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3 登神山
    苏尘在蓬莱仙宗附近的东海之滨,日升出海,落日方归,最远甚至飞到万里之外,猎杀海上的嗜血妖鲨等妖兽,将妖兽之血汲取一空,修炼《噬元法典》的初篇《噬血诀》。

    在蓬莱仙宗附近的这片东海海域,几乎没有金丹以上的高阶海妖兽出没。那些金丹海妖兽都已经有较高的灵智,它们也知道蓬莱仙宗招惹不起,会主动避开。

    只有数量颇多的炼气级和少量筑基级海妖兽,会成群结队,在这近海一带猎食。它们对苏尘来说,自然也带不来威胁。

    任何一门战技和法术,都需要高强度的修炼,才能娴熟掌握。

    《嗜血诀》需要大量的血气,越多越好。而这东海海域,辽阔无垠,深海中低级妖兽难以计数,足以来供苏尘高强度的修炼血燃术。

    《嗜血诀》的血燃术,原理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出奇的简单。

    将血灵珠内的妖血急剧燃烧,转化为澎湃的妖元气。这庞大的妖元气在修仙者身体经脉之中爆发,从而大幅增强肉身的力量,这正是支撑修仙者肉身战斗力暴涨的关键所在。

    苏尘只用了小半个月,不断的反复尝试,便娴熟的掌控血燃术的燃烧速度。从一倍到十倍的血燃爆发,极短时间内反复变化。

    他的身体也开始适应这种强烈的反应。

    在掌握了血燃术之后,他对妖血血燃产生的大量元气,颇感兴趣。甚至想着,能否将这些元气用来修炼。

    苏尘曾尝试着,用元神吸收这些元气。

    但是,他很快发现,这噬血妖鲨妖血所燃化的妖元气里面妖煞之气很重。

    他只是将少量的妖元气,吸收入自己的青莲元神之后,感觉自己的心性都变得暴戾了一些,似乎有一种想要疯狂的嗜杀欲望,要发泄出来。

    苏尘不由心惊,知道自己的心性受到妖煞之气的影响。

    立刻服下一枚冰心丹,一股冰寒彻骨的灵气转遍全身,脑海中顿时清醒了许多,将自己心头这股暴戾之气镇压住。他又用了数日的时间,才彻底的消除掉元神内的这暴戾之气。

    苏尘不由苦笑,知道妖元气完全不适合人族修仙,便再也不敢去尝试用元气来吸取这妖元气。

    他又做了另外一次尝试,燃烧自己的气血转化成元气。发现,自己气血所化的元气,却是可以直接被元神所吸收。

    但修仙者的气血很珍贵,需要食用大量灵兽肉、灵谷和灵草药,体内才能诞生出充盈气血。血燃对自身损耗太大,这样做得不偿失。还不如服用灵丹,用灵气转化为元气来修炼。

    “这样看来,只有人族修仙者的元气可以被吸收。用血燃术诞生的妖元气无法用于增强元神,只适合在战斗中消耗掉。”

    苏尘无奈。

    就这样,他在东海之滨潜心修炼《嗜血诀》,强化淬炼自己的肉身。

    时光飞逝,一晃三个月过去。

    这日,苏尘盘算了一下时间。

    自己在东海修炼《嗜血诀》,满了三个月,收获匪浅。

    这期间,他还服下了一些二阶洗髓丹,对自己的第一根和第二根灵髓进行了洗髓,将自己的灵髓提升了少许品质,都提升到六十五点。

    六十五点已经是勉强踏入上品的灵髓,比起那些高达八十点、九十点以上的极品灵髓天才修士自然是不如。但比起诸多低于六十点的中品灵髓的修仙者,却是好了许多。

    灵髓的品质高,将灵气转化为元气的效率高,修炼速度无疑也能更快一些。让他不至于因为自己的灵髓品质太低,哪怕拼命修炼,也落那些天才修士太远。

    苏尘还用了一次《裂神术》,忍受巨大的神念痛楚,分裂增加了一道神念。

    他准备在自己踏入筑基后期境界之前,令自己的神念达到九道,从而同时可以操控九柄飞剑,从而可以施展出《葫芦斩仙飞剑诀》的第三层剑诀。

    这是他在筑基期内最常用的对敌手段,当然也不能太弱。

    其它手段,如金葫芦里的秘银飞蚁群、招鬼幡里的庄绿旖、金丹蓝冰闪蝶等等,都是迫不得已,有性命之忧的情况下,才会施放出来。平时是不敢轻易拿来用的。

    曾经损失惨重的秘银飞蚁群,饱食了数百头海妖兽之后,也早就恢复了全盛的实力,上千只飞蚁,皆达到炼气初期境界。

    甚至数十只秘银噬灵飞蚁雄兵,达到惊人的筑基境界,它们个头虽仅仅只有拇指大小,但攻击力非常凶悍惊人。

    这两日便是神山开启之日。也是该回宗门,登神山拜老祖,争取拿到一个举荐名额。

    苏尘豁然起身,抛出一柄飞剑,往蓬莱仙宗疾速而去。

    ...

    在蓬莱仙宗众多灵脉之中的一条主灵脉,主灵脉众多灵山中一座巨大的主灵峰,也是仙宗最高峰。虚无缥缈的云气灵雾笼罩着半山腰,仙灵之气盎然,被一道宏伟的淡薄金色光幕笼罩着整座上,平日无人可进入其中。

    这便是赫赫有名的神山。

    这座灵气飘渺的神山,方圆五六十里,高逾万丈,破云穿雾如在云之巅。远望神山内云雾绕缭的仙台灵阁,恍若神仙宫阙。

    哪怕是灵鹤飞禽,也极少飞翔到神山之巅的高度。

    神山,也是蓬莱仙宗的宗门药园所在。

    万年底蕴的古老仙宗,积累雄厚。

    从神山脚下到山顶雪峰尽是灵药田,种遍了各色灵药。那些在金丹修士药园子里都罕见无比的千年灵草药,在这座神山的宗门药园,却是遍地都是,毫不稀奇。

    神山脚下的灵泉灵溪多,山涧灵溪之水活跃,以水系和木系灵药居多。山腰是火系和金系灵草药,雪峰之巅则是冰莲等等诸多冰系和雷系草药为主。

    甚至连野生的灵草药,都有千年的药龄,没人敢上神山去采摘。

    蓬莱仙宗的宗门灵药园由宗主亲自掌管,仅仅是在炼制筑基丹会动用一些,以及给金丹修士们每年分配少量修炼用的高阶灵丹。

    底层筑基修士和炼气修士,除了筑基丹之外,则根本无缘得到宗门灵药。

    正因为神山如此庞大规模的灵药园子,产出大量的筑基丹,才得以维持整个蓬莱仙宗数千名筑基修士的规模。

    ...

    此时,这座神山的山脚下,正聚集了有近两百名左右的筑基期弟子,三五成群在一起低声交谈着,议论着神山之事。

    他们早就来了,正在等待着神山山门开启。

    其中不乏有金丹世家出身的修士,因为没能获得家族的举荐名额,而不得不来这神山试一试,碰一下运气。

    不过,相较于整个蓬莱仙宗数千名筑基修士而言,准备登神山拜老祖的筑基修士并不算多。

    有许多筑基修士早就试过,很多连半山腰都上不去,早就有自知之明。每十年一次,能够登上神山之巅,叩拜蓬莱老祖的筑基修士,也不过只有一二名筑基修士而已,经常连五人都凑不上。

    苏尘来到神山脚下,在这数百名筑基修士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些熟人,如王秋炼丹大师,张卓炼丹师等人。也有姬元正师兄、庄柏师兄这样的实力派筑基中期修士。当然也不缺鲁炜这样实力很弱,还是筑基初期,完全是来凑数的筑基修士。

    “苏师弟,多年不见,修为精进神速啊!”

    王秋看到苏尘,发现已经筑基期五层,有些惊讶。

    苏尘上前和王秋招呼,奇怪王秋怎么会来。

    王秋叹道:“我等修士,拜金丹长老无门,得不到举荐名额,唯有这最后的一途。明日神山就会开启,如果可以登上神山之巅,便能得到一个举荐名额。我的寿元也是所剩不多了,虽然希望渺茫,但总归还是要试一试才甘心。”

    “想要登上神山之巅,谈何容易!”

    旁边的修士低声议论着,并不乐观。

    大多数筑基修士都对登上神山之巅,并不抱太大的信心。

    毕竟,真正有实力的筑基后期修士,一般都是金丹世家中的佼佼之辈,直接通过金丹世家得到举荐名额。

    会来这神山,要么是毫无背景的筑基修士,要么便是实力较弱的世家修士。

    这个途径,完全是蓬莱仙宗为了查缺补漏。让极少数真正用有强大实力的筑基修士,不会因为无法得到举荐名额,而错失金丹的机会。

    在鸡群里面挑灵鹤,脱颖而出的自然是极少数。

    苏尘跟那些熟人打过招呼,便自行找了一处空地,席地坐下,安心的等待着神山开启。

    等了半个时辰,苏尘惊讶的看到了吴樵,他背着一柄沉重的金斧来到神山脚下。

    “吴大哥,你也来了?”

    苏尘讶然笑道。

    他惊讶,倒不是因为吴樵的修为已经达到筑基期四层。而是吴樵一向只在乎是否有灵木可伐,不喜参与这些闲杂之事。

    没想居然会来这神山,争这仅有的五个举荐名额。

    “苏老弟,你什么时候回宗门?!”

    吴樵咧嘴一笑,大步流星走到苏尘旁边坐下,爽朗笑道:“吕夫子说神山上栽种有万年神木,神异非凡,我便来看看。当然,若是能得到举荐名额,那也是一个夺灵果,破金丹的机缘。别的我也没在意,但金丹还是要争一争的,哪个修仙者不想成金丹大道!”

    “吕老哥的情况如何?”

    “他和张小弟在半年前都已经踏入筑基初期的境界。他们手里有一些从天风峡得来的财货,修炼也颇为顺利。”

    苏尘和吴樵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谈着。

    吴樵从天风峡回来之后,在山门中养伤半年,如今已是痊愈。他伤愈合之后依然上山劈柴,修炼进展神速,勇猛精进,一举突破筑基期四层。

    苏尘对此也只能兴叹。

    他苦熬了那么久,每日不缺二阶灵丹,偶尔服用桃夭的元气桃,也才筑基期五层而已。

    吴樵连低级灵丹都不服,偶尔吃一些灵谷和兽肉而已,眼看都已经快追上他的修为了。

    蓬莱仙宗内,极品灵髓天赋的修士,每一二百也有那么几位诞生。但是像吴樵这种神异的修炼天赋,专修伐樵之术,却势如破竹,那是绝无仅有。

    ...

    苏尘在神山脚下等了一日。

    次日一早,终于有数名金丹长老乘坐兽骑座驾,姗姗来迟,联袂飞抵神山脚下。其中为首的一位,赫然是蓬莱仙宗戒律殿大长老厉行风厉大长老,在蓬莱仙宗诸多金丹长老之中位列前五之位。

    众筑基修士们见了都悚然,一个个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施礼。

    这戒律殿的厉大长老不是一般的严厉,稍有逾越,都会遭到惩罚。

    厉行风一袭金色长袍,下了兽骑座驾,神情淡漠的扫过众筑基修士,道:“诸位来此地登神山,拜老祖,想来也知道规矩。

    老夫在此提醒一下。入神山之后,沿着神山的石阶,登到山顶即可。切不可脱离石阶范围,闯入外面的灵药园,否则会被灵药园的阵法所伤。

    若是登不上去,原路退下来。若是强求,伤亡自负。登上神山之巅后,只需在老祖的闭关石洞前一叩首,便离去,不可干扰老祖闭关修炼。

    每位筑基修士,一生仅有三次,登神山的机会。所以奉劝一句,没有信心的话,最好别浪费机会,等修为实力够强了,再来登神山。”

    “是,谨遵长老法旨!”

    众筑基修士连忙道。

    厉行风长老取出一块金色令牌,在神山的光幕一按,随即打开光幕的一角。

    众筑基修士们鱼贯而入,沿着神山的一条蜿蜒崎岖的石阶,足尖一点,往神山之巅快步走去。

    神山的石阶清一色青岩铺成。

    这石阶出奇的巨大,每一块长宽达十丈、高十丈,总共有一千个大石阶,绵延至万丈神山之巅。

    有不少修士都是多次登过神山,经验老练,并不争抢,甚至走的很慢。仅仅走了上百阶,便感到气喘吁吁,立刻席地打坐恢复,尽量节省体力和法力。

    还有不少修士,三五人结伙同行,彼此鼓励打气。

    这次登神山持续两个月,能登到山顶就算过关。完全凭真本事,无需抢这一时的先后。

    苏尘和吴樵一起,随着众多筑基修士们一起登神山。

    ...

    苏尘才踏入神山的第一块石阶,便顿时感觉自己足尖微沉,仿佛压上了一块百斤重的石头。

    苏尘眉头不由微动。

    这是很奇怪的压力感,他也不知道神山是如何做到的,可以凭空给自己施加压力。

    他继续前行,每上一阶,这压力便增加一份。

    不多久,苏尘登上了一百石阶。

    这股沉重感逐渐从足尖,蔓延到了脚踝,已经化为万斤之重,如陷在淤泥之中一样,阻碍着筑基修士前行。不得不消耗体力,甚至法力,才能抬起脚来,往前方行走。

    万斤之重,对于一名筑基期一层修士来说,几乎是全力一击的瞬间爆发力量。这股力量如果是持续的话,则足以令筑基期一层修士难以动弹,登上一个石阶都很艰难。

    不少筑基初期二三层修士在一百石阶处停下,已经开始休息,准备节省和蓄积更多体力,继续往上冲。

    苏尘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孙青宁曾经说,他在神山上走了数百步石阶,便放弃了。因为随着石阶的上升,这股压力太过沉重了。神山最后数百阶,根本无力迈过去,只能放弃。

    想要轻松登上神山,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修炼到筑基期八九层。

    但能达到筑基八九层的,在筑基期修士之中也是凤毛麟角,并不多见。大部分都是金丹世家的核心弟子,能够直接被金丹世家举荐。

    而且,每位筑基修士登神山的机会仅仅只有三次,用掉便没了。

    苏尘在数百名筑基修士之中,也才见到四名筑基期七层修士而已,并未见到有任何筑基八九层修士出现。

    苏尘朝旁边的吴樵看去,却见他浑然无觉,肩头还扛着他那柄沉重达万斤的金巨斧,丝毫不介意这额外的万斤沉甸甸压力。

    “只是加了一些重量而已。走吧,前面三百阶都是小意思,等到了半山腰,走累了,再歇一歇也不迟。”

    吴樵笑道。

    “行,看看谁先到半山腰!”

    苏尘点头笑道。

    两人足见快速在石阶上飞点,身影迅猛,沿着蜿蜒崎岖的石阶,全速往半山腰冲去。

    几个眨眼功夫,他们将大部分筑基修士都抛在了身后。很快冲过了二百石阶,紧接着是三百石阶,四百石阶。

    在众筑基修士之中,也有一些像苏尘一样筑基中期的修士,他们也选择了快速行进,在山峰高处再歇息。

    那四名筑基期七层修士,冲在最前面,已经在山峰上消失不见。

    而一些筑基初期修士,走着走着,突然步履踉跄,被沉重的压力动弹不得。

    ...

    飕!

    苏尘浑身青筋绷起,几乎用尽了体力,飞身猛的落在半山腰的第五百个石阶处,停了下来。

    高达五万斤的恐怖力量,已经是筑基期五层修士正常情况下的爆发力极限。

    再往前走,每一步都要耗尽全力才行。

    苏尘停下,倒不是因为无法再往前走。

    而是前方的石阶,被神山山腰的大片云气灵雾所遮蔽,视野之中白茫茫一片。

    这片灵雾,时分时合,乍现乍隐,缥缈虚幻,里面生出各种奇异景象,或山岛变幻,或海市蜃楼。变化莫测,似乎暗含一座阵法。

    苏尘一时警觉,没敢轻易踏入进去。

    飕!

    “怎么,不走了?”

    吴樵威猛的身影,紧随而至,扛着金巨斧,落在云雾前,奇怪道。

    他虽是筑基期四层,比苏尘少了一个层修为。但他天生神力,肉身力量之强悍丝毫不再苏尘这筑基五层修士之下,甚至还要强一些,连斧头都没舍得放下。

    “这似乎是一座云雾阵法,我对阵法没研究。等等吧,看看别的修士怎么过去。”

    苏尘摇头道。

    吴樵挠了挠头,他对阵法也是懵,有些敬畏。

    两人干脆在石阶处,打坐休息,稍作恢复体力。

    很快,陆续有又几十名筑基中期修士出现,他们似乎对这云雾颇为熟悉,没有考虑,便直接便冲入云雾之中。

    “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就进去了,这云雾阵法仅仅只是干扰,应该没有危险才是!”

    苏尘暗道。

    他稍作歇息,和吴樵招呼一声,往云雾之中的石阶踏入进去。

    冲过五百阶,目前也就数十名筑基中期修士而已。真正艰难的较量,是在这后半段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