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9 半年之后
    半年之后。

    蓬莱仙宗,滨海一座小礁石,海浪拍打着礁石。

    一只炼气期金雕在数百丈天空巡视着海岸,搜寻着食物。突然,它在浅滩海草群中发现了一条尺长灵性十足的大肥鱼,它观察了片刻,随即急剧俯冲了下来,利爪朝肥鱼扑抓。

    “噗!”

    那灵肥鱼消失不见,却变成了一截木头。

    浅滩中的海草,却在这一瞬间疯狂缠绕了上来,束缚了它的一对利爪,令它挣脱不得。

    陷阱?

    金雕抓住水中的这截木头,顿时惊慌,知道大事不妙。它扑打着一对巨大的翅膀,疯狂从海草缠绕中拔空而起。

    一道毒素箭凭空出现,刺中了它的身躯!

    金雕哀鸣一声,伤口一片漆黑,飞出数十丈远,便毒发,一头坠落在海中。

    随即,一道筑基修士的身影,从礁石隐匿之中显现出来,赫然是在此地修炼各种木系法术的苏尘。

    苏尘看到这效果,满意的点头。

    想要伏击金雕这种灵禽,并不容易,金雕的天生“金睛”有很强的破隐之效,除非隐匿的效果非常好,否则很难瞒过它们的眼睛。

    一晃半年,他的十六门法术已经颇为娴熟。

    短短半年想要修炼完这十六门用途截然不同的木系法术,时间无疑很紧张。想要完全娴熟的掌握这十六门类的法术,难度极高。

    法术修炼,需要高度的娴熟。

    熟才能生巧,生出战斗力。

    他花小半月修炼一道法术,消耗大量的灵桃、灵酒等补给法力物资,不吝啬法力,一日之间反复施展至少数百次之多,持续半月的高强度的修炼之下,也只是修炼到娴熟程度,能够将它们顺利的施展出来。

    像攻击型木系法术《枪林箭雨》、防御法术《木甲术》、隐身术《木隐术》、木遁术等等,这些其实比较容易修炼,只需要法力便行了。

    但是其它种类,如木系陷阱术、木系毒术、木系幻术、木傀儡术等等,都需要借助大量的辅助木系材料,方能够施展出来。

    木系毒术,需要用上诸多的木系毒液,这些要从剧毒的灵木之中提炼出来。二阶木毒素,甚至三阶以上的毒素极为霸道,只需一滴毒液,便能对筑基修士,甚至金丹修士带来巨大的威胁。

    正因如此,提炼木毒需要高明的技艺,甚至有一个偏门的行业,木毒提炼师。只是从事此行业的人数极少,不如炼丹师、灵农等知名。

    《幻术之百花灵经》,需要事先准备一个百花香袋,装满了各色充满了迷香的灵花瓣,方能借助迷香,来施展出各种迷幻之术。

    而《木系傀儡术之白莲灵经》,则是苏尘以前早就修炼过的一种法术,里面记载了“撒豆成兵、立柴为犬、缘木求鱼、葫芦藤兵、剪草为马...”等等诸多的木系傀儡法术,用途繁杂。

    苏尘看到此术,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白莲灵经》是一门木傀儡术,在蓬莱仙宗的宝库内也有此法书,跟自己的几乎差不多。

    姜老祖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很多木系材料。

    苏尘在这大半年,自己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在灵山种植了大量木系法术材料。

    他盘算着,半年已到,蓬莱仙宗的灵果争夺战即将进行,便不在逗留,御剑往仙宗而去,等候消息。

    ...

    东海,距离蓬莱仙宗上千里。

    一座偏僻宁静的小渔港。

    数十多名戴着甲面的魔煞盟大掌旗使,心惊胆寒的跪拜在一名披着蓑衣面色阴沉的老渔翁面前,向这位乔装打扮成凡人的老渔翁,也就是魔煞盟主绿袍老怪,禀报了各路掌旗使的活动近况,不敢抬头。

    自魔煞盟从天风峡魔窟溃败之后,绿袍老怪因伤隐居在这座小渔港,遥控指挥残余的弟子在中土四散隐秘活动,笼络各地散修士,制造祸乱,伺机猎杀蓬莱仙宗修士和与其有关联的凡人,以报复蓬莱仙宗。

    但是,神州众多大小仙宗,派遣出诸多巡仙使,持续不断的在神州中土各地严密巡视。

    魔煞盟弟子们的零散活动,被陆续扑灭。短短二年下来,收获寥寥,并没有起到报复蓬莱仙宗的效果,反而折损了近小半的人手。

    原本已经元气大伤的魔煞盟,如今更加式微。

    因为没有占据灵山之地,缺乏稳固的修炼物资来源,魔煞盟修士连平日修炼物资极度匮乏。这样下去,怕是人心涣散,连维持魔煞盟都显得艰难。

    这次,众大掌旗使们一起返回,也是向绿袍老怪禀报他们在各地活动的近况。

    甚至已经出现了少量的魔煞盟大掌旗使,擅自脱离了魔煞盟的掌控,不再返回。但脱离了魔煞盟的修士,也往往活不久,体内早就被不知不觉中种下毒蛊,数年内便会毒发身亡,只有绿袍老怪手中有解毒丹药。

    “一群没用的废物!这二年下来蓬莱仙宗没多少损失,我们魔煞盟的人手反而折损更多!”

    绿袍老怪听完众大掌旗使的汇报,无比失望,气的脸色铁青。他不由猛烈咳嗽,咳出大量血丝来。

    这是他昔日的旧伤,至今未能痊愈。

    众大掌旗使们见绿袍老怪吐血,更是神色惶恐。

    绿袍老怪性格暴戾,反复无常,经常拿手下出气。暴怒的时候,甚至将属下的元气吸食一空,令魔煞盟上下胆寒。

    “盟主息怒,属下乔装成其它仙宗修士,从蓬莱弟子处打探到一个重要的情报。蓬莱仙宗还有小半年,马上就要进行十年一次的灵果之争,从二百多名筑基弟子之中竞争出最强的十人,获得十枚灵果!”

    “哦,他们在何地,如何进行灵果之争?!”

    “蓬莱仙宗对此保密严厉,据说有近十名金丹长老亲自护送他们前往,连蓬莱仙宗的弟子也不清楚。具体的情报,属下尚未能打听出来。”

    那大掌旗使禀报道。

    绿袍老怪脸色深沉,盘算许久。

    蓬莱仙宗为首的几个宗门,毁了天风峡魔窟,毁掉他苦心经营数百年的魔煞盟。甚至连他自己,也被蓬莱仙宗的数名金丹修士联手重伤,至今尚未恢复过来。

    他这两年,处心积虑想要报复蓬莱仙宗,在中土到处煽风点火,但收效不大。而且这些手段都只是表皮而已,丝毫动不了蓬莱仙宗的根基。

    他对蓬莱仙宗满腔的仇恨和怒火,宣泄不出来。

    如果他有机会潜入这二百多筑基修士之中,抢夺那十枚神秘灵果,甚至杀掉众多蓬莱筑基修士的话,必定能让蓬莱仙宗大伤元气,动摇中层根基。

    只是,蓬莱仙宗出动了主动了多名金丹修士,对这次行动保护严密。

    他想要得手,也绝非易事。

    “看来,这次老夫必须亲自出手,乔装化身替代其中一人,潜入这些筑基修士之中。方有希望,抢夺灵果。”

    绿袍老怪脸色深沉道。

    他修炼过极为高明的化身乔装术,不仅仅可以伪装成凡人,更可以伪装成炼气修士,筑基修士。

    容貌、法力气息几乎可以做到一模一样,惟妙惟肖。仅有神识略微不一样,除非是熟人,才会略微察觉。

    不过,二百多名筑基修士参与灵果之争,人数庞杂,他总能找到合适的一人,替代其潜入众人之中。

    以他金丹后期的手段,化身成一名筑基修士,偷天换日混入其中并非难事。

    只是,他的伤势太重,纵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恐怕也只能发挥出金丹初期的实力。

    “可是,盟主,您的伤颇为严重,是否方便行事?”

    “不如让属下等代劳!”

    众掌旗使们连忙道。

    “无妨!你们容易露出马脚,老夫亲自出手把握更大。对付一群筑基修士,不在话下。若是拿下这些神秘灵果,正好可以用来治愈老夫之伤。甚至有多余的灵果,还可以奖赏给你们!”

    绿袍老怪冰冷的脸上,露出一抹阴寒冷笑。

    这些神秘灵果蕴含极为充沛的元气,不仅仅可以让筑基修士突破金丹境界。

    对金丹修士也是大补之物,能大幅增强修为,对伤势也有极好的压制之效。

    他若抢得这些灵果,完全可以从金丹后期七层境界,一举踏入金丹境巅峰,离元婴境界只剩一步之遥。

    当然,剩下一二枚灵果,还可以用来赏赐给魔煞盟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笼络人心。

    绿袍老怪深知,没有足够的好处,光是凭借威逼和毒蛊的胁迫,想要让众多邪魔修士聚集在自己身边完全听从号令,那是极难的事情。

    重赏之下,才有勇夫。

    否则光是口服心不服,不会真正为他卖命。

    “多谢盟主!”

    “属下等一定万死不辞!”

    众大掌旗使们闻言,不由皆是狂喜,脸色激动涨红。

    除了众大小仙宗,外界的散修极难得到神秘灵果,想要成为一名金丹修士那是极难之事。中土修仙界绝大部分的金丹修士都是仙宗弟子,仅有百分之一是外界修士,足见一斑。

    若是能得到灵果赏赐,他们晋升金丹修士的希望大增。

    只要能成为金丹修士,整个中土修仙界便是顶层,那还不是横着走。

    “现在离蓬莱仙宗的灵果之争,还有小半年的时间。你们分头行动,乔装成其他仙宗修士或者散修,去接触蓬莱仙宗弟子。最好是接触那些获得参加灵果之争的筑基修士,将其诱至此地,老夫亲自出手将其击杀,化身潜入蓬莱仙宗。谁能立功,老夫事成之后,重赏一枚神秘灵果!”

    绿袍老怪沉声吩咐道。

    “是,属下等一定全力以赴!”

    他们中不少是各大小仙宗的叛徒出身,乔装成原先仙宗的弟子去打探情报,接触蓬莱仙宗的弟子,自然不在话下。

    至于化身蓬莱仙宗的筑基弟子潜入蓬莱仙宗,这恐怕也唯有魔煞盟主绿袍老怪,方能做到。

    ...

    蓬莱仙宗,烟涛峰,弟子殿前的一座上千丈巨大的青石大广场,颇为热闹。

    因为灵果之争即将来临,准备参加此战的二百余名筑基期修士高手们,陆续来到此地集结,听候金丹长老的安排。

    众多的低阶修士们也来凑热闹,乘此机会贩卖一些灵丹、灵药等消耗品类。

    苏尘御剑,飞至弟子殿,落了下去。

    很快,他在众筑基修士人群之中,找到了吴樵、孙青宁等熟人,不由上前招呼,攀谈起来,闲聊最近的情况。

    待到中午时分,主持今年这次灵果之战的戒律堂厉大长老,带着一群十余名金丹修士姗姗来迟。

    “现在清点名单,核查人数!”

    “苏尘!出示弟子令牌!”

    “弟子在!”

    “孙青宁!出示弟子令牌!”

    “弟子在!”

    “...”

    众金丹长老们挨个清点人数,并且逐一核对弟子相貌和身份令牌,以防顶替和假冒。身份令牌需要本人的法力,才能激发出来,通常是假冒不了。

    二百多位拥有举荐名额的筑基弟子人数清点完,人都到齐了。

    众金丹长老和二百多名筑基境界修士,这才各自乘坐数十辆大型豪华的灵马飞车,在厉大长老等一群金丹修士的带领下出发。

    十多名筑基修士,挤在同一辆飞驰的马车上,离开了蓬莱仙宗山门,往远方而去。

    苏尘和吴樵、孙青宁等人,乘坐同一辆马车。

    众人低声议论着。

    “我们这是去哪里?”

    苏尘问道。

    “不知道,每次灵果之争的地点、规则都不会一样。”

    孙青宁摇头,道:“因为有的世家核心弟子,几乎每十年一次的灵果之争都会参加。而有一些新参与的筑基修士则偶尔才会参加一次。如果规矩始终一样,老人经验多,比新人会有巨大优势,无法体现出真正的实力。甚至容易被钻空子。

    所以为了尽可能公平,避免有人熟悉场地和规则而获得额外的优势,每次的灵果之争都不会安排在同一个地方,极少有重复。这样所有人起步都一样,只能拼实力。”

    马车内,其他修士也说道:“不错,二十年那次是安排在一座大型擂台,切磋比斗,决出前十名。十年前那次是在蜀山的大雁塔,镇压邪魔之地,最先冲至塔顶的得到灵果。但这次不清楚,肯定又换了地方,换了比斗规矩。”

    苏尘微微点头。

    起先,众筑基弟子们在马车里还会闲聊,交流打发时间,但是时间久了,话就少了。数日之后,依然未能抵达目的地。

    众修士们都沉默下来,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灵果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