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2 血灵珠和《噬血诀》
    孙真将孙府这次的举荐名额给了嫡长孙孙青宁,其余几名子孙嗣都有些黯然伤神,但也不敢对孙真的决定有所不满。

    孙府晚宴结束,众人各自散去。

    孙青宁亲自送苏尘离开孙府,他心中多少有些歉意。

    苏尘为孙真贺寿,送上一份如此重的厚礼,纵然孙府宾客如云,但这份量那也是独一份。孙真若是因此将这次的举荐名额给苏尘,恐怕孙府上下也不会对此有任何不满。

    毕竟,十斤秘银原矿本身已经珍贵无比,在蓬莱仙宗是独一份。更何况还有三株千年灵草药银羽灵草、火雾灵草、紫丹阳灵草,都是顶级的炼丹材料。

    别说他们这五名孙氏嫡系子孙拿不出来。就算他们手里有,也舍不得献给孙真当寿礼。其价值之昂贵,至少够一名筑基修士从中期修炼到后期。他们哪怕是献上一株千年灵药,都算是诚意满满了。

    但孙真还是出于家族利益,并未考虑苏尘,只是给了一滴元精作为回礼。一滴元精固然价值不菲,但此物很多金丹世家都有,比之独一份的十斤秘银原矿和三株千年灵药,肯定差了不少。

    “苏师弟,你也无需太失望。以后还是有很多次得到举荐的机会,祖父肯定会慎重考虑,或许十年之后,会给你一次举荐的机会。而且你现在筑基中期,再等一等一二十年也无妨,等踏入筑基后期,夺得灵果的机会反而更大。”

    孙青宁劝慰道。

    苏尘神色如常,却是摇头,并未太在意,淡笑道:“我正急需一份元精用来炼器,能从师尊这里得到一份元精,已经是很满意了。至于其它,不能强求。”

    苏尘从这次晚宴,已经看清楚孙真的态度,在金丹期最后一百年的寿命期,倾力去栽培孙青宁这位嫡长孙,压重注搏一把。赌赢了,孙氏世家再出一位金丹,便能再拥有几百年的繁华。输了,则一切皆休。

    苏尘心底其实已经放弃了从孙真这里获得举荐名额的可能,打算另寻它法。

    十年后,孙真会考虑举荐他?

    这可未必,希望依然渺茫!

    或许,孙真在临死之前,最后一次举荐的机会,才可能会考虑让苏尘顶上去试一下。

    孙真或许会觉得,这样的安排,不无不妥。

    甚至蓬莱仙宗绝大部分拜金丹为师的筑基弟子,都不会对此不满。能得到哪怕一次抢夺灵果的机会,也已经是极大的恩赐了。

    苏尘对此安排,也毫无怨言。

    但问题是,他根本等不起。

    他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因为在踏入筑基的时候曾经施展过一次《逍遥游之蜉蝣篇》的第三诀“化羽诀”,强行踏入伪筑基,此举损耗了近七十多的寿命。又在蓬莱仙宗修炼了约十年,如今的寿命剩下不足九十年。

    要是无法尽早踏入金丹境界,指不定苏尘还死在孙真的前面,根本等不来那最后一次机会。

    苏尘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念头,不打算将金丹的希望寄托在孙真身上,打算靠自己,另找金丹机缘。虽然希望很渺茫,也要全力去寻找。

    “不过,其实我们蓬莱仙宗,除了每位金丹长老都有一个举荐名额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途径,也可以得到一个举荐名额,只是有些困难。师弟不妨试一试,就算不成也没损失。”

    孙青宁欲言又止,还是说道。

    “还有什么办法?”

    苏尘一愣,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蓬莱仙宗内有一名元婴老祖一直在神山闭关,他手里有五个额外的举荐名额。但老祖不会主动给别人,也不留给世家弟子。

    任何没有举荐名额的筑基修士,只要能登上老祖隐居的神山,在门前叩拜一下,便可得到一个举荐名额。

    平时神山都是封闭。大约半年之后,神山之路会打开两个月。只要在这两个月内,登上神山,叩拜老祖,便可得到一个举荐名额。”

    孙青宁说道。

    “登上神山,叩拜老祖?便可得一个名额,这是不是太容易了?”

    苏尘诧异道。

    “呵,此事听来很容易,但真正能成功的寥寥无几。每十年,都有不少筑基修士去尝试,而能登上神山,在老祖门前叩拜,往往只有一两人能做到,连五个名额都凑不齐。

    所以通常很少人会通过此法获得举荐名额。我也曾经登过一次神山,才走了几百步石阶便退了下来,再也不动此念头。”

    孙青宁笑道。

    “嗯,半年后,我去试试。”

    苏尘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蓬莱仙宗内的诸多灵脉之中,一座最高的主峰灵山,被称为神山。

    那也是元婴老祖的闭关隐修的住处。

    当然,更是蓬莱仙宗最大的一座灵药园所在之处,种满了数千、上万年的灵药。

    苏尘寻思着,半年之后,自己去登神山试试。看看这神山如何难。就算不成,也没有损失。

    ...

    苏尘离开孙府之后,手里已经有了一滴元精,他急着将血灵珠炼制成元神法器,便直接去了一趟凌云仙兵阁,找到大掌柜钱大师。

    在贵宾室内,苏尘将血灵珠和一份元精取了出来,委托钱大师炼制元神法器。

    “苏老弟,这么快就找到元精?”

    钱大师对苏尘这速度,很是吃了一惊。

    这元精没处可买,纵然是金丹世家也珍藏,极少会拿出来。除非家道衰落,分割家产,实在是穷了,才会卖掉一些祖产换取修仙物资,来养活一家子的修仙者。

    但这往往数年,甚至数十年也未必能遇到一次。这才过了一个月,苏尘便找到了一份元精。

    “此物确实不好找,我找了月余,也未能找到门路。这一份还是从我师父孙真那里得来的,但也代价不菲。”

    苏尘笑道。

    “原来如此。”

    钱大师闻言不由恍然。

    蓬莱仙宗的孙氏世家的金丹之位传承了三代,底蕴雄厚,手里有一些元精不太稀缺。但想弄到一份,也不是那么容易。

    随后,苏尘和钱大师,签下了一份炼器协议,两个月之后来取血灵珠元神法器和一套金妖蝎子甲护具。

    此外,苏尘还有一副巨大的冰蚕丝蛹,是蓝冰闪蝶晋阶伪金丹时候的冰丝蛹,此物也可以用来炼制成一件隐身冰蚕斗篷,一并交给凌云仙兵阁去炼制。

    ...

    苏尘回到自己居住的山峰,歇了两日,照料了一下宅院栽种的众多灵葫芦。随后,去了铜炉山,炼制一些修炼用的二阶中品聚灵丹。

    他这几年下山历练,虽然收获了一堆战利品,法器等等,甚至还在魔窟里得了两口宝箱的财货,但大部分都被秘银噬灵飞蚁们吃了一光,快穷死了。

    好在,他识海灵山里的一亩灵田,交给桃夭打理,耗费大量灵石,种满了各色二三阶的灵草药。

    每隔二年便能种一批六百年份的灵药“火灵果、天青花、血莲子、清心草”等等数十种灵药材,如今已是收获了三批之多。而上千年份灵药“玉髓芝、千年参、千年雪莲、千年火芝”等十多种高阶药材,也收获了两批。

    苏尘这座小小灵山药田的收获,甚至比蓬莱仙宗任何一家延续千年的金丹世家,还丰厚一些。像炼制筑基丹的玉髓芝,他手里就有足足五株之多。

    苏尘一头扎在铜炉山的炼丹室,没日没夜的炼丹。他是按照丹药配方来种灵药的,灵草药材齐全,无需再去找药材,直接可以炼丹。

    一晃。

    两月过去。

    苏尘从铜炉山的三阶炼丹室内出来,衣衫满是药尘,但是面带红光,十分满足之色。

    他自己平日修炼用的二阶灵丹“聚灵丹”,补气血的“血莲丹”,清醒神识的“醒神丹、冰心丹”,解毒的“清心解毒丹”,自然是不用多说,装满了数十个大灵瓶,至少够他用到筑基后期了。

    筑基丹炼制了十多枚出来,此物价比非凡,拿来卖最是昂贵。

    二阶洗髓丹也足足五瓶之多,准备用来洗灵髓。

    此外,金丹修士用的三阶灵丹便炼制了上百枚之多。他自己暂时用不上,但是一次拿出几枚来,卖给金丹修士,那可是绝对的好价钱。

    ...

    苏尘从铜炉山的炼丹室出来,在仙宗内的一座灵丹阁,将一小瓶三阶灵丹卖掉之后,便直奔凌云仙兵阁。

    钱大师请了他师父出手,将血灵珠元神法器炼制出来了。另外两件,则是钱大师和众炼器师亲自炼制,短短两月便炼成了。

    苏尘不由欣喜,付了一大笔昂贵的炼器费,从钱大师手里一枚三阶元神法器血灵珠、一副二阶上品金妖蝎子护甲,以及一副二阶极品冰蚕隐身斗篷。

    飕!

    苏尘御剑往东方向,飞行了数日,在一片荒无人迹的海滨礁石。

    蓬莱仙宗位于东海之滨,从仙宗往东便是一望无际的辽阔海域。海浪汹涌,波涛激荡,不远处便是千丈深海,经常有海兽出没。

    这里没人,正适合他试验这血灵珠的效果。

    苏尘在礁石坐下,取出血灵珠。

    这血灵珠是由半丈大小的血晶石熔炼萃取而成,但淬炼浓缩之后,其实也不小,足有一个盆大。拿着并不方便。

    这枚纯粹的血灵珠,经过六道天雷的洗礼,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血煞之光和怨念之气,反而是极为纯净的红光。融入了一滴元精,更显得灵性十足,宛若活物一般。

    苏尘咬破中指,将中指按在血灵珠上,想要滴出一滴鲜血在血灵珠上。

    元神法器具有极佳的通灵效果,经过第一滴血的认主,才能和主人心性相通。

    但血灵珠似乎天生就有强烈的嗜血性,才接触到,一眨眼,便汲取了苏尘手指内一大碗气血。苏尘不由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用法力包裹住它。

    这些血液很快渗透进血灵珠内,多了一丝血色。

    苏尘小心翼翼的拿着它,尝试着往血灵珠内,注入法力,却发现它根本不吸收任何法力,它居然只吸收血气。

    而且无需法力,只需要神念便能操控它。

    可变大变小,大则一丈,小则如拇指一般。

    这枚血灵珠本身坚固无比,又经过天雷劫之火的淬炼,更是非凡。筑基修士的飞剑斩在上面连痕迹都没有,剑刃反而崩出缺口。

    “小!”

    瞬间,它飞快变小,变成拇指一般。

    血灵珠外在的大小,并不影响它内部的储血量。也就是说,哪怕它化为拇指一般大小,一样能够储存巨量的血气,全都压缩在小小血灵珠内。

    苏尘一张口,便将这枚血灵珠元神法器,吞服体内,藏于腹中。

    他耗费巨大的代价,炼制出这枚血灵珠,自然不是为了用它来攻击敌人,而是打算尝试修炼《噬元法典》里的初篇“噬血”。

    这“噬血诀”能够从敌人身上汲取气血,并且施展血燃之术燃烧气血,从而急剧的暴增实力。

    但弊端也很明显,汲取的气血太少不够用。而汲取的气血过多,则会严重的破坏自己的身体,导致成为一尊臃肿丑陋的怪物魔修。

    魔煞盟绿袍老怪的亲传弟子血魔,便是如此,修炼了此功法之后,臃肿不堪,令正常人难以忍受。

    苏尘得到《噬元法典》已经有一段时间,当一直闲置着不修炼。若非有这枚血灵珠作为“储存法器”,他也没打算去修炼此诀。

    有了这“血灵珠”为容器,则最大程度的绕开破坏身体的这个弊端。

    苏尘随即在海面上踏浪而行,寻找妖兽。

    “嗜血妖鲨!”

    苏尘望见远方一尾二丈长的妖鲨在游曳,露出巨大的妖鲨鱼翅,目光一动,沉入深海之中。

    那嗜血妖鲨一惊,显然发现了这名筑基修仙者,感觉到了可怕的气息,顿时一甩鱼尾,惊慌而逃。它才炼气中期境界而已,碰上人族筑基修仙者就死。

    “轰!”

    苏尘追上嗜血妖鲨,一拳打穿嗜血妖鲨的光滑妖鲨鱼皮。

    “汲血!”

    施展“嗜血诀”,疯狂的汲取嗜血妖鲨的气血,沿着他的经脉,存于腹部的那枚血灵珠内。

    苏尘吃惊的发现,他将这条二丈巨大的嗜血妖鲨的气血都吸空了,也才储存了一小部分而已。这血灵珠的储量出奇的巨大。

    他不得不在深海中,又找了附近的妖鲨群,好几条低阶炼气级噬血妖鲨的气血,才将这枚血灵珠给注满。

    “血燃!”

    苏尘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肉身被一层血色火焰所笼罩着,肉身战力瞬间变得极为狂暴,力道和速度都明显暴涨了,威力比施展法术还强悍。

    随手一拳轰出,震出一道气浪波,将百丈外的一头炼气级噬血妖鲨海兽,生生轰杀。

    血燃的速度,跟威力成正比。

    最低级的一倍血燃,可以持续长达十个瞬息之久。最高级的十倍血燃,则仅仅只能维持一息的时间,瞬间将血灵珠内的气血都燃烧一空。

    苏尘不由欣喜若狂。

    这是他真正意义上掌握的第一门肉身战技,威力强悍。之前,他都是靠着三宝葫芦、闪烁飞剑、秘银噬灵飞蚁等等法器和灵虫来战斗,身体战力很是一般。

    苏尘修炼一番噬血诀之后,将猎杀的十多头炼气噬血妖鲨,全都拖上岸边礁石。

    他只用掉了妖鲨们的气血,来做噬血诀的测试。其它部分,也不能浪费了。

    苏尘将招鬼幡祭出,让庄绿旖吸收它们的元气。她的元神待在招鬼幡旗内,依然可以通过汲取元气来修炼,恢复自己金丹初期的实力。

    苏尘肯定不能带着她去杀修仙者,只能从这些海妖兽身上,来汲取元气用于修炼了。

    随即,他又让一大群秘银噬灵飞蚁们出来,吃掉这些妖鲨的血肉。这妖兽的兽肉,是秘银噬灵飞蚁们的最爱,吃了长的飞快。

    很快,这些噬血妖兽连骨头,都被秘银噬灵飞蚁们啃食一空。

    从妖鲨的气血,到妖丹元气,到它们的血肉骨骸,一丁点都不浪费。

    苏尘见这样修炼不错,干脆在这片荒芜的海边待着,修炼三个月,熟练《噬血诀》。然后再回蓬莱仙宗,登神山拜老祖。

    蓝冰闪蝶踏入伪金丹,还剩下最后数年的性命。

    它必须要修炼出真正的金丹,方能踏入真金丹境界,获得数百年的寿命。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妖兽的修为都是漫长的岁月熬出来。

    这短短数年,它修炼缓慢,苏尘也很难帮它快速踏入真正的金丹境界。

    他的识海灵山之中,只是对木系有提速百倍之效,但对妖兽的修炼无法提速。

    桃树精桃夭,在灵山之中就修炼的非常快速。

    桃夭已经是筑基后期巅峰之境,离金丹只差一步之遥。但苏尘刻意压制了它的修炼,断了它的灵气供应,以免它修炼太快,过早踏入金丹境界。

    苏尘自身的筑基五层境界,还是稍弱了一些。

    主弱而仆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

    蓝冰闪蝶早在筑基期的时候自主灵识便被抹去,是苏尘自己的一缕神识占据,自然不担心蓝冰闪蝶会造反。

    而庄绿旖的元神被封印在招鬼幡内,万古寒晶冰封的鬼躯单独保存在须弥戒中,苏尘也有办法可以轻松的压制住她。

    可桃夭夭不行,它在灵山里太自在了,难以束缚它。

    一旦桃夭踏入金丹,它实力暴涨,恐怕又要盲目自大,开始闹腾。

    苏尘可没有把握能制住一只金丹期的桃树精。只能停止供应灵气,让桃夭停滞在筑基巅峰境界,等他的修为也提升上来,才能让桃夭晋升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