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7 老祖训话
    姜老祖斟酌许久。

    他还有数十年的寿元,固然可以在蓬莱仙宗一言九鼎,庇护金丹鬼修庄绿旖一时,仙宗众弟子不敢有丝毫异议。

    但他死之后,却是世事难料。

    蓬莱仙宗现任宗主姜辰鸿,是他的曾曾曾孙辈后裔,倒是可以令他照拂庄绿旖一二。

    但姜辰鸿自幼得家族训练,为人刻板,只怕眼里也容不得鬼修。而且也不过是金丹后期修为,又有其他元婴老祖在上头,在蓬莱仙宗内也无法做到一言九鼎。

    等他死之后,其余老祖归来镇守山门,这蓬莱宗主之位恐怕也要换人,姜氏在仙宗内也说不上话。

    若是庄绿旖因此受苦受累,他就算死了也难心安。

    当年庄绿旖在世的时候,只活了十五六岁短暂的一生,他来不及为她做些什么,便天人永隔。

    庄绿旖如今成了一尊鬼修复活,他也要尽力让她这后半生,能安然渡过。

    姜老祖考虑许久,也没个万全对策。

    思来想去,也只能在苏尘这筑基修士身上做点文章。庄绿旖对此子颇为信任,寄居在他的招鬼幡上,想来他也不会对她不利。

    只是,以苏尘筑基中期实力,显然无法庇护身为金丹鬼修的庄绿旖。

    随便遇到一名金丹修士,都会要了他的小命。最起码,也要达到金丹期境界,才能有隐藏庇护庄绿旖的实力。

    但他不能因为庄绿旖,白送一枚神秘灵果给苏尘。

    且不说,其它仙宗世家会强烈抗议。就算他顶着压力给了,苏尘不是凭借真正实力争夺到灵果,疏忽战力的修炼,那也是羸弱不堪一击,反而是害了他。

    “你是蓬莱哪家弟子?修的是什么功法,战技和法术?”

    姜老祖朝苏尘训问道。

    苏尘不敢隐瞒,朝姜老祖一拱手,据实说道:“回禀老祖,弟子出身凡间,偶然踏上仙途。修炼功法是《逍遥游》、《裂神术》,此外则是学了一门葫芦斩仙飞剑诀,还有《噬元法典》中的血燃术。”

    他学来的这点东西,在蓬莱老祖眼里也算不得什么,没必要隐瞒。

    至于其它方面,则略过不提,不想引来麻烦。

    姜老祖有些诧异苏尘的凡间出身,蓬莱世家弟子不算什么,若是从凡间拜入仙门,这实力要比想象中要厉害一些。

    他很快询问道:“你没修炼木系法术?”

    “炼气期的时候仅学过几道低阶法术,但踏上筑基境界之后,总觉得法术的威力低,比不上飞剑法器之类,现在却是很少修炼。”

    苏尘有些惭愧,摇头道。

    “修炼法术的目的,不在于威力大小,而是对法力的理解和掌握。元神、肉身、神念、法力、法器、法术,这诸多的方面,每一项都是修仙者应该掌握的最基础的东西。缺了一项,便会留下漏洞,对仙道的领悟也不完善。

    最麻烦的是,对手察觉到了你的漏洞,便能进行克制。遇上寻常的敌人倒也没什么问题。遇上顶尖修士,那就容易遭到致命的打击。”

    姜老祖听完,不由皱眉,显然很不满意,“你身木系修士,未修过木系法术,也未曾接受过过最严格训练,所学杂乱。蓬莱仙宗的顶尖筑基高手数不胜数,千年金丹世家的底蕴,让许多核心后裔筑基修士毫不费力便拥有极为可怕的战斗力。

    你虽侥幸得了一个举荐名额,但这样实力去争夺灵果,也不过是去凑数而已。想要从二百名筑基修士之中脱颖而出进入前十名,获得一枚金丹灵果,那是毫无可能。”

    姜老祖这番话,毫不留情面。

    蓬莱仙宗的这二百名筑基修士当然不会人人都是高手。但是前三十名,绝对都是厉害的角色。想要冲入前十,更非易事。

    苏尘神情尴尬。

    这么些年来,他全靠自修。光是为了挣灵石,增强境界修为,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那还用多余的时间,去修炼法术,把所有薄弱之处补全!

    庄绿旖翻了一个白眼,她一点没觉得苏尘“羸弱”。苏尘才筑基中期,就把她给干趴下了,这要是弱的话,那其他筑基修士岂不是弱的要死。

    苏尘的真正实力,是在那尊金丹初期的蓝冰闪蝶,还有那一大群秘银飞蚁。连她这金丹初期鬼修,都斗不过他,其他筑基修士更是别想。

    当然,她也不会把这些说出来。

    她还指望着哭穷,姜东冉能多给一些好处,她和苏尘才好分赃,用在修炼上。

    鬼修也一样要修炼,需要大量的修炼物资。而且鬼修平时修炼的速度非常快,要远比修仙者更迅猛。只是渡劫很艰难,容易死。

    她还想着,能修炼到元婴境界,甚至更高的化神境界。这样,哪怕她转世轮回,也能带着一些今生的记忆。

    姜东冉不知道她这点小心思,吩咐苏尘说道:“蓬莱仙宗最顶尖的世家弟子,自幼得严格训练,根基都是极为稳固,弱点极少。

    现在离灵果之争,还有小半年。这半年内,你把木系法术修炼一下。木系修仙者的战力向来羸弱,更要有持久战斗的准备。”

    庄绿旖嘀咕着,哼了一声,“小气巴拉,都成蓬莱仙宗的元婴老祖,就没点见面礼送给晚辈?”

    “我身上都是元婴修炼之物,你们也用不上!等下我到宗门的库房,看看有什么你们用得着的功法和法器。”

    姜老祖却是苦笑,抬头了一下石桌旁的那棵万年灵桃树,“这株万年灵桃树内有一只桃树精,成精许久,是镇守仙宗的神木。摘三枚元气桃,就当是见面礼,先送给你们吧,可以让你们增强一层境界修为。”

    他虚空一招,从桃树躯干内飞出了一枚略大、两枚略小的光芒璀璨的肥硕元气桃。

    元气桃和灵桃不一样,是桃树精灵修炼出来的元气凝结之物,对修仙者的元神是罕有的大补之物。

    姜东冉摘下三枚元气桃,大的一枚给了庄绿旖,小的一枚给了苏尘。另外一枚小的元气桃,却是给了在神山之巅东张西望的吴樵。

    吴樵和苏尘一起上来的,而且两人很熟悉,干脆也给点好处。

    庄绿旖颇为欣喜收了那枚大的元气桃,有了此物,她可以很快踏入到金丹初期境第二层的修为。

    “谢老祖!”

    苏尘连忙称谢。

    吴樵没想到自己也能沾光,从老祖手中分到一枚元气桃,平白无故得了这么一件宝贝,增强一层境界的修为,连忙跟着拜谢老祖。

    庄绿旖想了一下,道:“对了,蓬莱仙宗可有鬼修用的法器?我一件可用的鬼器都没有,帮我找找。”

    “嗯,我记得以前仙宗斩杀过金丹鬼修,是有几件鬼器一直被封印着,正可以给你防身。我去去便回。”

    姜老祖点头。

    他随即起身,去了一趟蓬莱仙宗的库房。

    这事情,他无法假人之手,少不得亲自费些心思,从库房内仔细挑几件用得上的宝物。

    蓬莱仙宗库房和灵药园一样,也在神山。只是库房在神山腹内,建了一座数里方圆的巨型库房,储存着极为庞大的各色灵物。

    纵然是宗主,未得老祖允许,也不能随意进入。

    对于姜老祖来说,进出库房自然是没有任何阻碍。

    苏尘、庄绿旖和吴樵等人在神山之巅等着。

    过了半个时辰,姜老祖才回来,将一只装着鬼器的须弥戒给了庄绿旖,另一只须弥戒给了苏尘,“这里有一些木系修仙者用的上的法术、功法和法器,你回去再仔细看吧。”

    “是!”

    苏尘想到自己当年从师娘那里得来的神秘彩色异种,不由取了出来,问道:“老祖,弟子有一枚异种,但一只种不活,也不知有何用途。还请老祖赐教!”

    “这种子颇为神异,本祖未曾见过!不过,你也无需费精力在它上面。但凡是神异之种,生长期都无比漫长,活不到它成长起来。”

    姜老祖诧异的思索了一下,记忆中未曾有印象。

    他深沉的目光望了苏尘和吴樵二人一眼,告诫道,“此事,不可再被其他人知晓!你们先回去吧,有其他修士快上来了。”

    他也未多留三人,被其他修士看到,万一泄露出去,也是一场麻烦。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弟子谨记老祖吩咐!”

    苏尘将庄绿旖召回招鬼幡内,收入木葫芦,再藏入须弥戒内,便向姜老祖告辞。

    苏尘和吴樵两人很快下山而去。

    很快,便看到一名筑基期七层的中年修士,只差最后五阶,便能登上神山之巅。

    下山自然比上山要容易许多,数日便抵达神山脚下。

    沿途石阶,还有上百名筑基中后期弟子,还在苦熬着往山巅攀登,看到他们二人面带红润的从神山之巅下来,不由惊羡无比。

    蓬莱仙宗戒律堂的那位厉大长老一直在山下守着,看到他们二人登上神山,颇为惊诧。

    筑基中期修士能登上神山之巅,极为罕见。今年居然一下就出现了两人。

    戒律堂厉大长老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给苏尘和吴樵两人,登记在册,获准参加半年之后的蓬莱仙宗灵果争夺。

    ...

    姜老祖站在神山之巅凝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伫立许久,感叹。

    能在千年后再见到庄绿旖,这未尝不是了却他少年时一个未了的心愿,再无憾事。他能送上一程,但未来之路,能帮上的也不多了,还得靠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