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04 黄雀在后
    一道蓝冰光影急速闪烁,登上数千丈东山峰,冲入半山腰处的一座火蟒蛇窟。蓝冰闪蝶显露出身形,悲伤赫然是苏尘。

    苏尘对神秘灵果志在必得,甚至不惜暴露蓝冰闪蝶,也要抢在其他蓬莱弟子的前面,冲入火蟒蛇窟内。

    此时,孟苒、黑衣修士和中年大汉等三名筑基后期修士正行在半途,另外一支潜伏多时的修士小队尚在山脚,离蛇窟还有十余里之远。

    苏尘没敢耽搁时间,从蓝冰闪蝶背上一跃而下,往蛇窟内飞射而入。

    金丹火蟒的巢穴,不可能有其它妖兽存在。而且苏尘这几日观察,它是独霸一座灵峰,甚至连小火蟒蛇都没有出现过。

    这座蛇窟的入口仅仅三丈宽,狭窄,并不阴森,足有数千丈深。

    金丹火蟒似乎喜爱火石,收集了大量火色石藏在洞窟,以至于洞窟内充斥着强烈的火灵气,只有一些上百年份的火蛇涎草生长在洞壁上。

    蛇窟最深处,大约数百丈巨大的妖窟,一座各色杂乱灵枯木堆积成的数十丈巨型蛇巢,正是金丹火蟒的卧榻之地。

    蛇巢内,有十多枚拳头大小滚圆的火蟒蛇蛋,蛇壳有火色斑点,尚未孵化。

    在蛇巢周围,还有诸多的妖兽残骸。

    苏尘扫过这座蛇巢,一眼便看到在蛇巢角落,有一口大约一尺大小,三阶上品的玄铁宝箱。正是蓬莱仙宗的金丹修士,放置在巫山秘境各凶险之地的灵果宝箱。

    “灵果宝箱!”

    苏尘神情激动,将这口玄铁宝箱取在手中,快速打量了一番。

    这口玄铁宝箱异常坚固,上面还有被金丹火蟒暴力勒过的痕迹,但是并未破坏这口宝箱。

    巫山秘境极少开启,这头金丹火蟒从未和人族修士打过交道,更从未见过人造的宝箱,它多半以为这是一块坚固的铁石,玩弄一番,也没发现有什么用处,就如铁石弃在角落,并未管它。

    但是对于人族修士来说,打开这口玄铁宝箱并不难。

    这是一口暗栓式宝箱,只需插入暗栓,便能打开内部的机关锁。

    苏尘用很快打开宝箱的机关锁,打开宝箱一看,果然赫然用一道符箓,封印着一枚神秘灵果。

    苏尘惊喜的取出这枚神秘灵果。

    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神秘灵果的摸样,只知道神州修仙界的修士都称它为“神秘灵果”,能令筑基修士缔结金丹,却不知它的全名。

    这神秘灵果,如巴掌大的人参幼精般大小,元气极强,甚至还会动,能自己摇晃。

    “这就是神秘灵果!”

    苏尘脸上露出喜色,并未将这枚神秘灵果放在须弥戒,而是直接收入最为安全的识海灵山之中。

    他将神秘灵果的果肉和果核剥离,将果核交给桃夭,吩咐它将这枚神秘灵果的果核,在灵田中栽种起来。

    苏尘虽然已经是筑基期九层修士,但不能立刻服用这枚神秘灵果去冲击金丹瓶颈。

    冲击金丹瓶颈并非一朝一夕,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三年。必须在极为安全的地方闭关,冲击突破金丹境界,一旦这期间遭到干扰和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这巫山秘境内显然不安全。

    而且一枚神秘灵果,并不能保证他绝对晋升金丹修士。

    大约仅有三分之一的结丹概率。也就是十名筑基后期各服神秘灵果,最终也仅仅三人左右能够成为金丹修士。

    这意味着,他就算不顾安全,在巫山秘境内冲击金丹境界,也有高达六成的几率是失败。

    这个几率太低,苏尘不打算冒险,打算先将灵果栽种起来,为自己多准备几枚神秘灵果。

    识海灵山内,桃夭好奇的接过苏尘交给它的这枚果核,在灵田中选了一块泥地挖小坑,将果核埋了进去。随后又将数十块灵石磨成粉,为果核供应灵气。

    接下来,只需耐心的等待神秘灵果树一日如年的汲取灵气,快速成长起来,结出一树的神秘灵果。

    这种事桃夭经常干,对于种田早就娴熟无比。

    灵山内堆积满了灵石,足够用好久。

    蛇巢内,还有十多枚火蟒蛇蛋。

    这些金丹火蟒的妖蛇蛋都是一阶上品妖兽蛋,个头大,元气十足,是修仙者最喜欢的大补之物。随便吃上一枚火蟒蛇蛋,足以提升炼气中后期的一层修为,是炼气修士垂涎欲滴的好东西。

    苏尘自然不客气,将它们一并收入灵山内。

    他现在筑基九层后期,已经无需再吃这些火蟒蛋,但以后还是有用得着的时候。

    苏尘在火蟒蛇巢内并未找到其它东西,随即带着蓝冰闪蝶,往火蟒蛇窟外而去,准备离开。

    此时,却见孟苒和黑衣修士、中年大汉等三名筑基后期修士飞射至火蟒蛇窟的洞口。

    他们的速度也不慢,神色无比焦急,冲入火蟒蛇窟内。只看到,蛇窟深处的一座巢穴,正有一只数丈巨大的金丹蓝冰闪蝶,栩栩扇动着冰蓝翅翼,冷冷的望向他们。

    “谁!谁在洞窟内?”

    三名筑基后期修士并未看到灵果宝箱,不由都是神色惊变,紧张的打量着火蟒蛇窟每一个角落。

    野生的金丹灵蝶不可能无缘无故冲入火蟒蛇窟内,必定是一头修士驯养的灵宠,另有修仙者在操控它。

    可是,谁能带金丹灵宠进来?

    要知道,所有的二百多名筑基修士在进入巫山秘境之前,都被众位金丹长老们仔细的搜过身,检查过储物袋和兽袋,无人能携带金丹级灵宠进来。

    但此人,却是如何做到躲过了金丹长老的神识检查,带了一只金丹级灵蝶?

    “阁下何人,何不现身出来?”

    孟苒手持一柄赤火剑,目光警惕的扫过蛇窟各处,厉喝道。

    此人多半是用隐身之法,藏在这座火蟒蛇窟之中。

    她和黑衣修士、中年大汉联手,惊疑的堵住了火蟒蛇窟的出口。光是一只金丹级蓝冰闪蝶,已经让他们三人感到畏惧。

    “你们几个不是我的对手,让开。别逼我开杀戒。”

    苏尘戴着一副冰蚕隐身斗篷,完全隐匿了身形,低沉沙哑的声音,冷声道。

    他乘骑着蓝冰闪蝶。

    金丹级的战力,对上筑基修士,是碾压级的力量,根本不是筑基后期修士所能抵挡的,纵然是人多也不行。他已经得到神秘灵果,不想因为争灵果而杀同宗。

    孟苒等三名修士听到声音,这才吃惊的发现,一名隐身修士乘坐在前方这只蓝冰闪蝶的后背上,冷漠的无视了他们三人。

    他们三人看不到苏尘身影,也分辨不出苏尘究竟是谁。

    此时,又见一支由四名筑基后期修士小队,紧跟着冲入了火蟒蛇窟。

    他们都是蓬莱仙宗的金丹世家大族弟子,和孟苒等修士打小认识,彼此非常相熟。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便有默契的结成了同一个阵营,充满敌意的望着蓝冰闪蝶的方向。

    “孟师姐,稍安勿躁!我有一事不明,正要问问他。”

    一名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转头朝苏尘冷声质问道:“阁下既然能瞒天过海,躲过金丹长老的搜查,携带金丹灵蝶进入秘境,绝非等闲之辈。我这小半个月,在巫山秘境中多处险地,发现有不下数十名蓬莱同宗师兄弟们意外身死,全是惨不忍睹,却始终未曾有人见到过这名行凶者。莫非,众多同门师兄弟,都是你杀害的?”

    “薛师兄,能够杀死众多同门师兄弟,自己却始终未曾暴露,一定拥有极强的战力。这人拥有一头蓝冰闪蝶,定然就是凶手!”

    “哼,此人的手段如此凶残,在我蓬莱仙宗的灵果争夺战中滥开杀戒,恐怕是混入我蓬莱仙宗的邪魔修士!我等七人,今日纵然身死,也要联手将他斩杀。”

    “不错,我们联手跟他拼了!”

    七名蓬莱筑基后期修士,神情都极为愤怒。

    蓬莱仙宗能在神州修仙界屹立上万年之久,当然不是一群只见利而忘义之辈。就算有灵果的巨大诱惑,大部分筑基修士也有足够的克制力,不会滥开杀戒。

    但这场灵果争夺战,混入了居心叵测的邪魔之辈,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苏尘不由沉默,无从辩解。

    他服下元气桃之后,在丛林中短暂的闭关半月。这期间巫山秘境内死了何止数十名筑基修仙者,为何会死如此多人,他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众修士这笔账算到他的头上...倒也不全是胡说八道,至少从他拥有金丹级灵宠这一点来推断,说是他杀的,恐怕很多筑基修士都会直接认同。

    如果仅仅只是筑基期战斗力的话,根本无法做到杀死了众多同阶修士,而自身不损分毫,甚至未曾暴露出身份。

    如果不是他知道,这半个月自己在闭关吸收元气桃,恐怕自己都会怀疑,自己这半个月是不是杀了很多同宗修士。

    嗖!

    却见,又是一名筑基后期修士,孤身抵达此地,进入了火蟒蛇窟之中。

    进来的,正是灰袍老者周亚。

    周亚猛的咳嗽了几声,很是有些奇怪,眼前这七名筑基修士和一只蓝冰闪蝶对峙的局面,“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灵果呢?”

    “周亚师兄,你来的正好!我们几人在此地,发现有一名邪魔修士携带蓝冰闪蝶混了进来,定然是他杀害我们诸多的同宗师兄弟。不如我们八名修士联手,合力围剿这邪魔修士!”

    那玉树临风的薛姓青年修士回头看了一眼,见是周亚,不由沉声道。

    虽然周亚此人比较孤僻,但也是筑基后期修士。

    他们这边这里足足聚集了八名筑基八九层修士,也算是颇有实力,或许能和这只蓝冰闪蝶进行一战。

    周亚眼色更奇怪了。

    还有其他邪魔修士携带蓝冰闪蝶,混进了蓬莱仙宗的灵果争夺战?谁居然有这本事,瞒天过海,躲过了蓬莱金丹长老们的查探?

    “行!”

    周亚默然了一下,点头。

    这座火蟒蛇窟内的众筑基修士都要杀光,谁先死后死,又有什么区别。

    至于那只金丹蓝冰闪蝶,区区一只低灵智的灵蝶,被一名筑基修士操控着而已,又岂是他的对手!

    周亚露出一名冷嘲之色。

    可惜,众修士都在紧张的戒备着苏尘这个强敌,根本无人留意到周亚的神色。

    ...

    苏尘叹了口气。

    他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何能躲开金丹长老的搜查,携带金丹灵宠进入巫山秘境。

    况且,解释了也没用的,他们一口咬定他就是杀死众同宗的邪修,肯定也不会听他说什么。

    那就一鼓作气冲杀出去吧!

    自己戴着冰蚕隐身斗篷,反正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要杀出火蟒蛇窟,将蓝冰闪蝶收入灵山内,也没人会怀疑到他身上。

    就算金丹长老对所有筑基修士再次搜身,一样搜不出任何可疑之物来。

    他一拍蓝冰闪蝶,双翼猛拍,顿时爆射出大片的凌厉狂暴风刃,朝众多筑基修士劈斩过去,打乱他们的封堵围剿。

    蓝冰闪蝶劈出的风刃,威力之恐怖,跟一名风系金丹修士施展的风系大法术的威力差不多。

    只一招狂暴风刃,众筑基后期修士们便鸡飞狗跳,祭出各自的飞剑、法盾等等诸多法器,慌乱招架袭来的风刃。

    与此同时,蓝冰闪蝶在狭窄的蛇窟内疾速闪烁,以极快的速度闪避,对面众多飞剑法器的袭击。

    顿时,修士人群中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

    薛姓青年修士心中一寒。

    他觉得不对劲,这惨叫声是从他身后,蛇窟外侧方向传来。而不是前方,迎战蓝冰闪蝶的几名修士。

    “周亚!你...你干什么?不,你不是周亚!你是谁?”

    他回头一看,满脸的震骇,难以置信的望向周亚。

    只见,周亚脸色阴沉,一只干枯的手,抓在和薛姓青年同伙而来的一名筑基修士的后脑处,破了天灵盖,疯狂汲取他的元神元气。

    众修士都在和苏尘的蓝冰闪蝶拼杀,哪里戒备后面突然遭到袭击,被周亚轻易得手。

    周亚没理会薛姓修士,一手甩掉被吸干元气的那名筑基修士。

    他猛然一张口,爆射出一口青芒闪烁的三阶木系元神飞剑,化为一柄威力恐怖的数丈青剑,朝众筑基修士斩了过去。

    金丹修士拥有恐怖的神念和法力,可以发挥三阶元神法器的全部威力,远远不是筑基修士用一件三阶元神法器所能抵挡的。

    “金丹修士!”

    “怎么还金丹修士潜入这场灵果争夺战?”

    孟苒、薛姓青年等六名筑基修士吓得亡魂大冒。

    前有一只金丹级的蓝冰闪蝶狂刃暴击,后有一名金丹修士堵住火蟒蛇窟,袭击后方。

    他们纵有惊天绝世之才,也无力回天!

    短短一两个眨眼功夫,众筑基修士在一只金丹灵蝶和一名金丹修士的两面夹击之下,死不瞑目,横七竖八倒地而亡。

    火蟒蛇窟,又是一地尸体。

    周亚手持一柄木系青剑,挂起一抹淡淡的冷嘲,望着蛇窟内的苏尘和蓝冰闪蝶,“小友本事不错啊,居然能瞒过蓬莱仙宗众多金丹长老,带了一只金丹灵蝶进来。

    纵然是老夫,也只能勉强乔装隐匿自己的修为而已,无法做到这一点,带金丹灵兽进来。

    虽然不知你是如何做到的,但你这瞒天过海的本事,也算是难得的奇才了,真是令老夫惜才,有点舍不得杀你啊!”

    苏尘双眸死死的盯着,持剑堵住了蛇窟洞口的周亚,心中尽是寒意。

    他终于知道,为何巫山秘境内,会死那么多蓬莱仙宗的弟子,而且至今无人知道是谁下的手。

    魔煞盟主绿袍老怪,纵然是金丹修士,也极少有人单打独斗是他的对手。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们,也不得不群殴,才能压制他。

    “《噬魂大法》,前辈应该就是魔煞盟主绿袍老怪?!”

    苏尘盯着周亚,沉声道。

    “咦,居然只看一眼老夫出手,便认出我,这可是稀奇的事情。筑基修士认得噬魂大法的,真不多。呃,你不会是...苏小弟吧?连老夫都被瞒过去了,你还真是一个奇才啊!。小友拜老夫为师,加入我魔煞盟如何?

    你既然知道老夫是绿袍老怪,想来也知道老夫的本事,在整个中土修仙界的金丹修士之中也是前五的顶尖人物。老夫好好栽培你,日后甚至可以盟主之位传授给你。可比你在蓬莱仙宗,不受重视,好处多的多。”

    周亚有些惊奇。

    他的神念出奇的强大,隐约分辨出来,对面那名乘骑在金丹蓝冰闪蝶背上,隐藏身形的筑基修士,是早先在路上一同乘坐马车过来的苏尘。

    半个月前,苏尘也不过是区区筑基期六层的小修士而已,根本没什么人会去注意,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

    在众金丹修士眼皮底下瞒天过海,还拥有一只金丹灵蝶,一举抢到了一枚神秘灵果!

    就这份本事,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势力,那绝对是顶级的奇才。成为金丹修士几乎是必然之事。

    他惜才之心大增,甚至嫉妒,蓬莱仙宗内居然藏着这样一个顶尖奇才。

    但若是不能为他所用,定成大患,必杀之!

    “这...前辈既然招揽,可否给一枚神秘灵果?我手里就一枚灵果,恐怕无法确保突破金丹还差一些!”

    苏尘不由露出犹豫之色,似乎在慎重考虑。

    “哈哈,区区一枚灵果而已,好说!就算让两枚给你也行。”

    周亚闻言不由大笑,区区一二枚神秘灵果而已,这个有什么不可。

    反正巫山秘境内有十枚,都是蓬莱仙宗之物。他拿七枚神秘灵果,也足够自己疗伤用,并且还有多余,让几枚给苏尘也无妨。

    只要招揽了苏尘,魔煞盟数年之后,将多一名心机深沉而实力强横的金丹级修士长老,必将成为他重振魔煞盟的强大助力。

    “噗!”

    刹那间,蓝冰闪蝶一个爆闪,瞬息移动百丈。

    周亚正大笑,一个疏忽,没能拦住,被蓝冰闪蝶一个闪烁穿了过去,从火蟒蛇窟内逃了初期。

    苏尘匍匐在蓝冰闪蝶背上,让蓝冰闪蝶疯狂发动闪烁法术,疯狂逃命。

    拜绿袍老怪为师,加入魔煞盟?!

    天风峡的魔煞盟都已经被蓬莱仙宗打的覆灭了,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他好好的蓬莱仙宗弟子不做,傻子才会拜绿袍老怪为师父。

    前途什么的,他在任何地方都有,不需要绿袍老怪来施舍他。

    至于神秘灵果,他手里已经有了一枚,自己在灵山种,就跟不在乎其它九枚神秘灵果落在谁的手里。

    只是,苏尘不想跟这绿袍老怪硬拼。就算有金丹蓝冰蝶和金丹鬼修庄绿旖相助,他也觉得太冒风险了。

    这绿袍老怪横行中土修仙界数百年,不是一般的厉害,斗起来谁死谁活,那可就难说了。

    毕竟他才筑基期而已,跟一名老练的金丹修士拼杀,很是吃亏。一切等自己成为金丹修士,再说。

    “哼!小子,我惜你是个奇才,才不当场斩杀你。你竟敢欺我,你这是找死!”

    周亚没想到苏尘一个小小筑基修士,居然有这胆子敢在他面前耍诈,气的猛咳了几声,不由目露两道阴狠寒芒。

    既然不愿意归顺,那就去死!

    绿袍老怪抛出一柄青木飞剑,爆射而出,化为一道十余丈惊虹,极快速度追向苏尘乘骑的蓝冰闪蝶。

    他虽然身负重伤,一身金丹后期修为,仅仅只能发挥出金丹初期三层的实力。但这也不是区区一只金丹初期一层的蓝冰闪蝶能够抵抗的。

    蓝冰闪蝶一闪飞出百丈,冲出了火蟒蛇窟,笔直朝前方闪烁。他甚至不敢改变方向,任何曲折的前进方向,都会导致他和绿袍老怪的距离被拉近。不断的朝前方连闪,速度极快,几个眨眼到了数十多里之外,想要甩掉绿袍老怪。

    但苏尘回头一望,却震骇的发现,绿袍老怪的飞行速度同样恐怖,丝毫没有被蓝冰闪蝶给拉下,紧急追撵在一二千丈之后。

    “该死!”

    苏尘不由焦急。

    双子峰的位置在巫山秘境的中央地带,离屏障整个巫山秘境的光幕阵法的边缘,大约有四千多里遥远。

    最麻烦的是,他是冲出蛇窟之后,是直接朝东方向飞行。

    而巫山秘境的入口在西侧,要绕一个大圈子。蓬莱仙宗的十多名金丹修士们,都在入口处附近,等待着二百多名筑基修士完成灵果争夺战。

    他被绿袍老怪给挡住了,不敢回头去向金丹修士们求援,反而越跑越远了。

    只能不顾一切往东方逃命,以免被绿袍老怪追撵上。

    飕!

    飕!

    一道惊人的蓝冰之光,一道杀气十足的青色虹芒,一前一后追逐,掠过巫山秘境的天空。

    巫山秘境内,蓬莱仙宗众多筑基修士都是错愕抬头,望向天空,那两道肆无忌惮的金丹级光影。

    数个时辰之后,苏尘便到了秘境的边界,不顾一切的朝那座巨型的光幕大阵撞去。

    光幕大阵的防御力相当高,筑基修士打不开,需要金丹期修为才能打开。

    苏尘发狠,拍掌祭出一口风葫芦,五六柄二阶极品闪烁飞剑爆发出所有的威力,朝光幕屏障轰去。

    同时,蓝冰闪蝶也双翼一拍,爆出一片强劲的风刃。

    “轰!”

    光幕屏障被闪烁飞剑和风刃合力,强行打穿了一个数丈大洞。

    蓝冰闪蝶瞬间破空而出,冲出了巫山秘境,光幕屏障瞬间又合拢。

    绿袍老怪憋了一口气要杀苏尘,就算损失了其余尚未找到的神秘灵果,也不让苏尘逃走。追至光幕屏障,挥剑劈开一道丈大缺口,跟着穿过了巫山秘境的光幕屏障。

    那光幕屏障乃是一座超巨型的阵法,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瞬息合拢,恢复了原状。但是强烈震动,引发的涟漪,却迅速朝遥远处传递了出去了。

    百里玺说

    这章内容长,6千500字,算2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