看了一下吴樵,无比的吃惊。

    “当然不能丢。对了,那神木呢?”

    吴樵抬头张望,搓了搓手掌,愕然看到神山之巅中央,那株霞光千丈的万年仙灵桃树。

    他绕着万年桃花树粗达十丈的树干,转了一圈,神色激动道,“果然是万年灵木,我这辈子还没砍过这等神木!”

    吴樵差点忍不住想要挥动金斧头,砍上一斧头试试。

    虽然这种灵木,哪怕是一小块树皮,他也砍不动。但过一过手瘾,那也是极大的享受。

    可是这神山之巅的石洞,是蓬莱老祖的闭关隐居之地。万一伐木的动静太大,一斧头把老祖给砸醒了,惹出麻烦可不好收场。

    吴樵盘算许久,还是忍住了冲动。

    苏尘望着这满灵树的高阶灵桃,感到十分惋惜。

    他倒是很想摘一二枚三五千年的灵桃来吃。但戒律堂的厉大长老就在神山下,他要是知道了这神山的灵桃少了,恐怕要将他们关入仙门地牢一辈子。

    罢了,还是拜完老祖,便赶紧走。

    “弟子苏尘,叩见姜老祖!谢老祖赐予举荐名额。”

    苏尘在仙灵桃树下,朝石洞伏地叩首。

    “弟子吴樵,一同拜谢!”

    吴樵也朝山洞跪拜了一拜。

    蓬莱仙宗有好几位元婴老祖。但目前唯一留在仙宗,镇守仙门的,就只有这位姜东冉姜老祖。其余老祖都在遥远之地游历,不知方位,动辄数十年、上百年不曾返回蓬莱仙宗。

    他们两人也没指望这位闭关的姜老祖会做出回应。这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叩拜完成便行了,他们站起来,准备下山。

    此时,却听一道沧桑而威严的声音,从闭关石室内出来,“你修过《血魔功》?”

    苏尘身形一迟滞,神色微震。

    姜老祖醒了!他知道嗜血诀和血燃术这种偏门的战技?

    “弟子不敢。弟子下山历练,无意间发现了一门上古仙诀《噬元法典》,便修炼了数月。祖师可是觉得此功不妥,近乎魔功?若是,弟子便不再修炼。”

    苏尘立刻老老实实说道。

    世间修仙功法无数,他也不是非修炼某一门不可。虽然不修炼这《噬元法典》,苏尘也会感到有些惋惜。

    “此诀传承上古仙道,但过于激进,颇有争议,如今甚少有人修炼。...罢了,念在你年纪轻轻便能踏上神山之巅,也是难得的后辈俊才。日后成就金丹的希望也不小。只要不用此诀作恶,问题也不大。否则坠入魔道,难过天劫,谁也救不了你。”

    那沧桑的声音,淡漠道。

    “弟子谨记老祖法旨!”

    苏尘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姜老祖对此仙诀也不是太反感,便准备告辞退下。

    “不过,你身上的鬼修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姜老祖的声音再次说道,却是严厉冰冷了许多。

    “弟子...弟子回山门之前,曾经斩杀过几名鬼修,捡了一件鬼器,尚未来得及将它处理!或许是因此沾染了一点鬼气。弟子回去,便将鬼气清理干净。”

    苏尘一怔,浑身冰冷,硬着头皮道。

    他将封印着庄绿旖的招鬼幡,很小心的藏在木葫芦里,又将木葫芦放在一个须弥戒内。

    但他没敢将须弥戒放入灵山之中,他担心万一鬼气外泄会污染灵山,那就麻烦大了。那是自己的青莲元神所在之地,他不敢冒任何风险。哪怕一丝丝鬼气沾染了自己的元神,也很可能导致自己化为一尊鬼修。

    他想着,隔了须弥戒和木葫芦两层的保护,如此严密的保护,不应该会还有鬼修气息外泄。

    这姜老祖的神念为何还能穿透,察觉到招鬼幡的气息?

    “哼!《噬元法典》也就罢了,毕竟也是上古仙道流传下来之物,本祖也不想过于追究。但鬼修污秽之物,岂能带入我蓬莱仙宗,污染我仙宗之地!取出来,立刻毁了!”

    姜老祖的声音冷漠传来。

    毁了招鬼幡?

    苏尘震惊懵了,呆在原地。

    这是他耗费了几乎一半身家,才得来的元神法器招鬼幡。他不想将招鬼幡给毁了,更何况里面还有庄绿旖的元神。

    突然,苏尘感到一阵恐怖的压力从天而降袭来,瞬间将他压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分毫。

    苏尘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中的须弥戒,自动脱落了下来。一口木葫芦从须弥戒内出来,紧接着那杆招鬼幡又从木葫芦里飞出来。

    这杆招鬼幡迎风招展,一股强烈的金丹级鬼气四溢。

    苏尘感到浑身冰寒。

    可是,姜老祖的法力压制之下,他没有一丝一毫反抗之力。

    “哼,原来是三阶招鬼幡,封了一名金丹鬼修!你这小小筑基弟子,挺厉害啊,敢在我蓬莱仙宗养鬼,真是胆大妄为!就不怕被发现,罚关入地牢么?”

    姜老祖那沧桑的声音带着一抹冷嘲。

    修仙者饲养灵兽灵宠无妨,但是养鬼却是极大的忌讳。虽然没有明文规定说不许,但修仙者跟鬼修接触很容易被污染,后患很大。

    说着,他便要出手,祭出一股汹汹白刺色天火,将这杆鬼气四溢的招鬼幡烧掉。

    “不要!小冉,是我,快住手!”

    招鬼幡内,响起一声少女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