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6 少年故人
    汹汹的白赤天火,瞬间停在半空中,未朝招鬼幡落下去。

    石洞闭关室内,姜老祖低垂的眼睑抬起,眼眸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神情一震。

    小冉!?

    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叫他了。

    或许是从他筑基境成家之后,也或许是从他踏上金丹成为众位长老之一。他便记不得有人如此称呼他了。

    而自他成为元婴修士之后,五六百年以来,蓬莱仙宗上下更是只有“姜老祖”这唯一毕恭毕敬的称呼。久远到了,以至于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几乎快被遗忘。

    这招鬼幡里的鬼魂,居然在喊他的小名。

    “你是?”

    姜老祖听这少女略显稚气的声音,总感觉到有一份耳熟。

    他往记忆深处搜寻,穿过近千年漫漫岁月的痕迹,从数千上万纷至沓来的身影之中,搜寻着这道依稀有一旦熟悉的声音记忆的来源。

    猛然,一个熟悉的倩影从他封尘久远的少年时期记忆之中,清晰的跃了出来。在蓬莱仙宗,那是一个空谷精灵一般的天真少女,清纯无暇。

    “绿旖!”

    姜老祖顿时从记忆中震惊醒过来,难以置信。

    “砰!”

    神山之巅,闭关石室的沉重石门,轰然被推开。

    苏尘被沉重的压力压在地上,不由勉强抬头,吃惊的朝石洞方向望去。这姜老祖竟然跟庄绿旖认识?

    一名白须苍苍的金袍老者,身形挺拔,依稀可见年青时的玉树临风,从闭关室内走了出来。

    他显得极为苍老,满是皱褶的脸庞,因为激动而涨红,眼眸中闪动着泪光。

    姜老祖带着无比期盼的神情,却又担心失望,紧张的望着那杆招鬼幡,道:“绿旖...姐!是你吗?...你还活着?”

    招鬼幡在半空中一摇晃,幻化出一道妙曼少女的元神虚影。

    “吓死我了!还好是小冉你在这里,若是遇上别的元婴老祖,金丹长老,我这条小命可保不住了!”

    庄绿旖好奇的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只有姜老祖、苏尘、吴樵等寥寥三人在,心虚的拍了拍胸脯,在仙灵桃树下的一副石椅坐下。

    虽然她曾经是蓬莱仙宗出身,但是如今仙宗内的修士跟她没丝毫的交情,她也很怕,冲出一些金丹修士来一言不合就将她杀了。

    果然是她!

    姜老祖顿时睁大了眼睛,神容微颤。

    正是千年前那道熟悉的身影。

    姜东冉望着庄绿旖的虚影,眼眶泛出泪花,神情恍惚,瞬间沉浸在了封尘近千年的往事之中。

    那时,他还是蓬莱仙宗姜氏世家的一名十多岁的懵懂少年,自幼接受世家严苛的训练,拘谨本分,按部就班的修炼,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一次,他跟随姜氏世家的长辈因故拜访同宗的庄氏世家,偶然认识了庄氏世家这位十四五岁少女庄绿旖。

    庄氏世家对这庄绿旖异常宠爱,她身上完全看不到世家弟子应该有的拘谨,天真烂漫,更是精灵古怪调皮捣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惹下祸事,身为金丹长老的庄氏族长竟然也从不管教。

    他一见之下便惊为天人,无比惊羡和倾慕,经常偷偷出来跟着庄绿旖一起在仙宗内玩耍。很多同龄的世家少年男女,都簇拥在庄绿旖身旁。

    从那时懵懂他,心中早早留下一道难忘的妙曼身影。

    可是,没过两年,庄绿旖就从蓬莱仙宗消失,从此再未出现。

    姜东冉少年时的南柯一梦,早早的夭折。初始,他还以为庄绿旖外出历练,他也拼命苦修,只为了能再见到她。家族为他安排婚事,他也一直闷声不肯答应。

    但后来,姜东冉才从庄氏世家打听到,庄绿旖天生有疾,纵然庄氏家族有千般手段也无法挽回她的性命。在她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庄氏族长带着她隐居凡间,已经去世了。

    他得此噩耗,甚至悲恸了许多年。那是他第一次知道死亡意义,和永别的痛楚,痛如心口刀绞。

    可日子,终究还是要过。

    姜东冉苦修踏入筑基境界之后,在家族的安排下,和另一位世家千金成了一门亲事,生儿育女,过着安稳如常的日子。

    岁月每一日都在无情的流逝着。

    一百余年,他踏上金丹大道...位列蓬莱二百金丹长老之列,继承姜氏世家族长之位。接下来短短一二百年间,他的爹娘、夫人、子嗣,亲朋旧友,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个逝去。

    三百余年后,他稳稳踏上元婴之境,成为蓬莱仅有的数位老祖之一。其后的数百年下来,嫡孙、曾孙、曾曾孙一辈逝世...他甚至记不得那些模糊的亲人面孔,传承到第几辈子孙。

    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万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他经常站在蓬莱仙宗的神山之巅,望着辽阔无垠的蓬莱仙宗,望着这世间变化。

    沧海桑田,除了蓬莱仙宗的无数灵山千万年如一日未曾变化之外。无数的修仙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最终随风飘去,皆已经离去。

    姜东冉也记不得,自己送走了蓬莱仙宗内多少故人。

    这条修仙大道上只剩下他,还有少数几位老祖,孤身前行。

    到如今,他也即将千年大寿大限,恐怕再过数十年便即将仙逝了。

    今日,竟然能再见千年前,少年时的故人庄绿旖。

    姜东冉神情动容,眼眶泛红,落下几滴老泪来。

    在仙逝之前,还能见到少年时倾慕的故人,他心中也无憾了。

    庄绿旖在石椅上坐着,像大姐一样翘着二郎腿,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位姜老祖姜东冉一番,依稀还有几分千年前,那拘谨少年的影子。

    只是奇怪,他怎么一副眼眶泛红,快要哭出来的摸样?

    庄绿旖惊讶道:“咦,一千年不见,小冉你都变成一个老头子,怎么还会哭啊?居然修炼成元婴,成了蓬莱老祖了,厉害啊!姐姐实在是佩服!”

    当年那姜东冉,可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拘谨世家少年,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屁孩,被她百般作弄哭鼻子。为了能跟她出来玩,甚至学会了骗家长,打着切磋法术的名义从家里溜出来。

    姜东冉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老了,总是容易触景伤情,念及往昔,老怀伤感。

    他在万年灵桃树下,旁边的一副石椅坐下,摇头道:“唉,自幼家里管教的严,也不敢丝毫懈怠,日日修炼,才苦熬出来的一个元婴境修为。绿旖姐,我听庄氏家族的人说,你在千年前就去世了!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庄绿旖了哼一声,瞥了姜老祖一眼,不满道:“我当然是早就死了。被我爹用一块万古寒冰,一直冰封在水洞里。又来又不知怎么,居然活过来了,还变成一名鬼修。好不容易回一趟宗门,还差点被你杀了。你一见面要杀我,吓死我了,你就不怕心里留下魔障?”

    “绿旖姐,我若知道是你,又怎敢生出伤你的念头。若是我有法子,纵然不惜一切,也要救你重新成为人族。但是你成了鬼族,元神被鬼气污染了.....除了转世轮回,降世重修之外,再无它法可让你重回人族。

    但这转世轮回,也会被抹去记忆,相当于完全新生了。除非是达到化神之境界,才能稍微保留少量前世的记忆,不被完全抹去。”

    姜东冉再次露出苦笑,长叹一口气。

    若是早知道招鬼幡内是庄绿旖,他怎会说出之前那番灭杀她的话。

    但是,庄绿旖的元神污染了鬼气,终究还是成了一名鬼修,毕竟与人族修仙者不同了。这种转变是无法逆转的。

    “绿旖姐,此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会被封在他的招鬼幡里?”

    姜老祖朝苏尘淡漠冰冷的瞥了一眼,问道。

    “我出世之后,无意间撞上蓬莱仙宗这晚辈小修士,跟他打了一架,把他打服了,然后借他的招幡旗住一下。要不然,我这金丹鬼修之身,也难有地方藏身。”

    庄绿旖看了苏尘一眼,脸不红心不跳的吹嘘道,丝毫不提她堂堂金丹鬼修,反而被筑基修士击败,被活捉封印一事。

    那太丢脸了,而且令人匪夷所思。

    说实话,她刚开始被苏尘用招鬼幡封印的时候,痛恨的要死要活,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但后来几个月,苏尘经常出海猎杀一些海妖兽的元气给她,让她在招鬼幡内修炼,并不比她辛苦去获取元气来修炼的待遇差。

    她转念一想,这也挺好,有地方住,还不耽误她修炼。

    独自一名鬼修在神州修仙界修炼固然自在,不受任何拘束。但是她身上的鬼气太重,很容易暴露身份,难免遭到其他修仙者的追杀,指不定撞上一些金丹修士,就被人家给灭掉了,可不是谁都会让她活下来。

    有苏尘这蓬莱仙宗筑基弟子打掩护,藏在幡旗内,又被葫芦和须弥戒两层气息隔离保护,她反而更安全一些,就算金丹长老也难以发现。

    要不是遇上姜东冉这尊修为恐怖的元婴老祖,她的气息也不会被发现,露出马脚。

    “哦,原来如此。”

    姜老祖微微点头,神色稍缓,解除了苏尘身上的重压。庄绿旖这番话,听上去这倒也合情合理,并无不对之处。

    “谢老祖!”

    苏尘顿时感到身上一轻,暗松一口气,连忙站起来,老实的待在一旁,也不敢随意说话。

    姜老祖和庄绿旖认识,也不会对她怎样。

    但他跟老祖可没半点交情,谁知道这姜老祖会对他怎样。

    姜老祖沉默了一会儿,斟酌着,该如何处理此事。他是想让庄绿旖留下,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他身为蓬莱老祖,固然可以不在乎旁人的目光,给予庇护。

    但他数十年寿尽之后,人死灯灭,终究是无法一直庇护身为金丹鬼修的庄绿旖。

    他死后,其他老祖应该会回来,他们跟庄绿旖并无交情。就算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为难她。但受人监视,也不好受。

    这蓬莱仙宗,终究不是庄绿旖的久留之地。

    得另想法子,妥善安排才是。

    姜老祖不由朝苏尘沉凝望了一眼,这筑基五层修士能攀登上神山之巅,得到蓬莱仙宗一个举荐名额,也算是有几分潜力,就是修为境界太弱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