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05 双金丹战绿袍
    笼罩整座巫山秘境的巨型光幕阵法,被一道蓝冰光影和一道青色虹芒,以暴力撕裂开来两道口子,激荡起两道涟漪震荡波,如金色海浪一样向遥远处扩散。

    在巫山秘境西侧,一座荒山上,众金丹长老们都是神色一震,若有所感的朝光幕大阵望去,吃惊的看到了从天边传来的涟漪波纹。

    “不好,有人强行打开了护山阵法!”

    “情况有变,快,速随我进去查勘情况!”

    厉行风大长老正盘膝打坐,见此情形不由眉头一跳,豁然站起身来,沉声喝道。

    很快,有四名金丹长老联手以令牌打开阵法光幕。

    一个多时辰之后,众金丹长老们御剑飞抵了巫山秘境的中央深处。

    所见之处,却是触目惊心。

    秘境内的不少凶险之地,都发现了参加灵果争夺战的筑基修士的遗骸,死亡的筑基修士近三成之多。

    众金丹长老们将其余众活着的筑基修士都召集起来,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却无一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甚至没有人亲眼看见,是谁下的手。

    厉大长老亲自来到双子峰的金丹火蟒蛇窟,仔细勘验孟苒、薛姓青年等七名筑基后期修士的尸体,却有了震惊的发现。

    “看他们的伤痕,是死于一只金丹妖兽和金丹修士的围攻。甚至有一人,元神的元气还被汲取掠夺过!...这分明是魔煞盟绿袍老怪的噬魂手法!”

    “可恶,这绿袍老怪至今未死,实在是大患无穷。他是如何乔装混进来的?”

    “还有,他为何突然强行破开阵法,现在又逃往何地?”

    众金丹长老们都极为头疼。

    这种被敌人潜入进来,弟子伤亡惨烈的事情,在以往的灵果争夺战中,从未发生过。

    绿袍老怪身为金丹后期修士,实力非常强悍,寻常金丹修士单独遇上根本不是对手。天风峡的魔窟被破坏之后,现在他在中土修仙界独来独往,更是祸害无穷。

    绿袍老怪已经逃走快一个时辰。

    他们就算想追,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

    ...

    一道蓝冰色光影和一道青光虹芒,一前一后在浩瀚的天地间疾速飞掠,往东方滨海之地而去。

    蓝冰闪蝶的“闪烁”太强,全速爆发之下,绿袍老怪的奇快速度居然也一直没能追上,但苏尘也无法甩脱他。

    “小子,你逃不的。从没有筑基期蝼蚁能从老夫手中逃脱,就算你手里拥有一只金丹灵蝶也没用。乖乖停下受死,老夫可以留你全尸!”

    绿袍老怪早已经摘掉了周亚的伪装,在青剑虹芒上负手而立,一身宽大的绿色长袍猎猎作响,干瘪阴沉的老脸上露出狞笑。

    他胜券在握,反而不着急。在中土修仙界,遇上金丹修士的可能性极低。蓝冰闪蝶迟早会耗尽妖力,无法逃下去。只要没有其他金丹修士插手,他有十足的把握必斩杀苏尘。

    苏尘脸色铁青,不管绿袍老怪的威胁,埋头疾飞,逃向蓬莱仙宗方向。

    途径一些江南地界的凡人城镇,甚至小型修士聚集之地,但是他无法停留。

    这些地方,根本没人能抵挡住绿袍老怪这尊金丹后期鬼修。唯一能庇护他的地方,只有蓬莱仙宗。

    但是,他此刻离蓬莱仙宗尚遥远。

    蓝冰闪蝶的“闪烁”是种族天赋,消耗的妖力固然很低。但是持续不断施展妖术,对妖力的消耗,终究会难以持续下去。

    它无法一路毫不停歇,闪烁到蓬莱仙宗。

    而绿袍老怪身为金丹后期修士,法力雄厚充足,比金丹初期的蓝冰闪蝶更能坚持下去。

    苏尘十分担心,一旦蓝冰闪蝶耗尽了妖力,便意味着它完全丧失战斗力,就更麻烦了。那时,自己连跟绿袍老怪一战之力都没有。

    “看来,终究还是逃脱不得,必须一战!”

    苏尘心头咬牙。

    他向来谨慎。

    若是能逃走,他也不愿冒险,跟绿袍老怪血斗硬拼。来日方长,确保自己的绝对安全,想法子突破金丹期境界,方是上策。跟金丹修士拼死拼活,这不是他想要的。

    但是现在逃不走,那便唯有拼死一战,方有一丝希望求生。

    他自己,再加上金丹初期蓝冰闪蝶、金丹鬼修庄绿旖,以及一窝上千只炼气期以上的秘银噬灵飞蚁,未必就没有获胜的希望。

    “庄绿旖,出战——!”

    苏尘猛然令蓝冰闪蝶停下,右手猛拍一口木葫芦,喷出一杆数丈巨大的招鬼幡。

    庄绿旖的金丹鬼修元神从招鬼幡内冲出。

    与此同时,苏尘从须弥戒内取出了她的万古寒冰鬼躯。

    金丹元神和金丹鬼躯合一,一名威风凛凛的绿衫少女,出现在苏尘的右侧。她在苏尘的招鬼幡内修养了许久,一身实力已经达到全盛状态,早已经不是当日遭到天雷劫轰击后的惨状。

    “呼!”

    庄绿旖一手握着巨大的招鬼幡,同时释放出五件金丹级鬼器,环绕周身。

    一柄修长的黑色月牙状离魂镰刀,元神鬼器。另外,则是一根挞仙鞭,一条七色彩带,一柄鬼见愁飞剑,一把打魂钉,寻常的鬼器。

    她充满戒备的眼神,望向对面的绿袍老怪。发现他修为奇高,不由惊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紧张道:“苏尘,你怎么招惹了一名金丹后期强敌?!”

    苏尘苦笑,“这可不是我想招惹,是不小心在灵果争夺战中遇上的。没想到这名金丹邪修潜伏在队伍里!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必须拼了!

    但他有重伤在身,曾经被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打伤过,无法发挥出金丹后期的全部实力,估计也就只能发挥出金丹期三层的实力,比你和蓝冰闪蝶强上一些。”

    长话短说,他也没工夫解释太多,捡最要紧的说。

    庄绿旖微微颔首点头,总算多了一些信心。

    她和苏尘、金丹级的蓝冰闪蝶,以及凶悍的秘银飞蚁群,围攻一名金丹期三层战斗力的邪魔修士,也未必就无胜算。

    “金丹鬼修!这怎么可能?!”

    绿袍老怪也在一瞬间,在千丈之外御剑停下,露出几许震惊之色。

    如果说苏尘拥有一只金丹灵蝶,这可能是家族长辈赐予的灵宠,用非常特殊的秘法隐藏起来,让他偷偷带进灵果争夺战中。

    但是苏尘又召唤出一名金丹鬼修,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中土修仙界的修士对鬼修的态度,可是比对邪魔修士还深恶痛绝,一旦遇上非斩杀不可。绝不是蓬莱仙宗的任何一位长辈、师尊,愿意给子孙后裔准备的战力。

    万一元神不慎沾染了鬼气,那就回天乏术,仙道断绝,只能转修鬼道。从此飞仙无望,唯有寄望于转世轮回重修。

    哪怕邪魔修士,也很少愿意跟鬼修打交道,唯恐避之不及。

    苏尘却大胆的在招鬼幡内,养了一尊比自己还强大的金丹级鬼修,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这绝非蓬莱仙宗弟子的做派,如果暴露出去,这偌大的蓬莱仙宗也容不下苏尘。

    这意味着,苏尘应该是靠自己的手法,私下降伏了一尊金丹鬼修,一只金丹灵蝶。而不是依靠长辈和师尊。

    “好小子,看来老夫还是小瞧你了。小小筑基期修为,居然能掌控两尊金丹战力,比老夫年青的时候厉害多了!只是你命不好,偏偏在突破金丹前的这个节骨眼上,遇上老夫。今日,老夫便让你看看什么是金丹修士的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绿袍老怪的脸色终于凝重起来,狞声道。

    他一挥手,周身瞬间多了四五件光芒四射,吞吐着冲天霞光的元神法器。

    一盏青色莲灯,滴溜溜一转,便朝四周喷射出一团团的青色火焰。

    一盏炼妖炉,高达十丈,宏伟壮丽。

    一枚朱雀印,化为数丈巨大的法印。

    寻常金丹修士,顶多一二件而已,也不会用这么多的元神法器,毕竟养一件元神法器都会消耗庞大的元气。

    但是绿袍老怪修炼《噬魂大法》,经常从其他修士身上掠夺元气来养他的元神法器,以至于他的元神法器,比一般金丹修士要多上许多。

    光凭这一手,他的实力就要超过诸多的金丹修士。

    “杀——!”

    苏尘厉喝一声。

    庄绿旖一指,飞射出五道鬼气冲天的黑光,操控诸多鬼器,和绿袍老怪的众多元神法器,凌空厮杀缠斗起来。

    蓝冰闪蝶却是不断闪烁,和庄绿旖联手,绕到绿袍老怪的侧面和后面,爆射出大片风刃妖术,进行围攻。

    苏尘自己也祭出一口风葫芦,爆射出五口二阶极品闪烁飞剑,朝绿袍老怪斩去。

    虽然他的二阶法器的威力会弱一些,但也能令绿袍老怪分出一部分力量来防御。让庄绿旖和蓝冰闪蝶有更多机会击败绿袍老怪。

    “小子,你真是修仙界的奇才,我现在是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杀了你,实在少了太多乐趣。老夫要生擒你,豢养在身边,看着你懊悔终身。

    老夫养了一罐蚀元蛊,它们会吸附在你的体内上丹田,每天不停的汲取你的元气和魂力。它不会杀你,但是它一生都盘踞在你的上丹田中,吸光你修炼出来的所有元气,让你成为一介凡人,永绝修仙之路!然后活生生看着老夫成为元婴修士,扶摇直上!”

    绿袍老怪遭到苏尘、庄绿旖和蓝冰闪蝶的围攻,非但没有丝毫慌乱,不慌不忙操控着他的诸多元神法器,招架住这一波的凌厉攻势,反而兴奋的怪啸一声。

    说着,他从怀中,又取出一口法罐,抛射而出。

    “砰!”

    法罐炸裂开来,爆射出大团的绿光。

    这些绿光,每一粒大约米粒大小,浑身绿莹莹,长着爪子的狰狞小飞虫,至少多达上万只。正是绿袍老怪口中说的蚀元蛊。

    大团的绿光,如一团数百丈的绿色云朵,朝苏尘和蓝冰闪蝶飞扑过去。

    “蚀元蛊!不好,此物歹毒无比,只要被一只蚀元蛊钻入体内,会拼命吸你的元气,你一身修为就被废掉了!苏尘,你快走!”

    庄绿旖脸色一变。

    她是鬼修,不怕这蚀元蛊。蚀元蛊一碰到她,就会被鬼气毒杀,活不了。

    但是苏尘身为人族修仙者,则不行,它们无孔不入,护身法罩也根本抵挡不住。被它们寄生在体内,那这辈子就完了。

    苏尘脸色一沉。

    传说绿袍老怪暴戾无常,最喜欢用非人的手段折磨人,以折磨取乐。魔煞盟上下修士对他极为敬畏和恐惧。

    果然如此!

    他就算元气丧失,只能修炼,迟早还能修回来。

    但是,蚀元蛊盘踞在上丹田,不停的吸他的元气,那就会断了他的元气输送之路。

    “蚀元蛊?那就看看是你的蚀元蛊厉害,还是我的秘银噬灵飞蚁厉害!”

    苏尘冷笑一声。

    并未逃,他自有手段对付这些蚀元蛊。

    他原本想留着在关键的时候,用噬灵飞蚁偷袭绿袍老怪,但现在只能提前拿出来了。

    他抬手便抛出一口金葫芦,喷射出一片上百丈银光,上千只秘银噬灵飞蚁冲出。

    嗡!

    嗡!

    秘银噬灵飞蚁异常凶悍,性格暴戾,无物不食。不管是有灵气的血肉,还是灵物,连鬼气都敢去吃,甚至是灵器和法器都能咬崩。

    它们的个头,要比蚀元蛊大了近十倍,而且都达到炼气期修为,甚至还有数十只达到了筑基期的境界。

    对面的蚀元蛊虽有上万只之多,但它们只有极少数达到炼气期。而且它们只汲元气,并不吃普通的灵物。

    天空中,大片的银光和绿光撞在了一起,如同遭遇了天敌,拼命相互撕咬。

    秘银噬元飞蚁逮住一只蚀元蛊,锋利如刀的口牙连法器都能咬崩,一口咬下去,便咬断了它们的脖子。

    好几只蚀元蛊抓住秘银飞蚁,却是咬不死它们。

    眨眼功夫,战斗力弱很多的蚀元蛊,大片的绿光往地上掉去。短短一会儿工夫,绿色云朵被咬去了一大片,缺了一个口子,损失了上千只蚀元蛊。

    银色光芒损伤极少,战斗力异常彪悍。

    “啊~呀呀!气煞老夫也!”

    绿袍老怪痛心无比。

    他可是耗费了数十年功夫,才养出这一窝上万只蚀元蛊。只是它们吃元气,太难养,很难养大。

    但是,绿袍老怪看清楚苏尘的那群飞蚁,脸都变了。

    “这...你疯了,怎么养了这么多噬灵飞蚁?!”

    绿袍老怪骇然。

    他认出来,那是噬灵飞蚁。

    他曾经在一座凶险的上古之地见识过,噬灵飞蚁如果达到数十万上百万只的话,简直如蝗虫过灵田,可以片谷不留。如果没有足够的灵食,它们能咬穿装它们的容器,甚至会反噬主人。

    它们胃口太大。

    修仙者不敢轻易去养它们。

    只是不知道为何,它们全都带着奇怪的银色光泽,跟一般的噬灵飞蚁们截然不同。

    “三昧真火——!”

    绿袍老怪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上万只蚀元蛊,被这群秘银飞蚁们赶尽杀绝,立刻手掐一道大范围的火系法诀,朝天空噬元飞蚁们烧过去。

    他知道,对付噬灵飞蚁,大范围的火系法术最管用,可以成片的烧死。

    他甚至顾不得,自己的蚀元蛊也被火法波及。

    “呼——!”

    可是,大片三昧真火火焰烧过天空。整个天空都被火焰,烧成一片红色。

    刹那间,三千多只蚀元蛊被天火烧死。

    可是,那上千只秘银噬灵飞蚁们丝毫无伤,它们在汹汹的三昧真火焰中,凶悍的飞舞着,只当火焰浑然不存在,继续扑杀剩余的五六千只蚀元蛊。

    “这...这是怎么回事?它们为何不惧真火!”

    绿袍老怪神色震骇,终于露出一丝慌乱。

    这群不过炼气期的银色噬灵飞蚁,居然不惧三昧真火的烈火焚烧,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一旦他的大群蚀元蛊损失殆尽,这群噬灵飞蚁肯定会飞过来围攻他。

    这些噬灵飞蚁虽然低级,但是数量太多,能咬穿护体光罩。光是刀剑法器难以快速斩杀,他恐怕难以应付它们的围攻。

    绿袍老怪急了,不敢怠慢。必须趁着噬灵飞蚁尚未干掉蚀元蛊之前,击溃苏尘等人。

    他操控众元神法器,迅速反击。一道青色剑光,穿过重重鬼器的防御,斩在庄绿旖身上。

    庄绿旖不由凄厉惨叫一声,被绿袍老怪斩成重伤,逼的飞逃,缩回了招鬼幡内。

    “飕!”

    绿袍老怪自身一闪,朝苏尘和蓝冰闪蝶爆射过去。

    同时,操控四千多只蚀元蛊,从四面八方包围蓝冰闪蝶,压缩它的闪烁范围空间,令其无从逃遁。

    苏尘乘骑蓝冰闪蝶并未逃,选择了迎战。

    “哼,小子!老夫这就让你万劫不复!”

    绿袍老怪干瘪的老脸狰狞无比,闪身飞至蓝冰闪蝶身后,右手化为利爪,一爪朝苏尘后脑抓去。

    他要把苏尘元气吸干,以泄他心头之恨。

    苏尘眼睁睁看着绿袍老怪冲过来,没有丝毫慌乱,却露出一抹令绿袍老怪感到诧异的冷笑。

    他之前,一直逃!

    一直示弱,避战!

    就是让绿袍老怪产生一个明显的错觉,觉得他自身十分弱小,最容易对付。远比蓝冰闪蝶、庄绿旖要弱很多。

    而这显然是一个错觉。

    血燃,爆发——!

    轰!

    瞬间,苏尘腹内一枚血灵珠,疯狂燃烧气血。血燃并不能提升他的修为,却能暴增他的肉身战斗力。

    他周身,爆燃起一团汹汹的火焰。

    就在绿袍老怪出爪的这一刹那。

    苏尘的身影一晃,速度凭空暴增数倍,肉身几乎爆发出一名金丹初期才有的恐怖速度,一拳正面轰向绿袍老怪。

    苏尘自身的实力,一旦血燃爆发,瞬间肉身战斗力暴涨数倍,肉身的战斗力,并不在金丹初期修士之下。

    绿袍老怪错估了苏尘此时的速度,这一爪未能抓在苏尘的致命部位——后脑勺,而是抓在苏尘的胸口。

    爪子撕裂了苏尘的衣衫,却抓在里面的一副二阶极品金妖蝎金甲胄上。

    锋利的爪子,在金甲胄上洞穿了一个口子,在苏尘胸口留下一个数寸深的血窟窿,未能将这件二阶极品金系法器撕开。

    “砰!”

    苏尘一拳轰在绿袍老怪的腹部,轰碎了绿袍老怪的护体光罩,带着一枚金尾蝎针手套的手掌,穿透了一件法衣,狠狠的插入绿袍老怪的腹部。

    以牙还牙!

    以伤换伤!

    苏尘脸上带着不惜同归于尽的决然。

    他想看看,筑基修士和金丹修士,谁更怕死!

    “血燃术!你修过《噬血诀》?!该死,血魔是你杀的?!”

    绿袍老怪瞬间明白了过来,不由愤怒尖叫。

    这《嗜血诀》只有他的亲传弟子血魔修炼过,并无其他人修炼。而在多年前,血魔在天风峡失踪,想来必定跟苏尘有关。

    但是血魔修炼这《嗜血诀》并不成功,为了容纳巨量的气血,严重破坏了身体,臃肿丑陋如同一尊怪物一样。

    但是苏尘的身体,却是清秀干练,显然是丝毫未变,修炼《嗜血诀》显然很成功。

    “小子,你敢跟我拼互伤!看老夫《噬魂大法》,吸空你的元气!”

    绿袍老怪脸色也变得无比疯狂,不顾一切,施展大法,右手疯狂的汲取苏尘的元气,要将苏尘的元气吸空。

    他的左手,一抓朝苏尘的头颅。

    却被苏尘的左手一把生生抓住,力量之强横,并不在绿袍老怪之下。

    “汲血术!”

    苏尘丝毫不示弱,疯狂从绿袍老怪的腹部汲取气血,用来补充血燃的燃烧。

    短短眨眼功夫,苏尘的元气急剧减少。

    他的修为几乎从筑基期九层,瞬息爆降到筑基八层,七层...五层...一层,暴跌回炼气境界,一撸到底。

    但是,苏尘的体魄,依然还停留在筑基期九层阶段,并不会衰落。血燃术的威力,丝毫不减。只要他不停的汲血,他的血燃术威力便不会削弱。

    修仙界便有异族蛮修士只修体魄,而不修元神。体魄极强,而元神很弱。

    在这同时,绿袍老怪一样失血严重,十成,九成...五成...一成。体魄的实力大幅衰竭。

    苏尘损失了多少元气,绿袍老怪便丧失了多少气血。

    元气决定了修为、法力和法术威力,一旦元气吸空,并不致死,元神却是坠落回凡人境界,无法再施展法术。

    而气血则对体魄和力量具有重大的影响,一旦气血丧失,对元神修为无影响,可肉身将不可避免的陷入僵硬和休克,力量大幅衰竭。纵然是金丹修士,也无可避免。

    此时,成群的上千只秘银飞蚁扑杀了蚀元蛊,更是铺天盖地,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不顾损伤,扑在绿袍老怪身上,疯狂撕咬他的绿袍和血肉,往他体内钻。

    “该死!”

    绿袍老怪损失了大量的气血,体魄已经变得僵硬,身体力量大幅虚弱,如何招架得住上千只秘银飞蚁的撕咬。

    他终于还是怕了。

    猛然想要挣脱了苏尘的铁掌,转身便逃,居然挣扎不脱。他的肉身力量大幅衰减,连筑基修士都快不如。

    秘银噬灵飞蚁们,疯狂撕咬。

    绿袍老怪惨叫连连,被大群秘银飞蚁咬的血肉模糊,甚至有不少,钻入了他的腹部不停的撕咬。

    仅仅是十多呼吸的功夫,绿袍老怪便被上千只秘银噬灵飞蚁,活活咬成了一副枯骨,只留下和储物袋和元神法器等诸多物品。

    “终于死了!”

    苏尘松了一口气,丢下绿袍老怪的枯骨。

    他一挥手,将绿袍老怪的元神法器和遗物,全都收入须弥戒内。

    庄绿旖受了重创,回到招鬼幡内,连同万古寒冰之躯,也被他收了起来。

    苏尘的元神已经极为脆弱,已经爆降至炼气期一层的边缘,只差一点便跌回到凡人之境。

    突然,苏尘脸色一变。

    他分明感到,有一条米粒大的小虫在自己的体内,用利爪,死死抓住吸附在泥丸宫的上丹田处,拼命汲取他的元气。

    他不由脸色大变。

    蚀元蛊?

    这只蚀元蛊,是什么时候钻进自己体内的?莫非是藏在绿袍老怪的手爪之中,钻入自己体内?

    苏尘神色骇然。

    就算没有绿袍老怪的汲取,自己的元气,依然在不断的流失。

    若是这蚀元蛊,在他体内的其它地方,他甚至刨开自己的身体,将它抓出来。但是上丹田,却是修仙者的重要命门和气海所在,不能遭受损伤。否则气海受损,藏不住法力、元气,也就是几近废人了。

    苏尘感到一阵强烈的昏眩感袭来,终于支撑不住。

    “不好,连炼气一层都保不住了!”

    苏尘有一阵强烈的不妙感,他连忙将蓝冰闪蝶和身上的灵物,全都收入灵山之中。很快,一阵天旋地转,他一头朝下方一座凡间城镇坠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