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88 捕捉到一尊金丹鬼修
    绿衫少女在建邺城外,沿着大江河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掠,小片刻功夫飞出数十里之外,破空飞行的罡气激荡起大江中无数浪花。

    可是,她的速度快,蓝冰闪蝶的闪烁飞行速度更快,至少是她的一倍以上。

    绿衫少女心生寒意,一咬苍白的嘴唇,果断停下,伫立在滚滚大江边的一座陡峭山峰上,转身怒视追来的金丹蓝冰闪蝶。

    蓝冰闪蝶的闪烁速度太快了,用不了多久她便会被追上。

    既然逃不了,那她唯有一战。

    她好歹也是一尊金丹期鬼修,论实力也不在这刚刚渡完天雷劫的金丹级灵蝶之下。蓝冰闪蝶的可怕之处在于闪烁,很难击中它,但它的战斗杀伤力其实也不是特别厉害。

    只是那名年轻修士,手段层出不穷,趁着她刚渡劫完后的虚弱之际来追杀她,令她非常讨厌和痛恨。

    ...

    “呼!”

    蓝冰闪蝶不断拍打翅翼,闪烁,朝金丹鬼女消失的方向奋起急追。

    苏尘坐骑在蓝冰闪蝶的细腰上,感觉胸腔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周围没有风声,仿佛是静止。

    偏偏他又在疾速的往前方移动,给他一种奇异的错觉感觉。

    蓝冰闪蝶的飞行方式非常特殊。

    它拍打翅翼不是在飞,而是在不停的施展“闪烁”,从而移动自己的位置。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种短距离的破空位移。撕裂并穿过极短的空间,直接抵达上百丈之外。

    它是金丹之躯,而且又是天赋法术,自然是无碍。

    但是苏尘仅仅筑基中期,频繁的进行短距离的空间穿梭,自然会承受巨大的压力,感到一阵胸闷。好在这是一瞬间完成,距离又短,倒也没有太大的妨碍。

    蓝冰闪蝶的闪烁速度太快了,快到苏尘眼睛内视野只留下一片模糊的影子,没有准确的景象,只能隐约的捕捉到前方有一个绿色暗影。

    蓝冰闪蝶接连数个闪烁,出现在山峰对面,距离绿衫少女千丈之远的地方停下。

    它缓缓扇动一对冰蓝色翅翼,飞舞在空中,引起漫天的雪花飞舞。如果不施展法术的话,它的飞行速度并不快,也就跟普通金丹妖修差不多。

    苏尘此时乘骑在蓝冰闪蝶的细腰上,冰冷的目光沉静的望着前方的绿衫少女,平淡道:“怎么不逃了?”

    “哼,你堂堂七尺男儿,仗着一尊金丹蓝冰闪蝶来追杀我,算什么本事?!可敢下来,跟我单打独斗?”

    绿衫少女气鼓鼓,指着苏尘道。

    苏尘不由微皱眉头,他发现,这绿衫少女虽然已是金丹鬼修境界,但是说话和行事就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样稚气,显然是少有在世间历练。

    “你若不是金丹境界鬼修,哪怕是筑基后期,也早就被我杀了无数次。你先前仗着金丹鬼修的境界,三番两次的追杀我这筑基修士,也算不得什么本事。”

    苏尘不由冷哼。

    绿衫少女顿时语塞,她身为金丹鬼修,追杀一名筑基修士,居然还没能杀死,当然不算本事。

    “哼,你真以为有了金丹蓝冰闪蝶,自己便赢定了么?我之所以要跑,只是不想浪费太多的鬼气而已,不是打不过你。”

    绿衫少女脸色难堪,纤手一伸,右手瞬间长出一副阴黑的修长鬼爪,这副鬼爪长达半丈,绽放着黑光的锋利指甲,比三阶法刀还锋利。

    同时,她张口一吹,一股浓浓的墨色鬼雾,迅速向周围弥散开来,令周围四五百丈一片幽暗阴森,伸手不见五指。

    隐约,可见鬼雾内,有一只只小怨灵出没,发出凄厉恐怖的尖叫。这些她之前抓来,养了许久的炼气级小怨灵,专门攻击修士的元神。用处不大,但聊胜于无。

    大江山峰风烈,居然也吹不散这片覆盖了数百丈方圆的浓烈鬼雾。

    绿衫少女裹挟着漫天的鬼雾,瞬间扑向对面的金丹蓝冰闪蝶和苏尘。她需要借助大范围鬼雾为掩护,以免遭到蓝冰闪蝶的瞬杀。

    苏尘眉头一凝。

    他虽然有蓝冰闪蝶之助,这名金丹鬼修实力也不弱,不敢掉以轻心。

    他操控金丹蓝冰闪蝶,施展出闪烁,退避开数百丈,避开绿衫少女的一招凶狠扑杀,并不与她近身战斗。

    不是斗不过,而是完全没必要冒这风险。

    “冰锥术!”

    随即,蓝冰闪蝶的一对巨大冰蓝翅翼,猛的一扇,在半空中凝结出数十道丈长,寒气森森的锐利冰锥,朝大片鬼雾之中爆射而去。

    但是,冰锥没有击中任何东西。

    这股鬼雾覆盖四五百丈的范围,太大了,绿衫少女可以在里面任意的腾挪。小怨灵们没有形体,根本不惧冰锥的刺穿。

    苏尘不敢驾驭蓝冰闪蝶冲进去,也击不中绿衫少女。这鬼雾,完全抵消掉了蓝冰闪蝶的闪烁之威。

    这样下去,他和绿衫少女,恐怕要陷入一场僵持之战了。久拖生变,还是要速战速决才行。

    苏尘一咬牙。

    祭出一口金葫芦,最后的一群三四百只秘银噬灵飞蚁冲出。

    他的秘银噬灵飞蚁,可以吞噬掉这片鬼雾,破了绿衫少女的鬼雾。但用掉之后,他手里便没了飞蚁,葫芦巢穴里只剩下一只金色噬灵蚁后。

    秘银噬灵飞蚁们悍不畏死,冲入鬼雾之中拼命吸食鬼气。像这样的纯粹鬼气,它们吸食起来毫不费力。一只炼气期的噬灵飞蚁,张口便能吸掉一丈鬼雾之气,随即毒发身亡。

    眨眼功夫,这群秘银飞蚁,便破掉了这数百丈鬼雾,吸了个支零破碎。

    绿衫少女吐出的鬼雾乃是她的本源鬼气,哪里经得住秘银噬灵飞蚁们的疯狂吞噬一空,她心肝都在颤抖,整个鬼躯陷入虚弱之中。

    最严重的是,她的真身完全暴露了出来,再也无从躲藏。

    蓝冰闪蝶又是一片冰锥大法术,狂射过去。

    绿衫少女被打无从躲闪,不由惨叫一声,从半空中坠往地下。

    绿衫少女掉落到地面,一座小镇的民宅土屋之中。她狼狈的缩在民宅的角落,雪白如魇的面容凄惨,浑身慑慑发抖,畏惧的望着对面那只金丹蓝冰闪蝶和苏尘。

    她现在已经没有实力来对抗苏尘,逃也逃不脱,再挣扎只是死路一条。

    绿衫少女不由露出一副楚楚可怜之色,哀求道:“这位哥哥,行行好,别杀我,我也是刚出世在修仙界混,什么都不懂,不该得罪你!只要你饶我一命,我什么都肯答应。”

    “我没打算杀你!”

    苏尘摇了摇头,淡淡的看着她。

    “不杀我,那你是放我走,还是想...?”

    绿衫少女愕然,感到意外。

    放她走的可能性太低了,要放她走,刚才就不会追杀过来。

    她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苏尘很可能,趁机威逼她做他的鬼仆,为他效力。

    这也不足为奇,修仙者能降服妖族为灵宠坐骑,甚至威逼其他同为修仙者为奴仆,私下抓个鬼族当女仆也不奇怪。拥有一尊金丹级的鬼仆,想来那也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绿衫少女不由想入非非,犹豫着要不要答应。

    先答应下来吧,等她从这次天雷劫后缓过劲来,恢复了金丹初期的全盛实力,哼...再给他点颜色看看,逼他做仆从。

    “想的美!”

    苏尘摇头,也不知道这绿衫少女在想什么。

    他为了击败这尊金丹鬼修,可是耗费惨重的代价,招妖幡的妖兽元神都空了,数百丈普通噬灵飞蚁和上千只炼气期的秘银噬灵飞蚁全军覆没。还令蓝冰闪蝶强行晋升伪金丹,寿命仅剩下数年。

    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底子,至少被耗去了一半。

    放她走?

    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单纯杀了这金丹鬼修,自己也是损失巨大。

    只有捕捉了这金丹鬼修,封印入幡旗内。日后说不定还能用得上,才能弥补自己这巨大的损失。

    苏尘一展左手上的这杆三阶招妖幡,狂风猎猎,朝绿衫少女席卷了过去。

    以后改叫招鬼幡了。

    妖气和鬼气不兼容,无法同处在一件法器内。不过,现在招妖幡里的上百头筑基妖兽的元神已经空了,用来封印一名金丹鬼修的元神,却也正用得上。

    这杆数丈大的幡旗,瞬间覆盖在失神的绿衫少女的头顶,将她的娇躯一下包裹住,挣都挣不脱。

    一股强烈的吸力,从招鬼幡内涌来,狂吸取她的元神。

    “不!”

    绿衫少女终于知道苏尘想干什么,不由尖叫,强烈的抗拒。

    这不是让她做鬼仆,这是要封印她。

    她若成鬼仆,还有一日翻身的可能性。

    可若是她的鬼丹元神,从躯体内出来,被封印入招鬼幡内。她便再也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成为招鬼幡内的一尊鬼魂。

    可是,她现在屡遭重创,已经奄奄一息,哪里还有足够的力量来抗拒这三阶招鬼幡的强大吸力。

    这是金丹级的法器,原本就是用来跟其他金丹修士斗法的。

    很快,一团漆黑墨色的鬼修金丹元神,从她头颅的泥丸宫内脱壳而出,被这三阶元神法器招鬼幡给一下吸走,封印在招鬼幡旗内。

    而她的那具被万古寒晶包裹着的娇躯,没有了元神控制,顿时一动不动,失去了行动力。

    “放我出去,求你了!我出来,做你的鬼仆可好?”

    绿衫少女不由尖叫哀求,在招鬼幡内挣扎,她不想被封印在这招鬼幡旗内。她在蛟矶洞内,已经受够了那暗无天日的日子,不想又被封印一次,不得自在。

    苏尘对此充耳不闻。

    他用木葫芦收了招鬼幡,又将万古寒晶金丹鬼躯放入一个须弥戒内存起来。

    随即,他乘骑着蓝冰闪蝶,飞快的打扫了建邺城外的战场。将所有的普通和秘银噬灵飞蚁的尸体都收了起来。

    秘银是可以反复的回收利用,虽然沾染了浓烈的阴寒鬼气,但也可以想法子清除掉这些鬼气。

    数个时辰之后。

    “有种你别放我出来!等你放我出来,我一定会报复你,杀了你!”

    绿衫少女的金丹鬼魂,依然在招鬼幡内怒吼。

    ...

    苏尘依然没理会她的威胁。

    金丹元神都被封印入了招鬼幡里,哪还有她翻身的一天!他慢慢炼,迟早把她炼成招鬼幡的幡魂。

    还有那些贸易集市,诸多被杀的筑基、炼气修士,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被野狗和秃鹫猎食,他见了,顺手也埋了。

    至于那些被绿衫少女害死的附近小镇上的众多凡人,苏尘一把火将众凡人的遗骸全烧了,以免引起大范围的瘟疫。

    不知过了多久,才清理完,到了夜晚时分。

    苏尘飞落在在蛟矶山,半山腰的一座破庙内,暂时歇息一下。

    绿衫少女又哭又喊又挣扎,也累了,在招鬼幡内,终于沉默下来。

    她似乎任命,知道不管她喊什么,苏尘都不会搭理她。她接下来的宿命,恐怕就是慢慢被炼化为这招鬼幡的幡魂,最终和招鬼幡融为一体,成为苏尘手中的一件法器。

    “对了,你叫什么?”

    苏尘从大江中打了一条肥鱼,烧烤着,喝着小口的灵酒补充法力。终于有空闲,见她安静下来,不由问道。

    金丹鬼修的灵智极高,应该保留着身前的记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最好是问清楚,免得又生出祸端。

    “庄绿旖。”

    绿衫少女语气低落,道。

    她现在不在愤怒,不再挣扎,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小命彻底的捏在他的手里,不能不服。

    “庄氏?你是庄氏家族的人?出生朝歌,还是仙宗?”

    苏尘一愣。

    他自修仙界以来,遇到的庄氏弟子还真不少。

    庄氏也算的是神州修仙界的一户名门世家,在很多大小仙宗都有庄氏弟子,主脉分支都多。

    绿衫少女嘟嘴道:“哼,你修炼了我家的《逍遥游》,能不知道庄氏?!你封印了我,得罪我庄氏,小心我庄氏族人找你麻烦。”

    苏尘摇头,淡道:“神州五大仙宗都有《逍遥游》的典籍,虽是庄氏老祖所创,但传给了很多外姓弟子,也不算你们一家独有。你身为鬼修,就算遇上庄氏族人,他们也不认你,恐怕会直接杀了你。”

    绿衫少女不由沉默,没再说什么。

    她知道,自己从成为鬼修,便再也不属于庄氏世家的一份子,更不再是蓬莱仙宗的弟子。

    只是,一尊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罢了。走到哪里,便被修仙者追杀到哪里。

    “对了,你死了多久了?...我是说,你成为鬼修之前,什么时候死的?”

    “不知道,我很长时间在蛟矶水洞里沉眠。我十六岁时,因得先天心疾重病,眼看着活不了。我爹是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他四百多岁老娶了我娘,生下我这幼女,心疼我,便去了遥远的寒冷北域之地,取了一块万古寒晶为我做冰棺。

    后来,爹带我离开蓬莱仙宗,回到建邺城,他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建了一座灵隐观,带着我在此地隐修。但我只熬了最后的半年,便死了。我死后,他用万古寒冰,将我的遗体冰封,放置在建邺城外蛟矶山底的水洞内。

    我在那冰冷的洞窟里,待了不知多少年。本来,我已经身亡,又被冰封,应该是永远也不可能活过来。可是过了不知多久,元神居然又苏醒了过来。我苏醒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名炼气境鬼修,只是被冰封着动不了。

    那蛟矶山一带,是大江最凶险的河段,常年有船只侧翻倾覆,船夫落水而亡。我汲取了他们的冤魂和元气,才缓慢修炼到金丹境界。但我怕天劫,也一直不敢出世。”

    她刚刚出世渡了天劫,便遇上了苏尘,也不知现在是什么年月。

    苏尘一震。

    听说过,建邺城外有一座灵隐观。但那是一千年前,首代观主建的,这么说她死了千年了?!

    “灵隐观已经有上千年。你应该是千年前死去,被冰封,为何能活到现在?”

    苏尘也疑惑。

    鬼修和人族修仙者一样,都有寿元大限,寿元一尽,灰飞烟灭。并非躲在地底,不见天雷劫,便可以永世长存。

    纵然是金丹级鬼修,也就五百年之命。活不了千年之命,除非能成为元婴境的鬼修。

    绿衫少女愕然,方才知道,已经过了千年之久。

    她曾经熟悉的那个神州修仙界,早已经物是人非。哪怕是认识的金丹修士,也一批又一批,换了不知多少人。

    她缓缓摇头,“这...极度的严寒冰封之下,修仙者的元神会陷入沉眠,寿元并非正常的时间流逝,而是可以延续相当长的时间,千年之后再度苏醒也不足为奇,这在修仙界偶尔发生过。”

    刚发现自己成为鬼修的时候,她也感到十分恐惧,接受不了。

    可是,躺在水洞里,久了,也就慢慢接受了。

    唯一让她好受一些的是,因为万古寒冰的强烈冰封效果,她的娇躯未曾有丝毫的腐化迹象。哪怕体内诞生了鬼气,身躯依然如生前一模一样,只是苍白如雪,白的过分。

    她也就不再介意自己是一名鬼修了。

    至于出世之后,杀凡人,杀修仙者,也是鬼族本能,掠夺他们的元气。

    在这蛟矶洞内的无数漫长岁月,她见多了大江上落下来的各种落水浮尸,见到的死人比活人多,更是没有丝毫的心里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