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86 死磕到底
    罗荣、郝猛和安珠儿三名仙宗筑基修士斗不过这金丹鬼修,生怕被绿衫少女追上,头也不敢回,拼命驾驭御器,往不同的方向飞射急逃。

    他们一口气逃出二三十多里开外,发现那金丹鬼修并未追杀自己,不由生出死里逃生的庆幸,稍微缓过劲来,纷纷回头紧张的观望。

    三人却发现,蛟矶山的方向,正传来激战之声。似乎有谁正在和绿衫少女厮杀?

    他们不由都有些惊懵,他们联手都撑不住一招,无法想象谁能和这绿衫少女正面厮杀。

    而且三人此时都是孤身一人,并未和其他人同行。

    也不知道那金丹鬼修正在和谁斗法。

    他们好不容易逃生出来,当然不敢再回蛟矶山去送死,寻思一番,各自前往遥远的方向逃去。

    一名金丹鬼修出现在建邺城附近,修仙者遇上则死,整个江南一带都变得极度不安全。他们必须尽快前往各大小仙宗,请金丹长老们来斩杀此金丹鬼修,以免中土凡间生灵涂炭。

    但这需要时间,离最近的一个小仙宗门,也需要好几日功夫才能到。

    他们只能哀叹,江南凡人百姓,自求多福了。

    ...

    绿衫少女刚刚从蛟矶山众尸骸身上汲取得来的鬼气,眨眼功夫被苏尘的噬灵飞蚁们吞噬了大量,境界非常不稳,不由急忙逃逸,急于寻找新的修仙者尸骸来补充自己的鬼气。

    可是,她之前在蛟矶山留下的十多具尸骸元神已经用尽。

    而其他数十名修仙者早就在她和苏尘等人激斗之时四散而逃,已经逃出数十里之外,而且极为分散。单独追杀其中一两个,汲取到的元气非常有限。

    这附近一时也找不到其他筑基期修士的大批骸骨元神可用。

    绿衫少女在江面上急逃,但她金丹初期的神念力非常强大,很快便捕捉到,在二百里的远方有颇多的元气团反应,似乎有众多修仙者聚集在一起。

    她毫不犹豫,立刻往那个方向飞射而去。

    ...

    贸易集市岛屿?

    苏尘看到绿衫少女逃逸的方向,不由心头暗惊。

    贸易集市所在的江心小岛上,还有一群实力较弱的炼气期修士,他们不敢来蛟矶山观望这天雷劫之威,所以依然留在集市内。

    绿衫少女盯上了那座小岛,他们只怕很快要成为这绿衫少女的“食物”。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

    苏尘并不意味,凭借自己筑基中期的速度,能够追上金丹初期鬼修,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无法阻止她屠杀岛上的修士。

    甚至,苏尘并不觉得自己现在逃走的话,有希望能逃生。

    这金丹鬼修不仅仅熟悉自己的气息,而且深恨自己,她去贸易小岛只需要小片刻功夫而已。一旦她猎杀完岛屿的众修仙者们,恢复了一些鬼气,立刻便会掉头全力来追杀自己。

    除非她放弃追杀自己。否则,凭借金丹鬼修的强大感知力,想要追上一名筑基修士,根本不是难事。

    从这建邺城,前往最近的一座仙宗,筑基修士也需要御剑飞行赶路好几天的时间。金丹鬼修的飞行速度太快了,如此漫长的时间,足够金丹鬼修追上他好几次。

    他手中的数百只噬灵飞蚁已经尽数阵亡,但还有一千只秘银噬灵飞蚁在,依然可以吞噬这绿衫少女的鬼气,和她再斗一两个回合。

    绿衫少女一时半会还无法完全恢复金丹初期实力,依然斗不过他。可一旦自己的手段耗尽,无法再危险到她的时候,终归会是死路一条。

    不能逃!

    逃生的希望非常渺茫!

    苏尘不由让自己冷静下来,急思对策。

    金丹鬼修需要补充元气,必须切断她的补给源才行。废掉了她补给元气的来源,她丧失了鬼气,才无力再战,无法威胁到自己。

    苏尘的目光,很快从贸易岛屿转开,凝望向另外一个方向——建邺城。

    江南一带上百郡,最大的凡间城池莫过于建邺城,多达数十万户,超过近二百万人口的大唐第二重城。

    凡人没有元神,但灵魂其实有极为微弱的元气,只是太过弱小,无法让元神显化出来。

    上千名凡人的元气才能抵得上一名炼气修仙者的元气量,上万凡人的元气能勉强抵得上一名筑基初期修士。

    凡人的元气微弱,但是胜在人口太庞大了。

    建邺城数百万人口,甚至抵得上好几名金丹修士的元气,这对金丹鬼修来说简直是取之不竭的元气来源。哪怕她屡战屡败,也一样能恢复过来。

    要是被她这名金丹鬼修闯入建邺城,简直是虎入羊群,肆无忌惮的掠取元气。她不仅仅能快速的恢复金丹初期的鬼修境界,甚至还可能,迅速踏上金丹中期,变得更为可怕。

    相比之下,在建邺城周围千里,地广人稀全是乡村、小镇,人口少则几百,多则几千。虽然也有凡人,但显然要比这座重城少太多。金丹鬼修很难从这些乡村小地方,获得足够的元气补给。

    苏尘一念及此,不再去管那贸易集市岛屿,立刻转身,疾速朝建邺城的方向飞射而去。

    先守住建邺城,断了这个最大的补给源再说。

    ...

    片刻之后,绿衫少女抵达江中的贸易集市小岛,冲入这座岛内,大肆屠杀众低级的炼气散修,掠夺了颇多元气。

    整个贸易小岛,顿时化为炼狱,惨叫声,惊逃声,此起彼伏。

    众多炼气修士们无法御剑飞行,只能在地上奔逃,速度极慢,瞬间就被绿衫少女追上击杀,汲取掠夺他们的元气。

    哪怕炼气修士的元气很弱,此刻对她来说也非常重要。

    绿衫少女一口气掠取了数十名炼气修士的元气,化为一团浓浓的鬼气,稍微恢复了一些自己的实力。她稍一辨识方向,立刻朝建邺城方向而去。

    她感知到了苏尘的气息,还有一丝丝的血煞气息,就在建邺城的方向。

    ...

    飕!

    绿衫少女出现在建邺城外一条宽敞驿道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美眸,散发着浓浓的死气,望着千丈远处,建邺城门外,孤零零站着的苏尘。

    建邺城门已经关闭,驿道上,商贾们弃了马车四散而逃。

    建邺城无数的守城将官、持刀的甲士城兵,在城头上,心惊胆寒的望着城外,突然降临的仙人。他们起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城外驿道突然一片大乱,他们担心有盗贼入城,慌忙关上了城门。

    等官兵甲士们关上了城,才发现城外多了一名年轻的仙人。但是,他们毫无欣喜之色,依然慑慑发抖。因为那仙人祭出法器,一副严阵以待之色,似乎正在跟其他人斗法。

    仙人斗法,殃及池鱼。万一冲入建邺城来,他们这些凡人可遭受不起。

    苏尘左手持一杆数丈巨大的招妖幡,迎风而展。

    但这杆三阶元神法器招妖幡旗上,妖兽元神耗尽,早已经空荡荡的,丧失了强大的妖煞威力。它成了一杆空旗,威力大减。

    不过,它的品阶很高,用来防御还是不错的。纵然是金丹鬼修,也未必能一爪洞穿这幡旗。

    苏尘右手上方,悬浮着一只丈大的金光灿灿的金色葫芦。正淡漠的望着绿衫少女,似乎早就料到,她很快会出现。

    死!

    绿衫少女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手中鬼爪暴涨,一股无比浓烈的金丹鬼族气息散发出来,瞬间攻向千丈之外的苏尘。

    她就不信了,区区一名筑基中期修士而已,有多少手段跟她金丹初期鬼修斗法。能赢她一次,还能两次不成?!

    苏尘一挥招妖幡,护住自己周身。

    同时,金色葫芦“噗——!”喷射一片耀目的银光,这群银光铺天盖地,化为一副数百丈的巨网,嗡嗡飞舞席卷向绿衫少女。

    纵然她是金丹初期修士,速度奇快,可也无法避开这漫天而来的上千只秘银飞蚁组成的巨网。秘银噬灵飞蚁们一下包裹住绿衫少女,拼命吸食她的鬼气。

    秘银噬灵飞蚁们有辟万法之效,但显然不辟尸毒。在这方面,它们不比普通噬灵飞蚁们更厉害,依然会因为吸食了猛烈的尸毒而亡。

    绿衫少女没想到苏尘的金葫芦里还有这么多银色飞蚁,眨眼间被数百只秘银飞蚁们吸附在她身上,感觉到身上的鬼气,像开闸的水一样倾泻而出,不由又惊又惧,不敢耽搁,瞬间转身而逃。

    几个转眼间,她逃出数千丈远,从大江上消失不见,不知道又祸害哪里去了。

    只留了一地,三百多只阵亡的秘银飞蚁。它们通体变得漆黑,中了猛烈的尸毒而亡。

    苏尘无法追上她,随即招回残余的七百只秘银噬灵飞蚁,暗叹一口气。

    可惜,秘银噬灵飞蚁们一吸鬼气就死,无法死死的吸附在她的身上,更无法钻入她体内。否则,她就算有九条命的元气,也被秘银噬灵飞蚁们给吸光了。

    苏尘估摸着,这金丹鬼修去附近的小镇。但建邺城周围的镇子不少,挡也挡不住。他能暂时守住这座庞大的建邺城,已经是天幸。

    恐怕不用一炷香的功夫,她又会卷土重来!他手中剩下的秘银飞蚁,也顶多再逼退她两次。而且秘银飞蚁只能逼退她,根本杀不死她。

    等秘银飞蚁们死光了,他那什么来退敌?

    苏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飞快的清点着识海灵山、须弥戒,找出自己能用的手段。他确实还有备用的手段,只是代价太大,不愿意轻易动用。到了逼不得已的情况,也只能用了。

    ...

    “鬼啊!”

    “好像是鬼仙,天呐,鬼仙和人仙打起来了,这可怎么办!”

    城头数千名官兵们望见那鬼气冲天的金丹鬼修,不少人吓得瘫软在城头。别说这些城头的官兵,整个建邺城都感受到了那股冲天而起的恐怖鬼气,一片大乱。无数富翁卷起细软带上小妾,便慌乱逃命。

    大唐凡间,流传着众多的仙人传说。

    但是仙人极少留恋凡尘,亲眼见过仙人,那是极少数。难得见到了一次仙人,可是却是遇上仙人斗法,一个不好整个建邺城都要倒大霉。

    守城的主将官吓得屁滚尿流,连忙下了城头,亲自奔往宁王府、郡守府,禀报宁王和郡守,请求定夺。

    不多片刻,宁王、七贵妃寒姝等人,率领建邺城的一群数十名大小官员们,心惊胆寒的登上了城头。纵然城内有颇多的宗师、世外高人,可是面对如此凶险的仙人斗法,也是毫不济事。

    “宁王,有仙人在城外斗法,这可如何是好?”

    建邺郡守神色慌乱。

    “这...听天由命吧!我辈凡人能见识一番仙人斗法,也算是奇缘一件了。”

    宁王怔了好一会儿,他裹紧着厚厚的貂裘,露出苦笑,他纵然身为李氏皇族,能文能武,必要时可号令建邺城百官,可是面对仙人斗法,又能有什么对策。

    况且,他身中奇毒,也没几年好活了,临死前能见到一场罕世稀有的仙人斗法,那也算是没白活了。

    寒姝望着城外,那道颇为熟悉的年轻身影,手持一杆大幡旗和金葫芦,孤身迎战那尊恐怖的鬼仙,将她挡在城外,却是心神震动。

    ...

    片刻,那绿衫少女去而又返,恢复了少许实力,来到建邺城外试图杀苏尘,却很快又被苏尘的秘银飞蚁群吞噬了大量鬼气,给逼退,狼狈逃走。

    “你~!”

    绿衫少女逃到上千丈之外,不甘心的回头,怒视着苏尘。

    苏尘的身边,又被尸毒给毒死了几百只秘银飞蚁,仅还有三四百只秘银飞蚁在环绕着。但她现在太虚弱了,不敢冲过去。

    她似乎太久未曾说过话,声音沙哑,干涩道:“为何,要与我作对?”

    “修仙者和鬼修乃是天生死敌,不需要什么理由!你渡劫之后,随手屠杀了一大群修仙者,又何曾需要一星半点的理由。要不是我有手段自保,恐怕早就死在你手下了。”

    苏尘冷淡道。

    “我不杀你,你走!”

    绿衫少女道。

    “我不信。我若离去,放任你入建邺城肆意掠夺元气,只怕不用小半个时辰,你便会追上来。到时候,我就真的毫无机会了。”

    苏尘摇头。

    “哼,不走,留在此地,一样是死!你的那些飞蚁剩下不多了,保不住你的性命。我熬也能熬死你,等我回来,取你性命!我要将你炼成我的第一个鬼奴,永世臣服。”

    绿衫少女目露死气寒芒,朝更远处快速退却。

    “哼,是么,那我等着!看看谁能熬死谁。”

    苏尘淡淡说着,手臂上多出了一只尺长筑基后期的冰蚕。它在灵山内养了多年,完全被驯化,这些年在灵山中吃了大量上品灵蜜和灵露,品阶晋升的非常快。

    他原本准备将冰蚕一直养到金丹期,顺其自然的成为他第一只金丹级灵蝶,看来是没有希望,今日便是它出战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