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94 血燃登顶!
    苏尘爆发全身力量,一鼓作气冲过五百块青岩石阶,抵达半山腰的大片灵雾前,担心这灵雾之中有什么名堂,谨慎的停下,和吴樵坐着歇了小半个时辰。

    他很快看到,有数十名筑基中期修士快速闯入灵雾区,但并未听到灵雾里面有什么异常动静传来。

    不由安心了下来,盘算着就算这灵雾之中有什么阵法,应该也不是危险的杀戮之阵,顶多是迷幻之类的阵法。

    “走吧,进去探探情况,看看谁能先从这片灵雾过去。”

    苏尘很快恢复了体力,说着一跃踏上前方灵雾之中的一块十丈石阶。

    “行啊!前面几百阶才刚刚热了一下身。等我过了这片灵雾,在前面等你。”

    吴樵豪气的大笑,扛着一柄金斧进入了前面的灵雾区。

    眨眼间,两人消失在神山半山腰的一片白茫茫的灵雾之中,各自往神山之巅而去。

    ...

    就在进入灵雾区的一刹那间,苏尘发现周围一切声响动静都消失了,视野内只有一片白茫茫灵雾将人包裹住,伸手不见五指。

    苏尘微微吃了一惊,连忙用自己强大的神念探查周围动静。可是,毫无效果,神念在这里居然完全没了用处,连周围一丈范围的动静,都探查不出来。

    他担心这灵雾之中有问题,屏住呼吸。

    四周也是寂静无声,没有听到任何其他修士的动静。

    视野、神念失效,声音也传不出去,似乎是自己孤零零独自一人走在云雾之中。

    “这片云雾区内,果然布置有一座阵法。”

    苏尘稍微摸索了一下,并未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这并非杀阵,似乎是一座幻阵。

    偶尔,在灵雾的远处,可以看到各种稀奇之物被幻化出来,一座座美轮美奂的楼台灵阁,珍奇无比的飞禽走兽,甚至有飘渺的仙子在云端轻歌蔓舞,乍现乍隐,缥缈虚幻,变化莫测,令人称奇。

    意志稍弱的修士,很容易便被种种幻物吸引了注意力,迷失其间。

    苏尘干脆放弃了目视和神念的探查,也不管那些幻化奇物,只是往前方石阶走去。

    这片云雾区已经位于在五百石阶之上,苏尘明显感觉到,自己腰部以下半身变得非常沉重,足足有五万斤的重铅挂在自己的下半身,犹如深陷泥潭。

    对于一名筑基期五层修士来说,五万斤已经接近力道爆发的极限。

    “光靠体力不行,得借助法力来抗衡这股压力。”

    苏尘咬紧牙关,他知道,从这里开始,才算是他真正的挑战。

    他费劲全身的力气,也才能抬足前行走上一步而已,这对体力的消耗无疑极大。仅仅是攀登了数个大石阶,便开始喘气,自己的体力消耗剧烈。

    苏尘不得不吸了一口气,立刻吸入了一些灵雾。

    苏尘这才惊奇的发现,这些神山半山腰的灵雾居然也是非常的神异。并非单纯的灵雾之气,散发着极为浓郁的花药酒香。

    “这是万花酒雾?”

    苏尘想到一个可能,不由心中大动。

    这座巨大的神山之中,漫山遍野栽种的数千年灵草药,散发出来的一阵阵花灼药香,飘荡融入了这半山腰的大片灵雾之中。

    神山的灵雾,被光幕所笼罩着,风吹不动,万古不散。

    无数的灵草药花香和灵雾自然凝结在一起,萦绕在神山的半山腰处。久而久之,这片灵雾便如酿造了千年的万花陈年酒雾,凝而不散,香浓沉醉,形成一条数里宽、上百里长的酒雾带。

    这万花酒雾乃是无数种珍贵的数千年灵草药花粉和这片灵雾所混合在一起的花药酒雾,自然无毒。相反,对筑基境修仙者来说非常有益处,若是能长久呼吸,甚至用之修炼,比得上服用二阶灵丹之效果。

    苏尘不由吸了一小口万花酿酒雾,如一口千年灵酒入口,感觉浑身一阵舒畅无比,这酒雾甚至还能恢复快速消耗的法力。

    万花酒雾对修士修炼的好处,堪比高阶灵丹,极为诱人。

    苏尘仅仅是吸了一口,便感觉自己有些醉眼迷离。

    苏尘朝前方踏出一脚,感觉身上微一轻。他不由欣喜,正要奋起,足下越走越快,想要登上神山之巅。

    不对!

    苏尘猛然从迷醉中惊醒,心头一凛。

    “这条登往神山之巅的石阶之路,又岂会越走越容易?!”

    他心知不对立刻停下,随即服下一粒醒神丹,让自己从万花酒雾的沉醉之中清醒过来,神识保持着高度的冷静。

    苏尘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发现身上的压力开始增加不小。

    这次应该是走对了路。

    这万花酒雾有强烈的迷醉之效,多吸上几口便会醉眼惺忪,再加上灵雾内幻阵的误导,很容易走错方向。

    不能在这灵雾区逗留!

    否则吸多了万花酒雾,要误事。

    苏尘警觉起来,调动法力抵抗沉重的压力。他往口中塞了一枚水灵灵的大灵桃,体内法力一转,身上沉重的压力顿时轻了一些,立刻加快脚步。

    只是,这样耗费的法力非常惊人。

    必须不停的服用大量补充法力的昂贵灵物,方能坚持走下去。一旦法力耗尽,则寸步难行。

    ...

    神山的下半山腰。

    众多筑基修士们,三三两两在艰难的攀登着神山。

    鲁炜勉强踏上神山三百多石阶,便被沉重的压力,耗尽了体力和法力,再也无法往前走。他抬头仰望,那飘渺入云的神山山巅,叹了一口气。

    他筑基期二百岁寿元已经耗去大部分,只剩下三四十年好活,哪怕拼命修炼,这辈子恐怕也就筑基期三层到头。想要从金丹长老那里获得一个举荐名额,根本不可能。

    抱着一份侥幸之心,来这神山试一试,碰碰运气。可是连神山半山腰的灵雾区都无法企及,更别说坚持到山顶。

    想登上神山之巅,只是奢望。

    纵然勉强攀登上去,也顶多再多走数十块石阶,徒然浪费灵石来补充损耗的法力。甚至,灵石补充的法力,还不如消耗的快。需要用更好的灵食,来快速补充法力。

    王秋大师和三名筑基境的炼丹师们结伴而行,为了坚持走更远,相互鼓励着。但是,依然仅仅只走到了四百多阶,便走不下去了。

    每走一步石阶,便要耗费长达一个时辰之久。恐怕再走百块石阶,攀登的速度便是以天来计算了。短短两个月,还不够他们攀上六百块石阶。而且,耗费的物资极为惊人。

    神山前路渺茫,难以攀登。

    他们盘算了一下自己携带的补充法力的物资,不由垂头丧气。

    “罢了,这神山终究非我等寻常之辈,可以攀登上去的!”

    王秋看着苏尘远去的背影,不由苦笑。

    姬元正、庄柏等一群筑基中期修士们,则已经到了半山腰,接近大片的灵雾区。

    为了尽可能的节省体力和法力,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

    再往上走,渐渐显得艰难,往往耗费一二个时辰,才能往上走一块石阶。

    有一些筑基中期修士进入灵雾区之后。

    他们不知不觉吸了一些万花酒雾。走着走着,发现越来轻松,一口气居然连走了数十多快石阶,正欣喜之间,却蓦然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往山下走去,白白浪费了颇多的法力。不由懊恼无比,连忙转身继续往神山攀登。

    神山半山腰的这片灵雾区,几乎将二百多名筑基修士中的大部分修士都阻挡住。最终能够穿越过灵雾区的修士,也不过寥寥数十人而已。

    其实,如果不是想着攀登上神山之巅的话。筑基中期修士停留在神山半山腰的这片万花酒雾区内,原地不动,吸收万花酒雾来修炼,那是相当于在不停的服用高阶灵丹。

    在这里修炼上两月,那也是大有收获,甚至有望能突破一层小境界的修为。

    ...

    苏尘在万花酒雾之中,越走越艰难。

    穿过一半之后,几乎要耗费半个时辰,才能攀登一块石阶,而且法力耗尽。他不得不停下歇息吃上一个大灵桃,快速恢复体力和法力。

    苏尘寻思着,这万花酒雾用来修炼非常不错。干脆掏出一个灵葫芦,将大量的万花灵雾吸入其中,浓缩成浓稠的灵酒液,装满了一大口的葫芦,日后自己拿来修炼。

    整整十日之后。

    苏尘再往前走了一块石阶,终于踏出了云雾区。前方一片阳光明媚,视野内晴空万里,再也没有云雾阻挡。

    他浑身都在颤抖着。

    七万斤的恐怖巨力,压在他身上。

    这股令人窒息的压力,已经蔓延过了他的胸膛,压在双臂、身躯和下半身的每一处,压的他心腔在砰砰作响,甚至快要无法直立身躯。

    这股压力大幅超过了他爆发力的极限,哪怕他调动了全身的法力来抗衡,也只是能勉强的一寸一寸朝前方移动。

    他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弹一下。

    苏尘不由抬头,放眼望去。穿过云雾区之后,这里已经是神山的上半峰。还剩下最后的三百块石阶,便能登上峰顶。

    前方,一条蜿蜒崎岖的石阶上,仅仅有十多道筑基中后期修士的身影在勉力的往上攀登。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哪怕仅仅走上一个石阶,也要耗费数个时辰。

    好在,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让他们慢慢攀爬。需要极强的实力和毅力,才能撑到最后的百块石阶。

    天空,正烈日炎炎。

    太阳真火变得异常悍烈,晒得人口干舌燥。

    吴樵早在几个时辰之前,就已经穿过了灵雾区。

    他在外面盘膝而坐,一直等着苏尘出来。虽然攀登已经有些困难,但他相信苏尘的实力,肯定能够穿过这片灵雾区。

    “苏老弟,还能往上爬吗?”

    吴樵有些担心道。

    “还行吧,勉强能撑住。还剩下三百块石阶,看来想要攀登上去,不是一般的难。吴大哥,你怎么不把斧头扔了,减轻一点重量?”

    苏尘苦笑。

    他看到吴樵还提着那把重斧头,有些诧异。

    “扔了它,我怎么砍灵木?我还想看看神山之巅的那株神木到底多硬!苏老弟,你先歇一下。我已经歇了好一会儿,先走一步。”

    吴樵咧嘴一笑,浑不在意多了金斧这个负担。哪怕登不上去神山,也不是太在意。但叫他丢了这把金斧头,那是万万不行。

    苏尘点头,也不急着攀登。

    他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超过七万斤巨力的压迫,对体力和法力的消耗巨大。现在每走一石阶,也要歇上好久,不惜代价的吃昂贵的大灵桃,才能稍微恢复一些法力。

    吴樵歇息了好几个时辰,恢复了力气,猛然站起身来。

    他低吼一声,浑身筋肉暴起,散发出一阵淡泊的金光,高歌着樵夫之歌,大步迈进。

    轰!

    轰!

    一口气冲过了五块十丈高的石阶,吴樵才大步落地,脸色涨红,再次原地盘膝打坐起来。

    吴樵的血脉爆发力显然极为恐怖,哪怕到了七百石阶处,也依然能继续迅猛的攀登。但这也非常耗体力,不得不打坐一个时辰,吃上一些灵食,才能恢复过来。他的积蓄颇丰,为了登上神山,也准备了大量补充法力的灵物。

    苏尘看着吴樵的爆发力,不由震惊。

    虽然他修为更高,但是这种天生的血脉爆发力,完全没办法跟吴樵比。

    他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一个时辰才攀登一块石阶,缓慢而坚定的往上攀登着。但每上升一阶,耗费的石阶都变得更长一点。

    前方,正有几名筑基期六层修士,已经攀登到达第七百石阶处,回头却看到吴樵这名筑基期四层修士居然慢慢的追上了他们,相差不过数十石阶而已,不由深感震惊。

    苏尘落的稍微后了一些,他在默默算着石阶。他有血灵珠,可以施展出血燃这个杀手锏,可以爆发,瞬间翻倍,甚至数倍的实力。

    但是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最强不过持续十个瞬息,要尽量多攀登一些石阶,争取攀登到七百石阶之后再用。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他甚至还炼制了几枚二阶上品的“神力丹”,服用可以暴增短时间一倍的神力。但此物有严重的后遗症,非到不得已,不能轻易服用。

    那四名筑基期七层修士已经陆续攀登上九百块石阶,眼看还差最后百块,但速度已经停滞下来。哪怕是他们这些筑基后期修士,已经到了极限,需要耗费长达数个时辰才能攀登一块石阶。

    苏尘苦熬了足足一个月之久,终于踏上第七百块石阶。

    他抬头看了看,吴樵已经到了惊人的第九百九十块石阶处,大幅超过了那四名筑基七层修士。

    其余筑基修士,最高的也不过是九百五十阶而已。

    此时众修士们已经登神山超过了一个半月,离二个月的最后期限所剩无几了。

    “血燃!”

    苏尘深吸一口气,他腹内的血灵珠瞬间引燃,汹涌的血色火焰笼罩全身。澎湃的元气爆发,从体内涌出。

    噔!

    苏尘足下猛的一跺,身影拔地而起,爆射出三十丈。仅仅十个瞬息,冲出三百丈。

    蜿蜒石阶,沿途的那几名筑基六七层修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便骇然的见一道血色火焰冲过,几个眨眼间超过了他们,直冲山巅而去。

    在血灵珠内气血燃尽的一瞬间。

    苏尘浑身大汗淋漓,身子发虚颤抖着,呼的飞落在神山之巅,半跪在地。