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1 寿礼和师尊的回礼
    苏尘返回蓬莱仙宗,又忙碌了小半月,叫上颇有经商天赋的沈冬,去各金丹世家寻找元精,也好尽快将血灵珠元神法器炼制出来。

    可惜,沈冬找遍了那些世家弟子,也没打听到谁家有元精出售。

    苏尘不由有些郁闷和懊恼。没有元精的话,那血灵珠也就是一件寻常的三阶法器,效果比元神法器要差远了。

    很快,便到了孙真大寿之日。苏尘也只能暂时放下元精一事,去孙府赴宴贺寿。

    身为金丹长老和蓬莱仙宗的首席炼丹宗师,这场寿宴无疑极为隆重。

    整个孙府上下喜气洋洋,府邸内大殿,以及一栋栋灵阁仙台都翻修的金碧辉煌,数千名族人都在大肆操办孙真的四百岁大寿。

    蓬莱仙宗的诸多金丹世家,都派了家族重要成员,或者是年青一辈的弟子,携带礼物,前来孙府贺寿。

    而那些跟孙府有一点关系的支脉、亲朋,无不赶着前来贺寿。

    甚至还有其它大小仙宗的旧友,跟孙真颇有交情,或亲自来贺寿,或者派遣晚辈弟子前来贺寿。

    一时间,孙府所在的灵山,前来道贺的宾客几乎踏破门槛。

    孙府前的一块大坪,停放着众多金丹修士的灵鹤飞禽坐骑、飞翅虎兽骑等灵兽座驾,豪华无比。

    孙府内宴席摆不下,只能招待一些重要的宾客。

    在外面的灵山空地摆了数千桌宴席,让一些不太重要的宾客,在府外入席。

    孙府嫡长孙孙青宁领着数十名孙府的大小管事,在灵山脚下迎接各路宾客。他心中有些焦急,别的宾客倒也没什么,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也不会太在意。

    但苏尘祖父唯一的徒弟可不能缺席孙真的四百岁大寿,否则孙府的颜面上不好看。

    “飕!”

    一道虹光飞落在灵山脚下,正是匆匆而来的苏尘。

    “苏师弟,可算回来了。我还怕你有事耽搁,误了时辰。”

    孙青宁看到苏尘,不由露出喜色,亲自迎了上去。苏尘之前被派遣去江南一带调查魔煞盟余孽。他一直担心苏尘未能赶回来。

    “孙师兄!师尊大寿,怎敢有丝毫延误。我提前一个月便回了宗门,只是忙着准备寿礼,未能及时来拜会师尊和师娘,想着大寿这天再来贺寿。”

    苏尘连忙道。

    “费心了。”

    孙青宁笑道,亲自和苏尘上了灵山,前往孙府正殿,拜见孙真和孙夫人。

    此时,正殿内聚集了众多金丹贵客,和衣裳华美筑基期年青弟子,风度翩翩,无不显示着优雅贵气的出身,正在彼此交谈寒暄着。

    其中不少尚未婚娶的青年修士,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孙若香,倾尽心思想讨她的欢心。若是能娶到这位娇小姐,那可是能和孙府拉上亲戚关系。

    这位孙府的嫡孙女,在蓬莱仙宗的青年修士之中向来颇受欢迎。

    “此人是谁?怎么青宁师兄亲自陪同他上来?”

    “你还不知道?他是孙长老的唯一亲传弟子,听说还是一名炼丹大师,炼丹术颇为高明。”

    众青年修士们看到孙青宁陪同一名年青男子上来,不由纷纷侧目,露出疑色。他们之中也不乏金丹修士后裔,但孙青宁可没亲自陪同他们上来,也不知此人是谁。

    孙若香见是苏尘,却是轻哼一声,露出恼色。她还在记恨着,当日在天风峡,苏尘当着孙夫人的面拒婚一事,令她十分难堪。

    苏尘步入孙府大殿,扫了众修士一眼,没想到发现几名熟人。姬元正、庄柏等人,也被各自家族派来贺寿。虽拜入仙宗多年,但他认识的修士十分有限。

    跟他们招呼了一声,随后苏尘便低调的站在殿内一角,等着寿宴开始。

    ...

    孙府大殿,众宾客修士们都在进山门之时,便送上了一份大寿贺礼。

    但孙氏的五名嫡系成员和苏尘这亲传弟子,却是在寿宴开席的时候,送上一份贺礼。

    “孩儿,孙儿,祝父亲大人、祖父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孙宏、孙青宁等五名孙氏的嫡系子孙,纷纷献上各自准备的一份颇为厚实的寿礼。大多都是山珍灵宝、五六百年的灵药等等。

    苏尘身为亲传弟子,随后送上一份寿礼,“弟子恭祝师尊万寿无疆。弟子在外历练之时偶然得秘银原矿和三株千年灵药。以弟子的微弱炼丹术也是浪费,献给师尊做寿礼。”

    随即,他用玉盘献上一份秘银原矿十斤,以及三株千年灵药银羽灵草、火雾灵草、紫丹阳灵草,以贺孙真四百岁大寿。

    这份寿礼,苏尘也仔细考虑过。

    当年他刚刚拜师,孙师娘为了笼络他,并希望他能娶孙若香为妻,赠了三件拜师见面礼给他。分别是噬灵飞蚁卵、神秘彩色种子、葫芦斩仙飞剑诀。

    那没神秘的异种至今未曾发芽,连青石泪也不起作用。不知是什么种,如何才能让它长出来。

    但噬灵飞蚁卵和葫芦斩仙飞剑诀,对他来说却作用巨大,成了他最常用的攻击手段。

    他和孙若香没什么缘分,婚娶之事也黄了。

    苏尘现在赠还三株千年灵药,也算是还了孙夫人当年的这份人情。

    孙真和孙夫人和满殿的众修士们,看到苏尘一口气送上这四份寿礼,却是吃惊。

    孙真知道,苏尘在青乌仙城得了十斤秘银原矿,要献给他做大寿,他也有心理准备。但另外还有三株千年灵药,这可不是寻常灵物。

    普通金丹修士的药园子里,也没有千年灵药,顶多也就四五百年的灵药材。

    只有蓬莱仙宗那些连续出过两三位金丹修士的金丹世家,方能在灵药园子里栽培出上千年灵药。

    对孙真这金丹修士来说,千年灵药并非不可求。但对于筑基修士来说,这可绝对是昂贵厚重的灵物了,一株千年灵药甚至足以用来修炼晋升一层境界。

    苏尘竟然舍得三株千年灵药当寿礼,献给他这师父。

    孙宏、孙青宁等孙氏嫡系族人更是震动。

    苏尘的这笔厚实的寿礼,哪怕是随便挑出一件来,都要比他们的价值超出一二倍。

    更何况是足足四件之多。

    他们合起来,也比不上苏尘这位亲传弟子送的寿礼多。

    ...

    孙真忙碌了十天,招待众金丹修士。这场热闹的四百岁寿宴方才结束,送走了各路宾客。

    十日之后的晚上,孙真和孙夫人将孙氏的两名嫡子、三名嫡孙成员,还有苏尘这弟子,一共六人名孙府的核心成员,召集到一起,吃了一顿晚宴。

    “今日是家宴,无需拘束。”

    孙真神色平静的望了一眼众人,缓缓道:“说一件重要的事情。如今离我蓬莱仙宗十年一次的灵果争夺,也就剩下一年时间了。今晚,也是该决定孙府的一名举荐人选,前去参加蓬莱仙宗的灵果争夺。”

    孙宏、孙青宁等二代、三代嫡系子孙五人,闻言不由神情高度紧张起来,盯着孙真的脸色。

    蓬莱仙宗的每位金丹长老都有一个举荐名额,总共约二百人能够参与争夺。孙府仅有的一个举荐名额,不知会落在谁的头上。但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决定命运的一刻。

    孙真沉静的目光扫过众人。

    他过了四百岁大寿,眼看也没剩下多少年,顶多再支撑这个庞大的孙氏家族一百年。这接下来的一百年中,孙氏世家若是没有能抢到灵果,继承金丹长老大位,恐怕孙氏一脉的衰落也是在所难免。

    他的两名二代子嗣,已经给过他们太多次的机会,但每次连前五十都冲不进去,更别说冲入前十,抢到一枚灵果。而且,两名二代子嗣都已经一百二三十多岁,甚至可能比他死的还早。

    孙真对二代子嗣已经失望了。

    他唯一的希望,在三代的三名嫡孙身上,尤其是嫡长孙孙青宁。

    孙青宁年龄四五十岁,便踏入筑基中期,性格老成行事稳重,还有一百五十年的寿命,拼一把还是有希望夺得一枚灵果的。

    当然,还有苏尘这唯一亲传弟子,年纪三十七岁便已经踏入筑基五层,离筑基后期已经很近了。在蓬莱仙宗这样的古老宗门,也绝对是潜力极佳之辈。但苏尘毕竟不是孙氏族人,只是陪衬和激励。

    “明年的灵果之争,我孙府由孙青宁去参加!其他人也不要失望,继续奋力修炼,十年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孙真扫过众人,最终落在孙青宁这位第三代嫡裔身上,淡淡的说道。

    他考虑了十日,最终还是没有将这次的举荐名额给苏尘,而是给了孙青宁。

    此事,涉及到孙氏家族的前途,在没有彻底绝望之前,他还是无法将这名额给苏尘这名弟子。除非...他最后百年寿尽之前,孙氏族人还是扶不起来,那就唯有让苏尘去试最后一次,碰碰运气。

    苏尘垂眉低目,神色平淡。

    他对孙真师尊的决定,也能理解。

    孙府唯一的举荐名额,利害关系太大。放在谁身上,都不会轻易给外人。除非本家族实在没人可用,否则让给外人的可能性不大。

    苏尘原本对这举荐名额,也没心存多少指望,听了孙真的决定,自然是平静。想要踏上金丹大道,只能靠自己。

    孙真看了一眼苏尘,多少有些歉疚。

    不久前刚刚收了苏尘的十斤秘银原矿。青乌城的秘银矿至今没有多少收获,蓬莱仙宗收获不多,都被宗主收入了宗门库房。这十斤秘银原矿,在蓬莱仙宗恐怕也算独一份,非常珍贵。

    再说,还有同样昂贵的三株千年灵草药,也足见苏尘付出之巨大。哪怕他五名子孙合起来的寿礼,也没这么多。

    但他还是无法将这唯一举荐名额给苏尘。

    孙真沉吟了一下,想给苏尘一些补偿,以免他付出巨大却毫无所获,心生不满,不由问道:“苏尘,可有什么想要的?”

    “弟子确有一物,急需要用。不知师尊手里可有元精?”

    苏尘一愣,立刻道。这东西很稀缺,他也不知道孙府有没有。

    “元精?夫人,库房里可还有元精存货?”

    孙真讶然,不由转头望向孙夫人。

    孙府库房内存着的各种灵物极多,还有其他修士送的赠礼,他也记不太清楚有多少元精。这库房一向交给孙夫人打理,孙夫人才清楚。

    “还有三滴。”

    孙夫人点了点头,轻声道。

    她记得宝库帐薄上的所有灵宝。此物平时极少用来炼器,哪怕金丹修士也就只用一两件元神法器,孙府剩下两滴也够很长一段时间用。

    “行!给你一滴元精。”

    孙真立刻答应下来,给苏尘一份元精。

    这是炼制元神法器的必须之物,将此一滴元精融入任意的法器之中,便可成为元神法器。通常都是金丹修士才用,所以三阶元神法器常见,极少有二阶法器被炼成元神法器。

    苏尘已经是筑基中期,踏入金丹的潜力还是有一些的,也是该尽早准备一件元神法器了。

    很多金丹世家的继承人,通常会在筑基后期的时候,便提前准备好一件元神法器,然后修炼上数十年。

    等到踏入金丹境界,要渡天雷劫劫,这元神法器威力巨大,派的上用场。

    否则若是没一件足够强大的元神法器来伴生,这天雷劫也挨不过去。寻常的法器,挨上一击雷劫便会损毁。

    “多谢师尊!”

    苏尘不由欣喜。

    这小半个月,他和沈冬去蓬莱仙宗的各个金丹世家打听元精的消息,但是没有世家肯出售此物,正让他感到头疼。能从孙真师尊这里得到一份,那自是再好不过。

    他可以抓紧,把那血灵珠元神法器炼制出来。有此物在手,或许,他还可以尝试着修炼一下那门《噬元法典》里的噬血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