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89 江南事了
    夜幕星空中,无数星辰闪烁。

    大地寂静无声,只有冷冽的江风卷着大浪在呼啸,凶狠的撞在蛟矶山峭壁,被坚硬的峭壁撕成粉碎。

    苏尘在蛟矶山的一座破庙,吃着烤肥鱼,跟庄绿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天。

    他早先在蓬莱仙宗看过一些书籍,对鬼修种类和修炼方式略有描述,但记载的都不是很详细。

    跟庄绿旖这番闲聊,倒是了解的详细了许多。

    鬼修的修炼方式跟人族修仙者不同,不论是僵尸、骷髅,它们的躯体内部已经被鬼气所腐坏,无法再通过灵髓来吸收天地和食物的灵气,转化为元气,从而修炼强化自己的元神。

    至于怨灵,幽魂等等,连身躯都没有,那就更别提了。

    鬼族修炼的唯一办法,那就是直接掠夺人族、妖族、精怪等活着生灵的元神,抢夺元气,来增强自己的元神修为。

    这元气一旦碰触到邪恶的鬼气,很容易迅速被鬼气感染,化为一团漆黑如墨的阴寒鬼气。

    庄绿旖的娇躯外表在万古寒晶的冰封之下,依然完好无损。但其内部,一样被鬼气侵蚀了,她只能以鬼修的方式进行修炼。

    在过去相当漫长的岁月里,她一直在江中沉眠。大江上经常有船被大风吹翻,尸体入水,甚至还有牲畜之类。她在蛟矶洞内吸了各种阴魂之气,方才得以渐渐修炼成金丹鬼修。

    所以鬼族修士的境界晋升,过于霸道,几乎毫无节制,只要有足够的元气来掠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不断爆发式的晋升。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无比巨大,绝大部分鬼修都难见天日。纵然是金丹期以上的高阶鬼修,也轻易便被天地之威所抹杀。

    鬼修的修炼之法,让苏尘心中一动。

    鬼修的这种修炼方式,跟魔煞盟绿袍老怪修炼的《噬元法典》几乎是如出一辙。因为是直接掠夺元气,修炼起来,比正常的修炼无疑要迅猛太多。

    苏尘心中有顾忌,担心其中有诸多的隐患,也不敢轻易去尝试。

    鬼修的战斗之法,也极强。如幽冥鬼火等等。但庄绿旖一直在蛟矶洞内,刚刚出世遭到雷劈,尚未来得及熟练的掌握诸多的鬼修战法,以至于金丹初期的战力发挥不出几成来。

    苏尘对庄绿旖还不放心,只能先将她封印在招鬼幡内。

    招妖幡需要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至少数年,才能将她潜移默化之下,炼化为幡魂,从而服从他的号令。

    她的那具万古寒晶封印之躯,暂时也保存在须弥戒内。等她被招鬼幡驯服,他日后再将万古寒晶身躯,交还给庄绿旖。

    招鬼幡和蓝冰闪蝶,苏尘现在手中便有两个金丹级的手段了。只是招鬼幡内庄绿旖尚未被驯服,暂时还无法用。而蓝冰闪蝶的寿命还剩下数年,也不知这短短数年,它能否从伪金丹踏入真正的金丹境界。

    ...

    次日,天亮。

    建邺城,宁王府。

    因为昨日在建邺城外,一名人仙和一名鬼仙斗法,甚至引起雷劫一事,闹得整个建邺城无数官员和百姓都不得安宁,彻夜不眠。

    宁王府自然也不例外,宁王和众官员们彻夜商议此事,但毫无结果。那人仙和鬼仙最后去向不明,他们也不知结果如何了。

    这日一大早,一名青年人来到宁王府,自称是世外高人、仙家传人,来为宁王治病。

    宁王府的总管得此消息,不敢怠慢,立刻将这名青年人请进了宁王府。以前总管也不大信这世上有真正的高人,存在世外飞仙,但昨日亲眼见了仙人斗法之后,却是再也不敢质疑。

    不过,凡人的视野难以远视,只能看到远方的仙人影子。当日,苏尘和庄绿旖在建邺城外数十里之地厮杀斗法,没有凡人敢靠近,自然也没人能看清楚苏尘和庄绿旖的容貌。

    宁王府的大总管自是也认不出,苏尘便是那名和鬼修斗法的修仙者。

    面容苍白身形消瘦的宁王听闻有世外高人来访,不由欣喜,亲自在宁王殿前石阶下迎接,却惊喜的发现,这位年青的世外高人,正是昨日上午,曾经来为他看诊过一次的那位青年人。

    “仙长今日再来,却不知是为何?”

    “我这昨日为王爷把脉之后,仔细琢磨了一晚的病症,心中已有对策,便来为宁王治疗一番。”

    “请仙长!”

    宁王恭敬无比的将那青年人请入殿内入座。

    宁王府七贵妃寒姝听闻又有一名世外高人来到宁王府诊病,不由匆匆来到大殿,见到是苏尘来了,顿时安心。

    苏尘为宁王把了一下脉,借着把脉之机,小心的将宁王体内之阴寒毒气全部汲取出来,汲取在自己掌心之中,浓缩为一团,注入招鬼幡内。

    他自己炼化不了这水尸鬼气,只能转移给庄绿旖。

    这阴毒鬼气本就是庄绿旖的,也算物归原主。

    十年前有一次,宁王在蛟矶山一带因江湖械斗,中了箭伤落水。

    庄绿旖以为是一具落水的尸体,以神念拖他下水,想要汲取他的元气。但寒姝及时将宁王打捞救了上去,宁王却已经感染了微弱的水尸之毒。

    庄绿旖也没再出手,她这么多年隐藏在蛟矶洞内修炼,担心惊动世间的修仙者,并不主动袭击生人,只是掠取死去的死尸的死气。

    苏尘把宁王体内的水尸鬼气都汲取出来,注入招鬼幡内还给了庄绿旖。

    他又给了一枚解毒灵丹和一枚低级补元丹,助宁王彻底清除余毒,弥补这些年损伤的元气。

    宁王身上的邪毒鬼气被抽走之后,顿时感到一阵如释重负,阴寒气不再缠身,这十年的痛苦终于解除。

    他又得一枚解毒丹和一枚灵丹相赠,不由大喜过望,无比感激。立刻吩咐宁府大总管,奉上黄金十万两以做酬谢。

    “宁王寒毒已解,此间事了,告辞!”

    苏尘没收,放在身上嫌碍事。解了尸毒,也不打算在宁王府多留,起身和宁王、寒姝告辞,便朝府外大步而去。

    “仙长且慢,本王还有一事相求!”

    宁王却急忙起身追了出来。

    “何事?”

    苏尘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看向宁王。

    “仙长。本王这些年为了治病,清心寡欲,在炼丹房专研炼丹之术。不知不觉,对修仙之道已经痴迷。这世间富贵权势,皆已乏味,只寻思着能炼成灵丹妙药,踏上仙途。仙长神通广大,不知可否引领小王,踏入修仙之道?”

    宁王不由拱手苦求道。

    最初对修仙之道感兴趣,他还是从李沁道长那里知道一些炼丹的法门。

    他曾经屡屡苦求过灵隐观的隐士仙人李沁道长,期盼领他走上修仙之道。

    但不知何缘故,李沁道长也只肯延缓他的毒伤发作,却不愿带他修仙。李沁道长曾说,他实力微弱,无力带他踏上修仙之路。

    他这些年为了治好伤病,一门心思,都放在究竟如何才能炼丹修仙上。

    昨日,看了建邺城外那人仙和鬼仙斗法,他更是心驰神往,对修仙大道无比的羡慕。

    这位青年仙长一出手,就治愈了他的毒伤,实力无疑比李沁道长强太多,他不由燃起一些希望。

    苏尘却是愕然。

    他没想到,宁王有寻仙问道的念头。

    寒姝娇躯微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难怪这几年,宁王茶饭不思,整日待在炼丹房中。不仅仅是为了治病,更想炼出能成仙的灵丹妙药,脱凡成仙。

    她对修仙了解不多,但是她知道,宁王若是要去修仙,便一去不回头了。偌大的宁王府怎么办?她又该如何办?

    苏尘默然,看了一眼宁王,又看了看寒姝。

    他此番出手救宁王,有多半是看在寒姝的面子上,否则也不会这么上心。甚至可以不管宁王中毒一事。

    神州五大仙宗建立起一套巡仙使下凡监督的制度,禁止修仙者干涉世俗皇权。

    但大唐李氏皇族的成员想要去修仙,也不是不行。只是世俗权贵和修仙无法兼顾,宁王舍弃原来的地位身份,才能去仙城修仙。

    至于宁王甘愿舍了这滔天的皇家富贵,想寻仙问道,那是宁王自己的事情,苏尘也不想去干涉。

    “修仙之路,说难也难,有无数想象不到的艰难坎坷。说易却也易,只要放弃世俗地位,寻一座仙城干活,谋几百碗灵谷米饭吃了,便有一线渺茫的希望可踏上修仙之途。

    你可以放弃王爷的身份,义无反顾的去寻仙问道。不过,你的七房妻妾,众多儿女,打算如何处置?是带她们一起修仙,还是让她们都留在宁王府?考虑清楚,自己决定吧。”

    苏尘沉默了好一会儿,轻叹道。

    说完,他朝宁王府外而去,转眼消失在建邺城外。这件事情,他不想去管。

    宁王不由默然,颓然而坐。

    踏上修仙之路,是他这些年最大的梦想。可偌大的宁王府,没了他这个顶梁柱,老幼妇孺,还能靠谁?

    ...

    半月之后,魔煞盟的三名筑基修士从建邺城一带仓惶逃离,来到东海滨之地附近的一座籍籍无名的小渔港。

    这小渔港宁静安详,居民仅仅数百户,都是附近常年出海打渔的渔家,家家户户都颇为清贫。

    正一艘渔船在海边停泊着,一名身穿箬笠蓑衣的祥和老者,手持鱼竿,在夕阳下安详的垂钓,仿佛要睡过去。

    还有十多名中壮年的渔夫,四散在周围一二十里之地,或打渔,或晒网。隐约,将那老者保护在中间。

    “飕!”

    魔煞盟三名大掌旗使来到渔船前,一起兢兢战战的拜在这名老者跟前,神色不安,“叩见盟主!”

    谁也看不出,这名其貌不扬的老渔夫,赫然是魔煞盟主绿袍老怪。他摇身一变,化为凡夫老者,隐匿在了这东海之滨。

    “盟主,属下等人奉命,在建邺城找到灵隐观观主身上,果然寻获一份藏灵图。依图寻宝,但并未发现藏有灵宝,却意外从宝箱内启出了一尊金丹鬼修。属下等畏惧那金丹鬼修,不敢在建邺城逗留,放弃了建邺据点,匆匆返回。请盟主指示?”

    “哼,三个废物,一无所获空手而归,要你们何用!”

    那老者神色一冷,生出怒火,却猛的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带血的吁痰。

    三名大掌旗使见绿袍老怪动怒,不由更是惊恐。

    “不过,也算错打错着。这金丹鬼修出世,为祸一方,必定引来蓬莱仙宗金丹长老的围剿,吸引他们注意。罢了,建邺一带肯定会被他们严查,放弃那边的据点吧。老夫另外给你们一个任务,去其它地方,继续搜寻灵宝。”

    老者不由忍下怒火,沉默下来。

    自从天风峡逃脱,他便带着一些残余的魔煞盟筑基修士在中土潜伏下来,伺机在中土各地招募散修,报复蓬莱仙宗。

    魔煞盟早先几乎收拢了各大小仙宗的叛徒,掌握着神州诸多秘密。其中不少,便涉及到天地灵宝。

    他藏身在东海一座无名小镇,遥遥指挥着众属下行事,去寻找那些天材地宝。

    他无法亲自出手,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他在天风峡曾经遭到数名金丹修士的围攻,受了重伤。这伤是蓬莱仙宗的几位金丹长老联手用一件特殊的小神通法器所击伤,伤口至今留有猛烈的余毒,并不停的侵蚀着他的肉身。

    这数月以来,他的伤势还在严重的恶化。

    他不得不将大量精力,放在疗伤上。只能派遣众属下,去搜寻灵宝,带回来给他疗伤。

    ...

    苏尘在建邺城和江南百郡巡视,一边修炼,一边继续搜寻魔煞盟余孽的下落。他几乎将那些偶尔出来作乱的小妖小怪,邪魔散修们,剿了一个干净。

    这期间,他还回了姑苏一趟,将吴郡也巡查了一遍。苏仙府这边有阿奴一直盯着,一切安好,也没什么事发生。

    一晃便是一年多过去。

    苏尘潜入大江深处,在一个水蛇洞内,斩了一条修炼了近二百年的炼气初期境大水蛇。他将这大水蛇丢入金葫芦,喂养新孵化出来的一群秘银飞蚁。

    他服下灵丹打坐修炼了一番,估摸了一下时间,寻思着。

    “孙真师父的四百岁大寿,下个月马上就快到了,也是该回去一趟。说好了要将十斤秘银原矿献给师尊做四百岁的寿礼,不能误了此事。而且蓬莱仙宗十年一次的举荐名额,灵果之争,也就是明年的事情,也要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